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匆匆,薩摩在中央大陸和琉璃度過了三個月甜蜜的日子。

這些日子,薩摩仍舊維持著以前練功的習慣。只是,成年劫之後,薩摩的功力雖然大增,龍麟也成了灰色,但是,之後不管薩摩如何努力,功力的累積仍然很慢,唯一的收穫大概就是魔法的發動比起以前似乎又快了一點。體內的能量雖然合一,但是薩摩卻完全無法控制。儘管翅膀與尖角已經可以收放自如,但是不管如何努力,還是無法取出體內的兩把武器。他覺得他好像總是沒用對方法。除此之外,另一個隱憂就是無時無刻出現的負面思想。這些思想並不像以前,只想著要破壞一切,而是比較偏激和憤世嫉俗的想法。時常都會情不自禁地往邪惡處想去。幸好這些思想只在薩摩心中,並沒有影響薩摩的行為。但僅是如此,他就忍不住擔憂了。

琉璃也察覺薩摩的心越來越徬徨,看著薩摩的焦急,她心裡也是難過。隱約地,她覺得他要離開了!但她沒有問,只是默默地為他準備所需物品。果然,幾天後的夜裡……薩摩吞吞吐吐地說出自己的決定。
「琉璃….我想到人族去看看!我跟爹爹媽媽講好了!我要去巴耶帝國的蘭普頓魔武學院學習人族的武功。我想,這樣應該對控制我體內的能量很有幫助。」薩摩保留地道。他不想坐困愁城,也許人族之行可以提供他解開體內秘密的線索。他徬徨的價值觀,也許也是因為成年劫能量異變的結果。為了不讓這個負面的思想逐漸壯大,他必須要有所行動。

琉璃看著薩摩,知道他已經做好決定,因此,她只是點點頭,將身體偎進薩摩的懷中。她不會阻止他,因為越來越成熟的預言能力不斷告訴她,薩摩眼前是嚴苛的考驗。在宿命的巨輪之下,她是這般渺小,她能做的只有盡自己所能地幫助他!不要妨礙他。

「你……要跟我一起去嗎?」薩摩問。他現在心情複雜極了,他一方面想要琉璃一直伴著他,一方面又擔心自己會疏於照顧她。

琉璃沉默了一下,接著輕輕搖頭,不說一句話。她不能跟,跟了只會成為他的累贅。薩摩也沒有講話,他也了解,此行要是帶著琉璃,他恐怕無暇顧及。因此他只是抱著琉璃,抱的好緊好緊。


兩天後,薩摩在港邊與家人道別。

「薩摩!人族不比我們中央大陸,事事要小心點,知道嗎?」海因叮嚀道。

薩摩點點頭,要離開家人,心情難免沉重。

宇瀚看著已經像個成熟男人的兒子,心中儘管不捨,卻不無欣慰:
「薩摩!你的身分爹爹已經幫你處理好了!你只管放心!有問題隨時可以透過龍人或精靈人向我們聯絡。」

薩摩還是點頭。這些事情他都知道,宇瀚這話只是提醒罷了。

靈珊見父親和丈夫都說完了,立刻拉過薩摩,伸手又是摸摸薩摩的臉又是拍拍薩摩的手,擔心地滴滴咕咕:
「你看你長得這麼好!不要人族繞了一趟,把琉璃給忘了又帶回了一串女人啊!」

聞言,眾人都笑了,凝重的氣氛沖散不少。薩摩也笑了笑,說了聲「不會」,隨即將目光落向琉璃。昨晚,纏綿過後,薩摩知道琉璃沒有睡,只是躺在他身邊看著他,像是要把他烙進心坎裡一樣,看得很專心。而薩摩也靜靜地閉著眼睛陪著她一整晚。今天要離開,他最捨不得的還是琉璃。只要琉璃開口說要跟他走,不論有多麻煩,他都一定會帶著她。但是,這幾天,琉璃只是忙著為他張羅各項所需,卻不曾提過要跟他一起走。即便他多次暗示她,她都只是微笑不語。

琉璃迎著薩摩眷戀的視線微笑,接著在懷中取出一條織功精細的鵝黃色頭帶,走向前道:
「這是我替你做的,你的龍麟雖然小,但是有心人還是會注意到,你就綁著它吧!就當作琉璃陪著你…」

薩摩微微彎下身,意思是要琉璃為他綁上。琉璃臉紅了一下,見眾人沒有取笑她的意思,這才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將頭帶從額前繞到腦後綁好。

薩摩敏銳地注意到頭帶正中央有一塊小小的硬塊,正好貼在龍麟上。哪還不知道是琉璃聽說龍麟是龍人族唯一弱點之後才在頭帶中縫綴了什麼,免得不小心受傷。想到琉璃這般用心,薩摩心中一暖,伸手輕抱琉璃,在她耳邊輕輕道:
「等我。」

琉璃羞紅著臉點頭。薩摩沒再多說什麼,又抱著琉璃一會才鬆開手,接著深深看了眾人一眼,一聲「再見」之後,便搭著族人的船準備先行到伊闊利市,再轉往巴耶帝國。

等到薩摩的船影小到看不見時,靈珊這才悵然若失地回過頭來。一回頭就發現琉璃還痴痴地看著遠方的海平面,眼中帶著淚光。靈珊心中了然,不禁心疼地喚道:
「琉璃……」

琉璃聞聲連忙擦擦眼淚,回過頭,笑開臉道:
「媽媽!有事嗎?」

「妳捨不得薩摩嗎?」靈珊問。其實,他們夫妻倆都很捨不得薩摩,但是,比起琉璃只有薩摩一個人,他們似乎又幸福多了。

琉璃愣了一下,接著微微點頭,沒有否認。她過去的生活總是繞著薩摩打轉,這一次,薩摩要到那麼遠的地方,沒有了他,她的生活就彷彿失去了重心一樣。

這時宇瀚也回過頭來,聞言不解地問:
「既然捨不得他,怎麼不跟他去。薩摩跟我說,他有開口問你,但是你不肯。」

琉璃抬起頭,清澈的藍眼睛看著靈珊夫婦,既純淨又美麗。只不過這雙藍眸此刻正閃著無奈的光芒。
「琉璃什麼武功都不會,跟著摩哥哥一定會拖累他……」琉璃苦澀地道。

宇瀚夫婦對看一眼,靈珊搖搖頭,失笑道:
「傻丫頭,妳摩哥哥巴不得妳一輩子都粘著他,別說以他的能耐沒人拖累得了他,要是你能拖累得了他,他說不定還願意得很!」

真的嗎?琉璃不確定。卻不知,薩摩的確並不擔心琉璃拖累他,他只擔心無暇照料琉璃。這也是他不強迫琉璃跟來的原因,否則他又怎願意將琉璃留在中央大陸?

「薩摩這孩子,別看他嘴巴緊,甜言蜜語不會說。但是,要說重視妳,那是沒什麼好懷疑的。當初為了找你,就讓我們見識了他的堅持,每天都找,像瘋了似的。」靈珊解釋道。回憶起當初薩摩那不顧一切找尋的情形,要說她這個做母親的沒有幾分吃味,那倒是說謊了。只是她也想得開,兒子嘛!有了妻子忘了娘,也是正常的。

琉璃聽著,明亮的藍眼又泛出淚光。這些,薩摩都沒有告訴她。

靈珊見狀,安慰地拍拍琉璃的肩膀,沉吟了一會道:
「妳如果真的擔心連累他,要不然,我替你跟長老們談談,讓他教你魔法。你現在不是噬巫了,說不定能學。」更何況,儲妃一向都是負責祭祀工作,琉璃是人類,本來不能勝任,但現在,說不定能成為最稱職的儲妃也不一定。

「真的嗎?」琉璃驚喜地問。

靈珊笑著點點頭:
「當然是真的。學會了,妳就可以去找薩摩,要不然,看你每天想薩摩,我們也會心疼的。」

聞言,琉璃更是興奮地猛點頭。她從來就不想留在安全的地方等待薩摩,她想跟薩摩一起……不論未來有艱困。以前,這樣的希望只是奢求,但現在,她不再是噬巫了,假如她還可以學會魔法或武術,那麼,總有一天,她不用躲在薩摩為她準備好的堡壘中,她將可以跟著薩摩一同闖蕩冒險。想到這裡,琉璃學習魔法的決心更加堅定了!也就是這樣的決心,琉璃開啟了陪著薩摩征戰四方的人生。


薩摩離開中央大陸,經過一個月的航行,又來到了闊別將近五年的伊闊利市。當初來到這裡尋找琉璃時還是一個十二歲的男孩,而現在,他已經將近十七歲了。

抵達港口之後,薩摩向送他來到伊闊利市的族人道別。為了避免洩漏身分,他只能送自己到這裡。接下來的一切包括行程、食宿等都要薩摩自己張羅了。雖然如此,但薩摩並不擔心。

離開船前,薩摩戴上了之前買的護目鏡,散出土元素,讓眼睛呈現棕色。這才放心離開船,踏上港口。

如同五年前一般,薩摩一出現在港口就立刻引起眾人的注意。一陣騷動,薩摩並沒有理會,超人的靈覺,讓他首先驚訝地看向港口旁供給腳伕漁工休息的小茶棚。微一沉吟,薩摩隨即輕輕一笑,毫不猶豫地走向小茶棚。這個舉動自然又引起幾聲嘆息和竊竊私語。約莫是說些:可惜,這麼英俊的男人竟然會喜歡那樣低俗的地方,這樣的話。

來到小茶棚,薩摩揮手驅離前來問候的老闆,逕自走向一桌安靜地圍坐六個人的位置。

「我可以坐這裡嗎?」薩摩有禮地問,像極了文質彬彬的讀書人。

其中一個滿頭紅髮的壯漢呵呵笑了幾聲,可惜還沒講話就被搶了去。
「我們不歡迎人族的人。」一位淡藍髮色的男子淡淡地回答。

此話一出,立時引起拉長耳朵注意這桌的腳伕漁工們一陣議論。

紅髮壯漢驚訝地瞪大眼睛,似乎有點驚訝同伴的說法。反觀其他人雖然神色微微一動,但並沒有異議。

「你們這不就擠在人族裡面嗎?」薩摩饒富興趣地反問。

「比起裝模作樣的富貴人族,我們比較喜歡這些平凡的人類。」棕髮棕眼的男子微笑地道。

此話一出,原本議論的聲浪又平息了。一時之間,整座茶棚靜悄悄的,都在注意這桌出色的人。

五年時間雖然不長,但對於時常處於變動中的伊闊利市而言,不僅景物變化大,就連來往的人也已幾經汰換。就因為這樣,加上薩摩經過了五年正在成長的歲月,竟沒有人認出薩摩就是五年前曾經引起騷動的那群人之一。

「我像是那些富貴的人族嗎?」薩摩帶著淡淡的笑意問。

「當然像!沒有其他族人會在眼睛上戴上那種玩意兒。而且你看你的衣服,根本就不是尋常人穿得起的!」栗色卷髮的綠眼男子指指點點地道。他說的是薩摩戴的護目鏡和那身以菟絲布做成的衣服。

這話倒是提醒了薩摩。在人族的地方,這一身菟絲布做成的衣服可能會為他招惹麻煩。看來他必須找機會買些人族尋常的衣服。

就在薩摩思量間,綠眼男子繼續說道:
「從這兩點就知道你是人族,而且是挺有錢的人族!」

「不過,我聽說人族是不會披頭散髮的!」藍髮棕眼的男子低聲反駁。

綠眼男子“喔”了一聲,不響了,只是拿眼仔細端詳薩摩。

薩摩見狀,無所謂地撇撇嘴:
「很可惜,我不是人族!戴這玩意兒是因為我的眼睛禁不得風吹。」

「那……你是……?」棕髮棕眼男子疑惑地問。

紅髮壯漢聽到這裡,似乎想開口講話,卻被第一位開口,擁有淡藍色頭髮的男子一個眼神阻止了。

自顧自坐上角落的椅子,薩摩輕鬆地反問:
「你們說呢?」

淡藍色頭髮的男子打量了一下,問:
「既然不是人類……看你的樣子一定也不是矮人和精靈。獸人沒有這樣的相貌,我也沒有在龍人族見過你。剩下的就只有兩族,你若不是龍族就是精靈人族,龍族可以幻成人形,精靈人長得也跟人類差不多,你是哪一種?」

此言一出,茶棚裡的人都將目光放向薩摩。這兩個種族的人都是人類社會當中很少見的,所以茶棚裡的人一聽說那個英俊的少年有可能是這兩個種族的人,都忍不住將眼睛死盯在薩摩身上。

薩摩不以為意,唇角一勾,乾脆地道:
「我是精靈人!」

聞言,眾人都將目光放向薩摩出眾的長相,心裡首先就大大認同。

「你的精靈呢?」淡藍色頭髮的男子又問。精靈人通常都會有守護精靈,要證明這人是不是精靈人大概可以從守護精靈來看。

「還沒覺醒!更何況,你們不是只要知道我不是有錢的人類就可以了嗎?」薩摩反問。

淡藍髮色的男子聽薩摩這一問,倒是愣了一下,隨即啞然失笑道:
「沒錯,是有點道理。」

薩摩又看了在座六個人一眼,然後大方地伸出手:
「摩耶!」這個名字薩摩在鑑等時曾經用過一次,雖然這次一樣用這個名字,但因為有海因的安排,現在這個摩耶有完整的身世,和全新的身分。

「尼路!」淡藍色頭髮的男子略一遲疑之後,也伸出手與薩摩對握。

其餘眾人見狀也二話不說地伸出手。

「漢斯!」紅髮壯漢扯著大嗓門道。

「班塔耶!」棕髮棕眼男子咧開嘴笑。

「耐達依!」栗髮綠眼男子瞇著眼睛,似乎很高興。

「皮喇!」藍髮棕眼的男子雖然看來一板一眼,但那雙眼睛裡所閃動的確是不可錯認的激動。

一直沒說話的黑髮黑眼男子待眾人介紹完畢,這才淡淡地道:「明斯克!」

沒錯!這六個人就是薩摩的龍人貼身侍衛,自從薩摩回中央大陸後一直待在小島等他的尼路等人。只是他們為什麼要繞這麼大一個圈假裝不認識呢?原因在於,薩摩的身分特殊,得知薩摩要前往巴耶帝國,身為貼身護衛的他們自然要跟隨,所以他們就先到伊闊利市來等待薩摩。尼路料想,薩摩不可能以原本的身分到人族去,極有可能會安排另一個身分。就是這樣的推測才讓他決定在薩摩進來攀談時假裝不認識。畢竟,過早的熱絡極可能讓薩摩的身分受人懷疑。薩摩也是打著這樣的主意,所以在踏上港口感應到尼路等人的氣息後,才會裝成初識前去攀談。

既然已經接受這個精靈人“新朋友”,尼路隨即叫人再準備一個杯子。杯子送到,尼路先為薩摩斟一杯茶,然後接著問:
「精靈人很少離開中央大陸,為什麼會到伊闊利市來?」

「我要到巴耶帝國去!」薩摩毫不隱瞞。

尼路挑起眉,略帶驚訝地道:
「這麼巧?我們也是要去巴耶帝國!」

薩摩聞言輕輕一笑,略帶戲謔地反問:
「是巧嗎?」

尼路見狀,尷尬地輕咳了一聲:
「當然是巧了!你不會也是要去蘭普頓魔武學院吧?」

薩摩啜了口茶,輕輕點頭:
「沒錯!」

尼路疑惑地問:
「你到魔武學院做什麼?精靈人族的魔法很好啊!」這也是眾人的疑惑。當初他們聽到薩摩打算到蘭普頓魔武學院時,真是怎麼想都想不出薩摩心裡的打算。先不說薩摩的魔法身兼精靈人與精靈兩家之長,就說武術,龍人族的武術也不見得比人族差。薩摩有什麼理由非到人族去不可?

薩摩挑挑眉:
「你們不也一樣,龍人族的武術也好得很。」

尼路尷尬地笑笑,薩摩見狀也不再刁難,隨即說出理由:
「聽說人類很聰明,我想要去領教領教他們發展出來的東西有什麼特別,或許可以學到什麼也不一定。更何況,蘭普頓魔武學院是所有人類學院裡比較不排斥他族的學院。」薩摩這番話當然有所保留,他是想去領教人類的智慧結晶沒錯,但他真正的目的是希望藉由這些智慧結晶勘破自己體內的秘密。這種話自然不能在這種場所說出。

眾人聞言點點頭。的確,若是以這個角度來看,人族之行應該是值得的。

「既然如此,我們不如就一起走吧!人多也好照應。你可以補我們魔法的空缺,我們可以補你武術的空缺,我們一定會相處愉快!」班塔耶打蛇隨棍上,立刻提議眾人一起行動。反正眾人來伊闊利市也是打算跟著薩摩的。

薩摩帶著奇特的笑容點頭答應。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