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被撕裂了,躁動的元素在高速竄動。混亂對立的大陸從來不缺戰爭,但是,這天的戰役顯得很不一樣。不僅因為對戰的只有兩人,更因為,戰場的兩邊黑白分明!一邊明亮得叫人情不自禁瞇起了眼,並訝異於處在其中的人全身散發的那股泰然;另一邊,黑得很沉,只是,弔詭的是,這麼覷黑的色澤明明足以掩蓋任何存在,但,處在黑暗中的那個人卻又那麼耀眼,彷彿黑暗中的唯一光體。

祂們凝然佇立,彷彿千百年以來一直存在那裡那麼自然。

風,輕輕捲起……塵粒跳動。祂們終於動了!

兩道人影迅快交會,金色的髮影飄動,凌厲的劍氣疾挑而來,白色身影如舞蹈般旋動跳躍,灑然當中帶著無以倫比的殺機。另一邊,黑色的旋風,引動狂野的線條,絲毫不讓地揮出一道完美的弧形刀光,黑色人影大步一跨,囂張的霸氣直湧而去。

“鏗!”一聲脆響,刀劍相交,火花一閃。黑色的旋風豪邁一笑,健臂使力,勁腿一掃,白色的身影袍袖一揮。

“彭!”勁氣交擊,白色身影飛退,輕巧優雅的姿態恍若翱翔的飛燕。黑色的旋風對此卻無心欣賞,疾追而上,刀光緊追其後。

突然,飛退的白色身影發出了瀟灑的笑聲,雙袍一揮,四野塵土就像有意識和生命的活物一樣,捲了起來。黃褐色鋪天蓋地翻捲而來,瞬間吞沒反應不及的黑色身影。

一顆偌大的土球凌空急滾,越滾越大。白色的身影飄於其上,神色一貫優雅不羈,只有那雙金色眼瞳中隱隱透出的謹慎光芒說明白色身影此刻的想法。

然後,土球靜止了。

慢慢的,黑色的光如同煙霧一般從土球的縫隙繚散而出。白色的身影眉頭輕蹙,隨即灑然地笑了。伸出修長的食指微指著天,電光隨即在指梢出現,藍色的電光亮得令人心寒。明亮的金色眼珠一眨也不眨地看著土球。

只見,土球開始高速顫動,尖銳的嗡鳴也開始響起。一時之間,四周的空氣也隨著土球顫動,白色身影飄飛的袍袖此時卻詭異得一動也不動。

這樣的顫動持續了約莫一分鐘,接著便完全靜止了。

密切注意著土球的白色身影,見狀微微一呆。就這當口,土球猛然爆裂,奇的是,所有土塊全都去勢洶洶地朝白色身影疾飛而去。一道黑色疾光就在此時直衝而出。

白色身影在短暫的呆愣之後立刻回神,面對疾衝而來的土塊視若無睹,食指往前輕點。兇猛而美麗的藍色電光立刻穿越土塊障壁奔向土球原址。

黑色身影衝掠而出時,電光僅差毫釐從下方掠過……。

就在白色身影不滿地皺起形狀優美的雙眉時,藍色的電光成功地在泥地上打出一個焦黑的大坑洞,深不見底。這時,土塊也夾著嘯聲來到白色身影面前,卻在身影前三尺處化成泥灰,讓一道及時風吹散得無影無蹤。

黑色身影在空中一個巧妙翻身,透明的大刀一擺,停佇在空中,與白色身影遙遙對視。俊美的臉上此刻掛著嘲諷笑容,譏諷道:
「神族的鼠輩!這麼久不見了,竟然還是一樣不長進。盡會使這種下流招數。」

白色身影灑然一笑,將橫在胸前的透明長劍斜指而下,輕鬆地反將一軍:
「本王承認,論蠻力,我們神族不是你們這些只長力氣不長大腦的魔族對手。」

這下可看清楚了,對峙的兩人,黑色的身影原來是一個滿頭飄飛黑髮,擁有妖魅紫色瞳眸,但膚色略顯黝黑的男子,而白色的身影則是一頭金色泛銀長髮,眸色金黃,膚色白皙的男子。

黑髮的那一位,光看臉,無可否認地,絕對是美男子一個,尤其是閃著詭異妖芒的紫色眼睛,更是令人無法拒絕。祂身上狂放的線條不僅勾勒出睥睨一切的傲態,更突顯了祂獨具的囂狂氣質。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額頭上那只黑得發亮的獨角,不過幸好,這獨角長在其他人身上也許顯得格格不入,但長在這個男子身上卻突顯了祂的臉部線條,有種弔詭的和諧感。繼續往下看,看倌們可能又要大吃一驚,原來這男人身上不僅不著片縷,肌肉糾結的胸膛更有著鱗片一般的黑色斑紋,光裸的背後甚至還長著一對黑色的肉翼,這對肉翼讓這個男人即便是戰鬥當中,也不曾落地。往下再看,下身,象徵著男性的器官不僅碩大得驚人,更令人詫異的是,戰鬥中竟然豎得高高的。

這人就是東界魔域的主人──魔王摩拉。

而金髮的那位,也是一位美男子,美得不類凡俗,全身散發著聖潔的白光。斯文的線條讓這個男子帶著濃濃的書卷味,俊朗的五官、瘦高修長的身軀迎風而立,豐神俊朗之姿叫人忍不住忌妒。不同於摩拉充滿侵略性與企圖心的紫色眼睛,這男子有一雙柔和、友善的金色眼眸,儘管此刻與祂的宿敵兵戎相見,這雙眼睛仍舊不帶絲毫的火藥味。這樣的氣質加上一身筆挺的白色袍服,及一雙白色錦靴,更讓他全身上下無可挑剔。若要說金髮與黑髮男子的差異,除了這種迥異的氣質外,最大的不同就是,這個男人沒有黑色的尖角,而且祂背後的翅膀既不是一對也不是一對黑色的肉翼,而是兩對羽翼,一對雪白,一對卻泛著金光。

這人就是摩拉的死對頭,西界神領的主人──神王薩斯。

神王與魔王分別領導著神魔雙族,割據了盤古大陸為東界魔域、西界神領。在這個世界法則下,祂們就是一切的主宰。只是,沒想到這兩個平日裡難得見上一面的王者,此刻竟然同時出現在此,並且打了起來。

兩人雖然手持由能量聚合而成的透明刀劍,互不相讓的對視著,看來氣勢龐大,但明顯的已有一絲疲態。嘴巴雖然說得輕鬆自在,但眉頭緊鎖的樣子,在在都說明了兩人心中凝重的心情。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