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尼爾以為村落將一貫漆黑下去時,寧靜的村莊,開始顯得有些喧鬧,村民活動頻頻,接著,火光亮起,從村落中心散射而出。

這是怎麼了?尼爾好奇死了。

騷動似乎打亂了村落四周亂石堆裡隱藏的守衛秩序,尼爾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天大的好機會。先閃過幾個露出缺口破綻的亂石堆,時退時進,不時聲東擊西,終於迂迴地潛入了小村莊,往火光來處挺進。

選定一間看起來還算堅固的木造房子,輕飄飄地躍上屋頂,悄無聲息地趴在屋頂上,探頭看進村中的廣場。

廣場上此時已擠滿了人,以小村的規模和廣場上的人數看來,應該是小村的人多半都到這裡集合了。男人們上身赤裸,僅以獸皮圍著腰際,女人也差不多,只多了一小截遮著胸前,曲線畢露的身軀吸引男人們的目光,只是此刻,他們似乎還有更重要的事。

這是個奇怪的村落。尼爾才看一會就有這個想法。

整個村子裡,男子精壯,女子豐滿妖媚,卻不見老人小孩,最年輕的,看起來也有二十多歲。

男男女女,臉上都帶著喜色,不時還一臉期盼地看向同一個方向。

尼爾順著視線看去,這才發現那一角放著一個足夠塞下兩個成年人的大鼎,幾個女人來回忙碌,忙著堆放乾燥的木材。一旁燃起了一堆篝火,就像為了煮時而準備。

魔族也吃熟食嗎?

視線一轉,另一旁,有三名男女在忙忽著,尼爾瞧了半天也看不出所以然,只好換了個躲藏點這才看清楚。

原來,那個被捆著扛進村裡的男人,這會全身被扒得乾淨,露出白嫩嫩的皮膚,正被三名男女拿著葉片綑成的刷子刷洗著。男人頭垂在一旁,一動不動,顯見還未清醒。

三個負責清洗的男女,神情振奮,似乎對此次的獵物相當滿意。

尼爾心裡震驚不已,因為這陣仗像是準備把那男人煮來吃似的。

看來這些人定是魔族沒錯了。他可沒聽說其他哪個種族會吃人的。

事實上,在天色仍未全暗的時候躲在魔族村落,實在不算安全。尼爾豎起耳朵不停注意四周狀況,好幾次都是驚險躲過出入的男女。

其實尼爾也知道,若非村中眾人都在期待美食,全聚在廣場上,以這種小村莊,他要想躲上這麼久,根本是不可能的。當然,尼爾也知道,只要等到天色暗了,他要活動就會方便的多。

火炬在廣場四周點亮,好幾個女人來來去去,準備著野果、獸肉之類的食物,端上廣場中央的木桌上,看態勢似乎像是預備慶典似的。

大鼎已經被抬到廣場正中央,底下整齊擺著方才堆起來的乾燥木材。

這時,另一頭起了騷動。原來是將要被當成食物吃掉的男人醒了。

男人掙動著被綑綁著四肢,大聲喊叫著。只是喊叫的聲音被淹沒在喧鬧的人聲中,聽不清楚說些什麼。

他一定發現自己很快就要被下鍋煮來吃了吧?尼爾同情地想。

只是男人也沒能掙扎多久,圍著他的幾個男女不僅很快壓制下他,還一掌把男人劈昏了。

緊接著,就是慶典時間了。

男人再度被捆上樹幹,抬到了廣場正中央,垂著的頭代表男人還未醒來。隨著這個動作的是響徹天際的歡呼聲。

大鼎下升起了文火,男男女女開始圍著大鼎跳舞、歡呼、歌唱。

到這裡一切都很正常。尼爾看著鼎下的火苗,推估著男人被「下鍋」的時間。

他應該去救那個男人,但……怎麼救?

男人被一大群人圍在中間,別說救了,就是接近,也會立刻被發現。

尼爾正在苦惱之際,廣場上的氣氛更加火熱了,最靠近尼爾,本來還在跳舞的一對男女,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摟在一起,情緒亢奮地貼身磨蹭,接著,男人的獸皮裙被撩了開來,兩人竟就這麼就地交媾了起來。

第一次看見活春宮,尼爾驚訝得無以復加,卻是怎麼也移不開視線。

看著近乎全裸的男女在肢體交錯間,呻吟、吶喊、嘶吼,一股莫名的火焰就在尼爾的下腹熊熊燃起……忽然間,有些口乾舌燥。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