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重疊的軌道

之一:破滅

美麗的願望還在發酵,幸福的世界卻如泡沫般破裂……

「終」努力呵護的世界,在那一天,裂了開來。裂痕如巨蟒,綑綁了「終」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仰。

那天,「終」完成一樁任務,一如往例地來到羅筱恩的家。但,屋裡沒有歡笑聲,整棟房子瀰漫著一股壓抑的悲傷。

「終」的心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瞬間疼痛,接著麻木……眨眼間,他來到少女的房間,看到少女坐在窗前發呆。

空白的表情,像是遺忘了如何表達情感,只有抱著相簿的手,劇烈地顫抖,訴說少女心中翻天巨浪般的痛。

很快的,「終」弄清楚了一切。

就在他執行任務的這天,筱恩接到一通電話。筱恩在國外經商的父母,在返國途中,墜機死亡……

突如其來的劇變,連悲傷都來不及醞釀,讓從來沒有面臨過死亡的少女,完全失去了反應的能力。只能抱著滿滿都是全家福的相簿,呆等著,等著有誰告訴她,一切都是誤會。

當天晚上,少女抱著相簿,徹夜不眠直到天亮。

當第一抹陽光照進房間時,少女哭了。

可憐的女孩,連哭都哭得壓抑,就怕隔壁房間的奶奶會察覺她的悲傷。

這一刻,「終」彷彿又看到了那個懂事早熟的朗一,莫名的痛楚在蔓延,心中美好的世界在瓦解。瞬間,「終」有種想抱著少女哭泣的衝動。

而他終究不行,屬於亡靈界的他,與少女間,儘管再靠近,也是咫尺、天涯……


少女在初次哭泣之後,收起了悲傷,褪去了天真,一夕間長大了,成熟了,卻也……染上了灰黑的色澤。少女狀似平靜地按照通知去抽血,等待DNA鑑定。只有「終」知道,少女全身都在哭泣……

一下子喪失雙親呵護的少女,沒了以往單純而幸福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強裝的堅強,安慰年邁的老奶奶。

靠著父母身亡留下的保險金,祖孫倆相依為命。

當「終」真切地感受到這個曾經溫暖熱鬧的家,只剩下兩個相依為命的身影,猛然間,「終」感覺自己的心在顫抖……

多麼驚人的雷同?少女像是踏入了與前世一樣的軌道裡……

「終」被恐懼緊緊掐住了脖子。

善良的靈魂,不應該生生世世重複著同樣的折磨!不應該……所以,少女不會有事的。只是失去父母,少女還有健康的身體,年邁卻無大病痛的老奶奶。老奶奶疼愛少女,少女也珍惜僅有的親人。她還是可以幸福的。

儘管「終」不停安慰自己,但,從那天開始,「終」卻再也無法移動腳步。

他看見自己的世界搖搖欲墜,什麼都不想做,只想等著、守著。只為了心中那點堅持,堅持著幸福不會永遠那麼易逝……堅持命運一定會給予公平……

如果人只是為了生生世世經歷同樣的悲慘,那麼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如果亡靈接引者只來給予生生世世同樣的悲慘,那,亡靈接引者的存在,豈不是罪惡?

心的一角,在緩慢卻持續地掏空……


「終」的期望,終究還是落空了。

就在少女努力堅強地面對生活時,命運依舊無情地開了她一個玩笑。

那天,陽光普照,「終」站在樹蔭下,看著年輕的生命在陽光下歡笑。

少女也在其中,只是不同的是,以往,少女的笑,彷彿把全世界擁抱在懷中,燦亮得連陽光都為之失色。現在,少女的笑容成了一抹月光,淡淡的、含蓄的,還挾著點輕愁。

那種柔軟的笑容,像極了記憶中那個靦腆的少年……朗一。這讓「終」更加移不開腳步。

當初,就是他移開了腳步,才會給自己,也給少年,留下遺憾。

不自覺地,「終」想起昨天發生的事情……


幾日擅離崗位,「終」早已料到必會有人前來關心。只是,「終」以為來勸他的會是「門」,沒想到,來的卻是「重」。

「你必須回去。」「重」的語氣很強硬。

「終」嘆了口氣,搖搖頭。

見狀,「重」的臉上浮現怒意:「這樣下去,你會連累『門』。」

「終」看著「重」,有些不解。

「你不知道你不在,都是『門』在替你掩護嗎?」儘管明白「終」對理想的執著,「重」仍不能諒解「終」任性的做法。

沉默了一會,「終」輕輕點頭:
「我知道。」猜都猜得到。

或許,他就是「門」的災星,無論如何,「門」似乎就是放不下他……

「你不能再任性下去了!」「重」聞言,怒火更炙:「當了這麼久了亡靈接引者,你怎麼還不知道界線在哪裡呢?」

「我知道!」「終」辯解。

他知道界線,一直都知道,只是無法忍受自己是一個被人綑綁著四肢的玩偶,只能冰冷地看著命運的無情。他無法忘記,他曾經也是被無情選中的一員,而今,他扮演著無情的工具。可笑、可憐,復可恨……

「你不知道。」「重」堅定地道:「亡靈接引者不是神!你卻想把你自己當成神!」

神?

「終」怔怔地望著「重」,良久才搖了搖頭,虛弱地道:「你不懂。你不會懂的……」

他不想當神,神不會像他一樣,只能卑微地做著微弱的反抗……

「是!我不懂!」「重」憤怒地重重跺了一腳:「我不懂你明明自願成為亡靈接引者,為什麼又不願意遵循亡靈接引者的規範!」

此話一出,「終」啞口無言,只能怔怔地看著怒火沖天的「重」。

見「終」一副失魂落魄,深受打擊的模樣,「重」再說不出其他重話,最後只得跺跺腳,長嘆一聲。
「究竟真正不懂的是誰?」扔下了這句話,「重」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是啊……真正不懂的是誰?

也許正如「重」所說的,真正不懂的是他,但,任性也好、叛逆也罷,此刻,他拋不下、走不了了。

「門」啊!你若是懂,那就別掩護了。

怠忽職守的亡靈接引者,打亂了生死輪迴的節奏,會受到的懲罰比消滅更加嚴厲。付出代價,或許就是他這個執迷不悟的人,最適合的終點。


從回憶中回神,「終」的目光再度落向陽光下的少女。

總有一天,他會離開的。只要他看到少女幸福……他就會離開。

那一天,不會太遠,對吧?

如果可以,他希望懲罰者能完成他唯一的願望。只要能換得少女的幸福,他願意受罰。「終」安靜地祈禱著。

「重」不會懂陽光下生命躍動的喜悅有多耀眼,更不會懂得幸福在短暫的生命中有多重要。而當他感受過陽光之於生命,幸福之於人生的感動時,叫他怎麼放走,怎麼安於無邊無際的死寂?

終究,他只是貪心罷了。貪看生命的光芒,貪求幸福的感動……

「終」似有若無地輕嘆一聲,目光膠結在不遠處。

陽光下少女的身影,被暈成美麗的金色,連同她漂亮的靈魂光芒,耀眼炫目。「終」不自覺微瞇起眼,少女的身影在這瞇眼之間,彷彿模糊了一下。

就在這時,少女倒下了,毫無預警地……

吵鬧、驚叫,迅速傳了開來,「終」急忙向前奔了幾步,少女的同學們已將少女團團圍住,只留下「終」孤單的身影,站在人牆外,茫然……

等「終」回過神時,他就站在少女昏倒的地點,孤零零地站著。而少女,早不知在什麼時候被送走了。

陽光照在身上,好燙……

他從來不知道,原來陽光照在亡靈接引者身上,會那麼燙、那麼痛……

前一刻他還懷抱著希望,下一刻,那希望就殘忍無情地離去。

是誰在捉弄他?是所謂的神嗎?如果是,那麼,這般捉弄的意義在哪裡呢?


要知道事實,尤其是令人絕望的事實,並不困難。

少女病了,病得很嚴重,病況在入院不久,迅速爆發,急轉直下,才一天時間,少女身上的光線像是全部消逝了。躺在病床上的少女,蒼白的臉幾乎與蒼白的床被融在一起。

少女的奶奶守在病床邊,安靜地拭著眼淚。

白血病……只能移植骨髓的病,足以讓所有希望滅絕的疾病……

可笑的是……最可能提供骨髓的近親,少女的父母,都已經死了,而老奶奶,則已經老到不能做骨髓移植手術。

上天開了多大的玩笑啊?

「終」沙啞地笑了。


羅筱恩昏迷了兩天,終於醒來。漂亮的雙眼依舊,只是少了點生命的光彩。

「奶奶,這是哪裡?」羅筱恩虛弱的聲音,茫然的表情,問著一臉緊張的老奶奶。

「這裡是醫院啊!筱恩。」老奶奶用自然而平淡的語氣回答,沒有仔細聽,根本察覺不到聲音中微微的顫抖。

「醫院?」羅筱恩更疑惑了,努力想坐起身體,卻發現身體虛弱得連動都無法動,手臂上插著針頭,沿著細細的管子看上去,是一個大大的點滴瓶。

放棄努力,羅筱恩躺著,繼續問道:
「我怎麼會在醫院?」她最後的記憶是她在球場上打球……

老奶奶表情一僵,但隨即慈祥地笑了:
「你啊!太累了。醫生說你貧血呢!」

羅筱恩不疑有他,聞言還不依地嘟起嘴:
「我才不累呢!」

老奶奶摸摸筱恩的頭,慈愛地道:
「好好在醫院裡待著,奶奶會陪你的。」

羅筱恩聞言一愣,漂亮的眼睛直直地看著奶奶。

「怎麼了?」老奶奶疑惑地問。

沉默了一會,羅筱恩搖了搖頭,咧出一個可愛的笑容:
「奶奶,我想吃梨。」

老奶奶愣了愣,想是有點回不過神:
「梨子?」

「嗯!」羅筱恩用力點頭:「我想吃嘛!」

見狀,老奶奶呵呵一笑:
「好!好!奶奶去買去。」說著,老奶奶站起身,走出病房。

老奶奶一出病房,羅筱恩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蹤影。

「終」知道,少女到底還是察覺了。

尋常的貧血不需要住院觀察,尋常的貧血也不該讓她連動的力氣都沒有,尋常的貧血更不會讓她在奶奶的雙眼看到哭泣後的紅腫……

希望奶奶去買梨子,不過是因為,她想有個時間,好好整理突如其來的領悟……


之後的日子,羅筱恩在人前總是言笑晏晏,絲毫看不出任何異樣。看起來就像個不知愁滋味的天真少女。只有一直默默守著她的「終」知道,在所有人視線不及的角落,筱恩臉上滿佈的都是茫然和恐慌。

羅筱恩很想知道自己得的是什麼病,但她忍著,從來不問,甚至連提及什麼時候出院都沒有,為的就是不讓奶奶傷心。只是,敏感的她,哪會看不出前來探望她的同學們,臉上所帶著的是什麼樣強制壓抑的悲傷?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羅筱恩就清楚明白,她得的,不是一般的病……

老奶奶在等待合適的骨髓,羅筱恩則在等待她命運的答案。而「終」,則無望地期待奇蹟……


一天傍晚,羅筱恩忽然醒了,轉頭看看病床邊小桌上的小時鐘,發現自己才睡了一個小時。

自從病倒之後,她就越來越嗜睡,往常一睡總要兩三個小時,這回睡了一個小時就醒來,實在罕見。奶奶不在床邊,也許就是料想她還在睡,所以先去休息了也說不定。

昏沉沉中,羅筱恩正想再睡,卻聽到壓低後的談話聲,隱約辨識出其中一個聲音是她的奶奶。

奶奶在跟誰講話嗎?

「還是沒有找到合適的嗎?」奶奶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很失望的樣子。

「很抱歉……」回答的是一個男性嗓音。

經過的腳步聲把男人接下來說的話給蓋了過去,直過了一會,羅筱恩才又聽到:
「……如果有親屬的還是比較好。」

親屬的?這人在說什麼呢?

「醫生,我真的不可以嗎?」奶奶的聲音激動起來,筱恩聽得更加清楚。

或許是為了安撫奶奶,男人的聲音也跟著緊張起來:
「這個,您的年齡太大,骨髓能不能採用,可能需要比較長的時間評估……」

「我們這家子就剩我和筱恩了,實在找不出什麼親屬了啊!……」奶奶嘆息著,聲音越來越低。

接下來的話,羅筱恩已經聽不到,但,已經聽到的消息卻足夠讓羅筱恩再也睡不著覺。

骨髓移植……什麼病需要骨髓移植?很清楚了不是嗎?

俗稱血癌的白血病……

骨髓哪裡是那麼好找的,說這種病是半個絕症一點都不為過。

原來她得的是這種病,難怪,難怪來探望她的人,眼神都是那麼悲傷……

羅筱恩抖著手蓋住雙眼。

她會死嗎?

總覺得,還有好多好多事情沒有做。要是死了,奶奶怎麼辦?要是死了,她……她會去哪裡?

忽然發現未來成了一片空白,再沒有任何可能性,羅筱恩心中完全被恐慌給覆蓋了。

當天晚上,「終」親眼看到少女躲在病房的被窩裡,哭得肝腸寸斷。

那是「終」第一次看到少女失控痛哭的模樣。

少女的父母在國外意外身亡,少女只是無聲的哭。為了要成為老奶奶的支柱,少女裝得很堅強。但是當上天卻連讓她堅強的機會都不給,直接宣判死刑……

「終」克制上前安慰少女的衝動,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好痛……痛的感覺不知道從哪裡傳來,但是「終」就是感覺到痛。他是沒有心的死神,卻有痛的感覺。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