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狡猾的奈德‧羅夫!

乍聽之下,像是奈德‧羅夫因為克莉絲的原因,刻意包庇他,但奈德‧羅夫若是這麼講情的人,那也就不叫奈德‧羅夫了。

克莉絲不過是個藉口,真正的原因怕是故意要讓他欠下人情,好招攬人心。

或許是奈德‧羅夫突然在他身上發現了什麼「有用」的東西。

也說不定,奈德‧羅夫根本沒有直接證據,只是故意用話嚇他,而他就這麼傻傻的認了……

想到這層,厄爾氣得直磨牙。

厄爾雖然自小吃盡苦頭,年紀輕輕就要為生計奔波,但至多十幾年的歷練怎麼比得上奈德‧羅夫官場上數十年的打滾?

初次交鋒,慘敗收場。

當天晚上,厄爾失眠了。

隔天,厄爾剛進辦公室,椅子都還沒坐熱,就被兩個身材壯碩的警察銬上手銬,架走了。罪名是……貪瀆……


屋漏偏逢連夜雨這句話果然有點道理。

把柄才剛被奈德‧羅夫抓住,一眨眼,他又被關進牢裡,罪名是─貪瀆。兩個身材壯碩的警察讓他上了電子手銬、腳鐐的那一瞬間,厄爾就知道,這一回,再不像上次那個瘋子關他一樣,可以輕鬆脫身了。於是,他沒有任何抵抗地被扔進了牢房,開始他的囚禁生活。

厄爾真不知道自己走個什麼鴻運,竟然短短幾天就被關了兩次,值得慶幸的是,目前他還沒有被鞭打拷問,要說有什麼不好,就是牢房裡的環境沒有那個瘋子的密室好。

不該意外,畢竟這個世界向來就不人道,牢房狀況自然也是糟得令人作噁。

厄爾看著囚禁他的小小地方,忍不住又再一次想。

空氣中瀰漫著長時間缺乏光線所致的霉味,和著犯人排泄物的味道,似乎還有一點血腥味,一開始差點讓厄爾背過氣去。但……只是差點……

他是什麼環境出來的?這點味道,也不算最難聞的。

牢房如果不拿來折磨人,還有什麼用處?

厄爾數不清第幾次觀察這個他已經待了四天,卻還不知道要待多久的地方……

三坪大的空間只有在角落放了個供排泄的木盆,睡覺時也只能緊挨著臭氣沖天的便盆。冰冷的磚地上凹凸不平,別說棉被,甚至連幾張報紙都沒有。這種環境,正常人能挨上幾天?斑駁的三面牆壁上一片片或淺或深的污痕,身高搆得著的地方不乏一個個敲擊出來的窟窿和刻痕,厄爾幾乎可以想像瘋狂絕望邊緣的人,如何對著冰冷的牆面敲打撞擊。無關乎希望,只為了發洩。

牢房三面牆留下許多鑽挖過,卻又被填上的痕跡,填得之密實,大有連隻螞蟻都不讓進的味道。只是,厄爾這幾天深刻體會,這牢房有洞,可惜不在他這間,因為,他已經連續好幾個晚上,半夜都會被吵醒,醒來才發現,老鼠正咬著他身上的皮肉、頭髮、衣服……除開一開始的驚愕,厄爾有時會靜靜地不擾牠們,感覺被啃咬的感覺,並尋思究竟要多少老鼠多少時間才能把他啃乾淨。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