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的日子,龐龐三不五時就纏著薩摩問東問西,害得薩摩不得不把尋找琉璃的指揮工作交給尼路。因此這些日子就見薩摩被龐龐這個女人纏得到處躲,而尼路等人則忙著收集些蛛絲馬跡。

這天,薩摩刻意躲開了龐龐的“跟監”,來到了當初立下誓言的密林中見六名各有任務的屬下。

自從龐龐的跟監從偷偷摸摸發展到光明正大之後,薩摩越來越不能忍受留在王宮裡,因此,他一偷空便來到這個密林。這裡路徑複雜,樹叢密布,又隨時有魔獸出沒,不容易被跟蹤,所以成了薩摩最佳的避難地。眾人聚會的地方也因此移到了這個密林邊緣,雖然稍嫌遠了些,但卻特別有感情。

「有消息嗎?」薩摩略顯焦急地問。

眾人看向尼路,像是要他代表說出結果。尼路見狀只得輕咳了一聲:
「王子讓班塔耶去膳房探聽消息這方面已經有結果了。」

原來,眾人回途中,薩摩要班塔耶回宮後從膳房食物調配來調查。一般皇宮與神殿中人的飲食是由膳房烹煮,跟侍衛兵士是由一般廚房負責不同。因此,只要掌握王宮與神殿中的確切人數,再問明膳房烹煮的食物量,兩相對照應該就可看出些端倪。這件事情薩摩將它交給能言善道的班塔耶,為此漢斯曾大表不平,但三言兩語便被尼路打發走了。

很簡單,尼路只問漢斯:「你要怎麼問?」

漢斯自然直接回答:「問他們煮了幾份飯菜到神殿啊?」

尼路在心中竊笑反問:「他們若是問你問這個要幹嘛呢?」

漢斯大嘴一張,呆了一呆,隨即道:「就說老子我想知道!」

尼路瞇起眼:「萬一王上有吩咐他們不能說呢?你不怕他們去告密?」

漢斯愣了,說不出話來。

「所以還是給班塔耶吧!」尼路就這樣輕鬆愉快地解決了爭端。

後來,班塔耶也真的順利地探到消息了。方法並不難,他只是三不五時到膳房假裝肚子餓來討吃,藉機“培養感情”,然後見時機成熟後就開始旁敲側擊。

一次午飯之後,班塔耶跑進了膳房。

「谷娜嬤嬤,還有中午吃的那道蒜絨雞嗎?我還想要!」班塔耶裝可愛地耍賴。

一位棕色頭髮的女人呵呵笑,愛憐地摸摸班塔耶的卷髮,慈祥地道:
「你這孩子這般嘴饞,幸好嬤嬤替你留了一些,要不就沒了!」說完,從櫃中拿出了一包包妥的油包,一掀開,香氣四溢,即便班塔耶其實不餓也聞得口水直流。

班塔耶一邊抓起雞腿吃,一邊還嘖嘖做聲,引得棕髮女人呵呵笑著。

「我說,谷娜嬤嬤,你一定都是一份份慢慢煮吧!要不怎麼每樣菜都這麼入味呢?」班塔耶一邊吃一邊狀似不在意的問。

棕髮的谷娜嬤嬤聞言笑得更開心,帶著自豪:「這可要看本領了!嬤嬤都是一起煮的,這一點還不算什麼,以前還煮過更多的,結果還不是讓人吃了全挑不出毛病來!」

「好厲害啊!像我煮的東西就入不了口了。」班塔耶哈拉著。

谷娜搖搖頭,安慰道:「你是男孩子嘛!你想學,嬤嬤教你。」

班塔耶聞言歪歪嘴:「才不呢!學了就要煮,我寧願吃嬤嬤煮的好吃。而且,萬一我學了以後都要自己煮,那還不累死我。」

谷娜聞言搖搖頭苦笑道:「都是你這孩子的話。學就學,不學就不學,哪來這麼多道理。」

班塔耶嘻嘻笑了好一會,才又滿臉關心地開口問道:
「對了,谷娜嬤嬤一天都要煮幾份啊?會不會很累呢?光是材料就很多吧!」

谷娜看在眼裡顯然很受用,瞇著眼樂呵呵地道:
「不會累!只是煮個二十幾份那累得了我!只是材料多倒是,所以膳房的人手就要多些,要不然這些食材光處理就會累死人。」

班塔耶心中一動,故做驚訝:
「二十幾?!很多呢!怎麼會這麼多!不是只送王宮和神殿嗎?」

谷娜不疑有他,當著班塔耶的面數了起來:
「是啊!光是王宮就十一份啦!神殿那邊還有神官和長老加起來也有十份,所以就這麼多。」

班塔耶聞言,心中有了底,沒再繼續追問,跟谷娜閒話家常了幾句之後才離開。就這樣,班塔耶吃吃喝喝地完成了他的任務。

言歸正傳,話說尼路告訴薩摩,班塔耶的調查已有初步成果。薩摩滿意地輕輕頷首,示意尼路繼續說下去。

尼路理理思緒,分析道:「據查,膳房一天供應王宮和神殿共二十一份膳食,其中十一份在王宮,其餘十份在神殿,但是神殿除了七名長老之外,也只有兩位神官,因此,有一份膳食不知下落。」

聞言,薩摩有一陣沉默,好半晌才又問:
「那麼神殿那邊呢?有沒有什麼異常的動靜?」

尼路微微皺眉,狀似苦惱:
「神殿雖然不能輕易進入,但找個藉口要進入並不困難,困難的是很難深入,而且次數多了容易引人疑竇。」

薩摩輕輕點頭,這他可以理解。神殿是龍人族精神的依歸,也是僅次於龍皇的權力中心。只有大慶典時才會局部開放給重要人物進入,其他人頂多只能遠遠膜拜。

尼路見薩摩蹙眉思索,又接著道:「耐達依曾經進入,但,沒有發現,還差一點被發現。而且,耐達依還發現,往地下宮殿的通道結上神殿特有的結界。尼路猜測,這應該是最神聖的龍言結界,除非擁有龍神的王上或王子親到才能在不引結界反應下通過。」

聽完尼路這番話,薩摩忍不住沉吟起來。如果真是龍言結界,那麼就怪不得耐達依不敢接近了。看來還是需要他親自走一趟啊!只是麻煩的是,在沒有確定琉璃確實在那裡之前,薩摩實在不宜輕舉妄動,否則引起圖甦的注意反而壞事。

薩摩思前想後,忍不住嘆了口氣。可惜他不能放出龍神雙生來查探,不然他應該可以勝任。因為牠是龍神,靠著與神殿的感應,他可以直接進入神殿不經過門口,而且龍言結界對牠又沒用。但一來,牠太巨大,在神殿中活動容易被發現,二來,只要一放出牠,不要說圖甦了,其他附近的龍人都會察覺,這一來還不是在昭告天下?!不過若是龍神成長到可以縮小甚至隱身時,自然能夠隱匿氣息,不被察覺,那就絕對可行。但龍神的成長必須靠主人的氣息和時常交流的經驗。只可惜,薩摩從風眼出來後,一連串的事件讓他根本沒時間也沒心情喚出雙生,他能期待牠有多少成長呢?想到這裡,薩摩心下決定從今以後要好好訓練雙生。畢竟沒了兩隻小精靈,實在有點不方便,這點訓練雙生或許可以補償。更何況,假使琉璃真在神殿,今後出入神殿的需求一定很大,而薩摩等眾人都不方便時常出入,這時要靠的只有雙生了!可憐的雙生這時還不知道就是薩摩這樣的想法,讓他之後的日子沒了愜意悠閒懶散,反而大受訓練折磨。

言歸正傳,薩摩既然知道尼路等人無法可施,也不能勉強,估量了一陣之後便道:
「既然不能進去,那就不要勉強了!你們先查查還有沒有可疑的地方。記住,查到就走,不要冒險進入,免得讓王上察覺不對。我打算好好訓練雙生,若能成功,也許可以讓牠幫忙!」

見尼路等人都慎重地點頭,薩摩才站起身,拍拍衣襬道:
「你們都回去吧!離開太久恐會啟人疑竇。」

眾人對視一會,遲疑不走。薩摩見狀甚是不解,也將詢問的眸光落向面前的六位少年。

接收到薩摩詢問的眼神,班塔耶這才開口問道:
「王子您呢?」

薩摩聞言,愣了一愣,接著嘆了口氣,搖搖頭,沒有回答。

「您是不是在躲小姐?」尼路頓了一頓,問出眾人心中留存已久的疑惑。

聽尼路將他的窘境給揭露出來,薩摩不禁露出苦笑。

漢斯難得見到薩摩這種無奈的模樣,忍不住呵呵笑道:「誰叫王子長得太好了!男的女的全都逃不掉!」

此話一出,薩摩立刻將冰冷的眼神瞪向漢斯,對於這種事,他可一點都不高興。

「王子對小姐的感覺呢?」出奇的,竟是一向少言明斯克問出這個問題。

薩摩困擾地皺皺眉,不解地道:
「什麼感覺?」這也難怪,薩摩也不過十二歲,對這種感情之事自是懵懵懂懂,明斯克問他感覺,他哪說得出來?

聽薩摩這般回答,明斯克不響了。倒是漢斯可聽懂了,立刻迫不及待地解釋道:
「冰塊的意思是說,王子愛不愛小姐啊?」這愛字出自漢斯嘴裡真是怎麼聽怎麼滑稽。

不過薩摩沒笑,因為他想起幾個月前靈珊對他說的話。“你只是喜歡她,並不是愛她”……愛與喜歡是不同的嗎?薩摩忍不住蹙眉思索起來。只是想了半天薩摩還是想不出個頭緒,猶豫了一下,只好決定“不恥下問”:
「怎麼樣叫愛?」

見薩摩十分認真地問出這樣的問題,尼路等人不禁啞然失笑。多可愛的問題啊!如果薩摩沒有問出這句話,眾人幾乎都忘了,眼前的王子即使表現得再成熟,其實也只是一個十二歲的大男孩。

既然薩摩問了,眾人自然要回答。可惜,這六人雖然都是新一代的高材,但大半時間都用在練功學習,對於感情的了解恐怕也沒比薩摩多多少。這時候,額外花心思在異性上的耐達依可風光了,只聽他頭頭是道地道:
「愛就是想要一看再看,看到想隨時隨地都看到她。跟她靠近就會興奮,會緊張,會覺得心跳很快!」耐達依一邊說一邊撫著心,到有幾分相思模樣。

眾人聞言都大大“喔”了一聲,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只有薩摩偏頭思索了一會,又似懂非懂地又問了一句:
「什麼叫興奮?」其他的他都懂,就是這“興奮”二字想不明白。

此話一出,眾人又瞪開了眼。興奮?怎麼解釋?本來興奮就是一種感覺,只可意會不能言傳,偏生薩摩的情緒一向平淡無波,沒體會過興奮究竟是個什麼情形,才會問出這話。這下不用說尼路他們了,就連耐達依都說不出所以然。倒是漢斯精神來了,自告奮勇地嚷嚷著道:
「這個老子知道!興奮就是想把娘們壓在地上快活!」漢斯把獸人們告訴他的意思照本宣科說了一次。

聞言,眾人臉上都出現了古怪的神色。只可惜薩摩不僅不懂,反而更加迷惑:
「壓在地上快活?那是什麼?」

薩摩這話說出來,似懂非懂的眾人再度露出古怪的神情。這快活嘛!他們可都知道一點,但卻不多,誰都不知道如何解釋,該不該解釋。而被薩摩發問的漢斯更是苦惱,張大了嘴,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怎麼回答薩摩的問題。

氣氛正在僵持,幸好班塔耶機警,雲淡風輕地開口解危:
「王子,聽不懂就算了,反正興奮那部份不算,喜歡就是那樣。」

眾人一聽,立刻點頭附和。漢斯更是如釋重負地猛點頭:「對啦!他奶奶的就是這樣!」

見到眾人這樣的反應,薩摩不怎麼滿意地皺起眉頭。但見眾人那副為難的模樣,薩摩最後還是勉強點點頭,算是接受了。

尼路等人一直到薩摩點頭才鬆了一口氣,六人也才恢復輕鬆的談笑。

「王子,你還沒回答究竟愛不愛小姐哩!」耐達依好奇地追問。他可一直記得這問題呢!

薩摩一聽,開始仔細想了起來。龐龐他連一眼都不想看,更不會想要一看再看,嚴格說來他對她的長相印象模糊。接近她也不會緊張,只會厭惡;不會心跳加快,只會噁心。
「我不愛她!」薩摩做出結論。

「那對琉璃妹妹呢?」耐達依亮著雙眼問。

薩摩皺皺眉,見眾人都一臉期待,只好再回想起來。

他的確會很想看琉璃,也希望時時刻刻都看到她。看到她的時候,他會很高興。沒看到她的時候,他會擔心。雖然沒有緊張,但是有時候卻會莫名其妙的心跳加快……。薩摩衡量了一下,終於肯定地點點頭。

見狀,眾人不約而同地露出了“原來如此”的表情。龐龐是個什麼樣的女孩,他們很清楚,所以薩摩不喜歡龐龐眾人只有慶幸。但是……情況顯然比較複雜,因為龐龐對薩摩似乎很…堅持。這種落差是應該讓薩摩知道的,於是班塔耶小心地道:
「王子不喜歡龐龐小姐,可是龐龐小姐看起來“很”喜歡王子。」

薩摩眉頭輕皺,厭惡之色立刻浮現。

「可惜王子喜歡的是琉璃妹妹,龐龐小姐注定靠邊站。」耐達依接著道。

「但是王上喜歡龐龐小姐。」班塔耶又道。

「而且還不喜歡琉璃妹妹。」耐達依附和。

薩摩眉頭再皺,很是苦惱。

「龐龐小姐又是王上的乾女兒。」班塔耶對薩摩深鎖的眉頭視而不見,繼續道。

「琉璃妹妹卻是個噬巫。」耐達依又補充。

薩摩眉頭緊皺。

「所以,龐龐小姐要跟王子在一起很容易。」班塔耶結論。

「王子要跟琉璃妹妹在一起就很難。」耐達依附註。

班塔耶和耐達依一搭一唱地唱雙簧,唱得薩摩眉頭幾乎打結。

「王子的桃花走的真不是時候。」難得幽默的明斯克竟然加上了這樣的結論,讓薩摩終於忍不住長長嘆了一口氣。

因為對象是王上的乾女兒,眾人幫不上忙,所以雖然明知薩摩的處境,但也不知如何解決。

尼路看著薩摩苦惱的表情,語帶憂心地道:
「龐龐小姐是出名只跟達官貴人來往的人,現在,環視整個模里邦聯,恐怕沒有比王子更好的對象了。尼路擔心龐龐小姐賴定您了,依王上對龐龐小姐的寵愛程度,久了恐怕出問題。」

此話一出,薩摩固然立刻板下臉來,其他人也不禁聳然一驚。的確,就怕王上來個逼婚什麼的,這樣可憐的琉璃妹妹就永遠都沒希望了。

他們的憂慮果然實現了!往後的日子,龐龐見薩摩對她不理不睬,終於將目標轉向圖甦和宇瀚夫婦。害得薩摩一天到晚要聽精神訓話。


光陰荏苒,時序又推進了五個月,薩摩也已經十三歲了。這段時間,尼路等人除了神殿的地下通道外,沒再發現任何可疑的地方。耐達依曾經發現,王上進入神殿後就不知去向,尋遍整個神殿都不見蹤影,後來卻又再度出現,從大門離開。這只有一個可能,便是王上進了神殿之後就轉進他人不能進入的地下通道,才會讓尾隨的耐達依遍尋不著。看來,監禁琉璃最有可能的地方應該就是神殿了。

雖然幾乎已經確定琉璃的所在,但薩摩卻是不敢輕舉妄動。因為他相信,即便知道琉璃應該被關在地下通道裡面,恐怕還需要一陣好找。所以,他必須找一個有充裕時間,且不虞被發現的時機,才能行動。

這段時間,薩摩橫豎無事,乾脆就實現了他的決心,三不五時放雙生出來訓練。訓話,打架,行動訓練,溝通訓練,薩摩很努力地讓他與雙生的默契逐步增強。雙生回到薩摩身上後,薩摩也很努力地感受牠的存在,試著像以前呼喚兩個小精靈一樣呼喚雙生。他想讓雙生達到跟他心靈相通的地步。

五個月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雙生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只會亂吼亂叫,牠開始會說一些簡單的語言。只是奇怪的是,牠學龍語或龍人語都沒問題,偏偏學其他語言的進度卻是十分緩慢,發音、咬字也都不清不楚。至於動作、攻擊、防守等,雙生有過人的天賦。五個月來,雙生的動作靈活很多,以前老是躲不過薩摩的攻擊,現在已經可以有模有樣的閃個百八十招,還可以回擊。變化方面,雖然可以縮成一條小蛇,但還沒到達可以隱身的地步,更遑論隱匿氣息了。

這樣的結果薩摩其實應該滿意了,問題是,他的目標是讓雙生可以代替他進入神殿!有了這樣的目標,薩摩當然就不會滿足於雙生現在的進步。於是乎,薩摩將他所有心力全都投注在雙生身上,嘗試在每一種情境中訓練雙生。可惜,這樣的成長似乎已經是極限了,之後,雙生除了語言、行動有更加長足的進步外,隱匿的功夫仍舊沒學到,心靈相通的程度也只能偶一為之。薩摩知道,一定有一個環節他沒注意到,才會無法提昇雙生他最需要的能力。但在想不出來的情況下,目前也只能加強訓練雙生了!幸好雙生似乎生來少一條筋,就是一副樂天派的模樣,被薩摩折磨慘了頂多故意回到吼嗚吼嗚的時代,亂吼亂叫表示抗議,倒也沒出現什麼不適應狀態。或許牠也感覺到主人心中急切的心情吧,總的來說,雙生其實是滿配合薩摩的,只是偶爾偷空就不免想偷懶而已。

雖然雙生這方面沒什麼大進展,但卻因為薩摩幾乎全天與龍神相處,以前時常“跟監”他的人竟然再也不出現了!薩摩知道,這是因為龍人對龍神的敬畏,有龍神在的地方,所有龍人都必須跪伏在地,哪還能跟蹤呢?因此,這段訓練雙生的時間,薩摩終於不用忍受背後傳來的視線了。這也算是一項意外的收穫吧!只不過因此他也得將寢宮中的侍衛全部撤離,免得一天到晚看到一堆磕頭蟲。

當然薩摩訓練雙生的事圖甦也知道,但一來,這是歷代擁有龍神的人必須做的事;二來,他也沒想到薩摩竟然不但知道琉璃沒走,還知道她被藏在神殿的地下密室。因此,反而鼓勵薩摩盡力訓練龍神,以為臂助,甚至還吩咐閒雜人等不許打擾薩摩。薩摩當然樂得讓圖甦誤會,趁著圖甦給他的方便加力訓練雙生。


這天,薩摩對雙生遲遲無法成長一事感到煩悶,決定換個環境。薩摩帶著縮成小蛇盤在他手臂上的雙生,閒步走出王宮。沒想到就在薩摩轉個方向,準備穿入森林時,幾聲刻意放輕的步伐聲傳入薩摩耳中。有人跟蹤!不用說,這鬼鬼祟祟的人當然就是奉命跟蹤他的人。心情正煩,又遇到不長眼的跟班,薩摩氣打一處出。手臂往前一揮:
「雙生!去把後面那個跟屁蟲打飛!」話落,小蛇竄出,“呼”地飛到了還在驚疑不定的“跟屁蟲”面前。

“轟”地一聲,小蛇頓時變大龍,嚇得跟屁蟲往後猛退。

「花呼呼─」雙生發出奇特的得意笑聲。想牠幾個月以來被折磨得不成龍形,滿腹怨氣還沒來得及發洩哩!正好,這人送上門來了。想到得意處,雙生咧開滿嘴尖牙的大嘴,看起來像是在笑。就在跟屁蟲還來不及決定要跪下或逃跑時,雙生大尾巴掃來。

跟屁蟲是個二十歲不到的小夥子,身上穿著王宮僕役的服裝。見到雙生這頭傳說中的龍神早讓這個小夥子心魂俱喪,此時見雙生大尾巴甩來更是驚得手腳發軟,噗地癱倒跪地。幸虧是這樣,雙生的大尾巴沒有打到他,但是帶起的勁風還是硬生生將他吹得半天高,好一會才“碰”地一聲掉下來,昏了!

雙生經過這件事,似乎心情很好,連續發出“吼嗚嗚嗚嗚吼”的叫聲,似乎在宣洩他的興奮。見狀,薩摩不客氣地賞了雙生一個響頭:
「叫什麼叫!我沒教你說話嗎?還是只會亂叫」

雙生見主人生氣,委屈地咕噥一聲,卻沒敢反駁。

見雙生那副委屈模樣,薩摩忍不住苦笑起來:
「回來!」

接到命令,雙生張張嘴吼了半聲,突然想起主人剛剛生氣的原因,只好把另半聲吞下去,然後乖乖地回答:
「是!」伴隨雙生沙啞低沉的聲音在空中回盪,雙生又變回一條小蛇盤在薩摩身上。

看了一眼乖乖盤在手臂上的雙生,薩摩無奈地搖搖頭,正想舉步再走,腦中卻驀地靈光一閃。他或許知道為什麼雙生一直不能成長的原因了!想到這,薩摩不由得飛快地竄入林中,他必須試試看!如果他猜得沒錯,雙生就可以進一步成長!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