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五人駕著飛龍飛了約莫半天時間,才在一處空地前停下。

說是空地,或許稱為廣場比較適合,因為空地的中央,有個六芒星圖案的低台,六個芒尖往前延伸約莫兩公尺處各有一根約莫一人高,用處不明的柱子,柱身還刻有奇怪的花紋。

看出韓軒眼中的疑惑,歐斯主動說明:
「這個六芒星是帕卡頓傳送陣,只有帕卡頓的人可以使用,其他人,不論是妖魔還是人類,只要走進陣裡,不死也要重傷。」

「我不是帕卡頓的人。」韓軒提醒。他沒打算冤死。

「請放心,此陣不會傷害您。」歐斯恭敬地回答。他沒說的是,這世界無論哪一個傳送陣,屬不屬於帕卡頓,都無法對韓軒造成傷害。

不知道出於什麼心態,歐斯拉著韓軒,同時踏進六芒星的中央,隨後,韓軒看到腳下的六芒興開始旋轉,由慢到快,接著韓軒只覺身體一沉,六芒星一瞬間將他們拋向空中,前後左右、上上下下拋轉。眼前景物開始扭曲,一開始還可以辨別樹影,到了後來,只覺得一堆顏色在眼前扭曲飛舞。不多久,令人胃部翻攪的墜落感襲來,韓軒猝不及防,眼前一黑,好一會,眼前景物才漸漸清晰。

「您還好吧?」歐斯的聲音傳來,鎮定如昔,倒是韓軒覺得自己喉嚨有些乾澀。

「第一次會很不舒服,多幾次就會習慣了。」歐斯語帶同情,其他人也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樣,可見都曾經歷過第一次使用傳送陣的摧殘。

從噁心感中慢慢恢復,韓軒開始打量他們這個「目的地」

雪白的大柱撐起挑高的屋頂,同色的壁面是華麗的浮雕。他們就站在大房間的中心,踩著相同樣式,只不過面積略大的六芒星,一顆顆鑲嵌在短柱上,不規則排列的晶體,發散出不同的光芒,把以白色為底色的房間,炫得無法逼視。

忍不住微微瞇起眼,韓軒看到了一個人。

就像憑空從白色裡浮現,從平面到立體,一個男人出現在不遠處,黑色的長袍,襯著一張白色的臉,晶石炫開的光芒讓韓軒看不清楚男人的輪廓和表情,可是韓軒直覺地知道這人的重要性,所以他走出六芒星,朝男人走去。


「是你找我來?」韓軒說話向來不拐彎抹角,劈頭便問。

「是。」沒想到這人比他更乾脆。

韓軒眉梢抖了抖:
「你是誰?」

「我是這裡的王。」男人不動,若不是傳出聲音,韓軒幾乎要以為那是假人。

帕卡頓島的王?

好像聽過牧民談論過這個妖魔,但是韓軒向來不花腦力去記這些無所謂的事情,哪曉得才多久,他就站在帕卡頓的土地上,面對傳說中的妖魔王。

韓軒沒有恐懼,多的倒是困擾。

如果李霽在就好了。

雖然大半時候,那傢伙愛大驚小怪,又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但無法否認,那個人體電腦有時候還是滿好用的。

起碼他可以知道這個妖魔王是個怎樣的腳色。

李霽和他不同,跟著牧民移動時,李霽完全是個活動八卦接收器,大至國家社會,小到母牛生小牛,全都是李霽的涉獵範圍。

這種八卦的行為,李霽總是信誓旦旦、理直氣壯地稱之為「社交」。

每到這時候,韓軒的回答就是從鼻孔裡重重噴出一口氣。

不過,這時候,韓軒還是不得不承認,李霽腦袋裡記的八卦,肯定對他現在的處境有幫助。

可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