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一扇拱型的圓門,一間籠罩在朦朧燈光下的華麗房間浮現在薩摩腦海中。房間的擺設異常眼熟,仔細一想,薩摩驀地恍然大悟!這間小房間的佈置分明就是圖甦寢宮的縮影!再凝目細看,中間一張大床是空的,左側靠壁一張小臥褟上卻躺著一個小小的身影,蓋著一條薄薄的夏被。薩摩心中猛地一跳!琉璃?!

飛快帶著雙生上前,爬上臥塌。琉璃!真的是琉璃!一陣狂喜湧上薩摩心頭,讓他幾乎激動得叫了出來。大概因為情緒波動態大,薩摩腦中的影像快速模糊,雙生也隨即傳來恐慌的訊息。薩摩心下一凜,立刻深吸一口氣,屏氣凝神,漸漸再與雙生取得聯繫。果然,聯繫一增強,薩摩腦中的影像也就漸漸清楚。

知道自己不能激動,薩摩只好強迫自己冷靜地“看”著熟睡中的琉璃。昏黃的燈光在琉璃的臉上留下陰影。長長的鵝蛋臉上鑲著兩道濃淡適宜的柳月眉,梃翹的瑤鼻玲瓏小巧,菱嘴兒則透著淡淡粉紅輕抿著,好一副宜喜宜嗔的俏臉。就一年沒見,琉璃又更美了,雖然似乎清減許多,卻增添幾許楚楚可憐的柔弱美。稚氣雖已逐漸退去,純真卻出奇地還在,靈秀之氣更是有增無減。看得出來琉璃睡得似乎並不安穩,眉頭微皺,不知在擔憂什麼。薩摩只覺得這樣的琉璃讓他更心疼,更眷戀!床邊擺著一卷卷書籍,雙生無法打開它們,但其中一卷已經攤開,可見琉璃入睡前正在看它,仔細一瞧,上面是龍人文字。

寬大的房間,生活的味道卻只侷限在這一角。或許琉璃比較習慣小地方吧!就連睡覺都不挑中間那張大床,反而窩在牆邊的臥褟。看著顯得清瘦的琉璃,他不懂為什麼她願意就這樣待在這裡?她就離他這麼近,她知不知道他竟然傻傻地跑到伊闊利市找她?!如果知道了,她怎麼想呢?會不會感動?會不會覺得有點對不起他?明明知道她是不得已的,薩摩心中還是不免有些怨懟。

薩摩腦中思緒紛亂,一時竟只知道呆瞪著睡夢中的琉璃,直到雙生迷惑地叫道:
「主人,我們要叫醒她嗎?」

薩摩一醒神,沉吟了半晌,隨即讓雙生回復原形。他可不想琉璃醒來的時候看到床邊躺了一條蛇。雙生似乎也比較喜歡原來的樣子,變回原形之後還高興地在空中轉了一圈。薩摩一邊安撫雙生,一邊指示牠叫醒琉璃。至於他自己…,由於擔心情緒失控導致聯繫中斷,薩摩因此決定退居第二位,讓雙生主導與琉璃溝通。

雙生得到薩摩的允許,立刻將自己長長的身體挨著琉璃摩擦。琉璃本就睡得不安穩,被雙生如此刻意騷擾立刻微微皺眉,動動身子,像是就要醒了。雙生沒想到效果這麼好,一個高興之下,大頭挨近琉璃的臉,古怪地咧開嘴。

薩摩與雙生心靈相通,自然知道牠在笑,但這笑未免太過奇怪。薩摩正想告訴雙生收斂一點,沒想到琉璃竟真的醒了!只見她美目迷濛,好不容易找到焦距,卻又猛地全身一跳!也不知是呆了還是驚了,琉璃竟瞪著美目,一動也不動地維持著姿勢,只有微微顫抖的身體洩漏了琉璃真的被嚇慘了!也難怪,才剛清醒第一眼就看到兩排白亮亮的大尖牙,恁是膽大包天的人也難免會被嚇著,何況是琉璃?

薩摩見狀,不悅地輕斥。雙生自知理虧,委屈地咕噥一聲,乖乖拉遠了頭,低低吼叫幾聲,意思是說“對不起”。薩摩真搞不懂,明明就有教牠講話,怎麼面對琉璃又只會亂吼亂叫了?

幸好雙生的吼叫琉璃聽到了。只見她緊繃的身體漸漸放鬆,很認真地看著眼前的巨龍。好半晌,琉璃終於不確定地試探道:
「雙生?」雖然長相似乎不大一樣,但她還是覺得眼前這條龍的感覺很像是雙生。

「吼吼───」見眼前的女孩認出自己,雙生忍不住瞇彎眼,很是高興,不理牠的主人在腦中罵牠不長進,牠覺得這樣和人說話很輕鬆,而且很好玩。

琉璃得到龍神的肯定,驚喜地坐起身體,被褥順勢滑下,露出一身單薄輕便的短衣短褲。她在這裡已經一年了,這個年紀的孩子正在成長,琉璃原本的衣服很快就太短了。本來應該由圖甦替她張羅,但一來不方便公然拿女孩子的衣服來,二來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女孩的衣著問題,因此只得從神殿的櫃子中拿了一些法袍讓她穿。這些法袍清一色都是暗色系,圖甦雖然覺得不適合,但也只能勉強湊合。雖然琉璃有一雙巧手,可以將這些衣服改來穿,但是,琉璃還是不喜歡這些衣服,因為這些衣服不屬於她。因此,大部分時間她還是習慣穿著已經太小的衣衫,反正密室中除了自己也沒別人了。

「你怎麼來了?」琉璃訝異地問。

雙生本想回答,無奈腦中一片混亂。因為牠現在滿腦子都是主人不健康的思想。原來,薩摩也不知怎的,突然將“視線”落向琉璃露出的雪白肌膚,以及胸前已經開始發育的微微隆起,心裡竟微微騷動了起來。他似乎有點理解什麼叫做“興奮”,因為,他現在就有點興奮,很想伸手撫摸………。

「吼嗚嗚嗚……….」雙生困擾地低吼。牠不懂主人這些想法是什麼意思,要牠去摸嗎?主人不知道他看著人家的身體,會害得牠的眼睛也不受控制地看著人家嗎?雖然看起來很好吃,但是主人要吃嗎?

「主人?」雙生受不了薩摩邪惡思想的荼毒,忍不住叫起薩摩來。

琉璃見雙生叫了一聲又安靜下來,實在猜不出雙生的意思,因此也忍不住迷惑地輕喚:
「雙生?」

薩摩耳中聽到雙生的叫喚,又見琉璃滿臉不解地看著雙生,猛然回過神,連忙甩開剛剛混亂的思緒,安撫一下雙生,讓牠繼續和琉璃對話。至於剛剛那股奇怪的情緒,薩摩決定等有空再想想到底怎麼回事。

雙生著實不明白薩摩的思緒怎的轉得這般快,但既然已接到命令,也只好說話:
「吼………」不過雙生只輕叫了一聲,又停下來了,瞪著兩顆大眼珠滾來滾去。

「雙生?」琉璃歪著頭,不解地問。

薩摩見雙生不說話,也急著催促:
「你做什麼?說啊!」

「主人,我要叫她什麼啊?」雙生苦惱地問。

聞言,薩摩頓時一呆。雙生該怎麼稱呼琉璃呢?他也實在不知道!只好隨便丟個模擬兩可的答案:
「隨便吧!」

此話一出,就換雙生發怔了。牠怎麼知道要叫什麼啊?只是薩摩擺明了要牠自己想,雙生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用力想起來。可惜雙生天生沒耐性,想不到三秒鐘便放棄了。反正名稱也不是頂重要,雙生乾脆就用起最簡單的指稱詞:
「喂!那個,我的主人要我來找你。」

這問法可真夠白話了。琉璃一聽一時還醒悟不過來,愣了好一會才想到,雙生的主人不就是薩摩嗎?想到這,也無暇理會雙生為何“口吐人言”,連忙緊張地追問道:
「摩哥哥?摩哥哥怎麼了?」

雙生讓琉璃這麼一問,反倒不知道如何回答。什麼怎麼了?主人正在自己身體裡面呀!
「沒事啊!」雙生愣愣地回答。

琉璃一聽,才剛鬆了一口氣,又隨即想到另一個問題:
「摩哥哥知道我在這裡?」琉璃話一問出口才想到這問題未免多餘。薩摩要是不知道她在這裡,雙生又怎麼會尋來?

果然,雙生很快就點點頭。琉璃得知薩摩已經知道她的行蹤,心裡竟說不出是喜是悲。姑且不論他如何得知,她更想知道的是薩摩怎麼想的。看著雙生,琉璃不確定地試探:
「那……摩哥哥…他…他怎麼說?」他會怪她嗎?怪她不告而別?

雙生可聽不出琉璃的絃外之音,憨直地將薩摩告訴牠的話轉告給琉璃:
「主人說他有很多話要講,雙生講不清楚,改天他要來講。」

他要來?!琉璃一聽,臉上不由閃出喜意,但隨即又落寞地道:
「……我不能見摩哥哥?」她已經答應過圖甦,用自由來交換留下,她不能毀約。

「為什麼?」雙生代替薩摩問,牠感覺到主人傳來一股淡淡的怒意。

琉璃不疑有他,美目看著雙生,帶著深深的傷痛:
「琉璃答應過王上,只留在這裡幫助摩哥哥,不可以害他!琉璃如果跟摩哥哥見面,就再也不能留在這裡了!」

琉璃此話一出,就見雙生立刻開口反駁:
「你該死的沒有害我!」語帶怒氣。

琉璃不解地看向雙生,卻見雙生慌亂得連連搖頭!原來,薩摩一聽到琉璃被關在這裡竟然是因為這種無聊的理由,心中又急又怒,一時衝動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奪回主導權,藉由雙生的嘴巴開口反駁。所以,這句話並不是雙生說的,而是薩摩藉由雙生的嘴說的。正因為如此,當琉璃不解地看向雙生時,雙生便直覺地搖頭否認。

「你是……?」琉璃驚問,為什麼她覺得這不是雙生說的呢?光是憑藉這短短一句話就能猜測出這樣的結果,琉璃的第六感果然驚人。可惜,琉璃的疑惑卻來不及獲得證實,因為這時,薩摩由於心情激動萬分,竟驀地斷了與雙生的聯繫。

「吼───」雙生突然與薩摩失去聯繫,一時也慌了手腳,焦躁地翻騰起來。

琉璃見狀心裡更急,頻頻激動地追問:
「摩哥哥是你嗎?是你嗎?」

「不見了!主人不見了!」像在回應琉璃的疑問似的,雙生一邊說一邊轉圈圈。

「啊?」琉璃真被眼前的狀況弄糊塗了。她心裡急著想知道答案,偏偏雙生比她還慌,又吼又叫。琉璃沒法,只好伸手一抓,揪住雙生的長鬚,安撫地道:
「雙生,你先冷靜下來!」

雙生吃痛,又吼了一聲,幸好這一痛也拉回了牠的注意力。冷靜下來的雙生,開始用牠那個不常使用的腦袋思考起來。主人一定是因為太生氣了,所以才回去的。雙生不夠聰明的腦袋只能依據薩摩最後傳來的情緒來判斷。

琉璃見雙生已經冷靜下來,又問出自己的疑惑:
「到底怎麼回事?雙生?」

雙生想了一想,嘟嘟噥噥地道:
「主人好像生氣了……,雙生要回去問。」

生氣?!琉璃一聽,心裡忍不住微微一震。他生氣了嗎?他不高興嗎?可是她沒有選擇啊?!琉璃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雙生可不理琉璃腦袋裡在轉什麼念頭,想到薩摩無聲無息便又急起來:
「喂!我要回去找主人了!」簡單幾句話交代完,馬上“呼”的一聲變回小蛇。

琉璃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奇景。只見小蛇彎曲著身體,很快地滑下她的床,往門口滑去。琉璃正在猶豫著要不要挽留牠時,小蛇雙生卻又突然停下來,回過頭,慎重地叮嚀道:
「喂!你,以後不要拉我的鬍子,很痛!」

聽到從一條小蛇口中發出低沉的聲音實在有點滑稽。琉璃暫時拋開了煩惱,忍不住輕笑著反問:
「不拉你的鬍子要拉什麼?」雙生全身上下也只有鬍子既方便拉又可以達到提醒牠的效果。

小蛇雙生聞言偏頭思考了一下,卻也想不出其他方法,只得不甘不願地妥協道:
「那……以後要輕一點。」

琉璃笑著點點頭。小蛇雙生見狀,這才滿意地滑出了房間,趕忙找薩摩去了。


寢宮中,薩摩突然斷了與雙生聯繫後,情緒起伏不定,遲遲不能平復。雖然明知道琉璃也是不得已的,但他還是不禁氣她沒有先與他商量。當薩摩好不容易終於冷靜下來,想再與神殿中的雙生聯繫時,雙生卻突然出現在寢宮。

「你已經回來了?」薩摩驚訝地問。

雙生點點頭,理所當然地道:
「主人走了,雙生當然也要走了。」

薩摩一聽,忍不住瞪大眼,差點想掐死這頭笨龍,他好不容易找到這個機會,雙生竟然這麼輕易就浪費掉!只是一見到雙生那臉無辜像,時間也已不早,只好打消讓雙生再去一次神殿的想法。遣退為他守著寢宮的尼路,薩摩開始盤算起來。

三天後,圖甦將有一次例行性地部落巡視,由巡行地點判斷,這一趟起碼要一天!這是他行動的最佳機會。所以這兩天,為了避免因頻繁行動而啟人疑竇,薩摩沒再叫雙生進去神殿。這一次,他要親自去找琉璃,為了這個決定,他必須壓抑立刻去找琉璃的想法,讓自己表現得一如往常,耐心地等待時機到來。因此這兩天,薩摩表面雖平靜,內心卻一點也不平靜。


第三天,圖甦在一串冗長的儀式之後離開了王宮。薩摩把握機會,立即潛入神殿。有過前一次與雙生一同行動的經驗,薩摩這次熟門熟路,很快就通過了地下通道,來到地下神殿。毫不猶豫地走向右側的通道,薩摩腳步不停地來到了兩天前的那扇石門前。仔細一看,這扇石門不僅佈滿結界,還上了鎖。他相信石門的鑰匙一定在圖甦手上。薩摩甩甩頭,搖開紛亂的思緒,將頭貼近石門,嘗試地呼喚:
「琉璃?」

門內沒有回應。薩摩不解地皺起眉頭。沒聽到嗎?原來,這時的琉璃正在房間中發怔,腦袋裡反覆想著兩天前夜裡的事,薩摩這一聲叫喚竟沒被她聽到。

「琉璃?!」薩摩不放棄,提高了聲量,又叫了一聲。

這次,房中的琉璃總算有反應了,只見她茫然地眨眨眼,側耳傾聽。她好像聽見有人在叫她……。

「琉璃?!」又一聲傳來。

琉璃這次聽清楚了!分明有人喚她,而且這聲音聽來很是耳熟。驀然,琉璃腦中靈光一閃,終於想起這聲音的主人了。是薩摩?!沒想到摩哥哥真的來了?!琉璃這時早忘了什麼害不害的問題,一聽到薩摩的聲音,高興得跳了起來,蹦蹦跳跳地來到石門前,念茲在茲的承諾早被她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琉璃來到石門前,立刻挨了上去,驚喜地叫:
「摩哥哥?!」

薩摩連叫三聲終於聽到琉璃的回應,心中不免一陣激動,但他總算很快就平靜下來,溫柔地問:
「……琉璃…….你好嗎?」薩摩心情激動,連聲音都不自覺在顫抖。他本來以為她就這麼離開他了……,現在聽到琉璃的聲音讓他有種失而復得的感動。

石門另一邊的琉璃聽到這句話,眼淚立即模糊了視線。沒錯,石門的那一邊真的是薩摩!琉璃雙手按著石門,張開口想叫,卻已經哽咽:
「摩….摩哥…..哥」為什麼哭?她不知道…….她明明…明明一點都不覺得委屈……。

「琉璃…….不要哭….我不是來了嗎?」薩摩嘆息地安慰。

怎知不安慰還好,一安慰,石門另一邊的琉璃反而哭得更凶,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盡是抽抽答答地哭著。啜泣聲傳到薩摩耳裡,讓薩摩也不禁眼框發熱。
「我們一起走吧……..」薩摩輕輕地道。

聞言,琉璃也顧不得哭了,詫異地追問:
「摩哥哥…..你….你說什…..麼?」雖然還有點哽咽,但語氣卻是驚訝的。

薩摩右手撫上石門,平靜地道:
「我們一起走,這扇石門困不住我,我們一起回中央大陸去,回到那個小木屋生活。」

琉璃不語,只是才剛止住的淚水又掉了下來,這次她既不委屈也不難過,有的是濃濃的感動與幸福。這樣就可以了……摩哥哥在乎她…..願意為她這麼做……這就可以了!其實,她多想就這樣答應他,但是,她怎麼能那麼自私?!怎麼可以讓他放棄整個龍人族的未來?怎麼可以讓他為了她在中央大陸過一輩子?圖甦是對的,薩摩有對精靈人和龍人兩族的責任,所以他並不屬於她!想到這裡,琉璃深吸一口氣,故做冷靜地道:
「……不可以,摩哥哥…..我們不可以這樣做?」

「為什麼?」明知琉璃為什麼這麼說,但他還是忍不住想問。難道她不想跟他在一起嗎?

此話一出,石門那一邊先是一陣寂靜,好半晌琉璃的聲音才輕飄飄地傳來:
「摩哥哥還有龍人族和精靈人族……。」

這句話,又觸動了薩摩心中對擔起兩族責任的反彈,讓他忍不住立刻反駁:
「那又怎樣?!」他不認為他必須為了牠們放棄所有,他有他的堅持,誰都無法改變。

「他們需要你…….」琉璃感覺到薩摩的怒氣,只好避重就輕地回答。

「你不需要我?」薩摩挑挑眉,不以為然地追問。

需要!琉璃在心中吶喊!她需要他!一但失去了他,她就一無所有了!儘管琉璃心裡這樣想,但她卻沒有說出來,也不可以說出來。

「我會害你……..」琉璃試著讓薩摩明白她的難處。

「你不會!你從來沒有害過我!」薩摩反駁。

「以前不會,但是以後會!」琉璃也提高聲音叫道。她不只要說給薩摩聽,還要說給自己聽,好讓她認清自己的角色。

薩摩聽到這裡,想起人人都認定琉璃會害他,忍不住氣憤起來:
「你有沒有害我,會不會害我是我決定的!不是你決定的!更不是其他人決定的!」他的命運在他手上,誰都無權為他下定論!

聽到這裡,琉璃又哭了起來。她又何嘗不希望就如薩摩所說的,她並沒有害他!但是光只有這個身分就不允許存在薩摩的身邊!從來在她身邊的人都沒有好結果!想到這裡,琉璃忍不住捶著石門,哭喊起來:
「我會害你!爹爹是琉璃害死的!媽媽是琉璃害死的!叔叔也是琉璃害死的!琉璃是害人精!所有人都被琉璃害死了!我不要以後你也死了!你死了,我該怎麼辦?琉璃不要你死……..琉璃要摩哥哥永遠都活著……」說到最後只剩下啜泣聲。

原來,琉璃真正的心結在於最親近她的人都間接或直接因為她而死,她心裡最恐懼的其實是擔心薩摩會成為其中之一,所以當所有人都說她的存在會危害薩摩時,她一點都沒有為自己辯駁。

薩摩無言,比起憤怒,他更心疼,她這麼善良,又這麼脆弱。傻傻地將所有過錯都攬在身上。對於這樣的她,他能責備嗎?他捨得責備嗎?帶著溫柔的眸光,薩摩輕輕呢喃著:
「琉璃…..摩哥哥不會死…..你聽到了嗎?…摩哥哥不會死…..摩哥哥永遠都要陪著琉璃妹妹…..我們一起去看星星…..一起去抓菟絲蟲…..一起去採葉子….一起去做很多很多的事……」

聲音很低,但石門另一邊流著淚的琉璃卻點頭了!她也呢喃著回應道:
「…..摩哥哥要永遠陪著琉璃…..永遠都不能死……」

薩摩心頭沉甸甸,略低沉的嗓音也向琉璃討取對等的承諾:
「摩哥哥永遠都不會死……除非琉璃先死了…..摩哥哥會孤單….所以也會死了…..」

「琉璃不會死…..琉璃要跟摩哥哥一起死…….這樣….永遠都不用哭了….」

就這樣,兩個人隔著一道石門,靜靜地坐著,沒有說太多話,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個一兩句。這種時候,彷彿知道她/他在另一邊,一起呼吸,一起思考,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