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瀚夫婦聞訊將薩摩和琉璃帶回薩摩的寢宮。診視之下,薩摩只是過度勞累,精神耗損太大因此昏迷,只要精神調養得差不多之後,就會自動醒來。至於琉璃,她只剩一絲極微弱的氣息,全身傷痕累累,尤其下體嚴重撕裂傷,看在為她檢查的靈珊眼裡,真是只有“怵目驚心”四個字可以形容。

「你這孩子為什麼這麼善良…….我們薩摩欠你的什麼時候才還得完啊!」靈珊一邊為琉璃擦拭身體一邊喃喃嘆息。語畢,又見琉璃白皙的身體上滿佈淤痕更是心疼,忍不住將視線凝注在琉璃日益清靈美麗的臉蛋上,內疚地道:
「琉璃,你要早點醒來。靈珊媽媽不反對薩摩娶你了。只要你醒來,管王上答不答應,頂多我們回中央大陸去,靈珊媽媽為你們辦一個風風光光的婚禮。」說著,靈珊忍不住掉下眼淚。她剛剛才知道,原來琉璃一直被關在那個暗無天日的地下石室裡,這次薩摩成年劫,也是她幫的忙,自己只顧著薩摩的未來,卻沒有為這個可憐的人族女孩考慮。

宇瀚見狀,輕輕拍拍妻子的肩膀,默然不語。他不願意承認,但他的確有生以來第一次,對圖甦所做的決定起了質疑。只是質疑有什麼用?照琉璃這樣的情況看來,能不能活過今天都成問題!他還能為她爭取什麼?

就在靈珊為琉璃垂淚的時候,圖甦也到了。
「情況如何?」他本來應該好好休息,但是因為擔心薩摩的情況,所以稍事休息之後便又立刻趕來探視。

見圖甦到來,靈珊夫婦倆也顧不得感傷,連忙起身相迎。
「王上怎不多休息一會兒?」宇瀚首先有禮地道。

圖甦搖搖頭,笑道:
「死不了,我心裡擔心薩摩怎麼還有心情休息呢?」

既然圖甦是因為擔心而來,靈珊於是主動解釋:
「薩摩只是太累了,身體沒什麼大礙。只是琉璃…恐怕……不行了。」

圖甦聞言挑挑眉,顯得有些意外,隨即神情凝重地走到琉璃的床前,凝視著床上的少女,沉吟了一陣之後,突然道:
「靈珊,你今天隨即啟程,將她送到人族去!」

靈珊聞言一驚:
「王上?這怎麼可以?她都快要死了?怎麼還撐得住海上的顛簸啊?!」

圖甦眼中愧疚的情緒一閃而過,隨即冷肅地道:
「我不能讓薩摩醒了看見她!生的不行!死的更不行!」

宇瀚不語,他懂王上的意思。薩摩醒了看見琉璃,要是琉璃活著,有了那樣的關係,他是絕不再願意離開她,但是琉璃身為噬巫,又怎能被允許與他長久在一起?要是琉璃死了,薩摩不會原諒自己,也不會原諒圖甦,而後,恐怕會一走了之。不管是哪一種,都不是好事。但是送走琉璃之後,王上要如何向薩摩解釋她的行蹤?而且,看不到琉璃,薩摩難道不會自己去找嗎?還是,王上是希望,等薩摩找不到時,會自動回來?!宇瀚怎麼也想不到,圖甦就是看出琉璃有死無生,所以才會在這時強行要將琉璃送走。他要讓薩摩以為她還活在某個地方,待時間沖淡薩摩的回憶之後,再告知琉璃的死訊。他寧願面對薩摩再次出走尋找的風險也不願讓薩摩終日陷在自責的泥沼中。由此看來,圖甦的用心不可謂不深。

靈珊沒有圖甦那樣複雜的想法,她只是既心疼又不平,忍不住哀求道:
「王上!靈珊求你了!這孩子很可憐!別讓她死了也找不到一塊棲身之地啊。」看著床上只剩一絲微弱氣息的少女,靈珊眼淚直下。

圖甦眼中飛快閃過一絲痛苦,但隨即便恢復平靜,硬下心腸地道:
「不行!這是命令!」

靈珊聞言,還想再說,宇瀚卻阻止了她。
「王上,我會叫靈珊立刻出發,將琉璃送走。」宇瀚恭身說道。

圖甦點點頭,又回頭看了薩摩一陣子,這才回寢宮休息。

圖甦一走,靈珊隨即不平地質問道:
「你為什麼不讓我替這孩子求情?」

宇瀚無奈地搖搖頭,將他的猜測說出來。說完之後還嘆了一口氣,才又繼續道:
「所以,不論如何,王上絕不會讓琉璃留下來,與其讓他派其他人送走,倒不如我們自己送走。」

靈珊一聽也無法反駁。的確,不論琉璃是生是死,結果恐怕都不是圖甦所樂見。但看到琉璃此刻的脆弱模樣,靈珊仍然很猶豫:
「可是……..」

宇瀚當然知道靈珊的想法,因此又接著解釋道:
「這孩子可憐我們是知道的,所以我們也不要將她送到人族,還是將她送回中央大陸,讓她陪著她的叔叔吧!」這大概是他生平第一次反抗圖甦的命令吧!宇瀚在心裡嘆息著。

靈珊一想,也覺得這是她們唯一可以補償她的方式,便不再反對。於是,宇瀚請尼路、明斯克和耐達依三人陪著靈珊和昏迷中的琉璃離開了穆答烏普。依他想,尼路他們是薩摩的貼身侍衛,若是改變行程將琉璃送往中央大陸,基於薩摩的關係,他們應該不會將此事洩漏給王上知道。


道別宇瀚之後,經過兩天半的行程,靈珊等人在第三天的深夜來到南方港口。他們不走諾森港,儘管諾森港有隸屬於龍人族的快船,但搭乘族裡的船會讓圖甦得知他們的目的地,所以他們選擇了離諾森港東方約莫一百公里的南方港口。休息了一夜之後,眾人於隔天天一亮,搭上一艘往諾姆鎮的船南行。模里邦聯的船從來不直達中央大陸,所以必須到諾姆鎮,轉搭精靈人的船。


經過五天的航行,靈珊等人來到諾姆鎮。一下船,靈珊便找到一位相熟的精靈人,請他順道載她回中央大陸。而尼路等人只能送到這裡,因為龍人不能進入中央大陸,而靈珊也打算回到中央大陸後不再回模里邦聯,雖然擔心兒子,但有了琉璃這件事,靈珊已經開始對兒子的身分感到迷惑。為了兒子,一個年輕的生命就這麼沒了!將來,在“身為精靈人與龍人兩族繼承者”的名義下,又有多少人會被犧牲呢?或許在龍人族的信念中,少數人的犧牲不算什麼。但在愛好生命的精靈人心中,每一條生命都是一個未來,扼殺了一條生命就是斷絕了一個未來!

在諾姆鎮等待那位精靈人辦完事的時間中,眾人就待在一間人族開設的旅棧裡。當眾人抱進氣息奄奄的琉璃時,旅棧的老闆曾經不允住宿,後來是在靈珊的身分下勉強答應。眾人知老闆的忌諱,因此也沒埋怨什麼。


經過兩天的等待,明天,靈珊就要帶著琉璃啟程回中央大陸了。尼路等人已經收好了簡單的包袱,準備等靈珊走了之後,啟程回國。

眾人在房中,沉默地看著沉睡中的少女。她的臉在蒼白中透了一點紅色,氣色看起來不錯,但靈珊知道,她的氣息比幾天前更弱了。現在的她就像風中的殘燭,隨時都將熄滅。尼路等人心情也很沉重,看著王子最在意的女孩就要香消玉殞,無法想像往後該如何面對王子,告訴他,他的琉璃妹妹…已經死了……。琉璃躺在床上,就像美麗的磁娃娃。帶著微微的溫度,以及撼動人心的美麗。他們不知道為什麼琉璃會變成這樣,但他們知道,絕對與幾天前神殿的騷動有關。而且從事後王子臥病在床,以及王上負傷來判斷,這事一定不簡單。

這時,靈珊正在為琉璃上藥。雖然琉璃就要死了,但是靈珊知道女孩子愛美的心態,她想在琉璃離開前,讓她的傷漸漸好起來,帶著美麗的容貌離開人世,結束她短暫但是苦難的生命。正感傷著,琉璃睫毛突然一陣顫動驚動了專心上藥的靈珊。
「琉璃?」靈珊試探地喊。

尼路等人聞聲都圍了上來。
「怎麼了?」尼路問。

「琉璃好像要醒了。」靈珊驚喜得連聲音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此話一出,尼路等人立刻將目光放向床上的琉璃。她還是靜靜地躺著……,似乎沒有清醒的跡象。就在他們正要質疑時,琉璃的睫毛又動了。眾人頓時驚喜地張大眼。只見兩扇羽睫輕輕掀開,接著一雙迷濛的藍眼便出現在眾人眼前。

「…..這是…..哪裡……」琉璃看過圍著她的眾人,沙啞著聲音問。

「這裡是諾姆鎮,我們要回中央大陸。」靈珊連忙回答。看著仍舊虛弱的琉璃雙頰透出的霞紅,她實在擔心這只是短暫的迴光返照。

床上的琉璃一陣沉默,沒有多說,好一會兒才又問:
「摩…..摩哥哥….他…..好嗎?」

靈珊聞言,眼淚立刻猶如斷線珍珠一般滾滾落下。
「他很好!」靈珊抽抽答答地回答。

琉璃安慰地點點頭,隨即又納悶地問:
「靈珊媽媽…..摩哥哥很好….你為什麼要哭?」

琉璃這麼一問,靈珊更是哽咽起來:
「琉璃!我們對不起你!薩摩也對不起你!我們不應該帶你到模里邦聯!薩摩不應該這樣對你……現在,都這樣了…我們還不能讓你見薩摩……對不起。」

聞言,琉璃俏臉上不自禁罩上一抹黯然,但隨即又微笑地搖搖頭:
「不要怪摩哥哥……琉璃可以幫摩哥哥…心裡…很高興……」

靈珊心疼地看著虛弱的琉璃,為她的痴傻嘆息:
「傻孩子!你為什麼那麼傻……」

琉璃吃力地伸出右手,摸上靈珊熱淚潸潸的臉頰:
「琉璃不傻……摩哥哥是琉璃唯一的親人……琉璃不能沒有他……。」

感覺到臉上冰冷的小手,靈珊既覺得心疼,又為自己的兒子慶幸,一時之間竟不知該說什麼好。

琉璃見靈珊沒有說話,也沉默了好一會才嘆了一口氣,悠悠地問:
「靈珊媽媽?我要死了…..對不對?」

靈珊一聽,慌張地抬起眼,安慰道:
「沒有!琉璃會恢復健康的。」

琉璃苦澀地搖搖頭,目光悠遠地道:
「琉璃做了好長的夢……夢見琉璃在飛…飛的好高……好遠……」

靈珊心中一凜,但還是盡力安慰琉璃:
「琉璃要堅強!你知道你摩哥哥很想你,他要你當他的新娘!靈珊媽媽也還要幫你們辦一個很棒的婚禮啊!」

此話一出,琉璃黯淡的藍眼倏地透出神采,猶疑地反問:
「…靈珊媽媽願意讓琉璃當摩哥哥的新娘嗎……?」

靈珊忍住心酸,猛點頭:
「當然願意!善良又美麗的琉璃永遠是薩摩唯一的妻子!」

「靈珊媽媽………」琉璃感動地掉下淚來。

靈珊擦乾琉璃的眼淚,微笑地道:
「傻孩子,這有什麼好哭的?」

這番情緒激動之後,琉璃虛弱地閉上眼,休息了一下,又再度睜開眼:
「靈珊媽媽……琉璃知道琉璃就要死了……可惜…沒有看到…摩哥哥健康的樣子……,靈珊媽媽要代替琉璃告訴摩哥哥….幾句話…好不好……?」

靈珊這次沒有安慰琉璃,因為就連琉璃也發現自己已走到生命的盡頭,再多的安慰也是多餘了。因此靈珊僅是含淚點頭。琉璃見靈珊點頭,安慰地笑了起來,接著才悠悠地道:
「…告訴……摩哥哥…琉璃沒有遵守約定…先走了…對不起…以後不能陪摩哥哥講話……琉璃在天上會看著摩哥哥……請他…不要難過……」

靈珊哽咽地點頭。她這時才知道,原來琉璃年紀雖小,卻已投注了這麼深厚的感情在薩摩身上。只不知自己的兒子又如何?如果也像琉璃一樣投注這麼多感情,她真不敢相信得知琉璃死訊的薩摩要怎麼辦!

琉璃不知靈珊的憂心,喘了幾口氣,又繼續道:
「還有…..要告訴他…..琉璃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他…..琉璃雖然不能當…摩哥哥的…新娘…幫…摩哥哥…生很多很多小孩子……但是琉璃不會…不會怪他。…琉璃雖然死了…可是琉璃的靈魂會一直想他……謝謝他讓琉璃…很快樂……請他….忘了…琉璃…繼續…快樂的生活……這是琉璃最後的…願望……」說到最後,琉璃竟已淚眼婆娑。

靈珊一邊聽著一邊跟著落淚,連連點頭:
「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告訴他…」

尼路等人在一旁聽到這番話,恁是再冷血也不禁眼框泛紅。就是這麼痴這麼善良的女孩才會讓他們的王子這般堅持啊!

琉璃虛弱地眨眨眼,任淚水沿雙頰滴落,暈濕枕畔。
「如果…我死了……把我埋在風眼外的小木屋裡吧……」她曾經在那裡等薩摩四年,而現在,她就算死了…也希望心裡是一直等著他的。

靈珊含淚連連點頭:
「好!我知道……」

琉璃寬慰地露出一抹淒美的笑容,喃喃地道:
「謝謝你……琉璃……好累…好想…睡……」話落,閉上眼,沒了消息。

眾人見狀一驚,靈珊更是連忙伸手一探,接著呼了一口大氣。還好!還有一絲氣息,雖然比以前又弱了一些。心裡剛這麼慶幸,隨即又想到,就算還有一絲氣息又如何?她還不是要死了?這一想,靈珊又忍不住難過起來。


隔天,靈珊讓尼路等人將琉璃抱上船,隨即道別離去。尼路三人也在稍後離開了諾姆鎮。

經過一天的航行,靈珊終於回到中央大陸的北方港口。駕船的精靈人得知靈珊帶回來的少女就是他們薩摩大人的琉璃妹妹時,立刻自告奮勇幫忙,將琉璃背回村。在這位熱心的精靈人協助下,靈珊走了兩天,終於回到闊別四年的家園。

村落入口,海因早已聞訊趕出來迎接。看到久未見面的女兒,海因也十分激動,忍不住叨叨念念地道:
「你看你,一去就是四年,也不捎個消息給我,都不怕我擔心。」

靈珊看著父親,也是感動,畢竟怎麼樣還是自己的家好。
「爹爹明知道咱們中央大陸尋常人進不來的嘛!怎麼捎消息?更何況,人家又沒想到會這麼久……」靈珊柔聲道。

海因當然也不是真的埋怨女兒,聞言僅呵呵笑了幾聲就道:
「好啦好啦!人回來就好!」說到這裡,海因又往四周張望了一下,忍不住納悶地道:
「對了!宇瀚和薩摩呢?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

經海因這麼一問,靈珊也想起這次回來的目的,不禁苦笑起來。
「他們都還在模里邦聯哩!女兒是回來處理事情的。宇瀚說,等模里邦聯情況允許,也會帶著薩摩一起回來。」說著,也不等海因反應,靈珊又拉著他往村裡走。一邊走還一邊道:
「爹爹!我們別盡站在這裡,女兒有私密話跟你聊嘛!」

靈珊一上前,海因這才發現靈珊身後一位族人手中正抱著一位昏迷的少女。這一下哪還猜不出來靈珊此次回來的原因定不單純?眼下也不多問,仍舊故作輕鬆地連聲答應:
「好好好!到我那邊聊吧!」說著便引著靈珊等人前往村落中心的木屋。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