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大陸精靈人村落附近的一片草原上,一位美麗的少女身著無袖連裙米白色衣衫迎風亭亭而立,仔細地聆聽著身前老者的叮嚀。

「聽好了,魔法並不像人類說得那麼單純,真正的魔法要結合自然界的每一絲動靜,才能發揮最大的功用。從這個角度來看,施展魔法本身就是戰術的運用。」老者嚴肅地解釋魔法的高階運用。

少女偏著頭,努力地思索,接著不確定地道:
「長老……琉璃還是不太明白。您的意思是說,要施展魔法要先感覺四周自然界的變化嗎?」

老者頷首道:
「沒錯!這道理很簡單,首先,水系魔法在什麼環境最好發揮?」

少女沒有思索太久,很快就肯定地回答:
「水元素密集的時間和地方。」

「沒錯!如果趁著雨來之前,空氣佈滿水元素時來發動水系魔法,就算只驅動一點點魔力,還是可以輕鬆達到中級魔法的威力!」老者滿意地笑道。

少女聞言不禁沉吟起來,似乎頗有體會。老者見狀也不打擾,任憑少女皺眉思索。好一會兒之後,少女終於開口了。

「這是不是說,魔法的威力和等級不全然受魔力大小的影響,自然界元素的比例有時候能克服施展者魔力的差距?」少女好奇地問。

老者沒回答,只是點點頭表示肯定。少女也沒追問,接著又思考起來。突然,少女似乎想到難解的問題,忍不住又開口問:
「可是,如果我必須施展火系魔法,但這時候火元素的比例卻很低怎麼辦?」

「很簡單。這時候,你應該利用比例高的元素達到火元素施展的最大威力。」老者簡單地解答,卻不說明如何利用。

少女知道這是老者考驗自己的方式,於是馬上又開始思索起來。只是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少女還是想不出如何利用。這時老者突然開口問道:
「琉璃,現在吹什麼風?」

少女琉璃微一怔愣,隨即回答道:
「回長老,現在吹的是南風。」

老者一聽,緩緩踱步朝北而站。
「如果我現在只能驅動少數的火元素……」老者一邊說,一邊伸出手指輕輕在空中一繞。突然一陣風吹來,老者就在這時將手指往前一揮!

只見強烈的火焰從老者面前往北蔓延,恍如一條火地毯由南向北攤開一般。就在少女驚呼之間,老者手掌回旋一抓,那條火地毯竟然如龍捲風一般往中心旋入,接著向空中消散。

少女怔怔地看著一片焦黑的草地,出神了好一會,突然興奮地道:
「琉璃懂了!」原來所謂利用比例較高的元素來達到最大威力就是像這樣,乘著風元素,儘管只是初級的魔法卻可以達到中級魔法的效果。

「剛剛我只是簡單地引動火元素,卻可以做到中級魔法─野火燎原所能做到的事。所以真正的魔法靠的不只是魔力的高低,還有對自然界變化的察覺!」老者進一步解釋。

少女興奮地連連點頭,忍不住也跟著面北而站,肅容斂目,舉起纖手,趁著一股微風吹來,一條火地毯又延伸出去。纖手回收,火地毯立刻斂成一條火絲帶往空中消逝。少女並不因此停手,再趁一道微風,送出水元素,藍色光芒往北延伸,灑向方才備受火焰摧殘的草地,迅速回復受災野草的生機。

老者見狀,滿意得連連點頭:
「沒錯!你已經學會怎麼活用魔法了!」

少女聞言,激動地轉過身,對著老著深深一禮:
「謝謝火長老教懂琉璃克服魔力不足的技巧!」

「這有什麼好謝的?難得你這麼好學,長老怎麼能不傾囊相授呢?」老者樂呵呵地道。

至此,相信讀者們已經看出來了。沒錯!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琉璃和精靈人族的火長老。他們為什麼會在這片草地上演練魔法呢?原來留在中央大陸的琉璃自從送走薩摩,心中便開始迷惘。以前的日子,她的思想總是圍繞著薩摩,如今,他到人族去歷練了,那她呢?難道她就這樣等著薩摩回來接她嗎?最後她的答案是─不!自從她知道她可能有機會能學會魔法時,她就無法克制想陪伴薩摩到天涯海角的想法。因此,經過幾天的考慮,琉璃決定,如果她就這樣等著薩摩,什麼事都不做,最後她會成了他的累贅,綁著他,束縛著他。她不要這樣!她要幫他!所以她要學習魔法!

她學習魔法是為了自保,為了不讓薩摩為她所累。琉璃非常清楚,如果要以魔法輔助薩摩,等到她能力大到足夠幫助他時,恐怕也太晚了。因此,她只想讓自己有自保的能力,她不要到了最緊要關頭還分薩摩的心。此外,她還要學治病,因為她想實現從小的願望,保護薩摩。她不敢奢求能成為薩摩的左右手,但她可以成為薩摩的後援。只要她學會治病、治傷的方法,就算不能與他並肩作戰,起碼也可以在背後默默支持他。

魔法她當然可以向精靈人和精靈學習,而醫術呢?琉璃本想託人買回醫書自習,沒想到靈珊卻告訴她一個好消息。原來精靈人族除了魔法之外,還有一項傲人的能力,那就是對具有“特殊能力”的動植物非常敏感。因此,許多精靈人都是有名的魔藥師。在人族的醫學界扮演重要角色。既然得知這項消息,琉璃當下立刻決定,她要在精靈人族中完成她這兩項目標!於是琉璃決定親自去找精靈人族的長老。她不僅要從零開始學習魔法,而且還要學習如何成為一個優秀的魔藥師。

在學習上,琉璃是積極的。因為她必須盡快掌握魔法,學會魔藥的調配,才能早一點幫助薩摩。

精靈人族的長老們知道琉璃的決定後也十分支持,二話不說,五個長老同心協力,不遺餘力地教導他們這個“關門弟子”。更因為琉璃特殊的身分,精靈族的精靈們也毫不吝嗇地將他們所知傾囊相授給這個“好像”算是他們同族的人。

奇怪的是,一般不管是精靈人還是精靈,都有屬性的限制,並不是每一種魔法都可以學得很好。薩摩是一個例外,他的屬性並不是沒有,而是每一個屬性都有,屬性的天平卻沒有傾向任何一邊。當然,這只是專指現在所能使用的能量而言,如果將沒有人能控制的光、暗屬性都納入計算的話,就會發現,薩摩的屬性是嚴重地在光暗兩端搖擺的。

不過,薩摩這樣還容易理解。讓人不容易理解的卻是,琉璃這個不屬於精靈人、也不屬於精靈的“人”,竟然也沒有偏向的屬性。更奇特的是,薩摩是各項元素屬性都有,並不偏重。但是琉璃卻是各項元素屬性都沒有,她有的是光與暗兩種元素屬性。這樣的屬性雖然後來證明並不妨礙她學習魔法的能力,但是,不知怎的,琉璃使出來的魔法,好像都跟原來的魔法有一點不一樣,至於怎麼不一樣,長老們卻說不出來。

或許出於天性,或者是因為這方面的天份特別好。所有的魔法中,琉璃最擅長的是治癒系的魔法。治癒魔法讓琉璃使來又快又好,威力也很夠。琉璃的體質似乎界在精靈人和精靈之間,而更偏向精靈,因此學起魔法來幾乎就像呼吸一樣自然。光就天分而言,琉璃學習魔法的天份幾乎和薩摩不相上下,只是限於時間,無法學得如薩摩那般精通罷了。

當薩摩再開往巴耶帝國的船上度過平靜的四十天時,琉璃的魔法也有了不弱的基礎。


另一方面,薩摩等人在經過四十多天的航行之後,也終於來到巴耶帝國的第一大港─塔里沙港。

正如學院人員所說的,來到港口後,他們被安置在港口街市中的一棟大宅院,等待下一批學生到達。這棟大宅院是由蘭普頓魔武學院的學生所提供的。

經過了四十多天的航行,許多人吐得一蹋糊塗一上岸摸到了“穩固”的床,倒頭就睡。十八位“少數種族”的成員,牙和飛天都很慘,飛天一下船就搖搖擺擺,差點就掉進海裡,而牙呢?一上岸他就躺在港邊的石地上,睡著了!累得他的另三個獸人同伴還要將他“拖”回去。而薩摩等人因為漢斯暈船暈得厲害,因此也在大宅院中多休息了一天。

隔天,不理會漢斯的抗議,薩摩等人兀自決定出去探探消息。畢竟,他們對人族的了解還太少,為了以後行事方便,他們有必要多多收集一些人族世界的“常識”。一行人穿過川堂,經過大廳,卻在門口遇到“正好”要外出的寒、滅和塔巴。據他們說,五位獸人團體因為兩位還在陣亡中,因此都還留在房中沒有出門。至於烏坦‧凡匿他們,雖然奴里諾達恩也有些微暈船,但是似乎恢復得很快,一大早就看到他和烏坦‧凡匿以及另一位精靈人葳慕很精神地一起出門了。

正巧遇到薩摩等人的寒、滅和塔巴,在兩贊成,一無意見的情況下決定和薩摩等人一道走。薩摩只是輕輕一笑,沒有拒絕。於是,九個人便一起前往塔里沙港邊熱鬧的集市去,準備探聽一些馬路消息。

或許是因為這幾天一下子湧入太多的人,薩摩等人的出現並沒有引起太多注目。這讓他們很順利地找到一家高朋滿座的食館─塔沙之柱,並挑了兩張角落的桌子分別坐定。

薩摩等人會挑上這座食館是因為它實在太特別了,光只有高所有建築物一等的高度,就足以吸引所有來到塔里沙港之人的目光。整棟建築高達五層樓,只要一入港第一眼入目的就是它。光是高度,這棟建築就可以說是整個港口的地標,更何況它的建築風格明顯顛覆了人族建築繁複的格局,反而混上了點模里邦聯粗俇的味道。樓房建築呈現錐形,寬廣的六角形地基插天而上。底下第一層有著挑高的大門和一排連續鏤空的窗戶繞了一圈,讓一樓採光相當良好。再上去第二、三、四層,每一層的平面面積都比下一層的要稍小了一點。每一樓都有一排比一樓小了一號的窗戶,窗戶外緣明顯延伸出一截台閣,可以想見,倚窗坐在哪裡視野一定很不錯。更上去的第五層比較特別,光滑的外牆沒有任何觀景設施,反而只開了一兩個小窗戶。但要論獨特性,卻是這第五層才能完全突顯。整個第五層是由三個三角正面所構成,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都能看到一面三角形。第一層到第五層往上緊縮的設計,加上那五樓的三角立面,從下方仰視,當真有插天而入的豪氣。但它最有名的不只是比其他建築物高上許多的高度和獨特的外形,還有它的建材。這棟食館全部都是用與港口同樣的青石所建成,而且還是人族首屈一指的建築師─烏瑪所設計出來的。這種青石非常堅硬,耐磨耐打,而且即使經年累月的風吹日曬雨淋也絲毫不會變質或毀損。

就因為塔里沙港緊扼巴耶帝國首都蒙瑙特市對外聯絡的咽喉,更是國家的門面所在,因此,帝國不吝嗇地採用了與皇宮地板一樣的建材─大原青石,不遠千里地跨過廣闊平坦的帝國大原,從帝國大原西北方的鐵壁山採挖,再由軍隊一路護送到港口。這個食館也就在那個時候取得了剩下的大原青石。雖然是剩下的,但能夠取得這些剩下的稀有石材,這就表示,食館的創始人絕對有不容忽視的高層社會網絡。也只有這一點,才能使“塔沙之柱”無風無雨地屹立在港邊數百年之久。這個背景加上食館創始人與烏瑪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私情,因此,這座食館在烏瑪的經手下,成為帝國為數不多的經典建築也是重點保護的建築之一。

烏瑪設計塔沙之柱絲毫沒有用上任何膠結的工具,一石一石根據平衡以及力量消抵的原理建築而成。線條自然,即便是角落也看不出刻意雕鑿的痕跡,線條巧妙而自然地與港口連成一氣,就像是長在上面一樣。塔沙之柱能夠盛名卓著,烏瑪這樣曠古絕今的設計絕對是第一功臣。而這棟建築也成了烏瑪失蹤前所有建築中最偉大的一座,烏瑪建築界第一大師的名號也是在這時確立的,即使不斷有後進的建築師到此觀摩研究,也沒有人敢誇口能夠完成這樣不使用任何膠結工具卻能創下建築新高的建築。

這種種一切,讓塔沙之柱成為來到巴耶帝國的人必去之地!

薩摩等人並不知曉其中緣故,他們只是看準了它高人一等的高度和不到吃飯時間還是高朋滿座的人氣,便當下走了進去。

奇怪的是,塔沙之柱明明就有五層,但是似乎只開放兩層。因為,他們一進門,夥計問的是:「各位一樓普座、二樓雅座?」薩摩等人並不是來這裡享受的,自然就挑了人多的一樓普座。寒和滅也很有默契,二話不說就跟著留在一樓。

塔沙之柱不僅建築主體設計的好,就連裡面空間的配置也恰到好處。二樓薩摩等人沒上去不知道,但是一樓,廣大的空間利用建築內部的樑柱,巧妙地分割成一大兩小三個隔間。隔間的牆壁也是青石疊砌而成,但是部分鏤空的設計讓隔間既分隔,卻還保持部分聯繫,滿足了不同需求的客人對空間的偏好。薩摩雖然不喜歡吵鬧的環境,但是一來,他們來的時候一樓普座的兩個較小隔間已經客滿,二來他們是來收集消息的,因此,也只好擠在大隔間的角落邊,當作他們情報蒐集的基地。

坐定之後,夥計送來帶著淡淡桂花香的清茶。就一般營業的食館、茶棧而言,以帶著桂花香的清茶來招待客人那是絕無僅有的,因為,桂花茶非常昂貴,向來只有達官貴人才喝得起,要在一般的食館喝到帶著桂花香的招待茶,就連在帝國首都蒙腦特市也找不到,只有塔沙之柱才有。由此可見,如果不是塔沙之柱財力特別豐厚,那就是它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特別管道。

可惜這種絕無僅有薩摩等人卻無法體會,因為眾人不是龍人就是精靈人,從來也沒喝過這些人族的玩意兒,誰都不習慣,只是微皺眉頭地啜了一兩口。而薩摩呢?只見他拿起茶杯,聞了一下,隨即皺緊眉頭將茶又放回桌上。茶的味道讓他想起了一個不怎麼好的回憶,和一個討厭的人。當初龐龐便是將春藥放在桂花茶裡讓他喝的。其他人不知道薩摩心中的疙瘩,只道他不習慣人類花俏的玩意兒罷了!

眾人對桂花茶興趣缺缺的反應讓一旁伺候的夥計大為不解,但是仔細思索之後,夥計們卻都不禁謹慎起來。他們的桂花茶唯一的缺點便是品質不純,難道這些人已經發現這個缺點,才不願意喝嗎?如果是這樣,那麼這些人肯定非富即貴,否則哪能光用聞的就能得知這一點?

「這些一定是什麼貴人,才會對我們店的桂花清茶這麼不滿意……」一名夥計趁著回頭端菜的時候,忍不住對著另一名夥計這樣滴咕。

這個猜測很快就在夥計群裡傳了開來。在這些夥計眼中,他們看過許許多多的達官貴人,只看薩摩等人一進來的那股子審視的目光,就像帶著嚴苛的標準在評鑑這家店,就知道這些人絕不簡單。當然,這實在是他們想太多了。薩摩等人身分雖然高貴,但卻還不至於對物質生活這般講究。他們之所以嚴格審視是因為,薩摩在看哪裡適合收集資訊,尼路等人在看有沒有特別的人物,寒和滅則是在評估哪裡適合逃生、哪裡適合突圍。夥計不明其中差異,僅能依照自己的經驗,推測能有這種架勢風範的絕對不是平凡人。加上薩摩等人穿的衣服雖然剪裁很簡單,沒有太多的裝飾,但是眼尖的夥計們卻還是看得出他們的衣料都不是尋常苦哈哈的人穿得起,儘管不算是特別昂貴的布料,但也要稍有財力才買的起,尤其是其中最俊美的那一個金色長髮的男子,從頭到腳都是菟絲布製品。現在菟絲布每尺都是以黃金在計算,能夠全身都穿上菟絲布,要花費多少錢啊?!這也就難怪夥計們會認定薩摩等人非富即貴,從而判斷薩摩等人對桂花茶的不屑一顧根本是因為桂花茶泡得並不夠純了。

因為這個誤會,夥計們都不由得提起十二萬分精神,小心服侍。薩摩等人不以為怪,還道這塔沙之柱的夥計服務本來就極為周到。至於夥計們不斷飄來的視線,薩摩也只當是自己身上貴重衣料惹的禍。薩摩本來也想將這一身行頭全部換掉,但是一來滿包袱的衣服全部都是菟絲布製成的衣服。二來,想向外面買,卻因為那些衣物太過花俏,實在不願意穿,只好作罷。

正因為薩摩料不到夥計這樣看待他們,所以當他遣退了一旁伺候的夥計,卻看到他帶著失望的神色離開,著實迷惑了好一會,但很快的,他就將心思放在收集訊息上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