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上!不可以啊!」宇瀚及尼路等人慌張地叫。

薩摩卻不管這些,已被怒氣、焦急和懊悔蒙蔽的金色眼睛燃燒著熊熊的戰意,一點也不想退讓。
「雙生!」一聲叫喚,一條黑色巨龍同樣出現在薩摩身前,吼叫連連,威武之勢絕不弱於巴里。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薩摩二話不說,便右手一揮。雙生怒吼著帶起強大的旋風攻上。

圖甦見狀微微一驚,顯然沒想到薩摩竟然毫不猶豫地出手,連忙指揮巴里迎上。

龍神的攻擊首重能量交鋒。雙生甫一上前立刻擺尾甩向巴里。隨著雙生尾巴拍向巴里,一道長形勁氣也跟著急湧而出,聲勢猛厲地往巴里而去。

首當其衝的巴里雖然慢了一線,卻毫不驚慌,立刻蜷起長長的身體,周身散發著黃色的光芒,猶如黃色光盾一般,擋在圖甦身前。一雙眼睛透著不認輸的堅毅光芒。

“澎”地一聲,長形勁氣直接擊打上黃色光盾,強大的勁氣交擊,被沖散的勁氣恍若實質地在四周流竄。就在眾人各自提氣抵禦免遭流彈波及的同時,見到雙生逼近的巴里,突然張嘴高吼。聲波有如實質一般,旋繞地衝向雙生。雙生見狀,先是往後一退,接著也高叫了一聲,淡色光芒從雙生鱗片縫隙中流了出來,很快地罩住雙生全身。然後就見雙生猛撲向前,圈著那道聲波開始高速繞行。擾動從聲波與雙生體外的淡色光芒交會處開始如漣漪般擴散。雙生繞行幾圈,待周身光芒僅剩薄薄一層時,立刻躍飛回去,目光灼灼地瞪視著巴里。而那道聲波則靜止在空中,原地強烈抖動一陣,隨即消散。

首次接戰勢均力敵。兩百年的歷練果然不是匆促訓練所能比得上,薩摩占了先攻的便宜,在圖甦倉促中卻還是只能打個平手。薩摩心中不禁微微一凜,歲月歷練而成的功力果然還是不可小覷啊!

初戰結束,兩條龍相對怒吼,兩個人也肅然對峙。

不同於薩摩的微微一凜,圖甦卻是大大一驚。薩摩的龍神覺醒至今才不過十年左右,但比起自己歷練了兩百多年的龍神竟一點也不顯生澀,這怎不叫人驚訝?

當然,圖甦和薩摩都不知道,若不是薩摩為了尋找琉璃,提早激發雙生成長,今天交手的結果定然不是如此。也就是說,雙生能成長這麼快,圖甦還真是功不可沒。

言歸正傳,話說薩摩在短暫驚凜之後,並未被圖甦的能力驚退,反倒橫掌當胸,躍身而進,雙生當然連忙緊隨著撲了上去。

圖甦見這次又是薩摩主動攻擊,微一猶豫。錯估薩摩的能力,讓他一時竟不知該不該盡全力應付。僅只是這一猶豫,薩摩與雙生就已來到面前。

雙生首先迎上了巴里。牠似乎知道純以能量攻擊無法在巴里身上討得好去,於是一上來便四爪一抓,巨尾纏住巴里,採的竟是近身搏鬥!巴里也毫不退讓,跟著嘴爪齊施。這一來,兩條龍神纏鬥在一起,氣流橫溢,掃得一旁的宇瀚和尼路等人幾乎站不住腳。

就在雙生與巴里交鋒的同時,薩摩也雙掌並用,在圖甦慌忙中四掌印實。

“澎!”又一聲巨大勁氣交擊聲,震得大殿桌椅牆壁全都簌簌搖動。旁觀的宇瀚和尼路等人固然驚叫,交手的兩人更是應聲同時連退四五步。

薩摩臉色倏白又紅,神情凝重。圖甦則因為出手猶豫,又沒有全力應付,這一下雖然擋住薩摩的攻擊,卻因此嘴角溢血。仔細一看,兩人雖然同時退五歩,圖甦腳下卻硬是留下四個腳印,第五個腳印被他踩在腳下,但從腳後跟陷入石地裡的程度可以看出這個腳印比起前四個只深不淺。雖然狼狽,但是圖甦卻還是堅持著擋在前面。薩摩無法否認,在看到圖甦嘴角溢血的那一剎那,他心裡的確浮上愧疚,只是這絲愧疚很快就被熊熊的怒火給淹沒了。

這邊戰況已分,另一邊的兩條龍神也已交手完畢。結果是雙生略遜一籌。雖然雙生和巴里身上都留下了爪痕和齒痕,但雙生的傷痕明顯多了巴里許多,傷口也深了許多。紅中帶紫的血液滴在地上隨即蒸散消失。幸好傷口雖多,憑著龍神的自癒能力,這種傷勢半天不到便可痊癒。

「走開!」薩摩急怒地道。

圖甦聞言不為所動,依舊堅定地站著。
「我說過。打敗我再走。」平靜的聲音依舊透著無庸置疑的決心。

薩摩見圖甦沒有退開的打算,又聽圖甦如此決斷的話,本來因為方才交手而較為冷靜的神智立刻又被怒火掩埋。冷哼一聲:
「今天我非走不可!誰都不能阻止我!」說著手一伸,又再攻上。

「薩摩!夠了!不要打了!」宇瀚這時才終於找到機會介入,連忙攔上前開口阻止。龍人族曾幾何時看過這樣同時擁有龍神的王族像仇人般對峙的情形,宇瀚看在眼裡,一邊是兒子,一邊是自己的王,心裡真是痛苦。

但是,薩摩這邊卻像氣瘋了一樣,大掌一擺,熊熊的掌風呼嘯而來。他已經立定主意要將圖甦逼開!而圖甦也沒有任何僥倖的念頭,早已提起精神注意著薩摩的一舉一動,全身散出一層白色光芒,竟已祭出相當耗費能量的護身真氣來防禦了。

孰料宇瀚見狀竟然一個大歩介入兩人之間,雙手大張,竟欲攔阻薩摩。

「讓開!」薩摩厲吼。攻勢依然猛厲,直撲而來。

宇瀚不料薩摩竟吃了秤砣鐵了心,面對他的攔阻絲毫沒有收手的打算。宇瀚一咬牙,兩手交叉橫擋胸前。薩摩發現宇瀚打算硬接的企圖時,早已不及收手。一旁的尼路等人和背後的圖甦俱皆大驚,都想迎上前去阻止。但是尼路等人反應不及,圖甦卻因為剛剛交手受了傷,行動不便。就這樣,眾人眼睜睜地看著薩摩冷著臉將雙掌印上了宇瀚的雙手。

強大的勁氣沿著筋脈直竄,宇瀚應掌猛退了三尺,被圖甦一手扶住。強大的力道勁氣從宇瀚身上傳到圖甦身上,措手不及之下,圖甦悶吭一聲,又猛退了兩步才停住。
抵不住強大勁氣的攻擊,宇瀚噴出滿天血霧,萎頓地軟倒在臉色也顯得蒼白的圖甦懷中。

「王子!」驚呼聲響起。一旁的尼路等人見薩摩竟然重重地打傷了自己的父親,都大訝!

「薩摩!你瘋了嗎?他是你父親!」圖甦沙啞著聲音道。

薩摩的臉上閃過了痛苦與懊悔,他的本意並不想傷害父親,他只是想逼開他,但是不知道怎麼了,心裡的憤怒焦急糾纏,讓他根本無法收手,待他驚覺想收手卻已來不及了。

「薩摩……不要打了…你和王都是…王族,這樣會…引起恐慌啊!」宇瀚聲音低弱企圖阻止薩摩。可不是,只是剛剛那短暫的交手,龍神高亢的吼聲也已將穆答烏普的龍人們都驚動了,寢宮外的侍衛更是忍不住探頭探腦!龍神平常罕得現身,今日不僅兩龍神同時出現,就是再鈍的龍人也能察覺,更何況龍神方才的叫聲分明透著強烈的戰意。龍人族精神核心的龍神交戰,怎麼可能會不引起龍人們的疑懼?

見宇瀚苦心攔阻,薩摩心中一軟,首度放下雙手,召回雙生。
「走開!」同樣沉著聲音又說一次,但語氣聽來已平和許多。

「你不能離開!」可惜圖甦同樣堅持。

「他是我的妻子!我一定要去找她!」薩摩壓抑著強大的憤怒和傷心。

「他不是你的妻子!」圖甦冷道。

聞言,薩摩憤怒的金眸直直射向圖甦:
「她是!走開!我要去找她!」

圖甦不語,將受傷的宇瀚交給尼路等人,緩緩站起身,卻仍舊擋在薩摩前面。

見狀,薩摩真是怒極了!為什麼不讓他走,難道他連見琉璃最後一面都不行嗎?難道非要逼他再動手嗎?

「讓我走─────!」薩摩怒吼,右掌一揚,眼角卻撇見沾滿鮮血的父親那雙責備哀求的眼神。怒吼一聲,右掌臨時改變方向,往右一揮。

“轟隆”聲後接著連聲巨響。原來薩摩這一掌蓄著悲憤,竟一下打通了十幾個房間,留下了足夠讓五個人並肩通過的大洞。一掌過後,四周揚起石屑泥灰。煙塵瀰漫中,令人抖顫的低溫更在其中發散著。

薩摩心裡又急又慌又痛苦!他一定要親眼看到琉璃!他怎麼能接受她就這樣死了,而他竟連見她最後一面都沒有?!可偏偏圖甦不了解他的心情,硬要攔阻他!怎不讓他更加急躁?是不是只要他毀了一切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而另一邊,圖甦心裡也十分掙扎,他知道他不該逼薩摩,但是,他不想失去這個傑出的繼承人啊!如果讓薩摩就這樣離開,要到什麼時候他才會回來?還是他根本不會再回來了?

他已經查清楚了,成年劫那天薩摩會那麼失常是因為一種叫做“夜夜笙歌”的人類藥物。仔細一查,藥是龐龐放的!雖然龐龐讓悅兒頂罪,但他知道,那是龐龐做的!而薩摩一定也知道!現在薩摩無心理會,等到事後冷靜下來一定會想清楚。若薩摩不知琉璃死訊,也許不會過於追究龐龐的責任,但如今事實已經揭露,如果薩摩這時離開了,以他恩怨分明的個性,絕對不會再踏入龍人族一步,除非,他追究龐龐的責任,下令處死龐龐,或許能使薩摩回來,但是,他怎麼忍心?雖然嘴裡說得瀟灑,但如非萬不得已,他怎捨得殺死從小帶大的龐龐呢?如果將薩摩留下來,那麼,他可以趁機為他們調解,雖然不見得能保住龐龐,但是,起碼留下她一條命吧!再怎麼說,龐龐這性子他也實在要負些責任啊!

為了龍人繼承大統,加上他私心的期盼,圖甦這才決定盡力留下薩摩。可以說,圖甦就是因為對薩摩太過了解,所以才會堅持不讓薩摩離開。

薩摩見圖甦沒有退讓的意思,怒氣又起,雙手一舉,四周的元素又開始蠢蠢欲動。今天就算所有人都來攔他,就算他必須毀了一切,他也一定要走。眼看另一記強大的魔法攻擊就要形成……,眾人心中都緊張起來,負傷的宇瀚更是掙扎著要起來阻擋。

尼路見情況膠著,忽地朝著圖甦跪了下來,求情道:
「王上!求求您!讓王子去見琉璃小姐最後一面吧!」

其餘眾人見狀,立刻跟著跪下。
「是啊!王上!琉璃小姐是個可憐人,讓王子去送她吧!」班塔耶接著請求。

見到六個青年這般做法,宇瀚愣了一下,隨即也撐起虛弱的身體跪下來了,心疼地道:
「王上!宇瀚也求你了。薩摩只是想去看看那孩子啊!就讓他去吧!」

圖甦見狀一楞,看著跪地哀求的尼路六人,看著滿身鮮血的宇瀚,看著神色堅定的薩摩,終於無力地仰天長嘆,疲憊萬分地退開:
「……好吧!去吧!…….我累了……」

薩摩聞言大喜,對著圖甦微微點頭致意,隨即飛快展開身法,離開王宮。

薩摩才離開,圖甦高大的身軀便猛地一個踉蹌。方才薩摩怒極的一掌讓他剛在薩摩成年劫受到的傷又加重了,只是他硬撐著直到現在才表現出來。

「王上!」宇瀚驚呼,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圖甦手一擺,搖搖頭,表示沒事。轉頭又看向薩摩消失的方向,忍不住喃喃地道:
「當你對我動手時,我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啊!」

宇瀚看著像是瞬間蒼老的圖甦,愧疚地道:
「對不起……王上……」

圖甦抬起手,輕輕搖頭道:
「你沒有錯!其實,我該高興薩摩對我動手。起碼這說明薩摩決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龍人族最不需要的就是一個心慈手軟做不了大事的人。」只是看著自己百般疼愛的人對自己動手,那心……總是難過的……。

其實,圖甦在這方面可說還不太了解薩摩。薩摩雖然看來動手狠辣,但是並沒有真正下殺手。這從薩摩並沒有發出禁招就可以得到證明。畢竟,薩摩心中還是很清楚,圖甦這麼做絕大部分是以著龍皇身分來考量的,他並沒有做錯。


薩摩的急趕讓他半天不到便到了南方港口,但是,船是快不來的,因此,過了六天,薩摩才到達中央大陸的北方港口,又花了半天,薩摩終於趕到村落。由於有明斯克的告知,薩摩也不進村,直接便跑到小木屋去。

小木屋乾乾淨淨的,絲毫不顯髒亂,但是,薩摩前後尋找卻沒發現琉璃。當他開始懷疑琉璃是否被靈珊留在村落時,卻在木屋後方發現一座新墳,墓地面向風眼。

薩摩心中一痛,一時之間只顧著呆呆看著墳墓出神。精靈人的墓地風格,不分貴賤,一律相同。平坦地面一抔新土微微隆起,墳的周圍植滿了小樹,等到小樹長大,亭亭華蓋,為死者遮風避雨。墳前是一塊打磨光滑的矮石,矮石上刻著精靈人的文字,滿滿都是祝福的語言,只在頂端留下死者的身分。

“儲妃 琉璃‧坦尚尼洛”

下方交代著琉璃的身分是“人族那坦氏長女故世,族人感其恩始追封為儲妃…….”等。

薩摩的目光落向矮石上刻著的琉璃的名字,緩緩蹲下身,伸手撫摸這個熟悉的名字,忍不住流下兩行熱淚:
「琉璃………」琉璃死了?薩摩心中還是不能接受這件事。

「你沒等我……琉璃…你生我的氣嗎?不然…你為什麼…不等我?」薩摩恍惚地喃喃自語。

「你說過你不會死的……你忘了嗎?」薩摩看著墳墓,雙眼卻像失去焦點。

突然,薩摩飛快竄起身,轉身跑向村落,他要問清楚,他不相信琉璃會這麼輕易就離開他。

薩摩不理會沿路族人對他的招呼,逕自直入村落東側的木屋。

「媽媽!」薩摩喚著正在整理內外的母親。

「薩摩?」靈珊驚喜地叫:「你怎麼回來了?身體都好了?」

「我沒事!琉璃呢?是你帶琉璃回來的嗎?」薩摩簡單交代之後就追問起琉璃。

此言一出,原本笑容滿面的靈珊馬上失去笑容。
「沒錯,是媽媽帶她回來的。」靈珊歎息地道。

「那她呢?她在哪裡?」薩摩懷抱著心中小小的希望追問。

靈珊嘆了口氣,沒講話。

「媽媽!你說啊!」薩摩焦急地問。

靈珊見薩摩這般焦急,不禁垂下眼,有些難過也有些內疚地道:
「她……應該死了…….」

聞言,薩摩渾身一震。死了?真的死了?不!靈珊那不確定的回答為薩摩帶來一絲希望,讓他不放棄地追問:
「應該?什麼意思?其實她沒死對不對!琉璃沒死對不對?」

靈珊搖搖頭,眼睛泛著淚光道:
「媽媽不知道!薩摩!你就當她死了吧!就算她失蹤了!但是,她那樣的身體是不可能活過來了!忘了她你會快活些。」

薩摩沒有理會忘不忘記琉璃這件事,他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失蹤?琉璃失蹤?」

靈珊微微點頭,將目光看向窗外,將如何私自決定帶回琉璃,如何決定追封她為儲妃,如何將她送到小木屋照顧,如何不見了,眾人又如何尋找了許多天都不見蹤影,如何死心並將她的遺物埋葬作為補償等都娓娓道來。

聽完,薩摩的表情沒有沉重,沒有哀傷,他相信琉璃不會死!雖然不知道琉璃去哪裡了,但是,既然沒有看到屍體,他是絕不會相信她死了!

靈珊沒有發現薩摩反應不同,只是自顧自地軟言要求:
「薩摩,媽媽已經盡量滿足她的心願了,她想要當你的新娘,媽媽讓她當了,相信她在天上一定很滿足了。你還年輕,日子還要過,不要再去想這件事了好不好?琉璃一定也希望你過得快樂的!」

薩摩沒有拒絕,但也沒有答應。他在心裡悄悄決定,他一定要找到她!生要見人,死要見屍!見不到琉璃一天,他就找一天。琉璃曾經無怨無悔地等他,也該輪到他等她了!就這樣,薩摩在小木屋中住了下來,整天除了練功就是四處尋找琉璃,甚至連風眼他都進去一次,仍舊沒有收穫。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