那個不算屍體的屍體什麼時候會被發現?

厄爾坐在辦工作,將公文通通蓋上印章之後,忍不住想起這件事。

他的工作本來就是巴結的成果,沒有實權,就是個頭銜,他的工作就是把那些送到這裡的文件,乖乖地,沒有意見地將印章蓋上去就成。

也許真的閒了,否則他不會在事隔五天之後才想起這件事。

也該發現了,就算暗門再怎麼不明顯,但屍臭騙不了人。

事實上他認為隔天應該就要有人發現,畢竟那血腥味重得很。

只是報紙上一直沒有消息。

心裡有一小塊在微微的擔心,卻沒有後悔。只因為,那天之後,他發現他想做的就是快意恩仇。不想再當回以前那個為了保命,畏首畏尾,低聲下氣的自己。

了不起就是一條不算命的命……


不過,當厄爾在下班前被「挾持」到總理大院後,才發現自己把一切想得太簡單了。

「你失蹤了三天。」奈德‧羅夫坐在大沙發裡直視厄爾,開門見山。

是肯定句。

「是。」厄爾也坦承。

早知道很難瞞過這個隻手遮天的大總理,只是本能地逃避了這個事實。

他無法預測奈德‧羅夫會有什麼聯想,於是就想不出應對方案。

五天前他重新回到「人間」,隔天正常去上班,沒有人問他這三天去了哪裡,只當他請了病假。有一瞬間,厄爾也幻想著奈德‧羅夫會同樣天真。

那當然是不可能的。

因為克莉絲的關係,奈德‧羅夫鐵定派人全天候監視他,失蹤三天又怎會不知道?或許,從頭到尾,他被抓走,關起來虐待一事,也是他默許的。

奈德‧羅夫不僅不是什麼寬容大量的人,還更可能因為克莉絲的關係,對他格外不滿。

當然,這一切都僅停留在猜測階段。

「去了哪裡?」奈德‧羅夫對厄爾的誠實似乎不很滿意,但很快又問了一句。

「不想去的地方。」

這句話一出口,奈德‧羅夫臉上終於清清楚楚地浮上怒色。

「同樣的話,別讓我問第二次。」這是警告了。

會生氣才好。

厄爾就怕奈德‧羅夫不喜不怒,因為以他過去的經驗判斷,遇上這樣的狀況,結果通常不死也要去掉半條命。

「被抓到某個人的家。」厄爾實話說了。

適可而止,就算厄爾不把自己的小命當一回事,也不代表隨時想尋死。要死,還得看他有沒有死的興致。五天前被變態折騰,卻還是沒死去,短時間他對死是沒有興趣的。

奈德‧羅夫緊接著沉默了許久,視線從厄爾身上移到窗外,接著又移回來。

「你的手段夠狠啊!」奈德‧羅夫突然蹦出這麼一句。

口氣聽不出是憤怒還是讚賞,但卻讓厄爾全身一陣涼。

奈德‧羅夫想必已經查到了不少足以讓他認定兇手的證據,否則怎會連一點細節都不多問?

所以,厄爾也沒有多作辯解。

詭異的安靜瀰漫在房間裡,沉悶得讓人透不過氣來。

突然,奈德‧羅夫又開口了:
「那件案子已經結了,兇手是一群闖空門的遊民。」

厄爾一愣……一時間竟是聽不懂。

「好歹,我也得顧著克莉絲的想法。」奈德‧羅夫一邊說,露出無奈的表情。

厄爾還在震驚中,無法回神。

「你先回去吧。」奈德‧羅夫又扔下了這麼一句。

於是,厄爾就這麼莫名其妙被打發出來,又莫名其妙地回到住處。

良久,當厄爾梳洗完,躺上床,突然想通了一切,猛地又從床上跳了起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