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剛剛的交手模式並不是第一次出現,事實上,祂們已經在這裡打了兩天,幾乎每一次都是這樣驚險卻又毫髮無傷的情況。祂們都知道,只要不拿出那把武器,憑那用能量聚合而成的透明刀劍,誰都傷不了對方。可是,祂們儘管在此纏鬥了兩天,卻還是遲遲不願拿出決勝負的武器……。不到最後關頭,他們不願意冒兩敗俱傷的風險。

只是,連續打了兩天,不久,北線的戰事又即將開始,這一個戰事,祂們規劃了很久,還牽扯到百萬頃豐美農地的歸屬權,祂們必須回去坐鎮。可惜,為了驕傲與立場,祂們誰都無法開口在勝負未分之前示弱收手。因此,祂們越發焦躁了。

對峙之中,魔王首先發難,怒吼一聲,光刀斜劈而出。刀氣挾著風雷之聲,轉眼便到了神王面前。幾乎與此同時,魔王的身影也來到眼前。神王見狀卻不硬接,而是不慌不忙虛架一刀,順勢側身一轉,滴溜溜轉到魔王身後,受到光刀刀氣直擊的長劍餘勢不竭,就著神王轉身之力,迅若流星,往魔王背後空門而去。

只是魔王也非等閒,一刀不中隨即知道情勢不妙,並不勉強收刀,反而熊腰一扭,斜劈而下的光刀隨即順勢由下往上撈,正好嗑開了疾刺而來的光劍。

攻勢被阻,神王並不氣餒,右腳一錯,左腳往前一跨,蓄滿勁氣的一掌便印了上去。豈料,這一掌卻碰上了有同樣想法的魔王所發出的一拳。

勁氣打實,兩人胸腹都是一陣震盪,立刻順勢飄退,又恢復成對峙的模樣。只不過,此時的兩人因為意外的近身接戰,氣血激盪,都顯得有些喘,凝重的神情更加凝重了。

這樣拖下去,最後的結果就是兩人全都脫力,無法再戰。只是,戰事在即,祂們必須速戰速決……!更何況,有多久啦……?有多久沒這樣打得淋漓痛外了?祂們也記不清了,想來有千年以上了吧!久違的戰鬥快感讓祂們潛意識裡想要撇開一切顧忌打個痛快。察覺這一點,兩人臉上露出了堅定的神色,似乎下定了決心。

黑白分明的兩邊突然以兩人為中心迅速放射出令人無法逼視的劇光!然後,太陽與月亮同時出現在這片天空上,構成一幅詭異的景象。

令人難以置信,祂們的力量竟然足以違背了天地循環的常規,讓日月同時並存?!

就在這強烈的光芒中,魔王摩拉額頭上的黑色獨角迅速縮了下去,只片刻,一把黑得發亮的大刀出現在摩拉的手上。

而另一邊,幾乎與此同時,神王薩斯泛著金光的羽翼也迅速縮回,一把金光粲然的長劍也立刻出現在薩斯的手上。

隨著兩樣武器的出現,空氣開始混亂了起來,天幕迅速染上墨黑的色澤,日月迅速被遮蔽,電光在漆黑的天空中閃動流竄。

神劍,魔刀!所有神族人與魔族人的精神象徵。歷代神王與魔王都由它們來決定。也只有它們能主宰神與魔的“真正”死亡。

幾乎是在一切異變發生的同時,兩道一黑一白的光影迅速竄起,在電光交錯中交會,接著便是伴隨著電光流竄的一連串震耳轟鳴。

以交會點為中心,方圓百里,瞬間塌陷,煙塵剎那間遮蔽了兩人的身影。

如有實質的狂風,迅速吹散煙塵。兩道身影再度出現,沒有了先前的輕巧靈活,此時的祂們兩腳凝立於地,不僅無法離地而立,還猛退了三大步才立穩身形。

仔細一看,魔王摩拉持著依舊黑亮的魔刀,而神王薩斯也持著依舊金光閃閃的的神劍。但是,方才還談笑風生的兩人,此刻不僅滿頭斗大的汗珠,摩拉的唇角還掛著一道紅中帶紫的鮮血,光裸的胸膛也在側腹部留下一道深足三公分的細長傷痕,紫紅色鮮血汩汩地由傷口中湧出,一點也沒有止血的跡象,看樣子只要傷口再劃高一點,摩拉恐怕就將命送於此。

那麼,薩斯呢?祂那身潔白的服裝也已不再潔白。左上臂接近關節處被橫劃了一刀,深可見骨,閃著微微金光的血液沿著手臂下流,染紅了那一身潔白的衣裳,滴滴答答地低落在泥地上。若非薩斯機警,此刀應該是落向祂的脖子。

如此看來,薩斯似乎比摩拉要略勝一籌了,祂還勝了祂一口鮮血!事實不然。只見薩斯白皙俊臉上閃過一陣紅光,接著,一口鮮血就溢出嘴角。原來,方才薩斯還打算忍著這口鮮血呢!

結果勢均力敵!結果未分,戰鬥自然還要持續下去,因為祂們的雙眼此克都燃燒著熊熊的鬥志。但是,此刻若是有旁人都可以清楚判斷,祂們,不適合再戰鬥了。因為,傷口雖非致命,卻流血不止,只對立片刻,地上已經多了兩灘鮮血,這些鮮血並不往下滲,反而凝成了光滑的液狀物,像水銀一般閃著各自的色澤。此刻,這兩攤血正以極快的速度擴大面積。再戰下去,就算不用得到致命傷祂們也會鮮血流盡而死。更何況此刻的祂們似乎體力耗費過劇,就連站立,都顯得吃力。

如果真的要打,只有一‧擊‧之‧力!

可惜,祂們都不是輕易服輸的人。所以,他們很快地決定賭這一擊之力!喘息地對視,眼中火熱的光芒說明兩人鬥志正盛,氣勢於是再次累積,眼看另一次交鋒一觸即發,兩人心中都知道,這一擊將是決勝的一擊,也將是兩敗俱傷的一擊。這時的祂們眼中只有戰鬥,儘管戰後祂們都將需要長時間的休養,甚至再生,但是棋逢敵手,熱戰正酣。眼看氣勢高漲、即將爆發。突然,警訊同時在兩人心中響起。

有人接近!兩人高漲的戰意迅速冷卻,冷靜再度支配祂們的思維。

塌陷地的外圍出現了人影,不是一個兩個,而是黑壓壓一大批人。

人類!

不祥的預感同時在摩拉與薩斯的心中升起,陰謀的味道也濃郁地幾乎叫兩人窒息。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