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終」如「門」所希望的,回到亡靈界,不僅任務執行回歸正軌,更再沒有為重病者續命的舉動。不久前那個優柔寡斷的「終」像是完全消失了。看見這樣的「終」,「門」很是欣慰。

如此就不枉他違反規定,讓「終」看了少年靈魂的去向。


雖然已經成為一個徹底的亡靈接引者,但「終」心中仍有一個抹不平的缺口。這個缺口,叫做不安……

為了補償這個缺口,每隔一段時間,「終」都會去同一個地方,那個朗一靈魂的去處,一個幸福的家庭。那裡,已經不知不覺成了「終」心裡的慰藉。只有在那個地方,「終」才能夠讓自己持續相信命運的公平。

只要能夠相信命運的公平,他就可以繼續扮演完美的亡靈接引者。


看著小嬰兒一日日長大,「終」心裡那個空蕩蕩的角落也一點一點被填滿。

他知道有一天,他會變得完整。只是矛盾的是,一方面,他期待那一天的到來,但另一方面,心裡又不免有些空蕩蕩的。

習慣了那麼久的自己,正在慢慢消失、改變……是種複雜的感覺。


轉眼間,那個小嬰兒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不同的性別,不同的容貌,卻有相同的純淨。

每次執行任務完畢,「終」總是管不住自己的腳,不知不覺就來到少女的身邊。

許多次,他都提醒自己,身為亡靈接引者的自己,應該認清自己的世界,不應總是被生命的希望吸引。但,每次見到少女,「終」都能感到一股滿足感,彷彿把久遠之前的遺憾填滿了。就是這種感動和溫暖,讓「終」一次又一次下定決心,卻一次又一次打破決心。

平時,他盡責地完成任務,把死亡認真地當作一個歷程。他本以為這樣的他最完整,心中那一角的空洞已經被填滿了,不是嗎?但,「終」隱約覺得,似乎還有個說不出的缺憾存在在一個自己都挖掘不出來的角落,讓他每一次完成任務,都有種奇怪的不真實感。而這個缺憾,卻只有在看到少女時,才會填滿。

這個現象,「門」當然發現了。但是,「終」每一次都只是遠遠的看,看一陣子就會離開,其餘便沒有其他異樣,久了,「門」也習慣了。

既然「終」都想通了,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了吧!


少女的生活很單純,家庭、學校。靈魂像是記取了前世的遺憾,少女很愛家人,甚至超過愛自己,家人也因為少女的貼心而對她寵愛有加。

少女的家人善良、和藹,家境也不錯。這一世,少女是幸福的。

有時候,「終」會跟著少女在街上漫步,為了一點點小小的樂趣而高興。

有時候,「終」會看著少女偶見的多愁善感,默默地在心中安慰她。

成為亡靈接引者之後,他第一次對『生』這件事,出現了執著和憧憬。不,應該是說,對「生者的世界」有那麼強烈的感觸。

一點一滴遺忘許久的情感觸動,慢慢地回來, 讓「終」灰白的世界裡有了色彩,色彩暈開之後,是炫目……

這樣的人生才是他想過的。簡單、幸福,但雋永。

他已經沒有機會重新擁有人生,少女的人生某種程度成了「終」渴望的投射。


咖啡廳裡,三個小女生聚在一起,吱吱喳喳地聊著。桌子的另一個角落,一名長相清秀的女孩,靜靜地聆聽著同伴聊天。

「聽說每個人都有守護天使喔!」其中一個女孩開啟了這個話題。

「真的?」一名女孩雙眼發亮,閃著好奇。

「哎呀,不可能啦!」另一名女孩擺擺手,不以為然地道:「又沒有人看過。」

安靜的女孩此時卻開口了:「……我看過。」

「耶??」三個女生尖叫成一片。

「筱恩,快說!守護天使是什麼樣子?」開啟話題的女生迫不及待地問。

羅筱恩偏著頭努力地回想:
「我記得……他長得好高……」

「高?」三個女生眨眨漂亮的眼睛:「男的嗎?」

「是啊!」羅筱恩肯定地點點頭。

「啊──」開啟話題的女生失望地嘆了一口氣:「可是我聽說守護天使應該是女的。」

「誰規定的啊?」另一個女生扁扁嘴,不以為然地道:「天使應該是中性的吧!只是天使很漂亮,所以讓人以為是女的吧!」」

「是嗎?」羅筱恩疑惑地道:「可是我一直覺得他是男的。」

「噯─!這不是重點好嗎?」一名女孩打斷爭執:「重點是,那個人長得帥不帥啊?」

此話一出,立刻引來附和:「是啊!帥不帥?」

聞言,羅筱恩臉上浮現一抹嫣紅,抱歉地道:「我……看不清楚他的臉。」

「啊──!」一片失望的哀嘆聲。

「那他穿什麼樣的衣服總該看得出來吧?起碼也有翅膀……」開啟話題的女生不放棄地追問。

穿著嗎?

羅筱恩仔細地回想。

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時候看過那個人,察覺的時候,那人的樣子,就牢牢地印在她腦海裡。

「他穿著黑色的西裝。」羅筱恩道。尋常的黑西裝,不知道為什麼,在那人身上,顯得筆挺、厚重,像是蘊含了某種意義似的。

「黑西裝?!」三個小女生面面相覷。黑西裝和天使……聯想上有點難度。

「那翅膀呢?」女孩追問。天使的翅膀到底有多大呢?

「沒有翅膀。」羅筱恩想都沒想就回答。直覺地,她知道那個人不可能會有翅膀,更別說是那種雪白的翅膀了。

「聽起來好像不像是守護天使耶。」一名女孩皺著眉頭道。

另一個女孩眨眨眼,猜測道:「說不定守護天使也有其他的樣子吧!」

開啟話題的女孩猶不放棄,繼續追問:「筱恩,你什麼時候看到他的啊?」

什麼時候?羅筱恩皺著眉頭猛想。

「不記得了。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明明久遠,那個影子卻刻在她腦海裡。每想起他,她就會感到心安……

一旁的「終」自始至終一直聽著,嘴角泛起連自己都沒有察覺的笑容。

是的!羅筱恩就是朗一,朗一就是羅筱恩,他們擁有同一個令他眷戀的美麗靈魂……為了這個靈魂的幸福,值得他付出一切來守護。儘管諷刺,他還是願意當只屬於她的守護天使……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