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更新~~~~撒花~~~~


變故來得出乎意料的快。

離刺客失敗不過半個月功夫,首都便快馬送來旨意:

「門羅治軍無方,險失軍符,旨到之時,即刻停職查辦,一切軍務由右府副督衛赫魯接辦。」

旨意一出,全場嘩然,門羅更是全身繃得如蓄滿勁的弓箭。

半個月......

北疆到首都也大約是這樣的時程,也就是說,刺客事件發生,首都幾乎是立刻得到消息,然後國王在盛怒之下,決定撤換門羅。

這中間所代表的意涵,再清楚不過了。

斯洛面無表情地看著門羅接旨,垂在兩側的拳頭確已握緊。

太快了....

他那封信說不定才剛抵達那個人的手裡,卻已經來不及運籌帷幄,事以成定局。

斯洛既懊惱又憤怒。

此時,一名約莫30餘歲的男子從傳旨官後踱出,嘴角微彎,狀似友善地先朝門羅鞠躬。

「門大將軍,喔!不!是前大將軍。發生這種事,國王非常憤怒,我也感到萬分遺憾」男子話聲一頓,眼睛掃過眾人,又接著道:「不過,這事情可是將軍不慎在先,可別怪在下僭越了。」

斯洛覺得此人有些眼熟,該是故人,只是現在卻想不太起。

門羅尚未反應,燥性子的羅奔已經憋不住發威了:
「赫魯!你這忘恩負義的傢伙!竟然還敢踏進北疆的土地!」

忘恩負義?北疆?

難道赫魯竟是北疆斯家舊部?

想到這個,斯洛忍不住又多看了赫魯幾眼,這才發現越看越眼熟,只是想不出何時有交集過。

赫魯聞言不僅不怒,還一臉得意:
「羅副將,此話可就大大的冤枉了。本將軍一向效忠帝國,何來忘恩負義之說?何況,此時此刻,在門將軍接下旨意開始,我就是統領北疆大軍的大將軍了,羅副將如今可是我的「手下」哩!」

此話一出,氣得羅奔口不擇言了:
「北疆大軍沒有人會承認你的身分!」

斯洛一聽,心裡便暗叫一個不好。

果不其然,一臉微笑的赫魯倏地沉下臉:
「羅副將這是抗旨?」

「抗旨」兩字一出,沉重得羅奔一張黑臉也立刻刷白,吶吶不知如何回答。

儘管有過去的淵源,但在有心人的挑弄下,塔茲尼亞國王對軍權在握的斯家也難免有些顧忌,方才羅奔的話若是被有心人曲解,難保不會在朝堂再起風波,這對即將回首都查辦的門羅來講,可是大大不利。

斯洛在角落兀自著急,一旁的門羅連忙上前:
「赫將軍這話說得嚴重了,羅副將忠心為國,戰場上殺敵無數,怎可能有異心?希望赫將軍別把一時氣話放在心上。」

這般服軟的話從不久前還是北疆最高指揮官的門羅口中說出,直將失言的羅奔內疚得幾乎想當場自絕,但他已經惹了禍頭,此時說什麼也不能再有什麼了,所以儘管心裡憤恨,卻只得咬牙忍了。

赫魯意外得相當明白見好就收的道理,又拉出笑容:
「這是當然,羅副將只是一時失言,王的旨意自然超越所有個人恩怨。」

這話軟中帶硬,像在暗示,若羅奔配合他,則此事只是「失言」,但若不配合......自然不只如此。

斯洛全身汗毛直豎。

此人不簡單......究竟屬何方勢力?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