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桃園回來,照樣快累趴...
整趟舟車勞頓,真的很累,
這一趟仙山行,我還滿期待的,但是,去了仙山...
我卻好像更煩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在煩什麼,
突然之間,有種格格不入的孤寂感,莫名的煩躁,易怒,還有種想瘋狂的感覺。
真不喜歡這種變化,
但卻找不到原因,於是我只好讓自己別去想仙山的事情。
突然很想中斷每個月的桃園行...
每次舟車勞頓,回來都很晚了,隔天上班幾乎起不來,金錢的負擔也是其一。
不知道....
反正.....
也許過幾天會好。
但是一路坐火車,心情是低落而抑鬱的,直到回台南,才有一絲喘得過氣來的感覺。
會什麼因緣呢?我不懂...
只覺得自己好像堅持錯了???
或許是莫名的心情,讓我開始否定一堆事情......
我於是將心思轉向工作,想跳脫開那抽象的情緒困擾,但,我想也不能逃避太久。
只是,我終究覺得聖慈只是暫時歇腳...
那種不知道歸宿的迷茫感,又開始困擾我了。
我也不知道我在轉什麼圈,總絕得自己在死胡同裡繞來繞去,行進也只是在一個死胡同繞進另一個死胡同。
沒有出口的感覺.....

清修之人....

或許就是因緣吧。
讓我更認清...
自己只能清修,不適合走進群體。

我知道自己又在鬧脾氣了,可是這脾氣來得很無由很莫名,莫名得令我生氣。

我只希望自己不要在這種自閉的心情下待太久...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