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圖甦諒解的薩摩,理所當然地留在中央大陸,繼續尋找琉璃。

又過了半個月,也就是薩摩回到中央大陸的一個半月。這天,薩摩一大清早便出去尋找,直到晌午時分才回來。再度無功而返讓他忍不住沮喪,一個半月了,仍舊沒有琉璃的消息。暗自嘆息之後,薩摩抬起頭看到不遠處的小木屋,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應。

精靈?沒錯,那是精靈的波動!牠們來這裡幹嘛?雖然知道精靈不會做出什麼壞事,但薩摩還是好奇的斂起氣息,小心靠近。

剛在窗邊站定,小木屋裡立刻傳來精靈的對話聲。

「火把,找到沒?」細細的聲音像是昆蟲的鳴叫聲。

「沒有!什麼黑珠子,連顆黑豆也沒見到!」粗嘎的聲音不耐煩地回答。

「小鬼會不會騙我們?」細細的聲音尖叫。

「她什麼時候騙過你?都是你騙他!」粗嘎的聲音不以為然地回答。

「也對!」細細的聲音似乎很認同。

「我猜,會不會是那些人拿走了?」粗嘎的聲音猜測。

安靜了一下。

「你說靈珊丫頭啊!他們不是以為小鬼死了嗎?死人的東西他們不拿的。」細細的聲音道。

又安靜了一下,顯然另一隻精靈無法反駁。

「那小鬼說的黑珠子呢?」粗嘎的聲音反問。

「我怎麼知道啊!」細細的聲音有點無奈。

薩摩聽到這裡,忍不住思索起來。牠們說的是誰?牠們來這裡找黑珠子,難道是明鑑嗎?牠們找明鑑做什麼?小鬼叫牠們找,小鬼會是琉璃嗎?如果是,她為什麼不親自來找呢?薩摩越想越是迷惑,幾乎就想抓住這兩隻精靈問個清楚。

這時,細細的聲音又說話了。只聽牠道:「火把!別找啦!反正那小鬼又昏回去了,找回去也用不到。」

粗嘎的聲音沉吟了一下,接著埋怨道:
「不知道她都還這麼虛弱,幹嘛非要找到什麼明什麼的黑珠子呢?」

明鑑?!薩摩心中一跳。顧不得再聽下去,閃身拉開門,進了屋裡,引起兩聲驚呼。

薩摩一看,是兩隻綠色的小精靈,長相都是又小又美,每一條輪廓都很中性,很秀氣,雖然全都不著片縷,但是卻彷彿罩著一層薄霧,叫人看不清。只有聲音粗嘎的精靈有著一頭像火焰一樣上飄的頭髮,很是醒目。

薩摩還在觀察兩隻精靈,怎料被觀察的精靈一點也不驚慌,驚呼之後便又傳出令人啼笑皆非的對話。

「咦!有人!」細聲音的精靈似乎很驚訝。

「木頭,這人是誰,怎麼會突然冒出來?」粗聲音的精靈也很驚訝。

兩隻精靈本來一個在桌子下,一個在床底下。這時見薩摩進來,全都停止尋找的動作,飛在薩摩不遠處議論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強盜?聽說闖到人類家裡的不是小偷就是強盜。看他這麼兇,應該是強盜。」這個被叫做木頭的精靈很專心地思考起來。

「木頭!我不是這個意思。」另一隻精靈語帶無奈地道。

「不然呢?也對啦,這裡什麼東西都沒有,小偷和強盜是不會來的。」木頭自以為是地猜測。

「我的意思是,這個人有問題,離我們這麼近了我們都沒發現他!」另一隻精靈解釋。

「咦?!對喔!這個人很有問題!那他是誰?」木頭恍然大悟,接著問。

薩摩見牠們在他面前一來一往地對話,突然覺得這兩隻精靈功力一點都不給他家的小黑和小白。

“主人!不要拿我跟這兩個沒大腦的比!”小黑的聲音在薩摩腦中傳來。

“對!”白色小傢伙沒有異議地附和。

就在東黧西泊為自己辯護時,那邊無厘頭的對話還在持續。

「我也不知道!你看過他嗎?」粗聲音的精靈回答。

「沒看過!你看過嗎?」木頭的細聲音聽來極為迷惑。

「當然沒有啦!有,我做什麼問你?」另一隻精靈沒好氣的回答。

「那……你說我們中央大陸有誰長得這麼好的?」木頭思索著道。

「要說好看,當然我們最好看啦!」粗聲音的精靈大言不慚地道。

「不對!女王也跟我們差不多。」木頭好心地糾正。

「沒錯!沒錯!女王也差不多。」粗聲音的精靈連忙附和,只是聲音聽來好像有點畏懼。

「除了女王和我們,這個人類看起來好像也不差。」木頭又開始評論起來。

「嗯……是不錯!可惜長得太高了一點。」粗聲音的精靈當真研究起來。

「顏色好像太多了一點。」木頭也跟著研究。

「衣服穿得多了一點。」粗聲音的精靈繼續延伸。

兩隻精靈盡是看著薩摩品頭論足,兀自聊得高興。倒是薩摩聽牠們的評論,覺得有點啼笑皆非。

“白痴!人跟精靈本來就長得不一樣。”白色小傢伙在薩摩腦中批評。

“精靈之恥!”黑色小傢伙同時刻薄地道。

薩摩在心中嘆了一口氣,原來,他的精靈實在很聰明,不像眼前這兩隻,實在傻得很。

「所以說來說去,還是我們最好看。」粗聲音的精靈挺起胸膛驕傲地道。

「不過這個人是人類裡面最好看的,對了!小鬼是例外。」木頭認同地回答。

“自大!”白色小傢伙批評。

“沒見識!”黑色小精靈斷言。

薩摩聽著內外共四隻精靈的對話,突然靈光一閃。也許……他應該讓小黑小白來對付這兩隻精靈,不然像牠們這樣夾纏不清,他恐怕連開口問話都很難。才剛這麼想,悶了許久的兩隻精靈立刻忙不迭地附和。

就在這時,細聲音的木頭突然轉移話題:
「他為什麼都不說話?」

「是啊!他不說話我們怎麼知道他是誰?」粗聲音的精靈苦惱地道。

薩摩正想開口,耐不住的兩隻小精靈卻跑了出來。

「你不會問嗎?」白色小傢伙叉著腰,大喇喇地道。

「嘰嘰聒聒的吵什麼?!」黑色小傢伙盤著手,也跟著不滿地批評。

兩隻綠色精靈瞪著四隻眼睛,楞了好一會,隨即爆出尖銳的驚叫。

「白色的!」木頭用著高八度的聲音尖叫。

「黑色的!」粗聲音的精靈也驚吼,那聲音恍若銅鑼一般。

東黧、西泊正想斥喝牠們大驚小怪時,另一幕另牠們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兩隻綠色精靈同時手一揮!“霹啪”兩聲,互相賞了對方一個巴掌!這下不只東黧、西泊愕然以對,就連薩摩都看得呆了。

兩隻精靈似乎都沒為對方的動手生氣,反而齊聲驚叫:
「是真的!」

一聽,薩摩真是差點昏倒,這是怎麼樣的精靈啊!教他的精靈長老如果是這樣的人,打死他都不學了!

未免兩隻綠色精靈再次做出驚人之舉,薩摩開口自我介紹:
「我叫薩摩‧奧坦圖斯‧坦尚尼洛。」

一般說來,精靈就算不知道奧坦圖斯是龍人族王族的姓,起碼都會知道坦尚尼洛是代表精靈人族王族身份的姓。但他面對的這兩隻小精靈可是公認最“難纏”的傢伙,牠們就是不知道。

於是,薩摩又聽到木頭尖細的聲音:
「火把!他的名字為什麼那麼長?」

薩摩這才知道,那隻粗聲音的精靈叫做火把,名字倒是取得挺貼切的。

「不知道!像我們只有兩個字!」被叫做火把的精靈也疑惑地道。

「而且,聽起來有點耳熟……」細聲音的綠精靈掏掏耳朵,似乎想確認。可惜向來就將長老的話當催眠曲的精靈硬是想不出這名字哪裡耳熟。

「精靈之恥!」小黑又說了一次。

「沒想到精靈也有這麼笨的。」小白大是無奈地道。

兩隻綠色小精靈似乎很怕小黑和小白,只見牠們驚疑不定地看了小黑和小白一眼
接著就一陣沉默。好一會,火把吶吶地做了個小結:
「管他是誰,他到小鬼的家做什麼啊?」

「對啊!他來做什麼啊?」細聲音的綠精靈也問。

接著,兩雙骨祿祿的藍眼睛瞪著薩摩直看,意思竟是在等薩摩回答。

薩摩橫下心,打算要是他們不親自問他,他就不回答,他賭這兩隻精靈的好奇心絕對超過一百隻貓。薩摩既不回答,木屋裡一人四精靈一時間倒是陷入沉默當中。

薩摩的猜測沒有錯,兩隻精靈遲遲等不到薩摩的回答,又耐不住寂寞,聊了起來。

「我猜,這個奇怪的人是啞巴!所以都不回答我們的話。」木頭煞有其事地推斷。

另一隻精靈,火把,聽完先是點點頭,接著又立刻搖搖頭道:
「不是!牠剛剛說話啦!說他叫薩什麼洛的,很長的名字啊!所以,他不是啞巴。應該是聾子!」

木頭一聽,喔了一聲,恍然大悟地道:
「對!應該是聾子,所以聽不見我們的話!」

見牠們又唱起雙簧,薩摩不禁失笑。這兩隻小精靈真是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啊!不過他還是不打算回應牠們,準備跟兩隻小精靈比耐性。奇怪的是,兩隻小精靈似乎也沒有離開的打算,盡是在薩摩面前說些言不及義的話,就是不開口問薩摩。

薩摩好耐性,小黑小白兩隻小精靈可沒有!只見牠們不耐煩地原地轉了幾個圈圈,然後白色小傢伙首先開口:
「你們兩個!來這裡做什麼?」

兩隻綠精靈先是驚懼地退了一段距離,這才互看一眼。
「牠問我們來這裡做什麼耶?好奇怪!」木頭尖細的聲音首先響起,但卻是對著另一隻綠精靈說的。

「是啊!我們都沒問他們來這裡做什麼呢,他們竟然問我們!」火把跟著附和。

「那我們是來做什麼的啊!」木頭有點迷惑地問。

「當然是替小鬼找黑色珠子的啊!」火把理所當然地回答。

雖然拐了個彎,兩隻精靈還是回答了問題。聽到這,黑色小精靈不讓兩隻綠精靈繼續莫名其妙的談話,直接追問:
「小鬼是誰?」

兩隻小精靈又互看一眼。木頭首先訝異地道:
「他們竟然問我們小鬼是誰耶?!」

火把也是一臉不可思議,緊接著道:
「對啊!牠們好笨喔!竟然在小鬼家問小鬼是誰耶!」

薩摩心中一動。牠們口中的小鬼果然就是琉璃,牠們找的珠子肯定就是明鑑。明鑑早已被靈珊埋進屋後那個空墓裡了,牠們當然找不到。雖然薩摩已經篤定可以從這兩隻精靈身上得知琉璃的下落,但他還是沒有說話,他打算藉由小黑和小白的嘴巴問出琉璃的下落。他覺得這兩隻小精靈似乎比較怕小黑和小白。

就在薩摩思索的時候,四隻精靈的對話還在持續。

「沒錯!小鬼就是小鬼!哪還有誰啊!」木頭肯定地點點頭,說著臉上浮上得意的神情。

小白不理他們沾沾自喜的表情,接著問:
「小鬼是琉璃嗎?」

兩隻綠精靈又互看一眼,臉上同時露出思考的表情。

「小鬼叫琉璃嗎?」木頭像是自言自語地問。

火把沉吟了一下,緊皺著眉頭似乎想得很辛苦。好一會之後才終於不確定地回答: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小白和小黑兩隻小傢伙一聽,同時翻翻白眼。

「喂!黑色的!我們問到白痴了!牠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白色小傢伙這麼說。

「牠們這副模樣一看就是智能不足!」黑色小傢伙語帶不屑地附和。

兩隻綠精靈聞言瞪大了藍眼睛,滿臉震驚不信。

「牠們罵我們白痴耶!」木頭拉高聲音驚叫。

「還說我們智能不足!」火把也憤然道。

「幸好還知道被罵了!不算太笨!」小黑涼涼的丟了一句風涼話。

「以前人家罵我們,我們會怎樣?」看著另一隻小精靈,木頭臉上帶著慎重的神色,認真地問。

「再罵回去!」火把回答的很肯定,一邊說一邊還挺起小小的胸膛,一副很有骨氣的模樣。

沉默了一會,木頭吶吶地問:
「我們要罵回去嗎?」

此話一出,火把小心地將目光轉向地痞流氓模樣的小黑和小白,瞥了一眼,然後立刻收回視線,將頭搖得像鈴鼓似的。
「我不敢……木頭,你…你上!」火把沮喪地道。

木頭一聽,也將目光轉向小黑和小白。同樣只看了一眼,隨即快速轉過視線,也搖搖頭:
「……我……我也不敢……」

看了這麼久,薩摩忍不住嘆了口氣。這群精靈聚在一起恐怕一點建樹也沒有,看來還是他親自問比較快。這麼一想,薩摩立刻在心中對兩隻小傢伙下了一個命令。

小黑和小白不愧是特別的精靈,得到命令後面不改色,悄悄聚集元素。精靈聚集元素的速度非常快,就在兩隻綠精靈還在爭論誰出“口”討回公道時……。

「咦?火把!我不能動了!你呢?」木頭驚愕地道。只見牠硬梆梆地懸在半空中,原本不停拍打的翅膀也停了下來。

「啊!我也不能動了!木頭!」火把也是同一個模樣。

「被我們施了元素禁錮,你們還想動?」小白掛著大大的笑容道。

兩隻精靈驚懼地對看一眼,接著,再度出乎眾人意料之外,開始雞貓子鬼叫,嚷嚷起來。

「搶劫啊!」木頭用牠細細的聲音尖叫,叫聲好是淒慘。

「殺人啊!」火把不甘示弱地用粗嘎的聲音大吼,因為用力過度,尾音有些破碎,聽起來更是淒厲。

薩摩皺皺眉,這兩隻精靈實在很吵。正這麼想著,尖叫的聲音突然嘎然而止。原來,小黑和小白兩隻小傢伙離兩隻尖叫的綠精靈更近,受不了牠們高分貝的淒慘叫聲,齊齊飛近,一人負責一個,賞了兩隻綠精靈好大一個響頭,也敲得綠精靈們乖乖閉上嘴,但是嘴巴不響,臉上表情卻還是帶著十二萬分的委屈。

對於這種結果,薩摩十分滿意地點點頭,這才終於開口問:
「你們說的小鬼在哪裡?」

兩隻綠精靈不回答,反而驚奇起來。

「他說話了!」木頭驚訝地對火把道。

「是啊!他不是不理我們嗎?」火把也好奇地道。

“喀”“喀”,小黑小白毫不客氣地又賞了兩隻離題的小精靈兩個大響頭。

兩隻綠精靈只好停止又要無限延伸的對話,互看一眼。木頭首先委屈地回答:
「長老不要我們說…….」

原來,這才是原因!薩摩發現,牠們不是不說,而是想在語言中探知自己等人的身分,衡量回答的程度。對於不能回答的,自然只有顧左右而言他了!雖然囉唆點、吵了點,但,看來這兩隻小精靈並不笨。

「叫你說就說!」小黑一副流氓樣,扠著小手,擺出天大地大我最大的模樣。

兩隻小精靈又對看一眼,似乎很是猶豫,良久,傳來一句滴咕:
「你又不比長老大!」這話是木頭說的。

聞言,小白嘻嘻地笑了起來,有點興災樂禍,小黑則是怒氣衝天,二話不說又賞了木頭火把一個響頭。火把無辜被波及,委委屈屈地瞪著木頭。

小黑不理木頭和火把的“眉目傳情”,繼續威脅:
「說不說!」

兩隻小精靈不知所措地對望,不知道該不該屈服在小黑的淫威下。薩摩見情況膠著,只好主動說明:
「我是精靈人族的王儲,你說的小鬼是我的妻子!我要找她!」

兩隻小精靈聞言都瞪大了眼,張大了嘴,一臉傻樣。

「王儲?」木頭驚呼。那不就是那個靈珊丫頭的兒子,那個故長老們的得意弟子嗎?

「妻子?」火把也驚叫。牠怎麼沒聽說小鬼嫁人了?

薩摩沒有理會牠們的疑問,繼續道:
「我知道她沒死,是不是被你們救走了?如果是這樣,我要謝謝你們!」

兩隻綠色精靈一聽,連忙搖頭。一發現頭搖不了,只好搖晃兩顆眼球。

「不用謝!千萬不能謝!」木頭急忙道。知道了他是精靈人族的王儲,故長老的弟子,也是女王的“寵物”時,兩隻精靈哪還敢接受他的感謝,被女王知道了,就換成牠們變成女王的“寵物”了。那可是慘無人道的懲罰啊!

「是啊是啊!木頭說得對!何況小鬼活不活還不一定。」火把也立刻附和。

薩摩聞言一驚,焦急地問:
「琉璃的傷很重嗎?」

「不輕!」木頭這麼說。

「但是也不重!」火把接著補充。

「到底重不重?」小黑受不了,瞪著眼睛問。

兩隻小精靈對看一眼,同時搖搖眼珠:
「不知道!」

薩摩愣了,小黑小白更是一時不知如何反應。這什麼回答?鬼才聽得懂!

「那…..她究竟怎麼了?」薩摩換個角度問。

「不能說!」木頭道。

「不會說!」火把道。

「究竟是不能說還是不會說?」這次換小白沒耐煩地追問。

兩隻小精靈連忙回答,這次答案很一致,但也很令人吐血:
「都有!」

聞言,小黑小白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問下去。最後,薩摩決定不問了。乾脆直接要求道:
「你們帶我去找琉璃!」

兩隻小精靈猶豫地互看一眼,似乎很是掙扎。神殿向來不准其他族的人進入,但現在這個人是精靈人族的儲君,又是女王的“寵物”,可以例外嗎?

薩摩見牠們猶豫,又隨即道:
「放心!有事我來負責!只要你們答應,我可以放開你們。」

兩隻小精靈聞言大喜!連忙答應。薩摩這會兒,心中大石總算落了地。琉璃真的沒有死,而他就要找到她了!這讓薩摩打從心裡期待、雀躍起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