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鐘聲響起,在隔壁班的娃娃神通廣大,竟然可以第一時間搶到簡心彤身邊,興奮地道:
「噯…彤彤,我們今天去逛街好不好?順便去看電影,聽說魔戒三很好看呢!」

「不了!我…我今天要去補習。」簡心彤表情僵硬地回答。今天是她加補英文的第一天,一大早她就陷入興奮與緊張交雜的感覺中。

迷迷與心彤同班,向來堅持聽課到最後一刻的她,正在收拾書包。聽到心彤的回應大詫異,一邊收拾書包,一邊轉頭揚聲問:
「補習?你沒記錯吧?今天星期二!」她們三個人只補數學,而補數學的日子是星期四。

其實,三人當中,迷迷成績最好,根本不需要補習。但為了心彤和娃娃破爛到極點的數學,迷迷只好捨命陪君子。

說到這個,簡心彤不覺有點心虛。她的英文很好,根本不需要補習,會去補根本都是為了那個人,所以一直不敢跟兩個死黨提起。
「呃…沒…我今天補…英文。」

「英文?!」娃娃尖叫。拔尖的聲音驚得簡心彤的心臟差點移位。

「你幹嘛補英文啊?你英文很好啊!」娃娃納悶地問。

「這…這………。」簡心彤不知道如何說起,支支吾吾了好一會兒才道:「因為…補習班有很多…呃…課外的補充……。」簡心彤越說越心虛,到最後竟是低下了頭。

對這種說法,娃娃滿臉不相信。“如果80%的努力可以獲得100分,簡心彤就不會再多付出0.00…1%的努力”一向是簡心彤抱持的想法,身為她的好友,娃娃哪會不知道?怎麼這會兒竟轉了性?

比起娃娃的納悶不解,迷迷則是露出一抹了然的笑容:
「彤彤你去補英文是不是別有用心啊?」

一下被說中心事,心彤立刻急得滿臉通紅:
「才…才沒有…。」簡心彤氣虛地反駁。

「喔~~~~~!」肯定的字句被迷迷拉得長長,就是透著濃濃的懷疑。

簡心彤有些慌了,迷迷是她們三人當中鬼心思最多的,再讓她問下去,簡心彤還真沒信心不被她問出實情。多丟人呐!為了單戀一個…,呃…只說了三句話不到的人,去補一科根本不需要補習的科目,要是說了,一定會被迷迷和娃娃笑死的!

簡心彤眼珠子猛轉,試圖找個理由搪塞。透過窗戶,一眼瞥見行政大樓正中央的大鐘,簡心彤靈機一動,連忙胡亂扯開話題道:
「啊!別說這麼多了!時間快來不及了!我先走囉!」說著便匆匆站起身,以直逼百米賽跑的速度“快步”走出教室。快得連娃娃想開口阻止都來不及。

見簡心彤急著離開,娃娃不禁納悶起來:
「奇怪,幹麻那麼急呀!補數學的時候,她也沒準時到過嘛!」

迷迷本來瞇著眼透過窗戶,看著簡心彤小跑步跑向車棚,聞言突然轉過頭來,莫測高深地道:
「娃娃,你想不想知道彤彤的秘密?」

此話一出,娃娃立刻雙眼發亮,忙不迭用力點頭道:
「當然想!」

迷迷露出一個「我就知道」的表情,對著眼前雙眼發亮的少女勾勾手指,神秘地道:
「想知道就把耳朵送上來!」

這是她們每一次有所計畫時的默契,所以娃娃半點也沒猶豫,立刻便將頭湊上前。

於是,下課後被夕陽染紅的教室中,只見兩名美少女交頭接耳,齟齟低語,最後,兩人同時露出了一抹狡詐得意的笑容。


第一次不只準時,還提早到達補習班,簡心彤坐在位置上,緊張得連握筆的手都在發抖。

等一下,不,準確說來,是十五分鐘又三十二秒之後,梁子淵就會坐在她旁邊的這個位置上,簡心彤的心臟一直持續高速跳動,補習班的冷氣分明冷得沒天理,偏偏她卻是熱得滿頭大汗。

為了讓梁子淵對自己有個好印象,簡心彤很努力地讓自己表現得很用功,英文課本、英文單字簿、英文參考書、英文筆記簿、英文講義…任何可以拿出來的,簡心彤全都拿出來擺在補習班裡過度儉省空間的小桌面上。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英文字母在眼前搖晃,卻一個字也沒進入腦中。握著筆無意識地抄寫單字,偏偏一隻筆就像在跟她作對一般,怎麼也拿不穩。

掉了好幾次筆,簡心彤終於放棄無意義的嘗試,專心地瞪著掛在黑板正上方的時鐘。

秒針一格一格龜速地跳著,簡心彤滿心煩躁。切!這鐘是沒電還是搞罷工啊?!怎麼走得那麼慢!!

簡心彤開始不切實際地幻想著,她把分針快速撥動,然後梁子淵就「噹郞」一聲,立刻出現在她面前。想到這裡,簡心彤忍不住笑了起來。

就在簡心彤自顧自胡思亂想時,前門打開,簡心彤心臟再度加速,瞪著時鐘的眼立刻收了回來,一顆頭低得差點撞上桌子。

梁子淵來了嗎?簡心彤又是緊張又是期待。腳步聲越來越近,簡心彤幾乎可以聽到自己打鼓似的心跳聲。屬於區中制服的深藍色褲管,襯著黑亮的皮鞋,從桌前走過。

不是…!簡心彤鬆了一口氣,又難免失望。但轉念一想,人開始陸續來了,梁子淵也快要到了吧?!

就在簡心彤心裡七上八下的同時,剛剛走過的深藍色褲管又走了回來。

咦?!!簡心彤正納悶間,一個沉重的書包越過桌面,放在簡心彤左邊的空位上。

這不是梁子淵的位子嗎?!這個人將書包往這邊放,難道是…?!

簡心彤忘記害羞和緊張,刷地抬起頭。

梁子淵正臉帶疑惑地站在心彤的左前方,發現簡心彤抬起頭時,明顯愣了一下,接著露出一抹靦腆的笑容,對著簡心彤微微點頭招呼。

見到梁子淵的笑容,簡心彤立刻臉紅,連忙解釋道:
「我…我是插班生…,班…班主任讓…讓我坐在這裡…。會不會…妨…妨礙你?」說到最後,簡心彤顯得小心翼翼。

簡心彤的緊張讓梁子淵也跟著緊張起來,連忙搖手道:
「不會。只是這個位子已經兩個禮拜沒人坐了,我有點驚訝而已。」

聞言,簡心彤總算放心了。她可真怕梁子淵會以為她是追著他來的,雖然事實的確是如此…。

鬆了一口氣之後,簡心彤才發現,原來梁子淵還站在那裡。

「你…你坐啊…。」簡心彤後面兩個字低如蚊蚋,若非梁子淵站得近,幾乎聽不到了。

梁子淵聞言如夢初醒,簡心彤羞怯的模樣讓他看著不自覺有點發愣。想到這裡,梁子淵俊臉上也浮上一抹紅暈。喔了一聲,梁子淵趕忙從繞進座位,坐了下來。

被兩個死黨一拖,簡心彤怕來晚了,所以連晚餐都沒吃便趕到補習班,沒想到卻來得太早。而梁子淵似乎也習慣早到。於是,偌大的補習班裡,學生三三兩兩,簡心彤與梁子淵隔鄰而坐。雖然沒有講話,簡心彤還是覺得整顆心幸福得幾乎要融了。簡心彤暗自決定,以後一定要提早到補習班。


安靜的補習班裡,簡心彤低頭瞪著桌上的參考書。

「碰!碰!碰!碰!」

那是什麼聲音?!簡心彤愣了一下,然後突然滿臉通紅!

天啊!那是她的心跳聲!!為什麼會這麼大聲啊!!簡心彤在心裡哀嚎著,雙眼小心地看向隔壁的梁子淵…。

他應該沒聽見吧?!簡心彤僥倖地想著。沒想到,這時候梁子淵竟然開口了!

「…同學…。」梁子淵的聲音顯得有點猶豫。

簡心彤心中一跳,差點驚叫出聲。

「嗯…什…什麼事…?」簡心彤垂著頭,就是不敢抬頭看梁子淵。

「你…你的參考書…放反了…。」梁子淵壓低聲音道。

聞言,簡心彤終於有心思看向桌上的參考書。一看之下,轟的一聲,簡心彤感覺自己的臉著火了!她…她…她真的把書放反了!!

她的形象……沒了!!

簡心彤七手八腳地把參考書轉回來。

梁子淵見了忍不住笑了起來。梁子淵的笑很含蓄,不是嘲笑,只是那種純粹覺得高興的笑。

簡心彤聞聲抬頭,愣愣地看著梁子淵的笑臉。那張俊秀的臉笑起來非常吸引人,微瞇的眼和彎彎的嘴角,都讓簡心彤看呆了。

好像,沒形象也沒啥關係了。

有一瞬間,這個念頭閃過簡心彤腦海。

梁子淵發現了簡心彤的異狀,還道自己讓簡心彤覺得難堪了,連忙道歉道:
「啊!對不起。我沒有嘲笑你的意思。」

她沒這樣想啊…!簡心彤在心裡想著,但是說出口來卻是:
「沒…沒關係…。」說著連忙低下頭去。

這一低頭,簡心彤看見了梁子淵的手。

「你……。」簡心彤低聲叫。

梁子淵聞聲轉過頭來看著簡心彤。

簡心彤指著梁子淵的手:
「你的筆…,拿反了…。」

梁子淵聞言低頭一看,立刻尷尬得抓抓頭:
「啊!我沒注意到。」

簡心彤看著梁子淵微紅的臉,突然覺得心裡很高興。這是不是表示,梁子淵也很在乎坐在旁邊的她?想到這裡,簡心彤不禁輕笑起來。

梁子淵也覺得自己的行為很可笑,見狀也跟著笑了起來。兩人之間的距離,彷彿就在笑中,迅速拉近了。

時間還沒到,兩人一邊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一邊寫英文題目,偶爾交流一下,就好像一眨眼,教室裡已經充斥人聲。方才那難熬的時間,這時又彷彿快得讓人討厭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