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爾站在海邊,看著浪花在眼前鼓譟。用著義無反顧的決心,撲向岸邊,然後碎裂,不甘地退去。

不知道流浪了多久,尼爾來到這裡,看著海,卻不想動了。

如果不是一個多月前,偷聽了耐達依的談話,他永遠都不會知道,他只是他的父親……不!是那個男人,手中偶然捏成的生命,多餘得隨時可以拋棄。

想到這裡,尼爾金色雙眸又暗了幾暗。

他內心深處非常明白,即便他們騙了他,也是不含惡意的欺騙。可是,他卻無法控制情緒的排斥,在他眼中,他們對他的一切好,全都成了一張張虛假的醜陋面具。

這種情形下,他只能離開,遠遠地離開他們。他不屬於他們,那麼,他屬於哪裡呢?

那個男人說他的靈魂結合了兩個神秘種族,但……他完全沒有實感。在他心裡,他就是他,他不認識那男人所說的任何一個人,甚至連一點印象都沒有。如果他的靈魂由那些人組成,為什麼他聽著那些人的名字,卻是全然陌生?

他不明白該怎麼看待自己,尤其無法接受自己竟然只是一個沒有自我的混合靈魂。

強烈的矛盾在他心裡不停衝突,他離開了寧靜的小村,卻再也找不到寧靜的心情,一個多月的流浪,毫無目的地,只想遠離所有人。最後他來到這個幾乎沒有人煙的海邊。

一樣是海邊,這裡的海比小村附近的海要平靜許多,他站在這裡,不知道接下來該往哪裡流浪。

「你們真的不能載我去嗎?我可以給你們很多錢!」一道高昂而焦急的聲音吸引了尼爾的注意力,讓他不自覺轉頭看著簡陋港口的另一端。

衣衫簡陋且一臉風霜的兩位漁民面前,站著一個,雖不算衣著華麗,但也極為講究的男子,這個明顯的外地人,此刻正微帶憤怒地看著兩個一臉為難的漁民。

尼爾剛才沒注意也就算了,此刻一留上心,那頭的交談聲便一句不漏地落入耳中。

「先生,不是我們不要錢,我們是怕拿了錢沒命花啊!」一名漁民搖著頭,連連嘆氣。

另一名漁民也跟著附和:
「是啊!先生,我們也勸你了!那個地方還是別去了吧!」

「不行!」男子口氣很堅定:「我有一定要去的理由!」

他沒有退路……

兩個漁民遲疑地對看一眼,便先後悄悄地往後退了一步:
「那……那請您找別人吧。」

說完,也不等男子回應,就像瘟神追趕似地,連忙走了。

男子看著漁民的背影,憤怒地踱腳,嘴裡喃喃地像是咒罵了什麼。

尼爾正在思索之際,男人看到了他,那張憤怒的臉瞬間像閃過好幾種思緒,然後突然大步走了過來。

微微一愣,尼爾有些不解地看著男人。

正面看到,尼爾才發現,這男人的五官構成了驕傲的線條。

這一眼,尼爾知道自己不會喜歡這種人。

「要相信你的直覺,因為這世界的所有元素會透過直覺來向你示警。」

不自覺的,尼爾腦海中浮現了父親曾對他偶然間提起的話,但隨即,尼爾擰著眉,逼著自己不再思索關於那個人的一切。

「請問,你也是這裡的打漁人嗎?」男人客氣地問,但尼爾卻彷彿可以看到男人眼底的倨傲。

尼爾在小村的穿著一向儉樸,加上魂不守舍地流浪了一個月,俊秀的臉滿佈污垢,頭髮胡亂用一條繩子綁在腦後,看起來的確也不比成天勞動的漁民好上多少,也難怪男人將他誤認為打魚人。

尼爾遲疑著沒有立刻回答,男人眼中閃過一絲不悅,但很快就壓抑了下來,繼續和氣地道:
「如果你是打魚人,那麼,我想雇用你,可以嗎?」

尼爾看著男人,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是問:
「要做什麼?」

儘管他不喜歡眼前這個人,但是對這人絞盡腦汁也想去的地方很好奇。

「我想請你載我到一個地方。」男子評估著尼爾,估量著此人有沒有足夠的經驗,可以將他安然送到那個地方。

儘管臉上被鬍渣蓋了一半,但從露出來的皮膚看起來,尼爾實在比剛才那兩個漁民年輕太多了,由不得他擔心。

只是到這節骨眼,他也管不得那許多了。

「什麼地方。」尼爾繼續問,不去管男人估量的目光。

尼爾的回答男人自動將它歸納為答應,不由臉泛喜色:
「魔域。」

魔域!!

這兩字一出,尼爾感覺心口重重一震,臉上更是忍不住露出驚訝的表情。

這神情,男人在這幾天實在看多了,也不以為意,只趕忙安撫: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須到魔域,但是你不用擔心,你只要把我載到那裡,立刻回來,不會有事的!而且,我會給你很多錢,可以讓你好好過一輩子。」

男子只希望眼前的年輕漁民有足夠的勇氣。

男子說什麼,尼爾根本沒聽進去,此刻他腦海裡不停轉著的都是「魔域」這兩個字。

儘管在小村成長,但從他有記憶開始,那個人總一直讓他學習。看書、口授,任何方式,以前不覺得如何,後來想起來才發現,這些都是那個人希望他儘快獨立離開的必要手段。

但也歸功於那不停歇的學習,所以尼爾一聽到「魔域」兩字,就知道那是什麼樣的地方。

以前巴耶帝國的西大陸,一夕之間變成人間煉獄,最後成了魔族盤據、人湮滅絕的地方。

一半的他,來自那裡……

想到這裡,尼爾有些恍神了。

「喂!你怎麼樣?」男人見尼爾顧著發怔也不回答,不由有些氣惱。

尼爾回過神來,仍有些恍惚地看了男人一眼,隨即回過頭,看向遼闊的海洋。

另一邊……有讓人聞風喪膽的「魔域」,那會是他的「家」嗎?

男人瞪著眼,一臉錯愕地看著尼爾自顧自在岸邊坐下來。

他竟然問到了傻子?!

難怪這漁村裡只見他一個閒閒沒事幹的年輕人,敢情根本是廢物一個哩!

男子哼了一聲,氣惱地轉頭就走。

再去問問吧!他就不相信有錢會僱不到人!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