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朔風凋零了秋楓
遍地殘紅

華雪辜負了冬梅
滿枝蕭索

英雄氣長,總不過羅帳春暖
霸王雄心,敵不過纖腰素手

一壺茶 一杯酒
踏月高歌

楚歌一首 烏江回眸
恨水東流
何以葬憂?

魂夢淒迷 何處是盡頭?

許是月宮。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