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薩摩苦苦思索時,琉璃也已經回到石門前。她謹慎地盤坐下來,將明鑑合抱在胸前,澄淨思慮,閉上眼,默想……。一開始仍是一片黑霧,但不久,黑幕逐漸融化,幕後的影像開始浮現。看得見了!這個意料之外的結果讓琉璃心下大喜,更是凝神細看。只見本來小小的一個模糊輪廓,忽然在她眼前放大……。模糊的背景,瀰漫著詭異的氣流,兩具裸露的身軀就在其中曖昧糾纏。琉璃雖然看不清那兩人的面目,但她知道那是她和薩摩。

這是什麼意思?琉璃雖然如願以償看到影像,但卻怎麼都想不透它的涵義。難道成年劫必須她和薩摩兩人這般做才會發生嗎?不知怎的,琉璃突然有些臉紅心跳起來。可惜不容琉璃細想,那影像猶如曇花一現,很快又消失了!

琉璃見影像消失,心裡一慌,正待再試一次,一段話卻突然跳進琉璃腦海:
“純潔之血為引,大劫即至!”

文字一閃即逝,留給琉璃的只有更多的迷惑。大劫?!是指成年大劫嗎?純潔之血?!那又是什麼?是不是說,摩哥哥的成年大劫必須有什麼純潔之血來做引子?想到這裡,琉璃顧不得再追究剛剛的影像,連忙放下手中的明鑑喚:
「摩哥哥!」她想將預言結果告訴薩摩,她認為,以薩摩的聰明才智一定可以猜出預言的意思。

只可惜薩摩此時正和體內不知從何而來的慾望搏鬥,根本無法回應琉璃的叫喚。

原來,就在琉璃預言的這段不算長的時間當中,熱氣已由薩摩下腹席捲全身。薩摩現在不僅下體又熱又脹,就連思緒也開始躁動不安,莫名的渴望幾乎蒙蔽他所有的思想。腦中浮現的盡是印象中白皙的軀體,那是三年前看到的琉璃。那副軀體雖然青澀,卻在這時讓薩摩的慾望急速高漲,幾乎想立刻破門而入,一逞慾望。薩摩不知道這是藥物作祟,只得苦苦支撐,因此,等到琉璃發問的時候,焦躁的熱汗早已溼透了薩摩的衣衫。尚幸薩摩秉性堅定,儘管慾望猶如波濤般席捲而來,憑著強烈的意志力,薩摩總算還能保持一點清明。但也因為他忙著克制排山倒海而來的慾望,所以當琉璃結束預言,開口叫他時,他根本沒辦法回答。

琉璃得不到回應,迷惑地追問:
「摩哥哥?你聽到了嗎?」聲音有些焦急。

薩摩聽出琉璃的焦急,所以儘管無力地伏在地上,還是咬緊牙根,努力地擠出一聲:
「聽到了……」

聞聲,琉璃鬆了一口氣。雖然覺得這聲回應顯得有些虛軟,卻也想不到薩摩現今的處境。因此愣了一楞之後,還是說出預言的結果:
「摩哥哥,琉璃剛剛幫你預言了。預言裡說:『純潔之血為引,大劫即至』。琉璃雖然不完全懂,但是大劫會不會就是成年劫呢?琉璃覺得,摩哥哥要趕快回去找王上,王上一定知道怎麼做的。」

薩摩一聽,無奈地苦笑起來。能夠知道成年劫的消息當然令人高興,但以他現在這種情形,自顧尚且不暇,哪還有辦法跑去找圖甦呢?現在的他一動也不能動,因為一但他動了,那麼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打破石門!

他不想!只要一打破石門,以他現在的狀況,會做的事是再清楚不過了。他已經確定這是慾望!但他不知道為什麼慾望來得突然又急促!難道這是成年劫來到的前兆?不!薩摩立刻否定了這個可能性。從來沒聽說前兆會是這樣!突然,薩摩想到了臨出發前,龐龐的那壺桂花茶!驀地恍然大悟!

淫藥!一定是淫藥!他不該忘了龐龐處心積慮要他娶她!想必是因為他對龐龐不理不睬,龐龐才會用這種手段來對付他。這大概就是剛才龐龐硬是不讓他離開的原因了。薩摩一切都想明白了,但卻不知如何是好。他已經吃了淫藥,就算有解藥也會在龐龐手中。龐龐處心積慮要他娶她,藥又是她下的,當然不會把解藥給他。假設去找圖甦,圖甦大概也只會替自己找一個女人來解決。當然這人十之八九肯定是龐龐了!薩摩心裡很掙扎,他不想讓龐龐得逞,但體內的淫藥又非解不可!他相信,龐龐絕對不會用普通的春藥來對付他,所以他不敢期望靠著深厚的功力熬到藥效退去。既然如此,眼前他只有一個方法,那便是琉璃……。他知道琉璃會答應,但卻太對不起她了……。

這過程寫來雖長,但也不過是一忽兒的功夫。琉璃顧著回憶預言內容,倒沒發現石門那端的薩摩沒有回應。沉吟了一會,琉璃又繼續道:
「琉璃還看到很奇怪的影像,但是琉璃想了很久還是想不懂,為什麼摩哥哥要跟琉璃抱在一起呢?」

琉璃的聲音雖然清晰,但薩摩因為精神無法集中的關係,還是耗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完全理解。只是聽懂之後,卻更迷惑了。
「抱……?」薩摩怔怔地反問。

琉璃輕輕點頭,一邊回想一邊回答:
「是啊!我看見琉璃跟摩哥哥抱在一起。然後就看到『純潔之血為引,大劫即至』這幾個字。」琉璃畢竟臉嫩,沒說出他們兩個不僅抱在一起,還光著身體。

薩摩甩甩頭,他知道,琉璃預言中看到的絕對不是沒有意義的東西,但是成年大劫的預言為什麼會出現他和琉璃兩個人抱在一起的影像?薩摩似乎想到點什麼,只是渾身加劇的躁熱卻讓這好不容易抓到的念頭又消失不見。

石門另一頭的琉璃,這時因為久久等不到薩摩的回覆,終於察覺到不對勁。
「摩哥哥?你怎麼了?」琉璃心裡不安,忍不住提高聲音叫。

「呼…….呼…….呼…….」薩摩試圖回答,可惜出口的只有喘息。

“夜夜笙歌”是種相當強橫的春藥,幾乎一下腹半刻鐘不到便能完全發揮藥效,錯非薩摩一身深厚功力加上意志堅韌,還真撐不了這麼久。儘管如此,薩摩在經過這段時間的慾望折磨後,也只能維持神志一絲清醒,苦苦克制自己不跳起來打破石門。所以別說回答了,將所有力量放在克制衝動上的薩摩就連那野獸般的喘息也無力掩蓋。

琉璃的呼喚沒有得到回應,讓她更是焦急。大喊:
「摩哥哥?你怎麼了?摩哥哥?」她現在已經顧不得會不會被人發現薩摩在這裡了,她現在最擔心的是石門那邊狀況不明的薩摩!

薩摩當然聽到了琉璃的叫聲,但是他卻無法回答。現在他已經確信,這種春藥恐怕是無法以意志力和內力來加以抑制了。雖然他的確獨力撐到這時,但春藥的威力還是逐漸在增強。他現在還有辦法思考,但他相信不久之後,他就會完全失去主宰能力,任憑慾望支使。理智告訴他,他應該趁著現在還清醒時,離開這裡到外面找一個女人解決。但情感上,他不想讓其他人有機會取代琉璃成為他的妻子!

琉璃遲遲聽不到薩摩的聲音,急得想破門而出。她頭一次這麼痛恨她的無能為力,如果她有像薩摩一樣的功力,她絕對不願這樣束手無策地乾著急。就在這時,琉璃想起小蛇雙生!

轉過頭,琉璃焦急地命令雙生:
「雙生!你去看看摩哥哥!」

雙生本來也在不知如何是好,一接到琉璃的命令才想到牠應該先去查看薩摩的狀況,於是毫無異議地馬上鑽出石門。哪知道一穿過石門,看到的就是薩摩渾身汗濕,滿臉詭異潮紅,痛苦伏在地上的景象。雙生大驚失色下,忍不住吼叫:
「吼!主人?!」

琉璃一聽石門那邊傳來雙生焦急的吼叫聲,俏臉倏地刷白。出事了?!如果薩摩沒事,雙生絕不會這樣慌張。難道她剛剛能看到成年劫是因為已經要發生了嗎?一定是這樣!不然以薩摩的功力還會有什麼麻煩?想到這裡,琉璃拉高聲音,拍著石門叫:
「摩哥哥!是不是成年劫?摩哥哥?」琉璃使勁地拍打著石門,焦急得臉眼淚都流出來了還是得不到薩摩的回答。「摩哥哥!求求你!回答啊!求求你……」

石門另一邊的雙生似乎察覺了事情的嚴重性,因此除了第一聲的吼叫外就沒再出聲,只是瞪著焦急的大眼睛,看著牠的主人。琉璃的叫聲傳來,雙生也跟著著急,偏偏薩摩盡是咬著牙,一聲不吭。原來,這時的薩摩,神智已經開始昏亂,根本沒有多餘的精神去回答琉璃的問題。他必須趁著還清醒時,做下決定。因為,再不做決定,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就已經不再是他所能掌控了。於是,他使勁咬破嘴唇,尖銳的疼痛讓他的神智暫時維持清醒,接著呻吟道:
「琉璃……..」

薩摩的聲音雖低,但一直等待回應的琉璃還是聽到了。只聽她立刻迫不及待地回應:
「摩哥哥!你怎麼了!」

薩摩舔舔嘴角的血,吃力地靠坐在石門旁道:
「….琉璃…..你還願意….當我的新娘嗎?」就這幾句話的功夫,薩摩又覺得神智昏亂了一些。他已經做了決定,與其面臨再一個兩難,他寧願選擇將這賭注下在琉璃身上。雖然這樣會傷害琉璃,但在一夫一妻制的龍人族裡,這樣做說不定反而能有一絲契機。他知道,要是他找了其他的女人,以琉璃的身分,他們兩個只有更加的不可能。

「為什麼這麼問?琉璃一直都願意的。」琉璃雖然不知道其中緣故,但仍舊沒有絲毫猶豫地回答。

「…我被下了春藥……」薩摩一邊甩甩頭,盡量保持清醒,一邊努力地扶著石門站了起來。

「春藥?」琉璃不解,但想到薩摩聲音這般虛軟,又忍不住驚慌起來:「春藥很厲害嗎?不能解嗎?」

「……只有…你可以解……」薩摩靠在石門上,雙拳緊握,額上的汗水順著臉頰流下。話一說完又開始用力甩頭。他的神智又模糊了一些,而下體更是熱疼得沒了感覺。他現在僅靠著僅存的意志力咬牙苦撐。

「主人?」雙生緊張地問。牠覺得牠的主人此刻全身佈滿強大的力量,這力量顯得太危險了,讓牠也幾乎不敢靠近。

琉璃聽薩摩這麼說,大是不解。只有她可以解?為什麼呢?不過沒等琉璃想清楚,石門那一端又響起近乎呻吟的聲音:
「琉璃…你要…原諒我……」

琉璃更加迷惑了。薩摩沒做錯,為什麼要她原諒呢?
「摩哥哥,你說什麼?」琉璃不解地問。

不過薩摩並沒有幫琉璃解答,反而自顧自地道:
「琉璃…..離開石門……」這種緊急時候,他已經顧不得會不會引起圖甦注意。他決定強行破壞結界和石門。

琉璃儘管不解,但她還是直覺地退開。才剛退開,只見那扇石門突然暴起刺眼光芒,光芒的中心開始龜裂,然後轟隆幾聲連響,偌大的一扇石門即刻碎成了一塊塊的大石頭。如果琉璃沒有退開,此刻恐怕已經埋在這堆大石頭當中了。

煙塵當中,琉璃驚魂未定,就見一道修長的身影站在那洞開的石門處。方才鑽出去找人的雙生也變回巨龍盤旋在身影後面。隨著煙塵逐漸消散,琉璃看到一個高大英俊的男子,雖然跟印象中的薩摩不大一樣,但隱約還可以看出熟悉的輪廓。只見他站在門口,臉上泛著異樣的紅潮,胸膛劇烈起伏,全身散佈著危險的氣息。

「摩哥哥?」她不確定地喊。她已經太久沒有見到他,幾乎快認不出眼前高大英俊的人就是她心中的摩哥哥。

薩摩一掌毀掉結界與石門,見著了琉璃心情也很激動。只是比起激動,在他全身流竄的慾望顯然更強烈了一點。他克制想要立刻衝過去的念頭,小心的邁前一步,卻又立刻停了下來。他發現,才這小小的一步,他卻需要費盡所有意志力才能讓自己不要像是看到獵物的獅子一般,飛撲過去。他不想嚇著琉璃,於是只好改變方法。
「琉璃……過來……..」薩摩輕聲道。

聽到聲音,琉璃也確定了他的確是她久未見面的摩哥哥。因此她毫不猶豫地走向前。沒想到,越靠近,薩摩的粗喘生也就越明顯,讓琉璃好生納悶。

來到薩摩的身前,琉璃怯怯地問:
「摩哥哥….你怎麼了。」

薩摩沒有回答,雙手一伸,猛地將琉璃抱入懷裡。
「啊!」琉璃驚呼。驚叫聲一出,琉璃又立刻發現薩摩的體溫高得驚人,呼吸也急促得不正常。

「你一定要原諒我…..」薩摩急促喘息著,用所剩無幾的自制力說。

琉璃還來不及回答,薩摩便幾個大手扯破了琉璃單薄的衣裳。

「摩哥哥?」琉璃震驚之下一時不知道如何反應,等到衣衫被撕裂了才緊張地伸手掩住身體。

當然,只憑琉璃一雙手是掩不住那乍洩的春光。薩摩很輕易就看清那暴露在空氣中的嬌美軀體。薩摩清楚感覺到渾身慾望更炙,幾乎連想都不用想,他就這麼吻住了琉璃的嘴,吞下她的驚呼,順著自己的慾望,幾個大手又扯破了自己的衣裳。接著,大掌開始在琉璃身上游移。琉璃白皙的肌膚,滑嫩的觸感都勾起了他的情慾,而胸前那含苞待放的蓓蕾更是讓他愛不釋手。被慾望支配的薩摩,他的吻,說不上溫柔,他只是不斷地嚙咬著琉璃嫣紅的唇瓣,舌頭狂肆地在琉璃嘴巴中鑽動。

「嗚……」琉璃呻吟。她不知道薩摩怎麼了,只知道他的手和嘴都弄痛了她。
「好痛!摩哥哥…….」琉璃偏頭離開薩摩的唇,伸手試圖推拒,但她一個一點武功都不懂的人哪能推開薩摩?不僅推不開,更讓薩摩一手抓住雙手,固定在頭上。

儘管琉璃對薩摩的信任根深蒂固,但遇到這種情形還是不免恐慌起來。
「摩哥哥……你要做什麼?」琉璃怯怯地問,換來的卻是薩摩越來越放肆的雙手。

琉璃正在掙扎間,薩摩的唇卻突然落在琉璃胸前初綻的蓓蕾上,引得琉璃又一聲驚呼。薩摩的動作一點都不溫柔,相反的還有點粗暴,讓琉璃的恐懼逐漸竄升。

「琉璃……」薩摩對琉璃的掙扎恍若未覺,自顧自嘆息了一聲,隨即又像發瘋似的,咬住了琉璃嫩紅的蓓蕾。

琉璃吃痛,尖叫了起來:
「啊!不要!」琉璃開始用力掙扎,但薩摩卻像是完全迷失了一般,只懂在琉璃身上發洩慾望。

「好痛!不要!摩哥哥…. 不要…….好痛…」琉璃一邊喊痛一邊流淚。她不知道為什麼薩摩要這樣對她。他要她原諒他就是為了這件事嗎?
「摩哥哥…..不要…..求你…..琉璃好痛……」琉璃哽咽地哀求。

就在那嬌嫩的蓓蕾終於滲出血來的時候,薩摩才停止繼續肆虐,轉而又吻住琉璃的唇。琉璃容易鬆口氣,下體卻突然傳來一陣劇痛,從來沒有人碰過的乾澀甬道硬生生地被薩摩用手指撐開。近乎撕裂的痛苦讓琉璃一口咬下,正好咬破了薩摩在琉璃嘴裡肆虐的舌頭。薩摩吃痛立刻移開嘴,琉璃也才得以喘息。

「……好痛……」琉璃顧不得嘴裡還殘留的血腥味,一邊奮力掙扎,一邊痛苦地呻吟。

掙扎中,琉璃聽到了細微的呻吟:
「……對不起……原諒我…」

原來薩摩被琉璃這麼一咬,本已迷亂的神智也勉強恢復了一點。因此他很快就發現他在琉璃身上的動作對不解人事的琉璃來說,實在不是件好受的事。想到這裡,薩摩留在琉璃甬道中的手指開始改變動作,不再強行進入,反而輕揉慢捻了起來。他知道他停不下來,所以他只能盡量減少琉璃的痛苦。

琉璃聽到薩摩的話,驚愕地抬眼看去。只見薩摩滿頭大汗,雙眼斥紅,像是強忍著極大痛苦似的。琉璃還在驚訝間,便發現薩摩停在私處的手指又開始動作起來,只是這次的動作沒再弄痛琉璃,反而帶起一陣陣奇怪的感覺,癢得讓她有些想呻吟的衝動,一股股熱氣也逐漸在下腹部醞釀。

薩摩咬牙忍住慾望,被情慾熏紅的眼睛看不清身下琉璃的表情,只知道原本乾澀的甬道已經開始分泌水分,不再那麼窒礙難行。

「嗯………」琉璃被薩摩手指所創造出的熱潮惹得忍不住低低呻吟一聲。怎知琉璃不呻吟還好,一呻吟就讓薩摩好不容易暫時克制的情慾又潰了堤。手中力道加大,讓琉璃忍不住痛叫了一聲。

「呼…….呼…….」聽到琉璃聲音,薩摩身體明顯頓了一下,但隨即陷入瘋狂。放任脣齒在琉璃白皙的肌膚上肆虐,手掌在琉璃身上搓揉。被慾望支使的薩摩,為了宣洩全身高漲的慾望,下身開始本能地蹭著,磨得琉璃的腿有些痛了。雖然有圖甦和宇瀚的教導,但薩摩畢竟還沒有實際的經驗,只能順著慾望走,但他似乎明白必須找到一個地方發洩下體的不適,因此,他的右手尋上了那私密的所在,而現在他已將熱燙的慾望頂上那小小的肉縫。

「不要!」感覺到薩摩企圖的琉璃,開始瘋狂地掙動。她覺得好怕,但是被用力固定在頭上的雙手根本無法施力,就連雙腳也被薩摩的雙腿固定住,無法掙脫。琉璃極度驚慌之中,腦中竟驀然浮現剛剛那幅曇花一現的影像。它指的就是現在這樣的情形嗎?!難道真如她所猜測的,薩摩的成年劫已經開始了?但是如果是這樣,為什麼薩摩卻是告訴她,他吃了春藥呢?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