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主任突然攔住要去上課的我,跟我說,有個家長在親師座談會時,覺得自己被我的話傷害了。

我當下非常驚訝和錯愕。
因為我不知道我什麼話傷害到她了。

她的孩子是住宿生,抱著很大的期望把孩子送到我們學校就讀。
那孩子很乖,只是學習成就老是沒有起色,家長也跟我提過要我多多鼓勵孩子。

鼓勵孩子本來就是我該做的事情,所以我常常鼓勵他,要他不要放棄,把課業當成一種挑戰,讓自己更堅強,有恆心和毅力去面對一切難關。
可是,她家長現在說,她覺得我不夠關心她的孩子。
如果,她說的不夠關心指的是我沒有記住家長的職業,那我真的失職了。
因為我以為,我對孩子應該一視同仁,我要了解的是孩子本身,所以我不會特意去記每個家長的職業。
但這不代表我對孩子的關心就沒有了。

當天,我告訴她,孩子很乖,但是他似乎找不到目標,所以衝勁不夠。他是個溫和的孩子,需要更多的陪伴,需要更多自我肯定。
我說,我比較擔心孩子在學習挫折下,失去信心。
我問他家裡職業是什麼。
我的想法是,假日帶著孩子參與公司、商店、工廠的運作,也許可以讓孩子想更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一問,原來家長是老師。
好,OK!
所以我建議多多跟孩子溝通,開始多了解孩子多面向的興趣。
書可以以後讀,但我希望他找到學習的動力,不論這個學習是否侷限在刻板的課本上面。
我從孩子的「心」著手。
我希望每個孩子都能找到自己想做什麼,清楚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看什麼。而不是渾渾噩噩的過日子。
這孩子溫和,可能主見也不夠,我以為我們必須引導他開朗起來,找到目標,而不是只是叫他讀書讀書,孩子只是因為家人叫他讀書,他就讀,但心中卻是過一天是一天。

也許我對她的孩子真的不夠理解,因為,她覺得我否定了她的孩子。
她可能認為,我這麼說,就是認定她的孩子是讀不了書的,所以讓她很灰心很挫折,她送孩子來我們學校不是為了得到這個結果,而這個結果,她認為是我不夠關心孩子所導致。
我真的不知道這到底是哪門子的誤會啊!
或許我們的問題出在價值觀不同。
我覺得先讓孩子認清自己想要什麼,想追求什麼,讀書不見得是唯一的路,很多人離開了學校,才找到讀書的興趣,那就是「心態」。
我想,孩子總是過一天是一天,他沒有目標,不會喜歡讀書,成就自然有限,然後他就會挫折。
我從動機解讀孩子的學習成就,可是這家長,可能認為,孩子讀不好不是沒有動機,而是因為老師鼓勵及付出不夠。
他可能期待她的孩子在我們學校可以愛上讀書。
我自認我常鼓勵那孩子,但如果提到更多,例如課後輔導,我承認我做得不夠,當課程滿滿,我不知道我還能有多少精力做課後輔導。
國英數主科都不是我的教授科目,她是否希望我在課後留下來陪他孩子讀書?
我也曾經告訴過他,她的孩子需要有人陪在旁邊讀,這樣她比較容易提起精神,或許,她對我們學校期待很高,高到希望這工作也由老師代勞。
我的奉獻精神不夠,所以她失望了。
她也是老師,她說,他明白下課後是老師的時間,也不太願意打擾我,但,如果要提高他孩子的成績,唯有課後練習,他孩子又住校,除非主動練習,不然誰能盯著他練習?
如果非住校生,我會建議家長陪在旁邊,但,住宿生不行,舍監也不負責這種工作。

我建議她幫孩子找興趣,做多重的打算,那是因為我不認為讀書是孩子唯一的出路,如果他在書籍得不到成就感,那其他方面不妨試試。
可是他可能認為這樣就是認為她的孩子沒學習能力,把她的孩子打上次等標誌,所以她覺得被冒犯了。

我真的欲哭無淚。

我告訴他,無法把她的孩子帶好,是我的錯,我能力不夠。

我一直以來的教育觀就是品德、心性

孩子要乖,要明白該做與不該做的事情,不投機取巧,
同時,我也希望他們的心更堅強,正向面對所有事情和挑戰,同時也要不自私自利,多為他人著想,當個有「心」的人。
我總是想要每個孩子得到真正的充實,這個充實不是把時間填滿,而是心靈的充實,這其中,有目標就是重要的一環。

可能我最大的錯出在於我一廂情願的認為所有家長也這樣期待。

或許這個家長認為自己孩子唯一的問題在學習動力,而這個學習動力來源就是鼓勵和關心。
或許我對她的孩子不夠了解,沒有看到他渴望進步的心,只以為他動力不足。
其實是鼓勵不足!
那麼,怎樣才是鼓勵關心充足呢?
天天與他談心?
我想更具體點應該是天天注意他的課業有沒有完成。
這點,真的目前在我的能力範圍外,因為我每天有太多班級管理的事情要做,太多班級需要備課,沒辦法針對他各科一科科檢查並關心進度。
如果這樣叫做不夠,我也真的只能認了。我還不是神,分身乏術。
如果她說的不夠關心,是因為我沒記住孩子的家長做什麼,不知道他在宿舍發生的事情,不知道校長曾經叫他到校長室鼓勵,這一切一切的不知道都代表我不夠關心,那我也只能認了。
舍監不會告訴我孩子發生什麼事情,因為她們都處理好了,處理不好的才會告訴我。
校長不會告訴我他叫哪個孩子去鼓勵,說了能代表什麼?頂多就是讓我知道,這孩子的家長不簡單。所以我得偏心點。
他的孩子從來不會主動告訴我任何事,問他他也常常說沒事,我每天還要針對一堆常規問題找孩子溝通,所以常規沒問題的他,被我忽略了。
我能說什麼?
不是故意的?
太矯情了。

我還做不到未卜先知,孩子沒說,我無法知道,我就算要問,也得他孩子要說吧?

我跟他電話連絡後,回頭又自己想了很久,
我終究不該為難自己,
不怨什麼,我只是認清自己只是凡人,做不到很多面向,我只能盡力的照顧好每一個孩子,卻不能夠週全,不能夠滿足每個家長的期待值,但,這真的是我的能力極限。
我不會對孩子灰心,只是誠實地提出我認為較好的建議,卻被認為是冒犯,是否定,或許他一開始就沒滿意過,如今只是個爆發點。
如果我跟他溝通了,他還是覺得委屈,那我真的無能為力了。
因為我真的還有47個孩子要照顧,不能所有時間精力都耗在一個人身上。
家教、陪讀的工作,應該給安親班,而不是我。
我只能關注他在學校的一切,而不包括他下課後在宿舍的讀書情況。

難過後,我只有無奈。

家長總希望孩子好還要更好,我明白,所以理解他的焦急,也明白她對孩子很高的期待,只是這個期待全轉嫁到我身上,真的太沉重。
她覺得我們學校的老師可以全面到這個程度,可惜我可能不是其中之一。

我想我還是會繼續關心孩子,關心到孩子覺得我很雞婆,很囉唆,很討厭。
至於有些人的不滿意,我只能說,我盡力去做,盡力去配合,但,太多的,太過的,能力範圍外的,我只能說,很抱歉我不夠好,讓你失望了。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