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離開茶棚之後,漢斯首先發難:
「你們做什麼婆婆媽媽的演什麼戲啊?」

其餘眾人多少已經猜出這麼做的原因,所以都非常配合,這時聽見漢斯的抗議都忍不住翻翻白眼。

「我們以前真的不認識啊!」薩摩理所當然地道。

「誰說不認識,你是我們龍……」漢斯瞪大眼睛,滿臉驚訝,嚷嚷著就要說出薩摩的身分。

薩摩連忙一截口,道:
「記住!我叫摩耶!你以前認識一個叫做摩耶的精靈人嗎?」

漢斯被薩摩這一問直問得滿頭霧水,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我認識你啊!可是你不叫摩耶啊!為什麼要換名字?」

薩摩不語,這邊的尼路則是嘆了一口氣,反問:
「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漢斯毫不猶豫地回答:
「巴耶帝國啊!」

「那是誰的地方?」尼路又問。

「人族啊!你連這個都不知道?」漢斯理所當然地回答,順便還為尼路的無知驚訝了一下。

「我知道!是你不知道!」尼路又嘆氣,他實在不該期望漢斯能聽懂他的暗示。

聞言,漢斯不平地瞪大眼,開口就想反駁,尼路連忙手一舉,攔住漢斯的反駁,然後壓低聲音道:
「王子是什麼身分,怎麼能讓人族的人發現呢?所以,當然要用另一個身分了。」

漢斯有點懂,又有點不懂。尼路也知道漢斯的腦筋大概轉不過來,於是又再解釋:
「你想,一個精靈人和一群龍人很熟,這不是很奇怪嗎?所以為了不讓有心人覺得我們在一起得太自然,當然要裝一下啊!所以,今天是我們和“精靈人摩耶”第一次見面的日子。」

漢斯點點頭,似乎有點懂了。薩摩見狀,這才滿意地點點頭:
「所以,以後我們兄弟相稱。我是你們的精靈人族兄弟,知道嗎?」

眾人聞言都一陣猶豫,薩摩也料到尼路等人根深蒂固的上下觀念並沒有那麼容易打破,於是在他們開口反對之前,薩摩就先發制人地道:
「這是命令!」

此話一出,眾人就算有意見也得吞下去了。


隔天,薩摩等人先到辦事處,準備辦理登記手續,等待前往巴耶帝國的客船。誰知還沒到辦事處就發現,就看到長長一排人龍從辦事處的右側一直往街道延伸過來。

走到前面一看,嚇!右側門牆上赫然掛著一面木牌,上面寫著:“蘭普頓魔武學院特約船登記處”,左下角還有一排小字:“蘭普頓魔武學院招生總站”。

原來,為了方便外地的學生,蘭普頓魔武學院乾脆就在伊闊利市安排統一船班,只負責載報名蘭普頓魔武學院的學生。既然知道有這項安排,薩摩等人自然不用另尋船隻到巴耶帝國,立刻毫不客氣地排在長長人龍的尾端。

薩摩等人沒站多久,他們出眾的模樣,還有尼路等人露出來的銀色龍麟,很快就引起眾人的注意,就連一旁維持秩序的學院人員也忍不住頻頻往薩摩這群人看過來。

雖然歷年來報考蘭普頓魔武學院的精靈人與龍人並不少,也幾乎次次報名次次錄取,但是,比起佔大多數的人族,他們真的只能算非常之少的少數了。倒是獸人還比較多一點。由此看來,薩摩等人會引起注意似乎並不算意外。只是,更令人在意的卻不是龍人這個身分,而是尼路等人露在外面的龍麟顏色。銀色的龍麟!這實在太少見了。雖然每年都有大約十個左右的龍人會進入蘭普頓魔武學院,但是其中擁有銀色龍麟的卻是屈指可數。學院五個年級裡,也只有四年級和三年級各有一位銀色龍麟的龍人。正因為稀少,所以報名眾人一見到銀階龍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幾眼。至於目前在蘭普頓魔武學院的兩個銀階龍人,尼路等人知道,也認識。他們是前幾年被王上派到人族“觀摩”的銀階龍人,他們的實際年齡是三十歲。在龍人族算是年輕一輩,不過在人族可就不算了!

薩摩並沒有理會他人的目光,他在意的是人龍中幾個值得注意的人。

第一個,薩摩知道那是龍人。但是,應該只是低階龍人,可能純粹是想到人族取經去的。這個龍人現在正神色不定地看向他們。薩摩在模里邦聯一直待在王宮,不虞他人認出。況且經過這段時間的訓練,薩摩將雙生的氣息斂得更緊密了,如果不是族中少見的高手應該不會發現,所以他不認為這個龍人可以察覺自己的身分,倒是靠著龍人心法的感應,那個龍人應該可以察覺出尼路等人不僅是中階龍人,而且還是“威力很強”、“身分應該不低”的龍人。如此一來,雖然不擔心他會洩漏身分,但是,神色間的表現恐怕會讓有心人有所察覺。

第二個讓薩摩注意的是一個精靈人,薩摩仔細觀察,發現並不認識他,但是他卻射來友善而尊敬的目光。薩摩估計這人大概是海因秘密派來與他一起到巴耶帝國去的族人。

第三個讓薩摩注意的人是一個衣著華貴,長相不俗的男子。看修為似乎不弱,在人族中應該是個佼佼者。不過真正引起薩摩注意的卻是他看向他們的眼光,那種視線分明就是嫉妒。薩摩料想,這人若是逮到機會,說不定會來招惹他們。雖然眾人並不怕他,但是他要是來糾纏的話,也是一件不小的麻煩。

第四個讓薩摩注意的是跟在那個男子身後的少年。年紀輕輕,長相倒還上得了檯面,可惜目光不正,兩個眼珠左看右看,還不時對著前面的華貴男子極為諂媚地笑著。讓薩摩注意到他的原因是他手中抱著的珠子。透明晶亮的珠子是預言工作者必備的工具。因為有琉璃,所以薩摩對於從事預言的人多了一點注意,就是這點注意讓薩摩發現,那顆晶亮的珠子上有著一個紅色的徽印。薩摩見過,那是那坦家的徽印。但是,仔細一看,又發現這個徽印少了幾個線條,這表示,這個少年雖然是那坦家的人,但卻是那坦家的分支。本來得知有關那坦家的人事物,薩摩應該高興,但是,首先,薩摩無法確定這顆珠子到底是不是真的屬於這個少年;其次,薩摩不知怎的,直覺討厭這個眼神不正的少年。因此,薩摩雖然注意他,卻沒打算與他攀談,更沒打算透過他讓那坦家知道,那坦家的主支還存在世上。畢竟以琉璃的流亡者身分,一切還是小心為上。

薩摩觀察眾人的同時,也敏感地察覺到多道視線對他們這群人的觀察。薩摩從視線投來的方向推測是學院的人員,因此也不動聲色。他想,學院人員觀察他們的原因很簡單,一方面可能是為了篩選,另一方面則可能是為了防堵破壞分子。

尼路等人雖然沒有像薩摩一樣觀察得這麼仔細,但多多少少也察覺了些不對勁,因此,除了班塔耶和耐達依還在聊著風馬牛不相干的話題外,其他人都很安靜,就連漢斯也沒有說話。

等待了好一段時間,眾人終於來到報名處。

報名的人員抬頭看了他們一眼,然後露出微微驚訝的神情。只不過驚訝的表情只一眨眼就又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淡漠的表情和公式化的問話:
「種族、姓名、年齡、國家?」

薩摩排在眾人前面,所以等到報名的人員一問完,他就率先毫不猶豫地簡單回答:
「精靈人、摩耶、十七、中央大陸!」

報名人員微微點頭,手邊忙碌一陣,然後遞了一個精美的徽章給薩摩。薩摩接在手裡仔細看,這才發現徽章上面的圖案跟報名人員身上繡的圖案一樣。大約這圖案便是蘭普頓魔武學院的院徽吧。薩摩正在想著,報名人員又突然開口叮嚀:
「明天下午三點,準時開船,逾時不候。」

薩摩點頭,隨即走到一旁等待尼路等人。


眾人登記完畢,薩摩向尼路等人表示,報名的學生中有一個是低階龍人,似乎察覺尼路他們身份不低,必須妥善處理。尼路等人也答應了,於是耐達依消失了一段時間。回來之後帶回一個“一切ok”的訊息,至於怎麼解決,薩摩決定不問。

另一個精靈人,或許海因有交代不要太過注意薩摩,以免引起他人揣測,因此,只在報名後跟薩摩點頭招呼,便兀自離開。

至於那個服裝華貴的人族男子和看起來是那坦家分支的少年,排在他們前面,本來早就報名結束,但卻還留在辦事處外面,被一群女孩團團包圍,男子在人群中侃侃而談,一副意氣風發的模樣。那抱著預言珠子的少年也在人群中,兩隻眼睛胡亂轉動。薩摩等人走出辦事處時,男子顯然注意到了,只見他不屑地看了薩摩等人一眼,接著對著圍著他的眾人道:
「你看他們那些野蠻人,連他們都來讀我們人族的學院,這就表示他們國家也算不了什麼嘛!所以,我常常跟我父親說,要打這些野蠻人根本不用跟他們拚力氣,只要動點小腦筋,保證他們一個個俯首稱臣。」說完接著哈哈大笑起來。

這話未免太過自大,所以除了那位一直跟著他的少年之外,附和的人似乎不多。因為,大多數人都心知肚明,其他種族雖然人少,但是,若不是隔著海洋,正面和他們打起仗來,人類恐怕還是討不了好去。

沒有得到眾人的附和,男子只笑了一下,便尷尬地停下笑聲。

男子這些話雖然說得並不大聲,但以薩摩等人的能力,那男子說了什麼眾人自然是聽得一清二楚。薩摩等人嘲諷地揚揚嘴角,沒有任何表示,反倒是耐達依眨眨眼睛,眼中射出惡意的光芒,特地對著那群女孩露出一個友善迷人的笑容,引得眾女孩全都紅了臉。

薩摩等人見狀心中了然,卻沒有阻止。畢竟薩摩等人雖然不在乎這種沒見識的評論,但是,背後道人長短多少令人不悅,耐達依僅是小小捉弄他一下也沒什麼過分。

一直都是身旁女孩焦點的男子,見身旁女孩個個都為對方一個笑容丟了魂,似乎覺得臉面有些掛不住,表情很快就沉了下來。幸好耐達依還曉得適可而止,見男子驟變的表情,也沒有繼續挑釁,便隨著薩摩等人從容離開。畢竟,報名的關頭還是不惹事比較理想。


隔天下午,薩摩等人準時來到港邊,一艘大型的客船已經架好了踏板,正陸陸續續不斷有人上船。船上醒目地掛著一面黃底紅印的旗幟,上面的印記跟眾人佩帶在身上的徽章圖案一樣。

薩摩等人沒有猶豫,直接走上船,踏板的尾端站著一個十分年輕的女性。一身緊身勁裝將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得十分動人,不過比起身材,更吸引人的還是她甜美的笑容。只見她手中拿著一份名單,笑著在踏板邊核對來者的身分以及所安排到的房間。

後來眾人才知道,這位少女是特地從全學院中選出來的,主要負責對外的公關活動,等於是學院的門面,所以不僅相貌要佳,武藝也絕對不能弱。前幾年一直是一位現在已經五年級的學姊,今年首次讓一個今年才從一年級升二年級的小學妹搶走寶座。

薩摩等人出示昨天領到的徽章,少女看了名單一眼,好奇地抬頭看看眾人。大概是要核對身分吧,眾人只好耐心地等待少女觀察完畢。只不過少女觀察的時間顯然有點久,排在他們後面的人群開始騷動起來。

少女本來只是因為這群人的身分才好奇抬頭看了一眼,不料這一看直接對上薩摩,頓時讓她看呆了。她從來沒想過竟然有人可以長得這般英俊,這般不俗,和這人比起來,學院內的那些倍受歡迎的男子實在相形遜色!這是不屬於人的容貌,不屬於人的丰姿,只有傳說中的神才有這麼懾人心魄的形象!其實就連薩摩也沒有發覺,自從成年劫以後,薩摩的容貌氣質一天天逐漸變化,除了自然成長所帶來的男人味之外,內在的氣質也不斷轉變。明明是同樣的容貌,同樣的體格,卻多了一股令人不敢逼視又極欲親近的氣質。只要多看幾眼,那形象彷彿就烙印在腦海裡似的。不論多麼平凡的動作,在薩摩身上發生都像不平凡。這名少女正是因為一眼就看到薩摩,備受震撼之下才會愣在當場。

薩摩對少女的視線停留在他身上過久,有點不悅,忍不住皺起眉頭。少女一看,心中一驚,立刻移開視線。這一移開,終於看見其他幾個男子,心裡又驚嘆起來。這一群人,不是普通人。卓越的相貌,迥異的氣質,獨特的魅力,根本就是令人無法忽視的存在。

少女看得出神,隊伍後方的騷動也越來越明顯。明斯克排在眾人的後面,對於後方其他人的騷動最是清楚,忍不住皺眉叫:
「小姐!」

少女聞言一驚,倏地回過神,將目光落向明斯克。這一看又將少女看得心頭小鹿亂撞,粉嫩臉蛋倏地一紅。明斯克如刀削般稜角分明的俊臉混合著冷凝的氣質很快就吸引住少女的視線。雖然只是短短兩個字,這人低沉的聲音卻彷彿還在她腦中迴盪似的,這讓少女忍不住多看了這位氣質冷漠的黑髮男子幾眼。明明是這麼冷漠的人,為什麼她才多看幾眼就心頭猛跳呢?

明斯克不耐煩地將視線看向後方長長的隊伍,壓根不曉得這位少女在看什麼?難道沒聽到越來越大的抗議聲浪嗎?

明斯克這一回頭,少女也跟著回神了。這會才聽到隊伍後方議論的聲音,俏臉又紅,尷尬地低下頭,跟著名單念:
「摩耶、耐達依、皮喇,第二層艙房,編號16號房間。跟你們同房的還有一位來自里爾公國的烏坦‧凡匿。下午四點整,集合於大廳,解說細節。」

薩摩等人點點頭,跟耐達依和皮喇先上船。

「明斯克、漢斯、尼路、班塔耶,第二層艙房,編號17號房間。下午四點整,集合於大廳,解說細節。」不知道那位黑髮男子叫什麼名字,少女一邊唸一邊想,忍不住回頭又看了黑髮男子一眼。

明斯克等人上船,薩摩等人正在船板上等候他們。少女回頭看明斯克的動作很快就落入面對明斯克的三人眼裡。薩摩看到那少女的動作,心中了然,忍不住輕輕笑了。

薩摩看到這一幕,耐達依自然也沒有錯過。只見他樂呵呵地拍著明斯克的肩膀道:
「我說,明斯克,你終於也交了桃花運啦!」

「你在說什麼?」明斯克不耐煩地道。

「我在恭喜你啊!」耐達依對明斯克的興趣缺缺不以為忤,依舊興奮地道。

明斯克瞪著耐達依,不知道該說什麼。他交了桃花運?他怎麼不知道?

少女手邊忙著,心神卻還放在背後那群人身上,聽到那群人的對話聲越來越遠,心裡又羞又喜。原來,那人叫做明斯克……。


學院安排房間似乎是四人一間,按照登記順序排。薩摩等人一起到了第二層艙房,16號與17號正好斜對面。

薩摩和耐達依、皮喇進入16號房間時,那位來自里爾公國的烏坦‧凡匿已在房間中。這人有一頭和明斯克有得拚的黑髮,蒼白的臉。五官雖比不上明斯克的稜角分明,輪廓深邃,但還算清秀。雖然臉色蒼白,但一點也沒有不健康的樣子,反而透著勃勃的朝氣。薩摩進來的時候,他正躺在床上翹著腿哼著帶著奇奇怪怪腔調的歌。

見到薩摩等人進來,那人跳了起來,沒有明斯克生人勿近的酷樣,他馬上咧開了嘴友善地笑了!
「歡迎你們!我是烏坦‧凡匿。聽說你們是精靈人和龍人?果然是所有種族中相貌最好的兩個族啊!」烏坦‧凡匿讚嘆地道,忍不住又多看了薩摩幾眼。

薩摩迅速觀察這個人。第一個引起薩摩注意的是他不仔細看無法發現的灰黑色眼珠,接下來是他實在“不高”的身材。

「我是摩耶!精靈人!」薩摩有禮地招呼。

「我是耐達依!龍人!」耐達依開朗地拉住烏坦‧凡匿的手猛握。

皮喇瞥了耐達依一眼,才自我介紹道:
「皮喇!龍人!」

烏坦‧凡匿先是羨慕地看了三人一眼,隨即熱絡地道:
「你們先休息吧!等會兒到大廳去不知道還要做什麼。搞不好進入學院第一關就在船上也說不定。」說著又跳上床,翹起腿來。

薩摩輕輕點頭。目光若有所思地掃向烏坦‧凡匿的眼睛。灰黑色的眼珠很少見,聽說,矮人族的眼珠就是灰黑色的。但是,烏坦‧凡匿雖然矮,卻沒有矮人族那麼矮。薩摩心中有些猜測,但並沒有說破。因為,如果這個身分重要,薩摩表示知道恐怕只會惹來麻煩。只是,令薩摩更在意的是,如果自己的猜測沒有錯,以烏坦‧凡匿的身分為什麼會到這裡來呢?據他所知,那群人一向和其他種族少有來往,對人類雖然偶爾有來往,可也算不上親密。烏坦‧凡匿怎麼會來蘭普頓魔武學院呢?是他個人的想法,還是那群人的意思?抑或者是背後那個種族的意思?如果是後者,那麼那種族的立場是什麼?他相信應該不是出自野心,難道只是純粹學習嗎?但是這個種族的人對他們的技藝那麼自豪,怎麼會想到人族學習?薩摩隱約覺得這謎團的解答似乎很重要。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