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遠看到補習班斗大的招牌,簡心彤緩下動作,平緩呼吸。有點緊張,不知道梁子淵會不會覺得,她這麼早來有點奇怪?

方才的雀躍,一下成了忐忑不安。

簡心彤正擔憂著,一個熟悉的身影卻出現在補習班騎樓下的停車處……

是梁子淵!

他正在騎樓下停腳踏車。

沒想到會這麼快見到梁子淵,簡心彤一時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怎麼辦?離上課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她怎麼解釋她為什麼會這麼早來?梁子淵會不會發現她是為了他?

簡心彤心頭亂糟糟的,什麼都不能思考了!只知道,等她回過神來時,她已經把腳踏車騎到梁子淵的旁邊。

梁子淵正把夾在後座的書包拉起,剛巧看到簡心彤。

「啊!你也這麼早來啊。」梁子淵有一點驚訝,但還是友善地打了招呼。

「…嗯啊……」簡心彤緊張地垂下頭來,用非常專注的表情,一邊停車一邊道:「因為要考試了,我、我想早點到自修室讀書。」

簡心彤說著,就把後座的手提袋拉了起來。沒想到,夾子勾住了手提袋的小袋子,簡心彤一時沒拉起來,手卻一滑,手提袋一偏,就翻了下來!

「啊!」簡心彤驚叫一聲,趕忙彎身伸手去抓。

簡心彤才剛抓住手提袋的一角,放在手提袋裡,裝滿開水的透明塑膠杯卻滑了出來。簡心彤一緊張,連忙伸出另一隻手,要去抓塑膠杯。

「小心!」梁子淵也叫了一聲。

原來,簡心彤方才沒將腳踏車停穩,加上停車的地方,地面有些微微的傾斜,所以簡心彤雙手一離開腳踏車把手,腳踏車就倒了下來!

塑膠杯落在地上,啪地一聲,蓋子和杯身分了開來。簡心彤搶救不及,腳踏車已經壓下來了。

慘了!簡心彤慌了手腳,抓著手提袋,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就在這時,梁子淵大腳一跨,身體前傾,伸手一抓,堪堪在腳踏車壓上簡心彤之前,抓住了腳踏車的坐墊。

「呼……好險……」梁子淵如釋重負的聲音首先傳入簡心彤耳裡,聽起來好近。

簡心彤頭一抬,卻見梁子淵的身體越過他的腳踏車,用著十分吃力的姿勢抓著她的腳踏車,俊秀的臉就在她的眼前,還可以聞到他身上清爽的味道,和散發出來的熱氣,一時間,簡心彤有些傻了。

梁子淵直覺將視線落向簡心彤,想看看她要不要緊,卻發現簡心彤傻愣愣地直盯著他看……

俊臉紅雲一飄,梁子淵也感覺心臟不規則地猛跳了起來。

「那個……你先撿一下杯子,我幫你把車子停好。」為了免除尷尬,梁子淵小心抓著簡心彤的車子,身體則繞過自己的腳踏車,幫簡心彤把車子拉正,停牢。

發現梁子淵臉紅了,簡心彤才發現自己竟然大剌剌地盯著人家的臉看,連忙收回視線。

糟糕!他一定把她當成花痴了吧……

簡心彤心裡在懊惱著,卻聽得梁子淵要她撿杯子,這才想起剛才翻倒的杯子。

蹲下身,將搶救回來的手提袋放在一邊,撿起塑膠杯。

杯子還完好,沒什麼受損,倒是裡頭的開水,已經流得一滴不剩。

這是她準備要和梁子淵一同讀書喝的耶……

她頭一次討厭自己的笨手笨腳,梁子淵一定覺得她很笨拙,車子也停不好,連拿個手提包也拿不好。他那麼聰明,做每件事都有條不紊,一定不會喜歡像自己這麼笨拙的女生。她沒有希望了……

簡心彤的心情蕩到谷底,感覺雙眼熱熱的,鼻頭酸酸的,有點想哭……

「呃……你還好嗎?」梁子淵見簡心彤蹲在地上,一直不起來,不由得有點緊張。

聽到梁子淵詢問,簡心彤匆匆忙忙抓著杯子和手提袋站了起來。

「我、我很好。」簡心彤努力想讓自己笑一下,卻笑不出來,本想說幾句揶揄自己的話,但一看到梁子淵,又忍不住鼻子發酸,連忙低下頭。

「那個……謝謝你……」遲疑了老半天,簡心彤只能說出這麼一句話。

梁子淵看著低著頭,啞著聲音的簡心彤,慌張了起來。

她是在哭嗎?為什麼?他、他沒欺負她啊!

「你、你別難過,我陪你去裝開水吧!樓上有飲水機。」想來想去,梁子淵也只能想出,簡心彤也許是為了翻倒的茶杯難過……

聞言,簡心彤驚訝地抬起頭,發現梁子淵一臉緊張、擔憂。為了怎麼安慰她而急得滿頭大汗的模樣,好可愛……

忍不住,簡心彤「噗滋」一聲,笑了起來。

梁子淵當場傻住。這……怎麼回事?剛剛簡心彤抬起頭,眼角掛著淚光,讓他真的認定簡心彤的確哭了,但是,為什麼下一刻,她又笑起來了?!

想不通……只好尷尬地抓抓頭。

梁子淵的表情,讓簡心彤一掃方才的陰霾。梁子淵的臉上,沒有嫌惡,沒有不耐煩,更沒有嘲笑,純粹只是擔心、尷尬、無措。他還說要陪她去裝開水,他一定沒有討厭她吧!

「你要陪我去裝開水嗎?」簡心彤擦擦眼角泛出的淚水,笑著問。

梁子淵臉突然一紅,吶吶地點點頭。

他感覺對著他笑的簡心彤,特別漂亮……

果然是區女中三朵花。以前他只覺得她們三人漂亮,但現在,簡心彤卻讓他有一種移不開目光的感覺。


兩個人一起搭電梯。還沒開始上課的補習班,人少得可憐,電梯裡就只有他們兩個。身邊站著梁子淵,簡心彤心裡滿滿都是幸福的感覺。

只是,電梯裡太安靜,簡心彤擔心梁子淵會覺得跟她在一起很無聊,只好主動找話題聊。

「你……一個人來嗎?」簡心彤記得,他是跟他的朋友約好的。

梁子淵微微一笑:
「不是。我跟朋友約好了,但是他好像遲到了。」

噹!五樓本來就是一會就到,兩人也只來得及說這麼一句話。

之後,梁子淵陪著她到了茶水間裝開水。

杯子都打開了,卻發現……

飲水機上面,貼著一張紙……

「故障中,暫停供應」

兩人看著故障的飲水機,默然無語。

簡心彤失望地垂下頭。好不容易梁子淵願意陪著她來,卻是這樣的結尾……

梁子淵也是傻住,補習班裡就這麼一台飲水機,用的人不多,卻竟然在這關頭壞掉!

看到簡心彤失望的表情,梁子淵不知怎的又開始緊張起來。

「這個……要不然……我的水分你一半好了。」話一說完,梁子淵差點就想打自己一巴掌。

裝在他茶杯裡的開水,怎麼好分給女孩子呢?怕人家要嫌沒衛生呢!

可不是?簡心彤一聽他這麼說,就立刻抬起頭,一臉驚訝。

可是話都說了,梁子淵連忙緊張補救道:
「這個,杯子我之前在學校洗過了,茶也是要離開學校前裝的,我都沒喝過,很乾淨的。」

話才說完,簡心彤突然用力搖頭。

梁子淵還以為簡心彤不能接受。這也難怪,畢竟是別人,而且還是男生杯子裡的東西,女孩子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接受的。

梁子淵正這麼想,沒想到簡心彤開口說的卻是:
「沒關係。我不在意。」

梁子淵再度傻住。

簡心彤話一出口,就發現自己表現得太過急躁,一張臉頓時火燒般熱了起來。

看到簡心彤紅透的臉,不知怎的,梁子淵也跟著臉紅了。

小小一方茶水間,瀰漫著曖昧的氣氛。

「阿淵!咦?人咧?」突然間,外頭傳來叫喚聲。梁子淵的朋友到了……

聞聲,兩人驚得差點跳起來,然後同時慌慌張張地移開視線。一移開才想到,他們又沒做什麼事……

「阿淵?」聲音再度響起,好像更近了一些。

梁子淵深吸了一口氣,對著簡心彤抱歉一笑,這才拉高聲音回應:
「我在這裡。」

一陣腳步聲,接著一人探頭進來:
「你躲在這裡做……喔!」

那人看到簡心彤,一個問題立刻卡成一個喔字,接著曖昧地瞇起眼,詭異一笑:
「這樣啊!那就不打擾你們啦!」

說著也不等梁子淵回答,又縮回頭,大踏步離開,一邊走一邊還扯著喉嚨叫:
「喂!不用找阿淵啦!他跟美眉在一起。」

這些話簡心彤聽得清清楚楚,一張俏臉再度飛上一片紅霞。

「呃!那傢伙就是這樣,不要理他。」梁子淵尷尬笑道。

「嗯。」簡心彤紅著臉點頭,就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兩人尷尬對站,梁子淵的朋友並沒有因為那個人的話而安靜下來,外頭不停傳來「在哪裡?」之類的詢問聲浪。

那些起鬨的聲浪讓簡心彤緊張得差點喘不過氣來。梁子淵似乎察覺了簡心彤的不自在,突然跨出茶水間,對著外頭嚷道:
「你們安靜一點不行嗎?」

簡心彤聽到外頭傳來幾聲嘻笑,之後就安靜下來了,看來他們應該已經先進去自修教室了。

外面儘管已經恢復安靜,茶水間曖昧的氣氛仍在持續。

梁子淵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
「他們只是開玩笑。」

簡心彤垂著頭:
「我……我知道。」

雖然很尷尬,但是簡心彤卻能感覺從內心深處浮現的甜蜜感。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她喜歡別人把她和他看成一對的感覺。也許很自做多情,但是簡心彤就是無法掩蓋心裡的竊喜。

簡心彤心裡雀躍,不自覺便捏起手中的空茶杯來。

梁子淵低頭看見簡心彤不同翻弄著空茶杯,這才想起方才的事情。

「對了!」梁子淵指著杯子,微笑道:「我把一半的茶分給你吧!」

簡心彤紅著臉看了眼梁子淵,然後輕輕點頭:
「嗯!謝謝。」

梁子淵比她所想像的還要體貼。她並沒有那麼重視喝不喝白開水,但是,她卻不想放棄與他分享一杯茶的機會。

她知道自己很傻,但是卻傻得很快樂。如果可以,她願意這樣一直傻下去。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