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更新網誌,其實是因為,生活像個不停重複的迴圈,沒有什麼新鮮事,所以也就沒有寫啥東西的必要。
這或者也是一種幸福,至少我學會享受這樣的千篇一律。
沒想到,我今天更新了。
從以上邏輯可以知道,今天更新=今天有新鮮事
但或者我希望沒有這件新鮮事。
在很多人傳聞中,這實在不是件多駭人聽聞的大事情,但對我來說,大概是我教書六年多以來的大事情。
或者更遠一點的說,
從我大學開始家教開始到現在十年,我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
講得學問一點就是.......師生衝突。
我一向就是個火爆性子,但,這只是我自以為,事實上,我在大部分人眼中,可能還是算沒有殺傷力的小綿羊ORZ
但不管如何,我想我大部分的時候,應該都可以算對學生很寬容的老師。
不過,我痛恨當沒原則的濫好人。
儘管我可能或許曾經那麼接近沒原則...

又離題了...ORZ

總之,
我今天上一班高一的地理課,講到水文歷線,我想我上課應該很專心,所以當我一個轉身,才看到最旁邊一排一個女生趴在桌上。
第一印象...她睡著了。
這不算新鮮事,學生上課睡覺從以前到現在都有,只是以前的學生還曉得這叫做「不對」,後來的學生知道這叫做「不恰當」,現在的學生認為這叫「沒什麼」。
我明白現在的學生眼中,上課睡覺不是罪大惡極的事情,她們有大把的理由解釋自己上課睡覺的合理性,無論那些理由有多麼自我中心。
所以我遇到學生睡覺,總是叫她們起床,原因無她,是因為,那是我的職責,我必須確保她們有得到公平的受教機會。
學生可以不成熟,不了解學習機會有多重要,但老師不能因為學生不在乎,不明白,不重視,就不給她們機會。
反正我個性裡的嚴肅很難根除了。

高一地理一個禮拜只有兩節,所以我其實不太記得她們,所以我直接點位置,請她起床。
她沒反應,前面的女同學回頭拍拍她..然後她起來了。
該怎麼形容呢?
那表情明明白白寫著「不爽」。
我跟她說,你需要去洗個臉嗎?
她搖頭,說:「我沒有睡覺。」
.........
好吧!那我剛才點的時候,沒反應是因為??
沒睡覺...那有打盹???
我知道發呆是睜著眼睛沒有焦距,但這女生抬起頭的時候,眼神一看就是剛睜開的樣子...

我沒揭穿,只是又說:「沒有睡覺,那就不要趴著。」

反正要一個動作各自表述,那我也就順著你的話說吧。

她用更不耐煩的口氣回答:「我又沒有睡覺!我只是趴著不行喔。」

口氣真的很差,我的感覺已經有點不太好了。

這種說法我聽過很多次,所以我回答:
「你沒有睡覺,那就不要做讓人家懷疑你在睡覺的事情。」

我想,這時候我的心情還不到生氣的地步,頂多覺得這學生沒什麼禮貌。
事實上我只是叫她起床,我連罰站都沒罰她。

可是她後來那句話讓我憤怒的小宇宙瞬間爆發....

她說:「我心情不好啊!」

靠!

現在怎樣?我要叫你起床聽課,還要顧慮你的心情???然後,你心情不好,我就必須當你的出氣筒??我就必須忍耐你的沒禮貌跟壞脾氣??
就算我不是你的老師,我也是你的長輩。
就算我不是你的長輩,我跟你同輩好了。我有跟你熟到必須忍耐你的壞心情??

我必須說,我做不到對這句話一笑置之,所以我聲音拉高了:
「你心情不好難道是我的錯?你這是什麼態度?!」

我上課會跟同學互動,會跟同學聊天,我也明白每個人都有自尊,但顯然,很多時候,你給別人尊重,別人只會當作理所當然。甚至,她不給你尊重,都有莫名其妙、亂七八糟的理由。
所以我應該猜測,她的心情不好是她不尊重我理由?

這天下是怎樣?

我這麼回答後,她比我更大聲:
「你可以不要管我啊!」

見鬼了!
她以為我只教她一個學生?你以為我很想理你?

我整個火氣上來:
「我是老師,這是我該做的事情。」你爸媽繳大錢,不是讓老師容許你睡覺的吧。

她繼續發洩她的委屈和不滿:
「你為什麼只針對(注意)我!!!」

憤怒會讓人記憶力衰退,我不太記得她詳細的用詞,反正意思就是我不應該只注意她在做什麼,我不應該管她!

當全班都醒著的時候,我叫她起床叫做只在管她??
天曉得我連她是誰我都不知道,有必要針對她?
就算路上遇到了,我都不見得記得我有教她,這樣的熟悉度,足夠讓我針對她??

我已經氣到不行了:
「好!你心情不好就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別人都不可以管!那現在換我心情不好了!我也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需要跟你交代!」

於是我回頭打開點名簿,登記曠課。
好吧!現在我看到她的座號和名字了。但那又如何?
如果記住一個人必須用這樣的方式,某種程度也算是一種「幻滅」。

她看到我在寫點名簿,好像問了句:「你(她)要幹什麼?」

我不確定她主詞用哪個字,只是我也注意到她問了旁人,我是不是登記她曠課。

事實上,如果你人在心不在,跟曠課也沒兩樣了,就是一個人型立牌,可以被認定有在「上課」嗎?既然沒有實質的「上課」,那跟曠課有啥差別。

「反正你也沒在聽,那就登記曠課吧。」

上課發呆的,上課打瞌睡的,都沒在聽課的,一定是有的,但最少,好歹,她們給我一個態度上最起碼的尊重,而這個聲稱沒有睡覺的人,連給我最起碼的配合態度都沒有。

她知道我登記她曠課,站起身,打算離開教室。

我看出她的打算,告訴她:
「如果你現在出去,就是小過以上的處分,沒得商量。」

這是我的最後通牒。

這到底是哪門子亂七八糟的事情啊!怎麼有人可以把他的任性和自我中心發揮到這種地步?只允許她心情不好,口氣臭到燻死人,還不許人生氣?難道要我開口說我不登記曠課,請她回來??
如果這人還有一點點倫理觀,或者只要常識就好,就不會以為我應該這樣請求她回來,老師要是當到這樣,我還不如辭職算了。事實上,以她「心情不好」的程度,留在教室也只是把後腦勺或者白眼球朝向我而已。

那女生腳步頓了頓,然後走出教室。

好!我該為她鼓掌,說她屌?

當下,我只有生氣,事後,我只有難過。
這就是現在的學生,師不師、生不生,所以現在的社會,父不父、子不子有什麼好令人意外的?
是非對錯這麼紊亂....
所以當台大教授寫文章批評台大學生的學習態度時,台大學生除了「以偏概全」這樣的反駁之外,有多少反思?
因為大家都覺得那沒有什麼了不起,卻忽略了站在講台上的那個人,有血有肉,有自尊。
台下的人,自尊很昂貴,台上的人,自尊就應該很廉價?
如果普世價值是尊重,為什麼學生尊重老師會被認為很遜?學生跟老師對嗆會被認為很屌?
台下的人看台上的人,除了「老師」兩個字之外,難道就不認為他是個活生生的人?
所以大家用神的標準看待老師?
所以一方面要打倒迷信、打倒權威,另一方面又要要求被打倒的那個人,應該笑著包容這些?
這麼矛盾的邏輯,我們的社會卻在不停醞釀。

當下我非常生氣,當著班上其他同學的面,又發表了一番我的評論,總之就是,我做到我該做的事情,學生不能將自己個人的理由無限上綱。

心情不好就可以OOXX
我心情不好還想不去上課咧!

學生的「工作」就是上課,如果連最基本的敬業態度都做不到,難道以後出社會,要跟老闆說:「老闆我今天心情不好,別理我。」

心情不好是你家的事情,份內該做的事情還是得做!

而且,如果她心情不好可以這樣做,那我這個班以後還要不要上課?

我氣得全身發抖,立刻叫班長去拿了記過單,不想從輕處置。
我想不出這人有任何讓我覺得該同情的地方。

從那句「我心情不好」到「你可以不要管我,你幹嘛一直注意我」
已經夠了。

當初開口叫她起床,是好意,只怕她漏掉重點沒聽到,口氣也是平靜的,得到這樣的回應,就算是朋友都不能忍受,何況我是她的老師。

想想,跟她家長談談也好。
如果她還是認定是我對她太嚴格,那我也認了。
如果她還是覺得她「情有可原」,那我也不需要對她愧疚。

自己認定自己「情有可原」,就代表她對自己從寬認定。

學校除了學習知識,也學習為人處事、待人接物的道理。甚至,做人的道理比成績更重要。

後來我花了很多時間反覆檢討這件事情的始末,試著靜下心來想。
我知道,我可以用另一個方法,可能將衝突化解。
也就是在她說她心情不好的時候,建議她去輔導室休息一下再回來。

但,這只是一個可能性的猜想。
另一個可能是,她說不用,然後再繼續用頭頂對著我。
總之,也不太可能在她心情不好的情形下,再多配合我上課了。

而且,我為什麼要用幽默化解衝突?
而事實上,化解之後,這人難道就會發現自己態度有問題?發現自己心情不好不該連累他人?
如果她趴下去之前,有任何念頭曾經想到老師的觀感,那麼她就不會趴下去,甚至在我叫她起來的時候就不會那麼理所當然的跟我說她心情不好。
所以,就算我幽默化解衝突,她該學的教訓難道就因此學到了?
順遂是一種學習、挫折是一種學習,
換個角度,
衝突也是一種學習,或者是更深刻的一種學習。
對她是,
對我何嘗不也是一種反思。
我又重新思考了身為一個老師該如何定位,原則該放在哪裡。
我也重新思考,我是否因為自尊心過高,而使得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但自尊,有時也是一種原則。如果我的自尊建立在教師的原則上,那我不該妥協,或者太過退讓。
我想,這件事情,我並沒有做錯。
雖然生氣的當下,曾經對班上同學說教了幾分鐘,但,只是說教,並沒有遷怒。
大概,也沒對學生學習權益影響太多。

我花了一個半小時憤怒,之後我就靜下來了。現在平靜多了。
我會學著將這些負面的情緒拋在腦後,然後就事論事的把這件事情處理完。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