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長老紛亂的思緒中,巴蘭已然領著眾精靈來到小殿。

「嗒嗒見過女王。」怪老頭長老向精靈女王巴蘭微微斂翅躬身。

原來這個年輕老頭長老叫做嗒嗒。

「木頭/火把見過女王!」木頭和火把心虛地低著頭行禮。

巴蘭看了嗒嗒一眼,隨即環目四顧。空曠的小殿,一目了然,並沒看到其他人。於是只好試探地問:
「風長老,你這兒好像很熱鬧。」

嗒嗒不愧活得比較久,明知巴蘭已經動疑,卻還是老神在在,神色如常。只聽牠笑嘻嘻地道:
「女王說笑了!這裡還不是只有我一個人,亂孤單的。閒著只好叫木頭、火把這兩個小傢伙陪我解解悶。」

巴蘭也笑了笑,知道無法在嗒嗒嘴裡問到什麼,所以沒再繼續追問,反而將目標轉向一旁木頭和火把:
「木頭!聽說有人看到你和火把領著一個像是人族的人來神殿,是嗎?」

此話一出,木頭忍不住在心裡哀嚎起來。
「火把?我們有嗎?」木頭看著火把,兩顆眼珠子慌張地胡亂轉,嘴巴則是顧左右而言他。

「有嗎?我們沒有帶一個人來神殿啊!」火把避重就輕地回答。牠們沒帶一個人,牠們帶一個精靈人和兩隻精靈,而且那個人也沒進神殿,所以牠這樣說可也沒說謊。

「但是有人看到呢!」木頭提醒道。

火把“喔”了一聲,立刻猜測地道:
「那一定是看錯了!說不定牠把樹當人了!」

巴蘭突然笑了。除了善意的謊言之外,精靈是不能說謊的!這兩個小傢伙每次遇到不能說的事,又不能說謊時,就會這樣唱雙簧,模糊他人的焦點。所以兩隻小傢伙這麼一鬧,巴蘭反倒相信真的有人被帶到神殿來了。

「你們沒帶人來,那就是帶精靈人來囉?」巴蘭反問。

被巴蘭這個一反問,兩隻精靈頓時啞口無言,這下點頭也不是,搖頭也不是,只好將目光看向嗒嗒長老。

巴蘭見狀也將目光放向嗒嗒長老,直言問:
「風長老,你有將精靈人帶進神殿嗎?」

嗒嗒長老連忙搖搖頭:
「沒有!嗒嗒沒有將精靈人帶進神殿!」是啊!牠只是將一個快要死的“人類”帶進來而已。

巴蘭聞言,迷惑地看了嗒嗒一眼。接著往鎖魂池走去。這裡能藏人的地方只有聖靈岩和鎖魂池。鎖魂池裡不可能有人,所以要是有人也只會躲在聖靈岩背後,眾人視線的死角處。

嗒嗒見巴蘭靠近鎖魂池,心裡一陣緊張。就連一旁的木頭和火把也因此緊張得手心直冒汗。一但巴蘭走到鎖魂池邊,不低頭便罷,一低頭肯定會發現池中有人!因為,池中的琉璃正在最後的關頭,全身都是光影流竄,非常明顯。不像之前,在眾多元素的掩蔽下不容易發現。

只可惜,天不從人願。本來不把鎖魂池當作目標的巴蘭,靠近鎖魂池後,視線一掃,卻突然被眼角瞥到的奇特光彩吸引了注意。迷惑地回頭,牠覺得牠好像看見奇怪的“東西”,於是忍不住低頭看去。

人!一個人形!

省悟這點,巴蘭不禁大怒:
「風長老!你將族中的禁忌當成什麼?」巴蘭冷冷地道,話中夾帶著風雨前的寧靜。

嗒嗒長老大驚,支支吾吾地道:
「女……女王!嗒嗒只是…只是……」

巴蘭不理風長老的解釋,聚起元素就要將池中的人拉出來。

「女王!不可以!」嗒嗒長老驚叫。

巴蘭正在氣頭上,怎麼聽得進風長老的阻止,一道藍色光芒匹鍊般往池裡飛去,眼看就要捆上水池中的人。就在這時,兩道光影突然出現,擋住了巴蘭的魔法。

巴蘭大驚,誰敢阻擋牠?!
「誰?」巴蘭怒喝。

光影逐漸清晰,出現一黑一白兩隻精靈。

巴蘭見狀一愣:
「咦?你們?」就牠所知,暗精靈和光精靈只有一個人有,那就是薩摩的守護精靈。薩摩不是聽說在模里邦聯嗎?難道牠回來了?就算他回來了,為什麼會讓他的守護精靈跑到精靈神殿來?既然牠的守護精靈在這裡,那他應該也在附近,為什麼卻沒看到他?巴蘭這時真是滿頭霧水。

神殿這裡一個小交手,上面的薩摩卻是大驚。因為他透過兩隻精靈感應到元素的波動!一驚之下,薩摩連忙傳訊詢問兩隻小精靈,沒想到卻得到一個“牠們要傷害主人的老婆”這樣模糊的答案。顧不得情況到底如何,薩摩身形一躍,立刻跳進樹洞,經過了一段非常陡的斜坡,來到了神殿。沒有心情觀察四周,薩摩循著氣息找去。


「不准傷害主人的老婆!」兩隻小傢伙氣勢洶洶地道。

主人的老婆?巴蘭聞言又一呆。主人牠知道是指薩摩。那老婆呢?巴蘭靈光一閃,突然想起靈珊曾經告訴她將琉璃那個人族女孩追封為儲妃的事。難道是指琉璃?但是,她不是已經失蹤很久了嗎?難道……琉璃之所以失蹤是因為風長老將她帶到這裡來了?!

想到這裡,巴蘭連忙轉頭問:
「風長老,池中的人是誰?」

嗒嗒長老一楞:
「就是那個快死的人類小鬼啊!」牠可不知道她是誰。

「你帶她來這裡做什麼?」巴蘭追問。

嗒嗒長老張了張嘴不知道怎麼回答。牠可不敢說牠把這個人帶來是為了實驗。不過牠不講,倒是有人幫牠講了。

「長老說要做實驗!」木頭老實地道,惹來風長老一個白眼。

「實驗?什麼實驗?」巴蘭又問風長老。

嗒嗒長老眼看事情瞞不住了,這才道:
「那天木頭牠們懷疑這小鬼沒死,就帶我去看她。我一看,覺得奇怪……」說到這裡,嗒嗒又小心翼翼地看了巴蘭一眼,見到巴蘭沒有反應這才繼續說:
「這小鬼明明是人類卻有精靈的靈魂……」

此話一出,立刻引起眾精靈的驚呼。這怎麼可能?!需要能量餵養才能成長的精靈,寄宿在人類脆弱的肉體怎麼有辦法生存?

沒有人想得到,其實噬巫是離開中央大陸的精靈人異變而成。因為沒有中央大陸特殊的環境,無法維持守護精靈所需的能量,導致許多下一代精靈人一出生就沒有守護精靈。久而久之,他們這些沒有守護精靈的精靈人就像普通人一樣生活,甚至遺忘了他們是精靈人這件事。如果一切就這樣下去那也無妨,問題是,時間久了,這些忘了根的精靈人有一部份發生了異變。那些得不到能量餵養成熟的守護精靈竟在時間洪流中與胎兒本來的靈魂結合,甚至取而代之成了胎兒靈魂的主體,藉由人體成長。

但是精靈的成長是需要能量的,就算牠是靈魂也是一樣!因此,這種孩子的成長過程中就必須不斷吸取能量以維持靈魂的需要。能力越強的精靈靈魂所需的能量就越多,結果,這群會吸取他人能量的人在其他人恐懼的心態下,成了一群邊緣者,他們被稱做噬巫!

所以說,噬巫是失了根的精靈人異變而成!琉璃的靈魂就是一隻能力很強的精靈,所以她從小就可以藉由各種方法吸取能量,因此受到排擠,最後,甚至家破人亡。如果沒有碰到薩摩,她這一輩子都要在悲慘中度過。但她遇到了薩摩!一個小小年紀卻擁有神魔故世所留下能量的人。他們像共生一般,薩摩釋出過多的能量,而琉璃則吸取這樣的能量。如此一來,琉璃的軀體便和體內的靈魂達到一個平衡。甚至藉由薩摩所提供的能量,那精靈靈魂也逐漸甦醒成長。

然而,要供給琉璃體內精靈靈魂足以成熟的能量,薩摩自然溢出能量還是不夠的!因此,在成年劫那天,薩摩陰錯陽差誤食淫藥,讓琉璃成為薩摩的成年劫中暴走能量的宣洩管道之一,這個契機給了琉璃一個蛻變的機會。從另一個角度想,錯非薩摩的對象是身為噬巫的琉璃,換成其他人,在薩摩全身能量暴走的情況下,肯定只有死路一條。

薩摩暴走的能量除了藉由圖甦等人引導開之外,琉璃也在過程中得到了比起以前高過千百倍的能量。就這樣,琉璃體內的精靈靈魂快速成長,接近成熟。這時候,琉璃更需要源源不絕的能量供應,但卻在這時,琉璃被帶離薩摩的身邊,這也讓她陷入危機當中。快要成熟的精靈靈魂吸收了琉璃身上微薄的能量,讓琉璃怎麼樣都無法痊癒。最後,琉璃氣若游絲,卻正巧被追封為儲妃,靠著天地石的能量又撐了一段時間,後來又遇到這個好奇的風長老將她送到神殿,一方面吸取聖靈石的能量,一方面藉由鎖魂池的元素流體強化身體,免的脆弱的肉體無法承受精靈成熟後的能量衝擊。這樣,琉璃才又有了轉機。

「精靈的靈魂?」巴蘭驚訝地問。

嗒嗒點頭,臉上帶著興奮,口若懸河地說了起來:
「沒錯!這人類小鬼雖然是人類,卻有精靈能量的波動,而且非常的強烈!分明就是精靈快要成熟的徵兆。精靈既然要成熟了,能量是很重要的,可惜人類的肉體吸收的能量太有限了!因此我就將她帶到鎖魂池,聖靈石的能量是精靈的最愛,一定可以加速牠成熟。」

眾精靈一聽也暗暗點頭。如果嗒嗒長老的推斷沒錯,鎖魂池和聖靈岩的確是最好的地方了。

巴蘭勉強接受嗒嗒長老的說辭,但還是不甚高興地問:
「那你為什麼瞞著我們,擅自將人帶進神殿?」

嗒嗒長老訕訕地回答:
「因為……嗒嗒不知道會不會成功,萬一不成功了……呵呵!而且,我擔心要是告訴你們,你們不會答應讓我實驗。」

原來如此……。的確,要是嗒嗒告訴牠們,牠們大概也很難決定要不要答應。誰叫這個嗒嗒長老做的實驗十次有九次是失敗的呢?

「雖然你立意是好的,但還是不應該隱瞞眾人,將非族人帶進神殿!這是你不對!」這次嗒嗒將他族人帶進精靈族的重地,以巴蘭的立場還是要公事公辦。

嗒嗒長老聽巴蘭語氣緩和,知道不會受到太多責罰,連忙唯唯喏喏稱是。

而這時,薩摩也在小殿外將事情來龍去脈聽得一清二楚。原來,琉璃體內竟然是精靈的靈魂,難怪以人類的身體卻沒有在中央大陸快速蒼老。噬巫不能練功大概也是這個原因。體內有精靈的靈魂,隨時需要能量,只要一練出東西馬上就會被吸得一乾二淨,這樣的身體當然怎麼練都練不出成果。

判斷事件已然落幕,薩摩自然再也忍不住想見琉璃的心情。於是乾脆放開氣息,大步走入小殿。

「咦?」巴蘭和風長老首先發現不對,轉頭看去。

「薩摩?」巴蘭詫異地叫。

「主人!」小黑小白也在同時看到薩摩出現,忍不住興奮地叫。

「大大哥!」火把和木頭從善如流,跟著打招呼。

薩摩輕輕點頭示意,首先召回兩隻小精靈,然後走過巴蘭面前,直接走向鎖魂池。

半蹲下身體,薩摩看向池中的人影。雖然有些模糊,但那五官的輪廓卻是琉璃沒錯。
「琉璃?」薩摩輕聲叫。

池中的人兒安祥地睡著。

「琉璃……你聽到了嗎?我終於又見到你了!」薩摩語帶嘆息。見琉璃還是一逕緊閉雙眼,薩摩不禁又感傷地道:
「快要兩個月了,你已經快兩個月沒見到我了!你不想睜開眼睛看看我嗎?」

巴蘭見薩摩對著鎖魂池自言自語,正想上前安慰他,突然異變又起。只見剛剛還相當平靜的鎖魂池突然爆出強烈七彩光芒,映得四周異常炫目。

在眾人的錯愕中,只聽到嗒嗒長老興奮的大叫聲:
「成功了!成功了!」

薩摩驚訝地站起身,謹慎地看著鎖魂池。

七彩光芒中,琉璃的身體慢慢從鎖魂池中浮起,有些透明的身軀還纏繞著絲絲縷縷的元素流體。

慢慢的,琉璃睜開那雙已經闔上將近兩個月的眼睛……醒了!

剛醒來的琉璃,雙眼迷茫,美麗的藍眼直直看著前方,然後緩緩站起。就在這時,聖靈石又釋出一道光芒照射到琉璃身上。隨著這道光芒,琉璃的背後慢慢出現兩片像精靈一樣的薄翅,不同的是,這兩片薄翅由光所組成,比起一般精靈的翅膀要耀眼多了。

「太神奇了…太神奇了…」嗒嗒長老迷醉地喃喃道。

光翅輕輕擺動,琉璃的身體就如羽毛一般飄下。薩摩激動地看著飄落地面的琉璃,終於忍不住輕叫:
「琉璃……」

聞聲,琉璃的藍眼轉向薩摩,迷濛的雙眼慢慢清明起來。
「摩哥哥………」琉璃的聲音有點沙啞,但還是那麼悅耳,把薩摩的心情都叫得高昂起來。

薩摩心裡激動,一時反倒不知如何反應,只曉得呆愣愣地看著琉璃。

琉璃輕飄飄地踏出鎖魂池,光翅在背後留下一道道軌跡。
「摩哥哥……」琉璃將纖細的身體投入薩摩的懷抱,低聲叫喚薩摩。

薩摩這時猛然醒神,雙手立刻緊緊抱住琉璃,嘴巴嘆息般地呢喃:
「琉璃……我的妻子…你回來了……」

琉璃抬起頭,綻出一抹燦爛的笑容。她終於又看到他了!琉璃心情一鬆,隨即昏了過去。

薩摩橫手將琉璃抱起。他不緊張,直覺告訴他,琉璃很好,只是太虛弱,還需要多一點休息罷了。於是,薩摩便在眾人的注視下,大搖大擺地抱著琉璃離開神殿。

巴蘭看著薩摩消失在視線中,好一會兒終於醒神。只不過才回過神,巴蘭又立刻陷入迷惑當中。牠竟然看呆了?!他們相處的感覺竟然會感動牠?!難道那就是人類口中的愛嗎?

就在巴蘭還沉浸在感動的餘韻中時,木頭迷醉的聲音傳來:
「好漂亮!」

「是啊!小鬼長得比以前更好了!」火把也跟著附和。

「怎麼辦?我越來越喜歡小鬼了!」木頭苦惱地道。

火把毫不客氣地潑了木頭一桶冷水:
「可惜小鬼是大大哥的了!你搶不過!」

木頭瞪了火把一眼,丟下一句話便飛了出去:
「我要去看小鬼!」

火把一聽,自然也不甘示弱,立刻跟了上去:
「我也要去!」

巴蘭見狀,無奈地搖搖頭。牠們這一去不知道又會在薩摩那裡鬧出什麼麻煩了!不過轉念一想,巴蘭又忍不住開心地笑了。也許趁這次機會把這兩隻麻煩的小傢伙丟給薩摩處理,會是個不錯的主意。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