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黑夜的守護者:
  你就站在我面前,森森獠牙展示你的驕傲,讓我想要寫一封信讚頌你。
  要如何才能像你一樣擁有這麼白皙的皮膚呢?
  是否要等到所有人用遙遠的目光凝望我的時候,才能達到呢?
  自從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被你吸引了。
  你是多麼謙虛的生物,總在黑夜才願意現出你的身影。
  匆匆來去,從來不願意驚擾多餘的人。
  蝙蝠肉翅的拍打聲,是你唯一留給人們的想像。
  理解你的美麗和謙遜,我才能以另一種目光看你。
  這個視線,讓我無法遏止地想將你牢牢烙印在腦中。
  窗簾縫隙洩出一絲光線,
  藉由這光線,我可以看清靜靜躺在那張獨特床鋪上的你。
  盡情揮灑手中的筆,肆無忌憚地寫出對你的崇拜。
  雖然我想看到你睜開雙眼的模樣,我甚至可以肯定,當那個時候到來,我會成為你祭典裡的要角。
  我不排斥,但是,得等我將這封信寫完。
  
  來到這裡之前,我遇到了一群人。
  老老少少,發瘋似地找尋您的身影。
  是為了捕捉您的優雅吧!
  我陪著他們將小鎮走了一圈。
  找不到您的他們,懊惱地散了。
  還不忘發放一個個奇特的護身符。
  我手邊就有一個,而我強烈質疑它們的功用。
  跟隨著他們,只是想知道,他們對您了解多少。
  結果很令我失望。
  
  當我走進這裡,他們一點都沒懷疑。
  他們不了解,其實離神最遠的人,同時也是離神最近的人。
  所以我在這裡找到您,這個離神最近的地方,撐起教堂十字架的閣樓。
  多麼靠近神?
  只有在這裡,才能與您的神秘相稱。
  我想摸摸你。
  大理石一樣的皮膚,是不是如我想像般冰冷?
  不過,我也擔心這會讓你提早展開大餐。
  
  讓我細數您究竟有多麼偉大吧!
  首先,您從來不會與一般人們一樣,搶奪那珍貴的日光。
  安靜地守護黑暗。
  那些站在陽光下的人們,絕對不能理解屬於黑夜的你,擁有這麼大的胸懷。
  任憑他們叫囂、自大。
  而你,只不過偶爾用一個小小的祭典,提醒他們不要忘記黑夜罷了。
  如果這樣還不夠偉大,我還要繼續說。
  所有人都以為,死去,所以躺下,所以停止呼吸。
  他們畏懼那些失去生命的軀體。
  而您,黑夜的守護者,卻擁抱那些被嫌棄的軀體。
  只有您會細細體會身軀由暖變冷的過程,冷靜地體會。
  想到這裡,我越發覺得,您的偉大只有神才比得上。
  但是所有人只崇拜站在光芒當中的神,卻不懂黑夜守護者的你,才是最貼近生命真諦的存在。
  從這一刻開始,我情願歸附黑夜的神祇。
  與您一同體會生命的真諦。
  您會嫌棄我嗎?
  不久之後,我會靜靜躺在這裡。
  這裡其他的床鋪雖然沒有您的典雅,但,已經相當適合我了。
  如果,您不嫌棄我,請讓我成為您的追隨者。
  如果,您不喜歡。
  我也願意成為您展示生命的標本。
  
  我相信,我會比我之前所度過的那幾十年,睡得更加甜美。
  在睡夢中等待您的決定。
  寫到這裡,我想,我也該停筆了。
  這封信裡的每個字,我都逐一斟酌,就怕少寫了對您的一點一滴感覺。
  到現在,我仍舊覺得,我還有好多話沒有表達。
  不過,如果您願意,當我成為您的追隨者時。
  我願意每天寫一封信。
  不過,如果真有那一天,我想,我該先把這裡的窗簾,換大一點。
  現在,這點光可以幫助我寫信。
  不過我深信,以後,這點光會讓我苦惱。
  黃昏了,等月亮出現時,您就會睜開眼睛了。
  我也該睡了。
  我已經等不及了。
  
  給您的第一封信,
  能夠得到回覆嗎?
  黑夜的信徒 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