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甦等人見到薩摩自然是一陣驚喜。這些日子,圖甦天天都來看薩摩,宇瀚更不用說了,自己的兒子躺在床上,他幾乎是衣不解帶地照顧他。而尼路等人從諾姆鎮歸來後也一樣每天來看自己的主子。這天宇瀚從自己的房間換洗梳洗完畢後又要到薩摩的寢宮去的途中遇到了圖甦和尼路六個人,於是便一起前來。沒想到一來就發現薩摩沒事狀地站起來亂跑。

「薩摩?你醒了!」宇瀚驚喜地道。

薩摩儘管再急,這會見著圖甦與宇瀚也只得暫且按下,微微點頭招呼道:
「是的,爹爹!」

圖甦看薩摩精神的模樣,也不禁寬心地笑道:
「你總算醒了,這半個多月不僅忙壞了你父親,連我們這些人也擔心的很。」

「這點薩摩很抱歉。」現在薩摩心裡最擔心的是琉璃,因此回答得極為潦草。

宇瀚只以為薩摩大病初癒,不免精神不濟,故對薩摩簡短的回答不以為意,兀自擔心地問:
「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薩摩無心交代,只搖搖頭表示沒事,隨即問:
「爹爹,琉璃呢?」

此話一出,原本高高興興的眾人臉都沉了下來,幾個人大眼瞪小眼,都不知該不該說。

「這………」宇瀚猶豫了好半晌,還是不知如何回答。他既不能告訴他琉璃已經死了,卻又不想騙他琉璃還活著。

「爹爹?說啊!琉璃呢?她應該也受傷了!」薩摩追問。

宇瀚遲疑著,將眼光轉向圖甦。薩摩注意到了,於是,他馬上轉向圖甦:
「圖爹爹!琉璃呢?」

圖甦看薩摩擔心的模樣,心頭一緊,但隨即冷下語氣:
「她傷好了!已經離開了。」

「傷好了?離開?」薩摩瞇上眼:「不可能!」薩摩非常篤定,因為,他知道琉璃不會輕易離開她,否則她不會寧願待在暗無天日的地下石室裡那麼久也不願離開他,更何況以琉璃的個性怎會連等他清醒都不願意便離開?這未免太不合情理了。

眾人聽薩摩這麼肯定都不禁一驚,幾乎以為薩摩已經知道真相,倒是圖甦依然冷靜,淡然道:
「她傷既然好了就應該離開!她知道她是噬巫,不能和你在一起。所以,傷一好,她就說她要走,我沒留她。」

薩摩沉下臉,他又打算騙自己嗎?只是這一次薩摩卻不打算裝做不知,故而語氣依舊強硬地道:
「不可能!琉璃不會離開!除非你強迫她走!」

被薩摩這樣指責,圖甦一滯,一時之間竟沒有回答。

見圖甦猶豫,薩摩越發肯定自己的想法,立刻追問道:
「她究竟在哪裡?」

「我不知道!」圖甦也不願多做解釋,只是模糊回答。

「那你把他送到哪裡?」薩摩依舊堅持問出琉璃的行蹤。

「我沒有送走她!」圖甦冷淡地道。他說了部分的事實,不是他送的。

見圖甦堅不透露,一股叛逆的感情立刻從薩摩心中湧出:
「我去找她。沒有找到她,我絕對不會回來!」他還隱約記得誤食淫藥的他對琉璃做了什麼事。他一定要找到她求她原諒!從來他都不是任性的人,但或許被圖甦逼急了,也或許他內心裡本來就有一股潛藏的叛逆,讓他這次以不再回來當賭注。不過薩摩卻沒有因此感到後悔,反而有一種奇怪的解脫和報復快感,彷彿這樣任意隨性的生活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一般,所以幾乎話剛說完,薩摩就甩頭便走。

面對薩摩首次公然違逆與挑戰的言語,圖甦忍不住怒吼:
「不准去!」雖然早在叫靈珊將琉璃送走時,圖甦就有面對薩摩再次出走的心理準備,他也不打算阻攔他。反正琉璃既然有死無生,薩摩出走這段時間剛好讓他慢慢遺忘,免得得知琉璃死訊太過自責。只是,他沒料到的是,薩摩不僅以不再回來做威脅,語氣中甚至還似乎對捨棄龍人族這件事毫不在乎。這就不是圖甦所能容許的了。如果他現在就可以為了琉璃捨棄對龍人族的責任,那麼即便琉璃死了,也很難保證往後薩摩不會為了其他女人捨棄龍人族!他不懂薩摩究竟要為了區區一個女人做到什麼地步?難道他就這樣離不開她?這種被男女之情支配的人怎麼能成功領導一整個族群呢?這就是圖甦為什麼開口攔阻薩摩的原因。

薩摩不知圖甦心中的曲折,但本就不甚愉快的他,聽到圖甦開口阻攔更覺憤怒。
「為什麼?」薩摩憤怒地反問。就是理解圖甦對琉璃的疑慮,所以薩摩既沒有跟圖甦計較四年前背著自己將琉璃關到地下神殿的事,現在更不計較他將琉璃又送到別處去的事,他還想怎麼樣?連自己想去找她也不行嗎?難道,身為一個龍人族的繼承人,就代表所有一切都必須受他控制嗎?他不願啊!

為什麼?這中間緣由豈是三言兩語就可道盡?於是圖甦選擇霸氣地道:
「不為什麼!」

聽圖甦這般回答,薩摩更是生氣。他氣圖甦明明看到琉璃如何委曲求全,如何犧牲,卻堅持不接納琉璃。噬巫雖然惹人疑慮,但也並非完全無法突破的禁忌,為何圖甦就是不肯成全他們兩人?只要圖甦肯,他有信心可以用時間來證明琉璃的無害啊!思及此,薩摩對圖甦更是不能諒解,驀地轉過身,金色的眼眸燃起怒火,堅定地道:
「我一定要去找她!」

此話一出,圖甦忍不住凝視薩摩的雙眼,那堅定的眼神讓圖甦嘆息,最後仍舊軟下語氣:
「薩摩,你什麼時候才有一個繼承人的自覺?為了一個可能會為族裡帶來紛擾的女人,你又何必非找到她不可?」圖甦試圖讓薩摩從大局著眼。

可惜在薩摩心中,唯一堅持的就是和琉璃的這段感情,那是說什麼也不能捨棄的,於是,他用龍人族最重視的恩仇觀念扣住圖甦:
「不說別的,就說她救了我,我就不能讓她走!」不論是陷入藥物控制還是後來引發的成年大劫,要是沒有琉璃,此刻他能不能活著或許都還是個未知數。

圖甦一滯,他知道!但他現在堅持的已經不是琉璃本身的問題,而是他不想讓薩摩軟弱地被情感擺弄,更無法接受身為龍皇繼承人的薩摩對自己的責任這般輕忽。為了薩摩,也為了整個龍人族的未來,他不能讓薩摩在這方面有所任性。但是這如何說呢?薩摩滿心都想找回琉璃,就算自己此刻勸他不要兒女情長,他又哪會聽得下?

「報恩我們可以用別的方式!薩摩,忘了她!她不適合你。你已經成年了,龍人族有許多事務需要學習,你不應該花這麼多心思在這種事情上。」圖甦輕輕帶過對琉璃虧欠,還是企圖讓薩摩記起他對龍人族的重要性。

忘了她?不可能!她早從他幼年時代就已刻在她心上,忘了她,就像否定以前的他,那個時刻處在瘋狂邊緣的他。
「適不適合由我決定!有什麼後果也由我自己承擔。」薩摩強硬地回答。

說到這個圖甦就生氣,忍不住也拉高了聲音:
「你自己承擔?!別忘了!你現在身上還有精靈人族和龍人族的未來,不是你說一個人承擔就能一個人承擔的!你知不知道?!」

聞言,薩摩握緊了拳頭!又是這個理由!就是這個理由將他們逼到這種地步!首次,他痛恨他為什麼要這麼特別,讓他連自己的選擇權都沒有!繼承人算什麼?他為什麼要為了這兩個一點感情也沒有的位置這麼犧牲?他可以完全捨棄啊,管他們精靈人族和龍人族的死活,他根本沒必要為他們承擔責任!沒有這兩個責任,他可以海闊天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多麼自在消遙?!那為什麼他又不願意捨棄呢?因為父親?因為母親?因為中央大陸村人們的笑臉?為了龍人們對自己信任的眼神?到底為了什麼?薩摩突然在心中掙扎了起來。情緒起伏的他,沒有發現,這種捨棄兩族的想法是他在成年大劫以前從來都沒有過的。

見薩摩沒有回答,圖甦繼續苦口婆心地道:
「你應該忘了她!專心學習管理龍人族。圖爹爹承認,琉璃是個好女孩,但是,薩摩,你不應該這般兒女情長!她既然已經離開,你也要放下,你還有更多更重要的事要做!」

薩摩在迷惑中聽到圖甦要他將琉璃忘掉,混亂的思緒頓時清明起來。將目光直視圖甦道:
「我不會忘了她!永遠都不會!」

薩摩丟下這句話之後,轉頭就走。孰料還沒走出大門,一道熟悉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王子!別找了!琉璃小姐死了!」這話讓薩摩已經邁出的步伐立刻煞住。

薩摩高大修長的背影一頓,緩慢地轉過身,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只有金色的眼眸中透出令人恐懼的寒光。

死了?薩摩心裡一時沒辦法反應過來,忍不住將目光看向話聲的來源─明斯克,此刻這位平時少言的少年正垂首跪在地上。不僅薩摩看他,就連其他人也以驚訝的眼光盯著他,誰都沒想到開口阻止的竟是這位冷漠少言的人。尼路等人的確也掙扎著是否要告知薩摩事實,但幾番猶豫之後都沒開口,沒想到平時對這事不怎麼關心的明斯克竟不顧圖甦在場便將事實說了出來!

比起尼路等人的驚訝,圖甦雖僅只皺了皺眉,其實心裡卻是十分惱怒。明斯克這一說,就等於將他已經計畫好的一切全部推翻。雖然他雖然不願意薩摩困在這兒女之情當中,但他更不願薩摩深陷在自責的泥沼中。就算薩摩堅持離開,只要薩摩還不知道琉璃已死,尋不到琉璃之下,薩摩最終還是會回來。屆時他還可以好好開導他。但現在情況就不一樣了!他無法確定得知琉璃死訊的薩摩會有什麼反應,但可想而知,自責定是難免的。再配合方才與薩摩談話的內容,他真擔心薩摩將會就此一厥不振。可惜這顧慮卻是不能說,圖甦只有在心裡快速思量著接下來的應變方法。

明斯克不知圖甦的打算,只是聽著薩摩和圖甦的談話,本來就不贊成圖甦以這種方式強行分開琉璃和薩摩的他,又看到薩摩這樣堅持一定要找到琉璃的表情,明斯克終於不忍。他明明親眼看著只剩下最後一口氣的琉璃搭上了開往中央大陸的船,又怎麼忍心讓薩摩一點都不知情,傻傻地在各處尋找很可能已經死亡的琉璃呢?於是,他不顧圖甦的叮嚀,開口便將事實說了出來。橫豎他已經有受罰的心理準備了!

「你說什麼?」薩摩以著異常平靜的聲音追問。

聞言,明斯克不理圖甦投來的目光,抬起頭語氣堅定地又說了一次:
「琉璃小姐受傷太重,無法醫治。恐怕已經死了!」

「死了?……」薩摩喃喃唸著,將遲滯的目光看向其他人,尼路等人輕輕地點點頭,宇瀚嘆了一口氣,圖甦則是眼中閃過一絲痛苦撇過頭。

怎麼可能?他還記得琉璃的體溫,記得她皮膚的觸感,她破碎的呻吟,還有叫喚他的聲音。他心裡想過多少遍要好好補償她,好好對她,還沒做,她就死了嗎?薩摩耳邊彷彿響起琉璃的哀求。是他害了她!如果他沒有喝了那杯桂花茶,沒有什麼莫名其妙的成年劫,琉璃不會傷得那麼重!說什麼她會害了他?!從頭到尾,根本就只有他在害她!

「她…..在哪裡?」輕顫著聲音,薩摩又問。

明斯克一頓,隨即道:
「靈珊夫人帶他回中央大陸了……琉璃小姐說…..說她要葬在風眼外的小木屋…」

聽到這番話,薩摩金色的眼眸竟突然流下兩行淚。這兩行淚深深震撼著在場眾人。

「琉璃…….她還願意等我……..」就在近乎自言自語的喃喃聲中,薩摩失魂似的轉過身,隨即加快腳步離開。他要去見琉璃!他對不起她,起碼,他要到她的墓旁陪她說話……。

就在薩摩即將踏出大門時,突然眼前身影一閃,定睛一看,原來竟是圖甦擋在前頭。

「不准去!」圖甦語氣堅定地道。他知道,如果讓薩摩去了,他和龍人族都將失去這個優秀的繼承人!從薩摩方才落下的兩行淚,圖甦知道他做錯了!一開始就做錯了!而最大的錯誤是他錯估了薩摩對那人族女孩的重視。

見狀,薩摩的金眼射出了炙人的怒氣,凶光畢露的雙眸更是透著風雨欲來的危險。
「走開!」薩摩咬牙切齒地道。

「巴里!」圖甦肅容沉聲叫喚。叫聲一落,一條黑色巨龍隨即出現在眼前,張牙舞爪,形象很是威武。
「你想走就先打敗我!」叫喚出護駕龍神的圖甦渾身上下散發著令人無法逼視的自信和威嚴。此刻的他竟沒有方才怒氣勃勃的樣子,反倒面無表情地看著薩摩。

這一下,在場眾人俱皆大驚。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