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那段空杯偷竊記之後,梁子淵似乎對心彤印象很深,補習班裡遇到總會微笑打招呼。這讓心彤有因禍得福的感覺。現在,到補習班是她每天最期待的事,真巴不得補習班天天上課。



為了多見幾次面,心彤還特地查出梁子淵上的補習班。這才知道,梁子淵除了補數學外,還有英文、物理、化學。這個收穫讓心彤喜不自勝,一回到家就立刻提出要求:

「媽!我要補習!」心彤對著在廚房做菜的母親道。



廚房裡抽油煙機呼呼響,簡媽媽沒聽清楚女兒的話,「啊?」了一聲,大聲地問:

「你說什麼?」



「我說我要補習!」心彤拉高嗓門又說了一次。



“喀”的一聲,抽油煙機的運轉聲停了,接著,瓦斯爐的開關也被關掉,廚房安靜下來,然後簡家女主人舉著鍋鏟從廚房裡走出來。



「你不是已經補了數學了,還要補什麼習?」簡媽媽疑惑地問。



「數學是你們要我補的嘛!現在是我自己想補啊!」心彤耍賴地道。



簡媽媽心裡懸著老大一個問號,自己的女兒自己難道不了解嗎?之前要她去補數學,吵得跟什麼似的,現在倒是自己說要去,這可就透著蹊蹺了。



「你不是最討厭補習嗎?」簡媽媽懷疑地看著心彤。



心彤愣了一愣,隨即耍起賴來:

「唉唷!人家現在不討厭了啊!厚~~媽!你女兒想用功讀書你都不支持喔!」



此話一出,簡媽媽也不好再表示懷疑,隨即問道:

「好,好,那你說你想補什麼?」



「英文、物理、化學!」心彤毫不猶豫地脫口而出。



簡媽媽一聽更是迷惑了,忍不住便問:

「你是社會組的,補什麼物理化學?」



心彤一聽,當場傻住。是了,她光是記著梁子淵有補物理化學,倒忘了自己不能補!梁子淵雖然跟社會組一起補數學,但是他們還有另一堂自然組數學的課。心彤因為跟梁子淵一起補數學,一時倒忘了梁子淵並不是社會組。



「呃……我說錯了啦!只有英文,對,只有英文!」心彤連忙開口補救。



「彤彤,你在搞什麼鬼?」簡媽媽疑雲大起,追問心彤。



「沒有啊!就是要補習嘛!媽,好不好啦?」心彤拉著母親撒嬌。



「你沒給我搞些有的沒的吧?」簡媽媽瞪著心彤,大有逼供的態勢。



心彤雖然心頭猛跳,臉上可沒敢露出馬腳,拉著母親打起太極拳來了:



「什麼有的沒的啊?沒有啦!你女兒這麼乖耶!」心彤用著可憐兮兮的語氣道。



簡媽媽又瞪著心彤好半晌。



「你沒給我亂搞些男女關係吧?你現在還是學生喔!」簡媽媽嚴肅地警告。



母親的直覺真是神準!猜得一點也沒錯!心彤心裡慌張,只得扯著母親耍賴:

「媽!什麼都沒有啦!你要不要讓人家補習嘛?!」



簡媽媽耐不住女兒哀求,終於嘆了一口氣道:

「你要補英文當然可以,但是現在是學期中,你去了進度也跟不上啊!要不然下個學期去。」



「不會啦!我很快就會跟上進度的。」心彤忙不迭地保證。



簡媽媽懷疑地暱了心彤一眼,提出條件:

「你要補習媽媽不會阻止你,但是,要是成績沒進步,下學期就不要補了。」



簡心彤現在只急著要多幾次機會看看梁子淵,就是有十個理由也會答應,當然又跟母親保證好幾次,才終於得到允許。



想到以後又多了三個小時與梁子淵見面,樂得簡心彤如小鳥般,直想飛起來了。



回到房間,心彤扔開書包,便坐在桌前瞪著玻璃發起呆來了。



鏡子裡是一個俏麗的女孩,幾撮俏麗的瀏海下是一對明亮的大眼睛,濃密的羽睫,配著兩道彎月般的眉毛,眉眼之下,一只微俏的鼻子和一張泛著淡淡粉紅色的小嘴。鏡裡的,活脫脫便是一個少見的美少女。



簡心彤一邊看一邊摸,一會撩撩頭髮,一會嘟嘟紅唇,一會眨眼挑眉,一會咧咧嘴笑,一會又皺著眉頭裝傷心,突然間,鏡子照出背後的門被拉開,然後一個少年出現在鏡子裡,愣住……



「哈哈!姊!你花痴喔!」鏡子裡的男孩指著她哈哈大笑。



「簡孝璋!你不知道進別人房間要敲門嗎?!」惱羞成怒,簡心彤紅著臉叫。



讀國中的弟弟跩跩地哼了一聲,不以為然:

「你又沒鎖門。」



「那是基、本、禮、貌!」簡心彤咬牙切齒,現在的國中生都這麼白目嗎?!



「好!好!那我裝做剛剛沒看到好了。」簡孝璋無賴地咧嘴笑。



簡心彤瞪著眼,不知道該不該繼續生氣,又賞了弟弟一個白眼,這才沒好氣地問:

「你來幹麻?」



簡孝璋一聽,想起自己的目的,立刻手一伸:

「電子辭典借我!」



簡心彤再瞪眼:

「自己查字典啦!怎麼可以依賴電子辭典呢?!考生!!」



哪有人國三讀得像他那麼輕鬆的!讀書的時間都沒有打電動時間多!還說以他的智商,只需要30%的努力,區中沒問題!!



屁咧!



她就等著他落榜好恥笑他!想當初她哪像他一樣混?!



「查字典很慢耶!你都知道我是考生了,難道不曉得時間對我多寶貴嗎?」簡孝璋大言不慚,繼續無賴下去:「所以趕快把電子辭典借我,別浪費我時間了。」



簡心彤無言以對……



「不借!」堅決不對這種人生態度有待矯正的人低頭!!



簡孝璋眼珠子一轉:

「那我跟媽媽說你在房間發花痴!」



「喂!」簡心彤怒,威脅:「你說了你就慘了!」



「我當然不會說。」簡孝璋笑嘻嘻地道:「所以,電子辭典!」手繼續伸得長長的。



根本就是變相威脅嘛!



她怎麼會有這種集天下白目於一身的弟弟啊!!



轉身拉開抽屜,拿出電子辭典,遞去:

「拿去!」



簡孝璋樂呵呵地正想接過,簡心彤卻倏地一收手。



「姐!」死小鬼抗議了。



「以後你再不敲門就進我的房間,就別想借東西了!」簡心彤瞇著眼約法三章。



家賊難防啊!





第二天,簡心彤一放學便迫不及待地跑到補習班報名。那副熱切的模樣,讓補習班主任大為感動,認定簡心彤是個認真上進的好學生,破天荒將她安排在前排。那座位就那麼巧的,在梁子淵的隔壁。簡心彤一看,喜得差點昏了過去。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