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半個月前,女兒說要回來中央大陸了!

一直以來,離家的精靈人女性在懷孕時一定要回來中央大陸,因為中央大陸的特殊環境才能使精靈人順利產下帶著精靈性格的精靈人。在外地出生的精靈小孩若不是夭折,便是生來沒有守護精靈,身體異常脆弱,對魔法感應力低等。這些都沒有人知道為什麼。

因此,海因聽說女兒要回來中央大陸時,是半信半疑的。

而當靈珊回來,帶著確定懷孕的消息時,海因十分震驚。但隨即,他覺得安慰而且興奮,因為,如果是真的,那麼這個孩子身上的血液極有可能帶給精靈人一個新的未來。精靈人薄弱的肉體防禦力,或許可以獲得改善。

然而,此時女王的反應卻讓他又憂心了起來。

不過,精靈女王並沒有回答他的疑惑,兀自陷入了沉思。她還記得遠古的傳說,它說:精靈是神的子民,而龍則是遺落在大地的魔血產物,因此之故,精靈與龍從來就是陌路人。雖然不知道傳說的真假,但是億萬年來從未通婚產子成功起碼證明了,兩者就算不是陌路人,也應該是相當不同的種族。

剛才興奮的氣氛霎時都冷了下來,大家都等著女王的反應。

而她卻兀自沉浸在思考中。不管究竟可不可能,她首先要做的就是確認。龍血與精靈之血的能量不同,她必須確認兩者是不是真的同時存在於靈珊腹中的胎兒裡。

想到這裡,精靈女王突然抬起頭。但她第一件事卻是將她小小的身體靠在靈珊尚平坦的肚子上,身上的紅光一閃一閃。

靈珊緊張得抓緊丈夫的手,她知道愛好生命的精靈不會傷害他們的孩子,但是腹中傳來溫熱的熱流卻讓她不禁緊張,畢竟,這孩子,他們盼了將近五十年啊!

精靈女王巴蘭將能量延伸到那個小小的生命身上,卻遽然一驚。因為,那個小生命竟然包裹著強大的能量,把巴蘭輸入的能量硬生生地擋了出來。巴蘭並不放棄,立刻又將能量送了過去,只是反覆試了幾次,小生命裡的強大能量卻好像有意識一樣,一次比一次還要來得強硬。沒辦法,巴蘭只好小心翼翼地繞著小生命打轉,細查那股強大的能量。

細查之下,巴蘭發現,這股能量儘管緊緊聚成一團,但是裡面似乎並不和諧。一道柔韌的能量首先讓她感應到。感覺有點像是精靈的能量,但是不一樣,巴蘭很確定,這股能量似乎比精靈的能量要單純博大多了。納悶之餘,巴蘭更加專注地注意那團能量球。然後,另一個讓她幾乎想打退堂鼓的能量出現了。負面的能量!這是龍的血嗎?雖然傳說裡提到龍是魔血的化身,但是,有這麼負面嗎?

她不確定,她只知道,這兩股能量明明不合卻不知怎的甘願聚在一起,保護未出生的小生命。難道這就是奇蹟?打破龍血和精靈血限制的奇蹟?即便是這樣,為何只繼承父母各一半的異質血會蘊含這麼大的能量?!巴蘭想不透,更無法推測這能量究竟多龐大,因為她根本無法深入,但可以確定的是,這股能量只是緊緊保護著小生命,並沒有加害的意思。

巴蘭又繞了幾圈,發現再發現不出什麼時,這才離開靈珊的肚子。

沉吟了一會,巴蘭疑惑地道:
「奇怪!長老明明說精靈人與龍人因為精靈血與龍血的互斥,是不可能有下一代的,但是我卻感覺到孩子身上有精靈血與龍血的反應,它們雖然不合,但也相安無事,怎會互斥呢?」

眾人一聽,都鬆了一口氣。只要確定靈珊腹中的確有個幼小的生命,他們就滿足了。

「女王大人,那…..那….孩子有沒有什麼異常?」宇瀚緊張地問。

這句話換做在場的其他人都不能完全體會宇瀚話中的意思,只有靈珊可以了解。畢竟那天發生的事實在太詭異了!


原來,半年前,宇瀚和靈珊兩夫妻在冒險途中,決定深入禁忌叢林。

這片禁忌叢林是北方大陸的國定禁地,並不是因為這裡有什麼秘密機關,而是因為這片森林沒有任何魔法可以成功探測,而仗著武力進入的人,從沒出來過。甚至連鳥都不曾出現在禁忌叢林的上空。

靈珊生性好奇,與宇瀚結婚多年來,夫妻倆踏遍北方大陸的每一吋土地,唯一不曾進入的就是禁忌叢林。半年前,他們經過禁忌叢林,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匆匆忙忙地決定進入,甚至連一些必備的武器及糧食都不曾多準備一些。

奇怪的是,他們平安的進入了,走了三天,沒有任何野獸,也沒有任何驚擾,樹仍舊蔥綠,花也依舊開放。唯一奇怪的是,森林的一邊是黑夜,一邊是白晝。黑夜的那邊伸手不見五指,白晝的那邊卻彷若世外天堂,花、草、樹木、湖光山色樣樣俱全,要說有什麼不足,就是一隻動物都沒有。

三天來,他們不敢闔眼睡覺,就怕這片傳說紛紜的森林有著什麼陷阱,等待他們闖入。但三天一點動靜都沒有。於是,仔細考慮之後,他們選定了在白晝與黑夜的過渡地帶好好休息。基於人的性格,他們在白晝的這邊搭上了簡易的帳棚,面對著黑夜那邊。

這一“夜”,他們特別熱情。
這點是他們事後回想都覺得很不可思議的。

靈珊是精靈人,承襲精靈的性格,慾望基本上是很低的。別說還身在險境,就是平常的時候宇瀚都得辛辛苦苦地求歡才成。而宇瀚,雖然龍人生性慾望強烈,但危機意識很高。這種環境又怎會肆無忌憚地做愛做的事呢?

但那段交歡無疑是熱烈的,兩人幾乎是完全沉醉其中,瘋狂地貪求。

宇瀚不知高潮了幾次,他只記得,他的愛妻已經在失神的狀態,但他卻停不下來。

他最後的記憶是在他最後一次高潮的瞬間。

妻子已經昏迷,而他在解放的那一瞬間,微瞇的眼睛竟看見黑夜與白晝同時壓了下來,他只來得及感覺到兩人相繫之處的一陣震動,將兩人又推向一次高峰,接著就失去了意識。

不知過了多久,他們醒了,仍舊維持著兩人昏迷前的姿勢。

但是,禁忌森林不見了!

他們的四周是一片一望無際的荒原,他們究竟在哪裡?兩人都不知道。

但他們畢竟冒險慣了,因此很快就冷靜下來,辨認方向,向著南方走,走了兩天終於離開了荒原。

當他們接觸到人群的時候,問明了日期,中間竟有一個月的空白。難道是在禁忌森林中日夜判斷錯誤嗎?還是他們真的昏迷了一個月?

兩人都不清楚,但他們聰明地不再深思。

正當他們想繼續探險行程時,靈珊病倒了。

看了醫生,證實靈珊懷了孕,而且已經一個月了!

他們心中雖然覺得古怪,但卻抵不過喜悅。所以,他們歡天喜地地回到龍人部落。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從此以後,禁忌森林從北方大陸上消失了!

這件事,他們隱藏在心裡,沒有告訴其他人,因此,也唯有他們知道真正不對勁的地方。

精靈女王看著宇瀚緊張的模樣,想起那被強大力量保護的小生命,笑道:
「孩子很正常,是我所接觸過最強壯的孩子!」

頓了一頓,又疑惑地道:
「不過,他有一股很強大的能量,我無法進入,但是有點熟悉!」

宇瀚雖然不懂孩子會有什麼能量,但只要是正常的,他就安心了!或許,他能將那一天視做上天的贈禮。


兩年半很快就過去了。

靈珊的肚子隨著時間慢慢大了起來,一日一日,她都覺得跟孩子的關係越來越親密,時常從腹中傳來溫暖柔和的感覺,讓她也覺得快樂。

眼看生產的日子將要到了,孩子在靈珊腹中也動作頻頻。

但,兩年半過去了!三年也過去了!

孩子仍舊沒有誕生的跡象。靈珊每天挺個肚子,說不擔心是騙人的。明明孩子偶爾會在肚子裡拳打腳踢,但是,為什麼有時候她的肚子卻又傳來奇怪的麻痺感呢?

長老們說不出所以然來,精靈女王也不懂,但她隱約知道靈珊腹中的孩子還沒成熟,孩子身上強大的能量仍在不停運轉。

於是大家只能將這種現象歸因於這是龍人與精靈人種族不同所造成的。幸好這還滿能讓人接受的。因為龍族孕期25年,龍人孕期8年。

這下連靈珊也開始擔心難不成要挺這麼大的肚子八年嗎?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