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記 1

寂寞是帶刺的鎖鏈

靈魂哀鳴著被禁錮的苦痛

是孩子嗎?

其實只是一具殘破的軀殼

囚禁在名為無奈的小方格裡

方格沒有固定的居民

我的靈魂是飄蕩的一員

離開會快樂?

留下才是幸福?



靈魂隨時為我注射害怕孤單的嗎啡

多久了?

五分鐘的空白

沒有天使的等待

孩子般的哭泣

會回來嗎?

還是天使遺棄了我?



可憐我吧!

空洞的格子,飄蕩的靈魂都是陌生

可憐我吧!

唯一孤單的靈魂是我

唯一的光明是偶然出現的愛

我的眼睛只看得見熟悉的臉

我的耳朵只找尋熟悉的聲音

吵雜又寂寞的空格



我的毒癮又犯了

可悲的枯枝

找尋太陽

偶然出現的愛說

太陽休息去了,等會出現

會嗎?

枯萎的老樹留戀最後一絲陽光

緊緊不肯放手




後記:



這篇小札記是我到醫院探病的感觸。隔壁病床躺了一個八十多歲的老奶奶,插著管子。一整天,總是靜靜的,中午他的看護離開位置去吃飯,他卻開始嗚嗚咽咽的哭了。一個老奶奶卻像小嬰兒找不到母親一樣。看了叫人心酸。

聽說,前一天,他的丈夫來看他,他哭得更傷心。什麼話都沒說,只是哭。哭了好一陣子,又趕著丈夫回家。

當天晚上,老奶奶哭得其他病床不得休息。

本來以為天天守著老奶奶的是他的女兒,後來才知道不是。他只是請來的看護。

我們這邊病床,圍滿了前來探病的人,而他們那邊,只看到看護跟老奶奶,無言對視。突然覺得,我們對孤單的老奶奶好殘忍。

看護很有愛心,沒聽他惡言相向,所以老奶奶也格外依賴他。

另一個病床的人說,這個老奶奶任性,很會吵。我想,他也許比較耐不住寂寞。



寂寞的感覺,令我想起一首英文歌,不算老。不記得他的名字了,只記得其中一具歌詞意思是,打電話到老朋友家裡,沒有人在家。有點訪舊半為鬼的感嘆。

我想老奶奶記憶中能撫慰他寂寞的人,也許也不多了了。茫茫人海,彷彿只剩自己一人,他的任性,從這個角度想,好像有點可以體諒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