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和小白放開兩隻綠精靈,讓牠們帶路。兩隻綠精靈一路上還是熱鬧得很,吱吱喳喳講個不停,一會兒比較牠們的新長老怪癖有多少,一會兒又說起其他精靈怎麼被牠們整得灰頭土臉。再加上小黑和小白,場面真是熱鬧到不行。

本來兩隻綠精靈出於對小黑和小白本能的畏懼,一開始躲得遠遠的,到後來發現兩隻小精靈好像不怎麼可怕時,就主動將小黑小白升級為大哥!小黑和小白似乎也很吃這一套,沒再有事沒事賞人家響頭。這一來,木頭和火把更是大哥長大哥短地叫,倒像親熱得很。

薩摩由著牠們鬧,思緒卻飄到琉璃身上。原來,他們遍尋不著的琉璃,竟一直在精靈族。但是當初巴蘭卻說找不到琉璃,這是怎麼回事呢?他有滿腹疑惑,但他心知,要是想在這兩隻精靈身上得知答案,非得花上一日夜不可。而他,卻想早一點見到琉璃,原因只好以後再追究。

「你們真的叫火把和木頭嗎?」小白問。

兩隻綠精靈點點頭。

「不是綽號?」小黑也好奇地問。像牠明明叫做東黧,主人卻老叫牠小嘿,小白明明叫西泊,主人卻愛叫牠小白。

兩隻小精靈搖搖頭,很肯定地道:
「不是綽號!」

沉默了一下,小白的聲音又傳來:
「喂!火把!你為什麼叫火把?」

火把還沒回答,倒是木頭急著掀牠的底:
「白大哥!我知道!族裡的所有人都知道火把孵化的時候,把牠家給燒了。大家本來決定叫牠大火,不過你看牠全身哪裡大?還是火把小一點,於是牠就叫火把囉!」

「只不過是燒掉一棟房子嘛!」火把吶吶地道。

薩摩知道精靈的命名通常都是以孵化(註一)前後所發生的事情當參考,當然他的兩隻守護精靈是例外,所有精靈和守護精靈裡,大概只有牠們一出生就決定好自己的名字。如果依照精靈族的慣例,火把會叫這個名字自然是跟火有關,不過把房子燒掉,這倒是滿少見的。

小白“喔”了一聲,又繼續問:
「那木頭呢?」

這會就換火把報仇了,只聽牠搶在木頭之前開口:
「因為牠媽媽在牠快孵化的時候,竟然被斷掉的樹枝打昏了!木頭差點孵不出來。大家本來要叫他樹枝,不過牠因為在蛋裡多待了好幾天,孵化的時候全身硬梆梆,像塊木頭似的,所以大家就決定叫牠木頭了。」說著忍不住呵呵笑了起來。

木頭見狀,憤憤地咕噥:
「要不是那些笨蛋沒保護好我媽媽,我才不會孵不出來呢!」

精靈族裡有一項不成文的規定,就是保護孵蛋期間的精靈。因為精靈誕生的過程中,負責能量供應的母親是最重要的角色。木頭差點孵不出來,便是因為負責孵蛋的母親中止了能量供應。也就是因為差點孵化失敗,才會有孵化時全身僵硬的情形發生。

木頭似乎不想再提孵化的糗事,很快便將目標轉向小黑和小白。
「那白大哥跟黑大哥呢?你們的名字怎麼來的啊?」

經木頭一提及,火把也跟著起鬨起來。牠也想知道兩個大哥的名字從哪來的,為什麼會叫小黑、小白呢?

說到這,小黑小白就不得不為自己的先見之明感到驕傲。要不是牠們一出生就自己取了名字,恐怕這會兒也跟木頭和火把一樣,被取了一個怪里怪氣的名字。

「當然是我們自己取的啊!」小白抬起下巴,自豪地道。

兩隻綠精靈聞言,啊了一聲,立刻滿臉羨慕崇拜地道:
「好厲害喔!自己取名字耶!不愧是大哥!」

小白也不客套,理所當然地道:
「那是當然的了!」

「但是大哥為什麼要把名字取成小黑小白呢?」聽起來很普通耶!火把好奇地問。

這話剛好踩到小黑小白的痛腳,所以此話一出,木頭和火把兩隻精靈立刻被敲了一個響頭。

「我叫西泊!」小白澄清。

「我叫東黧!」小黑也不甚愉快道。

木頭和火把聞言,更是滿頭霧水。牠們剛剛明明就聽到那個靈珊的兒子、女王的寵物、大哥的主人這麼叫的啊!心裡這麼想,嘴巴也開始遲疑:
「可……可是……。」

一聽到可是,小黑小白立時發飆,同時拉高嗓門,惡狠狠地道:
「可是什麼?你們可以叫牠小黑/小白,但是要記住我叫西泊/東黧!」

木頭和火把見狀,連忙從善如流地用力點頭。雖然還是沒弄清楚究竟怎麼回事,更沒弄懂兩位大哥究竟叫什麼名字,不過看這樣子,還是不要追問的好。

小黑小白滿意地點點頭,小白又突然“啊”了一聲,道:
「對了!我們要到哪裡去啊?」

「神殿!」兩隻綠精靈異口同聲地說。說完,兩隻綠精靈又同時一呆,停了下來。

「幹嘛?」小黑神色不善地瞪眼問。

綠精靈對看了一眼,同時將目光看像薩摩。雖然薩摩說過他要負責,但是兩隻精靈還是很擔心。牠們不是長老,要是帶了其他族的人進入,後果恐怕會很慘!

薩摩一聽說要到神殿去,馬上就知道會有什麼問題。精靈神殿按例是不准他族進入的。只是……
「我們要去神殿嗎?琉璃在那裡?」薩摩有點迷惑地道。如果琉璃在神殿,那巴蘭說她不知道豈不是很奇怪?本來想之後在問,但其中的謎團實在太大,讓薩摩還是忍不住追問起來。

「當然在那裡。」木頭理所當然地道。

「不然會在哪裡?」火把應和著。

那就是琉璃的確在神殿了。薩摩無心與牠們抬槓,繼續追問:
「她怎麼會跑到那裡去?」

「她怎麼會跑到那裡去?」木頭大驚小怪地重複,那表情好像薩摩問了什麼很可笑的問題似的。

「當然是我們帶去的啊!」火把送給薩摩一個“你真無知”的表情,接著回答。兩隻綠精靈似乎忘了是牠們的長老帶琉璃到神殿去,而牠們只是跟班這回事了。

薩摩沒理會牠們,繼續問:
「你們為什麼要帶她去?」

「為什麼?」木頭又尖叫。

「當然是因為長老叫我們帶去的啊!」火把有點不耐煩地道。

薩摩暗暗嘆了一口氣。怎麼這兩隻精靈非得要這樣一搭一唱地回答嗎?

「你們長老為什麼要帶你們帶琉璃去?」薩摩耐著性著問。長老為什麼要瞞著眾人將琉璃藏在神殿呢?要是被知道牠將琉璃帶進神殿,即使身為長老恐怕也得不到其他人的諒解。難道有什麼重要的原因,讓牠願意冒著被族人撻伐的風險也要將琉璃留在神殿?

木頭聞言,嘴巴一張,又想大驚小怪起來。不過這次小黑馬上就賞了牠一個爆栗。
「不要鬼叫鬼叫的!直接回答!」

木頭被小黑這一敲,委屈地閉上嘴,火把見狀當然也不敢造次,只得乖乖地回答:
「因為長老要實驗啊!」

「實驗?」薩摩挑高眉,很不喜歡這樣的形容。

「你們長老喜歡實驗嗎?」小白忍不住好奇地問。

兩隻綠精靈聞言不約而同地點點頭。

「喜歡!」木頭煞是認真地道。

「非常喜歡!」火把更是加重語氣強調。反正牠們的新長老,根本就是一隻我行我素的精靈。

「你們長老怎麼做實驗的?」薩摩不安地追問。

不過薩摩的問題是白問了,因為兩隻綠精靈從來沒弄懂牠們的新長老究竟在做什麼。
「看不出來。」木頭無奈地道。

薩摩翻翻白眼,放棄這個問題,換問另一個問題:
「那你們長老為什麼要做實驗?」

「長老說,反正放著不管小鬼一定會死,可是如果牠的實驗成功了就可以創造出新的種族!」木頭將長老告訴牠們的話說出來。雖然牠也不知道長老口中的新種族究竟是什麼。

薩摩聞言,心中有些不安,忍不住沉吟起來。木頭和火把口中的長老應該是新的長老,但是他卻沒印象精靈族中有一個酷愛實驗的長者。這長老要實驗,究竟是什麼實驗?新種族又是什麼?

兩隻綠精靈見薩摩不說話又不安地對看一眼。

「那……那個…..大大哥……」木頭小心地叫。

「嗯?」薩摩回過神來,挑眉問。

「神殿……」木頭依舊猶豫地試探。

薩摩知道牠們的顧慮,於是乾脆地道:
「我不會進去神殿。」他不會為難這兩隻精靈。

兩隻綠精靈鬆了一口氣,還沒表示感謝,薩摩又隨即丟下但書:
「但是!小黑和小白要代替我進去。」

兩隻綠精靈聞言一愣。
「你們敢不答應?」小黑見牠們猶豫,立刻威脅起來。

兩隻精靈一聽,連忙猛搖頭:
「不敢!」

「好啦!就這樣決定了!」小白愉快地結論。


精靈們並沒有固定的住屋,只有神殿有固定位置。木頭和火把領著薩摩和小黑小白來到精靈森林中最古老高聳的巨木旁。這株樹就是神殿坐落的地方。

大樹距離地面一公尺的地方有一個只容一人進入的小洞,薩摩知道這個洞只是象徵,其實這棵樹下的寬廣地底才是真正的神殿所在。

薩摩讓小黑小白跟著木頭和火把進入小洞,自己則在外面候著。沒想到小黑小白進入神殿才不久,薩摩便感覺到一群精靈逐漸靠近。為了不讓琉璃留在神殿的事曝光,薩摩很快就選擇隱蔽起來。

才剛收斂氣息躲好,一群精靈就出現在薩摩的視線範圍內。一群十多隻精靈,領頭的是一隻紅色的小小身影,當然就是精靈女王巴蘭了。

薩摩不動聲色,靜靜看著。

這群精靈停在巨樹下,巴蘭輕輕一個點頭,一隻精靈隨即飛出四處搜尋,薩摩連忙屏起氣息。

小精靈繞了幾圈,沒有發現,隨即回到巴蘭身邊。巴蘭似乎也沒發現異常,於是乾脆問道:
「誰看到木頭和火把領著精靈人靠近的?」

巴蘭話聲一落,一隻綠精靈隨即飛到巴蘭身前,垂首道:
「是我,女王!剛剛牡屋遠遠看見木頭和火把領著一個像是人類的人往這裡來!」

薩摩一聽,這才想到,精靈之森是精靈的主要棲息地,別族的人進來自然是非常引人注意的,更別說這些人的目標是精靈神殿了!看來是因為自己以前老是自由出入精靈之森,反倒忽略了這一點。

聽牡屋說得肯定,巴蘭反倒納悶:
「但是,這裡並沒有別族的氣息。」

叫做牡屋的精靈想了一下,猶豫地道:
「……會不會…進了神殿了……神殿有結界…所以我們才會感應不到。」

巴蘭聞言隨即搖搖頭:
「不會!木頭和火把雖然常常胡來,但還分得出輕重,這個禁忌,牠們是絕對不敢犯的!」如果引人來的是新任的長老,牠倒會相信這人有可能已經在神殿裡了!畢竟,這個長老就是以破壞規定著名。火把和木頭,巴蘭卻相信牠們不會這麼做。

眾精靈不語,木頭和火把雖然淘氣慣了,但是族裡的規定牠們倒是真的從來沒違反過。只是牡屋說得這般肯定,也不大可能是無的放矢。終於,一隻精靈開口建議道:
「我們還是進神殿看看比較妥當!」

巴蘭微微沉吟,隨即點頭答應。於是一群精靈立刻便魚貫穿入巨木中。

薩摩見精靈都進了神殿,也從隱蔽處出來。看著那小小的洞口皺眉思索。他在猶豫著是否要跟進去,畢竟,琉璃的確在神殿中,這是不爭的事實。但他應該這樣貿然進去嗎?

薩摩並沒有考慮太久,他先是傳了一道心靈訊息給小黑和小白,告知牠們巴蘭領著精靈們進入神殿查探,要牠們小心。接著,他又定下心,仔細維持與兩隻守護精靈的聯繫,藉此掌握精靈神殿中的變化。他是精靈人族的王儲,如果可以,他盡量不想造成兩族的衝突。


神殿中,小黑和小白首先經過一道距離頗長的通道,約成四十五度角往地底延伸。走過這段通道,路又轉了一個彎,便見到一扇小型拱門。拱門的門扇是兩片平滑美麗的黃晶石。門扇輕掩,木頭和火把毫不猶豫地推開門,領著小黑小白正式進入精靈神殿。比起外面的通道,和小得有點寒酸的門,神殿內部卻是一個挑高而寬闊的空間。雖然坐落在地底,但神殿裡不僅一點濕氣也沒有,還相當明亮。仔細一看,原來光源全來自神殿頂端的明石,可見神殿是設有結界的,只是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結界就是了。

出於精靈的對魔法的敏感,小黑小白馬上就知道這座神殿建築,全都沒有使用任何人工建材。一磚一瓦,每根樑柱都是用元素建構而成,高濃度的元素在神殿裡構成一種奇妙的氛圍,身處起中彷彿全身魔力都活躍了起來。

大殿裡除了濃濃的魔法味道外,沒有任何擺飾,空空曠礦,有一種奇妙的寧靜感。木頭和火把沒有在這裡停留,很快又領著小黑小白穿過另一段短一點的通道,進到下一層。

這一層的門更小了,如果上一層的門可以容三個人並肩通過,這一層的門大概只夠兩個人貼胸進來。門內是一座小了將近一半的宮殿。雖然比上面的宮殿小很多,但是裡面的元素密度卻比上面的宮殿高上一倍。可以想見,這裡才是精靈神殿的真正核心。一進到小殿,小黑小白馬上就看見小殿中央有一個又大又圓的池子,池子的中央豎著一顆充滿著能量的大石頭。

這是什麼東西?小黑小白還在納悶,木頭火把卻往池邊飛去。原來池子旁邊還有一隻比火把和木頭還要小的綠色精靈,正往池裡探頭探腦。

「長老……」木頭小心地叫。

牠就是那個酷愛實驗的長老?小黑小白忍不住趨前看去。

被叫做長老的精靈沒有回頭,只是興奮地朝牠們猛揮手:
「快!過來看看!你們看,這小鬼有點不一樣!」

四隻精靈對看一眼,沒有異議,全都圍上去。四對眼睛同時瞪著池裡。池子裡沒有水,倒是滿滿都是流體狀的各系元素。流動的元素間隱約可以看出裡面躺了一個少女。此刻,少女的身軀正隨著流動的元素上下起伏,光影在她身上流竄,顯得有些透明。小黑小白仔細一看!嚇!這少女不就是琉璃嗎?她怎麼會被浸在裡面呢?池子裡的是高密度的元素,照理講,人的身體放在這種高密度元素裡,不用多久,身體組織就會被破壞殆盡。但是這會兒,琉璃的身體雖然看起來有些透明,但分明還很完整,難道這就是實驗?

「她現在怎麼了?」小白緊張地問。

長老不覺聲音有異,依舊興奮地回答:
「我猜,她的精靈魂魄已經成熟了!現在就差肉體還沒被強化得足以承受精靈靈魂的存在,所以,只要時間一到,她應該就會醒了!那時候,不知道她會有什麼變化啊!」說著,臉上不由得露出迫不及待的表情。

「精靈魂魄?」小黑不解。精靈魂魄怎麼會出現在人類身上?這是怎麼一回事?正想進一步追問,這位長老似乎已經發現不對勁,忽地轉過頭,瞪著多出來的兩隻精靈。

木頭和火把見狀一驚,連忙解釋。

「牠們…..牠們是那個…..精靈人族王儲的守護精靈……」木頭支支吾吾地道。

「精靈人的王儲說小鬼是他的老婆…….所以要我們讓他見小鬼」火把連忙跟著補充。

長老並沒有回答,還是兀自瞪大了眼睛,盯著眼前兩隻顏色奇怪的精靈看。臉上逐漸浮上奇特的神采。

小黑小白一臉茫然地看著眼前這個呆愣愣的精靈。這隻精靈真怪,話也不說,光顧著發呆。

「長…..長老…..?」木頭見長老沒有回答,又試探地叫喚。

這一次這位精靈長老有反應了,只見他嘴巴動了幾動,隨即喃喃地道:
「真的是光精靈和暗精靈……竟然讓我看到了……」

原來精靈長老發呆是因為這件事!小黑和小白正想嘲笑牠的無知,卻同時收到了薩摩的傳訊,忍不住臉色一變。

「喂!年輕老頭!你們女王來了!」小黑通知道。這個長老明明老得很,卻一副小孩樣,所以小黑乾脆就叫他年輕老頭。

年輕老頭長老聞言一驚,醒神了!女王來了?!
「你怎麼知道?」長老直覺地反問。

「你管我怎麼知道?!反正,我們要躲了!」小黑不理牠,拉著小白躲到唯一的遮蔽物,也就是池中的那塊大石頭後面去。

「喂!那裡不能躲啊!」年輕老頭長老急忙道。聖靈石因為吸附著眾多精靈魂魄,久而久之形成一股吸力,會把所有接近它的能量全部吸收。精靈們雖然重視它,但也知道這層禁忌,所以從來沒有人敢跨過鎖魂池接近它。

「誰說不能躲!」小白探出頭來,很有精神地叫,一點都沒有被吸能量的樣子。

年輕老頭長老一怔,本想問清楚為什麼牠們不會受影響,卻在這時聽見上層神殿傳來說話聲。長老不禁心下一凜!女王真的來了?聽那聲音,好像來的人還不少。牠們為什麼來呢?神殿一向寧靜,眾精靈沒有大事都不會來神殿,現在為什麼都來了?難道牠們知道了牠偷偷藏了一個人在這裡嗎?也不可能啊!如果要發現,應該早就要發現了,怎麼會在一個月後的現在才發現?長老真是越想越迷糊了。


註一:孵化─精靈從能量體成形完成叫做孵化。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