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該下什麼標題。
奶奶過世了。
其實去年底開始,奶奶的體力就衰退得很明顯,好幾次雙腳無力,重心不穩跌倒,
今年初回去看她,發現她比以前衰老多了。
家人心裡都有預感,只怕這個農曆年也過不了。
或許因為這樣,我回家探望她時,順便把弟、妹也帶回去,看看她,也讓她看看。
還打電話聯絡了在北部工作的大堂哥,他是長孫,又沒了父親,奶奶總是掛念。
隔一個禮拜,大堂哥回來看她,
但再隔一個禮拜,奶奶就因為吃不下飯,還一直嘔吐,送到了長庚醫院。
聽爸爸說,上下車的時候,基本上都是用抱的,奶奶已經沒有力氣自己行動。
進了醫院檢查,說是鉀離子過高,住院觀察。
沒想到這一住,竟也沒再清醒著回來過了。

一開始狀況還算穩定,但一直吃不下東西,肚子脹氣得嚴重。
爸爸留在醫院照顧她,後來弟弟因為還有假,也請了兩天假到醫院照顧。
奶奶一直很ㄍ一ㄥ,痛也不喊的,我知道她總想自己處理好自己的事情,不願意麻煩兒女。
只是這樣ㄍ一ㄥ的人,卻因為眼睛看不見而得事事勞煩他人,以往她總是因為這點而抱怨自己。
一開始,奶奶在醫院總還算清醒,但後來就開始昏迷。
弟弟去照顧的第二天,要離開時,跟她道別,她還有回答,但隔天就昏迷了。
那幾日,我也很想請假去照顧她,但,期末了,總要趕課,根本走不開。
我爸也說,奶奶昏迷,我去了也沒什麼幫助。

從小我和弟弟都是奶奶照顧大的,感情不同一般。
媽媽請了假到醫院照顧。
那天上午,奶奶還醒過來,要了一杯水喝,但是,下午,她又再度昏迷,從此也沒再醒來過了。
那天下午,我看到奶奶站在老家的院子中間,樣貌是我幼年時的模樣,烏黑的頭髮,眼睛也還看得見。
家裡還是還沒改建的平房建築,叔叔的房子也還沒蓋,庭院種的是花和水果。
想到那一幕,我心裡沉沉地痛。
我知道,那是奶奶記憶中最難忘的一切,從年輕的顛沛流離,兩夫妻掙得了田地,蓋了房子,有了遮風避雨的地方,女兒都有歸宿,兒子也有各自的成就,身體健康,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偶爾想想遠方的孩子。
看到這一幕,我心裡隱約有種難過的預感。
一瞬間,我以為奶奶走了。
所以一整個下午都在等爸爸的電話,不過,後來爸爸說,奶奶只是陷入昏迷。
我還以為那是我的錯覺,現在想想,也許那真是道別。
因為奶奶後來真的沒有再清醒過了。

陸續的,姑姑們都回來了,到醫院照料,但這時候的奶奶,卻是裝著呼吸器,基本上無法自主呼吸了。
或許正如姑姑們說的,奶奶這時候只是在挑日子,挑個讓自己走的好日子。
我知道她們都回去了,我本想著,週五上完課趕回家,總來得及看最後一面。
我心裡祈禱著
但爸爸叫我星期日再回去。
沒想到,也因此我錯過了最後一面。
但,或許,那也不算最後一面吧,畢竟,她只是在昏迷中,漸漸失去生命而已,我寧願相信,最後一面是那天下午,我那偶然看到的一幕。
星期六凌晨兩點,我在大霧中,帶弟弟妹妹趕回家,
車子停好,看到的是外頭正在燒紙錢的姑姑,我便知道,我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出乎意料的,我心情很平靜,連哀傷都少少的,我以為我很冷血,
我和弟弟妹妹跪著進門,讓爸爸把布幔掀開,見最後一面。
前一秒鐘,我以為我不會哭,下一秒鐘,眼淚卻仍是止不住,但,我終究不是十年前的我,我忍著眼淚,沒像十年前送走爺爺那樣大哭。
我知道,這是喜喪,我也知道,她去得很安詳,那是人生必經的一段,我哭,終究是因為捨不得,但對她而言,何嘗不是一種幸福?
這段時間我反覆想過,
奶奶後來這段時間其實很辛苦。
沒有爺爺相伴,在家很孤單,看不見,天天只能從第一孩子想到最後一個孩子,家裡的一些問題她看在眼裡,我想,不會太好受。
後來大伯和三叔走了,白髮人送黑髮人,那種煎熬,我想,她不說,不代表不難過。
我總說,她是很ㄍ一ㄥ的人,即便難過,她仍是不會說的。
我想,這也夠了,可以別再繼續看下去了。
她對我們很不捨,我也對她很不捨,但,我想我還可以看見她,只是不能摸到聽到罷了。而且,她向來閒不下來,現在她可以自由自在,要去哪就去哪,何嘗部是一種幸福。
眼淚終究只會絆住她的腳步。
即便如此,哭泣仍然難免。
尤其一聽到其他人的哭泣,我眼睛就發痠,只能死死壓抑著淚水。
爸爸很堅強,他告訴所有人別哭。
爺爺過世時,是觀音來接走的,奶奶也是,總不枉他兩人一輩子虔誠的信仰。
至於其他的因果,叔叔在奶奶病中時就陸續處理了,所以奶奶走得很安詳,臉色不蒼白,身體柔軟,看上去真的跟睡著沒兩樣。
那夜,我幾乎沒有睡。
也不敢想。
直到今天我才寫了網誌。
因為想了,淚水會止不住。
我知道,我在奶奶心中,就像小女兒。
我生命中的十三年,在她的陪伴下。
有時,我覺得我像無根的浮萍,飄飄蕩蕩,而鄉下老家,爺爺奶奶的身邊,我停留了十三年,這十三年,造就了大部分的我。
如果我沒有修行,我想我必須花更多時間才能平靜看待。
而如今,我可以讓情緒的波動,靜靜地,在心底深處盪著。
那天晚上,我沒有像十年前送走爺爺那樣,無法克制第一直流淚,儘管明知不可以,仍停不下來。
我靜靜地坐著、站著,想著。
不能想太深,只需要想淺淺的。
懷念著她。
隔日,家裡大忙。
挑日子做儀式,看墓地,很多事情要忙。
我也跟著忙。
有時候,閒下來太容易沉浸在悲傷中,所以跟著忙,是件好事。
那天下午,我看到奶奶坐在他的老位子,摳著手。
那是每次我回到家她的標準姿勢。
道士來了,說奶奶已經報到回來了,
人的一生若無大錯,死後報到完就可以回家了。
我不知道其他人相不相信,但我相信,因為我真的有看到。
幾天之內,挑好了日子和時辰,入了棺,豎了靈,
聽說年後沒有好日子了,所以趕在這個月,挑好了日子,一切就會全部完成。
所以接下來還有一個多禮拜忙。
星期三回到工作崗位,儘管心情還算平靜,但總是提不起勁。
今天特地到寺廟裡去坐很久,心情總算好一些。
希望早日恢復精神吧。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