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薩摩整整衣衫,前去找圖甦。寢宮中沒有他的蹤影,據侍衛說,圖甦到書房去了。書房是所有人的禁地,只有圖甦想安靜時才會到那裡去。這就不免讓薩摩好奇起來,據他所知,最近圖甦到書房去的頻率似乎太高了。圖甦要安靜倒也無妨,不過,如此一來他就見不到圖甦的面了!

薩摩緩步踱向書房,最後停在門口。門前兩個侍衛見到他,恭敬地鞠了一個躬,卻沒有退開讓他進去的意思。薩摩思索了一會,橫豎閉上眼睛凝注精神與圖甦聯繫。圖甦似乎從來不關閉感應,薩摩才一凝神便看見圖甦坐在桌前習字的身影。

幾乎就在薩摩看到圖甦的同時,圖甦也驚訝地抬起頭,詢問:
「有事?」也難怪圖甦驚訝,薩摩已經單方面關閉感應很久了,也從來沒有以這種方式與他聯絡,這次竟然主動聯繫他,怎不叫他驚訝呢?

薩摩察覺圖甦的訝異,心中閃過一絲愧疚,但隨即收攝心神,頷首傳去一道訊息:
「薩摩有事求見,此刻正在書房外。」

圖甦一聽,似乎很是驚喜,立刻開口揚聲:
「讓王子進來!」

門口兩名侍衛突然聽到圖甦的命令,很是驚訝。怎麼王子在外面閉著眼睛站了一會,王上就發現了呢?儘管疑惑,侍衛還是高聲應是,接著兩邊退開,躬身延手讓薩摩進去。

薩摩不客氣地走進書房,就見圖甦已站起身微笑地等著他。見到這一幕,薩摩倒是不好直接開口要他叫龐龐離他遠一點。圖甦很重視他,會為龐龐當說客肯定是因為被龐龐煩得受不了了,否則哪需三天兩頭便躲在書房內呢?思及此,昨夜擬好的話再也說不出來,只能訥訥地看著圖甦。

圖甦恁地聰明,一見薩摩猶豫的臉色,略一思索,便猜出薩摩來訪的目的。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道:
「你是為了龐龐的事吧?」

薩摩微微一愕,隨即點頭,欲言又止。

「你可是怪圖爹爹?」圖甦苦澀地問。

薩摩猶豫了一會,終於還是開口道:
「薩摩對龐龐小姐沒有意思。」

圖甦一聽,苦笑起來:
「我知道。龐龐被圖爹爹寵壞了,那性子……遲早吃虧。」

聞言,薩摩倒是納悶了。
「那……?」

圖甦這時已收起感嘆的情緒,目光灼灼地道:
「圖爹爹刻意做給龐龐看的,省得煩心。」

意思就是說,圖甦去請宇瀚夫婦幫忙只是為了應付龐龐?!薩摩聽到這話,也苦笑起來埋怨道:
「圖爹爹不用煩心,爹爹媽媽和薩摩卻得多煩心了。」

圖甦一聽,微微一笑,揶揄道:
「你們年輕,經得起煩。圖爹爹卻是不行啦!你就算體諒圖爹爹年紀大,隨便打發她吧!」

薩摩聽得啞口無言。圖甦見狀也不繼續調侃,反而將目光拋向窗外,淡淡地道:
「薩摩,記住一件事。再喜歡的物事,在跟大局衝突時,就要毫不留情地拋棄。」

此話一出,薩摩心下一凜。這些話無疑是說,就算圖甦再怎麼喜歡龐龐,當遇到與大局衝突時,他還是會毫不猶豫捨棄龐龐!但是,什麼是大局呢?圖甦又真的拋得下嗎?雖然這些話還有很多值得思量的地方,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圖甦不會允許龐龐任性妄為。如此,薩摩總算心下稍安。


很快地,薩摩十六歲了。已經到了預言中成年大劫發動的年紀,圖甦多次請琉璃預言出正確的時間,但琉璃卻總是只看到漆黑的一片,漆黑的影像後彷彿有圖像,但任憑琉璃想盡辦法還是無法看清楚。圖甦心知無法勉強,因此只得吩咐宮中侍衛多加小心注意薩摩。

而薩摩呢?因為透過雙生跟琉璃聯絡,所以他也知道成年劫會在今年到來。對這件事,他沒有太大的反應,反正該來的跑不掉,他也實在太習慣了身體時常有的異狀了。

日子在緊張的平靜中渡過。

另一邊,龐龐經過三年也已經十九歲了,看著其他姊妹們紛紛出閣,她也急了。這幾年,她越看薩摩越是覺得再也沒有人比他更合適她,但是,任憑她使盡手段討好,示愛,薩摩就是不為所動。可偏偏他越是這樣子,自己越覺得他不凡。終於,在收到最後一位姊妹結婚的消息後,龐龐受不了了,又找上了圖甦。

在圖甦的寢宮裡,圖甦一聽龐龐求見哪還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可惜他今天公事稍多,耽誤了點時間,否則此刻已經在書房清靜去了。果不其然,龐龐劈頭就賴著圖甦撒嬌道:
「乾爹!龐龐的姊妹們都出閣了,龐龐該怎麼辦啊?」

圖甦揉揉額頭,他知道龐龐就是希望他將她許給薩摩,無奈之下只好反問:
「薩摩答應了嗎?」

圖甦這麼一問,龐龐表情立刻一僵,但隨即又笑了起來,抓住圖甦的手臂不依地輕輕搖晃:
「唉唷──,薩摩還小啊!還不懂嘛!」她這樣解釋。

圖甦不以為然地搖搖頭道:
「龐龐!十六歲算不得是小孩子,何況要論懂,你恐怕還沒有薩摩懂事!」

龐龐一聽到圖甦這話,立刻不平地反駁:
「乾爹!你怎麼這麼說啦!龐龐都回來陪您了,哪裡不懂事呢?」

圖甦嘆了一口氣:
「你要不是不懂事,怎會逼著乾爹讓薩摩娶你呢?」

龐龐聞言扁扁嘴,不悅地道:
「那您說,全天下還有誰配得上龐龐?除了龐龐又有誰配得上薩摩呢?」

圖甦不語,龐龐是他的寶貝乾女兒,要他隨便嫁了她,那是不可能的。當然,薩摩是最好的人選了。只是他不是護短的人,他很清楚,龐龐這性格當不得母儀天下的皇后,薩摩也無心於她,只不過礙著他的面子才沒當場跟龐龐翻臉罷了。龐龐說得容易,卻不知薩摩是絕對逼不得的人啊!比起龐龐,他還比較重視薩摩一點。

有了這些顧慮,圖甦也只能對龐龐敷衍地道:
「龐龐,乖!聽話!薩摩成年劫就要開始了,你要談這個起碼要等成年劫結束再說啊。」

「為什麼要等成年劫結束?那要什麼時候啊!」龐龐不滿地抗議。

圖甦聞言皺起眉頭,慎重地道:
「成年劫可是攸關生死的大事,一不小心連命都沒了。為了薩摩著想,在這之前還是一切小心的好。」

龐龐卻不同意,立刻撇嘴反駁:
「有什麼好緊張的嘛!我們族裡那些男人人人都經過成年劫啊,他們不都活得好好的!就連那些什麼尼什麼皮的都安全度過了嘛!」她說的是薩摩六個護衛中年紀最小的皮喇和尼路,他們在三年前都在長老的幫助之下,平安度過。

圖甦聞言嘆了一口氣:
「你不懂,王族成年劫跟其他人是不能比的!你沒見乾爹把神殿的事務都停了嗎?為的就是應付薩摩隨時可能開始的成年劫啊!」

瞪起眼,龐龐不同意地道:
「龐龐懂!可是乾爹是王耶!您也經過成年劫啊!現在還不是活得好好的!」

圖甦氣沮地張張嘴,隨即大大嘆了口氣。這叫他怎麼解釋呢?當初他在經歷成年大劫時可沒有薩摩現在的修為。現在薩摩的龍麟跟他一樣顏色,甚至,他還發現薩摩額上龍麟的顏色似乎比之前淡了,這是不是表示,薩摩就要成為首次出現黑色龍麟以外顏色的王族?圖甦不知道,但,他十分擔心薩摩的成年劫,那卻是真的。於是,他莊重地吩咐龐龐:
「薩摩跟乾爹不一樣!龐龐,你只管聽乾爹的話,一切等成年劫過了再說!」

圖甦語氣堅定,龐龐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了圖甦的寢宮。


是夜,王宮東北側的樓閣中…,一盞宮燈下是三個女子身影。

「小姐,您從早上回來就一直不講話,誰惹您生氣了?」小丫環喜兒怯怯地問。

龐龐搖搖頭,悶下臉不說話。

喜兒猶豫了半晌,才期期艾艾地猜測道:
「是不是……王上又不答應了?」

龐龐聞言,猛然抬起頭,突然激動起來:
「乾爹要我等到薩摩成年劫結束!等!等!等!我還要等多久,我已經十九歲了,再不嫁,他們都會笑我,說我沒人要,嫁不出去!」

喜兒知道“他們”指的是龐龐的“人族”姊妹。
「這也是沒辦法的啊!成年劫很重要嘛!」喜兒安慰。

龐龐不語,蹙著眉像是在思考什麼,喜兒沒敢打擾她。好一會,龐龐才突然抬起頭問:
「喜兒,你知道有什麼方法讓男人非娶你不可嗎?」

喜兒一呆,想了一下,為難地道:
「好像沒有。」

龐龐板起臉,十分篤定地道:「一定有!喜兒,你再想想。」

喜兒苦著臉,只好再想。在各族中,除了矮人不知道外,獸人族對婚姻態度近乎放縱,很少有獸人一輩子只認定一個女人當妻子,有時,他們的關係可以複雜到,女的有數個丈夫,而丈夫也有數個妻子的情形。而精靈族、龍族和精靈人族、龍人族不同於人族,他們都非常重視婚姻關係,不輕易結婚,一結婚那就是一輩子,很少有像人族離異,或中途娶妾的情形。雖然各族都沒有人族的貞操觀念,但除了獸人族外,就算是性慾強盛的龍族,或龍人也都不濫交,因為,對方絕對是可以因此逼你與他結婚的。

想到這裡,喜兒突然想到了一個方法,只是這方法未免有些卑鄙。喜兒猶豫好一會才吞吞吐吐地道:
「小姐……」

龐龐聞聲,驚喜地抬頭問:「你想到了嗎?」

喜兒又猶豫了一下,這才點點頭:
「我們只要讓小姐跟王子………,以小姐的地位,王子就非娶您不可了!」

龐龐乍聽之下有些迷惑,但隨即懂了。對於男女間事,她並非全然不知。相反的,她還時常和人族的姊妹們聊到這方面的事。所以對喜兒的暗示,她很快就想到是怎麼一回事。一想通,龐龐更是喜不自勝,忍不住笑開了臉,這方法的確可行。但很快地,龐龐又沉下臉來,萬分苦惱地道:
「可是,薩摩理都不理我,怎麼那樣做啊?」霸王硬上弓嗎?不可能!她又打不過他。

喜兒一聽,也面現難色。的確,如何讓王子“就範”才是最難的。正當龐龐與喜兒想不出什麼法子時,另一邊一直沒說話的悅兒卻開口了:
「小姐,悅兒聽說,有一種藥可以讓男人們克制不住!」

龐龐聞言大是驚喜,連忙追問:「什麼藥?」

悅兒想了一下,不確定地道:「悅兒以前主管夜宴時,曾聽將軍們提起,那種藥好像叫做“夜夜笙歌”的樣子,據說可以短時間讓男人興奮,而且百戰不洩!」

龐龐一聽,也不管什麼十戰百戰洩不洩的,她只管,這藥可以讓男人失控,這就得了!
「那種藥要怎麼拿到?有得買嗎?」龐龐焦急地問。

龐龐這麼一問,悅兒倒是為難了,支支吾吾的半晌,終於吶吶地回答:「悅兒不知道,只知道族裡很少人用這種藥,這種藥是人族傳來的。」

龐龐聽到這話,知道好不容易想到的方法一點用也沒有,忍不住怒道:「管他是誰傳來的,拿不到還不等於沒用!」

悅兒見龐龐發怒,怯怯低下頭,唯唯喏喏地道歉。喜兒見主子生氣,眼珠子一轉,很快又想出了主意:
「小姐,既然是人族傳來的,那我們就去人族買啊!往南邊去,大概兩天路程不就到了人族的村落了嗎?或許可以買到也說不定。」

說的也是!龐龐喜上眉梢,彷彿與薩摩的好日子就近在眼前。想到這點龐龐哪還冷靜得下來,立刻就催促著兩個丫頭道:
「明天一早,你們兩個就去找!找到才准回來!聽到沒?」

喜兒、悅兒一聽都呆了。
「小…..小姐!不好吧!我們都是女的……買那種東西……」悅兒猶豫地道。

「是啊!叫別人去嘛!」喜兒也附和。

龐龐不悅地皺眉:
「叫別人?你們怕別人不知道不成?要叫別人去買,那還不傳到乾爹耳裡,一傳到乾爹耳裡,那就沒戲唱了!」

「但是……這事…這事可是大罪啊!」悅兒還是很掙扎。要真買回來這種東西來陷害王子,就是她有十條命都不夠死呀!

喜兒一聽,也想到事情的嚴重性,整張小臉都發白了。

龐龐見兩個丫頭的怯懦模樣,不悅地哼了一聲道:
「你們怎麼這麼傻?要是薩摩跟我結婚了,哪還會罰你們?就算要罰,也有我幫你們求情哩!」

龐龐說得好聽,但喜兒和悅兒都知道,這不是求情與否的問題,而是族規的問題。任何針對王族的陰謀、陷害或設計都是不被允許的,就算龐龐願意為她們求情,恐怕也很難全身而退。全族大概只有龐龐會有這種沒來由的信心,喜兒和悅兒都是身分低下的人,從來都不敢有任何僥倖的想法,所以儘管有龐龐的保證,她們還是很害怕。

「這……」兩個丫頭心裡百般不願意,但龐龐現在是她們的主子,她要她們買,她們怎能不買呢?

龐龐不耐地揮揮手,表示事情就這樣決定了。
「去吧!後果我負責!怕女的去買難為情,那就扮男的,人族的豬腦袋看不出來的。」

喜兒、悅兒見龐龐態度堅定,儘管再不願還是得去了!


隔天,天還沒大亮,王宮還盪著濃濃的睡意時,喜兒和悅兒就離開了王宮。

四天過了,喜兒和悅兒卻還沒回來,龐龐也沒想她們為什麼遲了,一逕計劃著什麼時候實行計劃比較恰當。經過一番打聽,龐龐終於問到七天後,各地戍邊的大將軍,也就是八大龍神將都會回來述職。這時候,王上幾乎整天都必須待在大殿中,聽取八大龍神將的報告,最沒空注意她在做什麼。所以,這個時間一定最恰當,因此,龐龐決定在這天施行她的計劃。薩摩不知道一個“陰謀”正在醞釀,他也想趁這個時間,圖甦無力注意他時,試圖再次進入地下神殿探視琉璃。

兩方各有計劃和打算,究竟結果會是如何呢?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