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氣凝神,整座食館內外上下的聲音霎時全都落入薩摩耳中,彷彿透過耳朵,一個立體的塔沙之柱也出現在自己的腦中一樣。這樣奇特的感應讓薩摩不禁湧起又驚又喜的感覺。這並不是他第一次仔細聆聽四周的聲音,但卻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所有聲音構成一個空間的情形。薩摩稍一思索便猜到大約是成年劫後,功力大進的結果。

「真奇怪,怎麼沒有打賞?」首先傳入的是夥計的滴咕聲。

打什麼賞?薩摩不解,但他沒將心思放在這裡,微微一愣之後便接著繼續過濾消息。略過那些日常瑣事,薩摩很快就發現,在場食客談論最多的還是昨天蘭普頓魔武學院專船入港的消息。看來蘭普頓魔武學院不愧是帝國首屈一指的學校,光只是掛著學校旗幟的船隻停留在港口都可引起廣大注目。

「你說,為什麼今年蘭普頓魔武學院要特地將學生送到這個港口啊?」一個男子帶著沙啞的嗓音問。

「是啊!誰都知道,往年都是從東大陸的輸藥特別港進港的啊!那裡不是近多了?」另一個年輕的聲音也問,顯然對今年異常的安排相當好奇。

安靜了一會,另一個像是刻意壓低的聲音響起:
「聽說最近各地好像不平靜,會不會是這樣啊?」

此話一出,立刻引起一陣議論,一道蒼老的聲音首先附和:
「是有點不平靜,軍隊常常調防,三天兩頭就看見軍船打我們港邊過!會不會約塔公國在打東大陸的主意?」說到最後,薩摩彷彿感覺到這人心中隱約的激動。

這話之後,接著又是一陣爭論。原來,巴耶帝國的東大陸以前是約塔公國的,當初的約塔公國叫約塔帝國,國力鼎盛,後來巴耶帝國蓄意發展軍事,並大力推動經濟,使得帝國國力蒸蒸日上,最後還主動發動侵略,企圖奪下只比當時國土稍小一點的東大陸。約塔公國雖然極力抵抗,但是安逸太久,軍備鬆散,再加上國內王公趁機奪權。內亂外患交相侵逼之下,硬是把國土的一大半拱手讓人。動亂之後,約塔帝國帝制解體,成了公國。雖然如此,約塔公國仍舊沒放棄收復東大陸的想法,不時發動游擊攻擊,使得東大陸比鄰約塔公國的海岸地區,戰事頻傳。為了加強控制東大陸,帝國不僅將全帝國高等教育核心的蘭普頓魔武學院遷移到東大陸,以收買東大陸民心,還將額外建立一個東陸軍團長期駐守在東大陸。東大陸三個軍區裡,光是靠近約塔公國的神跡密林地區就佔了兩個。由此可見東大陸雖然名為巴耶帝國的國土,實際上卻還有許多不平靜的地方,也因此,當眾人議論到學院為何遷移招生地點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約塔公國的騷擾。

「我猜不是,前些日子我剛從輸藥特別港回來,那裡平靜的很,沒聽說有什麼動亂。何況,約塔公國現在都靠著咱們帝國,要不早被里爾公國生吞了!怎麼可能會來打我們東大陸的主意?!」另一個聲音不以為然地分析。

聞言,議論聲稍緩和了一點。這也是實話,約塔公國雖然想改革,但卻因貴族包袱太重,多次改革都是無疾而終。加上里爾公國國勢逐年強盛,拓展領土的意圖明顯,約塔公國在里爾公國的威脅之下,不得不仰著巴耶帝國的鼻息苟安下去,所以這幾年少有主動發動攻擊,兩國邊境海域也因此獲得暫時的平靜。

既然原因不是約塔公國,眾人猜測的重點立刻轉移了方向。

「說不準他們要考試哩!蘭普頓魔武學院每年按例都有考試,這次或許要考什麼特別的題目,所以才到這裡來。」又一個聲音立刻這樣猜測。

這個猜測似乎最有可能,眾人也沒有異議,話題很快又轉到其他生活瑣事上了。

薩摩聽這邊不會再有消息,也隨即轉移目標,再聽其他人的對話。不多久,薩摩又找到另一個目標。那是特別安靜的一桌,偶爾才傳出刻意壓低的討論聲。不過這桌人顯然都是報名蘭普頓魔武學院的學生,因為他們談的都是有關蘭普頓魔武學院的事,只是聲音壓得特別低,這才引起薩摩的注意。

「我探聽出來了!昨天停靠的這艘船上載了四百個人,聽說還有另一艘船。」一個年輕的聲音道。

聽這語氣好像不是跟他們一起坐船來的人,那麼他們就是巴耶帝國裡面報名的人囉?!他們探聽人數要做什麼?薩摩不禁凝神注意。

「一艘船四百個,兩艘船就八百個,加上之前我們探聽到我們帝國報名的有一千五百多個,那最少有二千三百個了。今年雖然因為情勢緊張,里爾公國的人來的太少,但是二千三百個要取三百個,競爭還是有些激烈!」一個沉穩的聲音語帶憂心地道。

査得這般仔細,這些人倒是有辦法,薩摩雙眉輕輕一挑,忍不住將目光落向聲音的來源。他有些好奇這群忙著收集資料的人。薩摩這一特別注意,尼路等人也立刻發現。除了塔巴功力不足,加上不明究裡,所以沒有跟著注意那桌之外,寒和滅也努力聚起精神,凝神細聽。這一聽,七人隨即交換一個興味的眼神。原來眾人都不約而同地被這群人說話的內容吸引了。

薩摩看向聲音來源,只見另一個角落,五個人擠在一桌本該坐四個人的桌子周圍。看裝束和特徵,這五人應該全都是人族。最先講話的那一個,體型有些瘦弱,身高似乎也不高,一頭不長不短的棕色頭髮束在腦後,右眉上長了一顆黑痣。聲音沉穩的那一個,算是人族的中等身材,同樣棕色頭髮束得高高的,但是髮尾有些微捲。剩下的,每個人都是束髮,一個金髮,一個黑髮,另外一個是淡淡的棕色髮。

人族不像其他種族頭髮顏色那麼多。他們最多的是棕色頭髮,其次是黑色,至於其他髮色有,但是不多。多的是這兩種顏色,深淺稍有不同罷了!

薩摩仔細觀察一會,實在不得不承認,這五個人最特別的地方就是,他們全都長著一張完全不引人注意的臉。若不是薩摩一開始是用聽的,若是用看的,恐怕他們會是第一個被剔除在可疑名單之外的人。這種平凡到毫無特徵的面貌,不用說精靈人族和龍人族找不到,就連人族當中也相當少見。

這是人才!薩摩心裡想著。一個特別的構想慢慢在薩摩腦中成形。

這群人沒有發現薩摩觀察的目光,繼續他們的談話。

「老大!我還查到一些很奇怪的消息。」右眉長著一顆痣的棕髮男子繼續道。

「什麼消息?」聲音沉穩的男子反問,看來這群人的老大就是他了。

「聽說今年要多收一百人!」男子道。

此話一出,不僅他同桌的其他四個人吃驚,就連薩摩這邊正在注意聽的八個人也忍不住交換一個驚訝的眼神。

「你問到什麼?」那個老大似乎很關心這項變化,忙不迭地追問。

男子掃了四周一眼,這時薩摩等人早已收回視線,男子沒有發現異狀,這才低著聲音道:「帝國下密令給學院,說是要特別訓練一批人,要求學院今年報名的新生都要接受特別的訓練,一年後交給帝國!」

話落,接下來就是一陣沉默,學院為帝國訓練學生?看來這個訊息實在太令人震撼了。

男子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所以儘管眾人沒有說話,他還是繼續說明:
「學院當局不答應,討價還價,決定只在新生中多收一百人,而且不願意之後全權交給帝國,堅持必須在學院的監督下,只在帝國需要時借調給帝國。這些人同樣是學院的學生,必須接受五年的完整訓練!」

男子喝了一口清茶,又小心地觀察四周,見四周喧嘩如故,這才繼續道:
「不過帝國好像很急,不願意答應,後來妥協之下,學院決定從其餘四個年級各抽出五十人,秘密派任帝國任務,帝國才答應學院的限制。」說到這裡,男子就不再繼續講了,看來已經將事情始末交代完畢。

這個消息讓薩摩等人也跟著陷入沉思。聽他們的講法,似乎這種要求學院幫帝國訓練學生的事情並不常見,甚至可說絕無僅有,否則學院不會這般堅持立場。那便是說,這是今年才有的事。為什麼呢?帝國擁有兩個大軍團,六個主要軍區,要說軍事實力,那絕對凌駕人族各國,是什麼原因讓帝國需要另一批人?難道另有什麼秘密任務?薩摩直覺這樣不合理的要求應該與最近幾年各國不平靜的情況有關。

就在薩摩思索間,那邊五人也安靜了好一會才聽聲音沉穩的老大追問道:
「有沒有聽說是什麼原因?」

眉上長痣的男子搖搖頭,表示消息只到此。

「這會不會和最近國內時常徵兵有關?」黑髮男子突然問。

「或許有……」眉上長痣的男子沉吟著,突然頓了一頓,又接著補充:
「還有一點,聽說帝國要求這些人全都要是帝國人!」

這個限定就大有蹊蹺了,聲音沉穩的老大很快推估:
「難道,帝國有什麼工作必須保密,而受過訓練的軍人不能勝任,必須從訓練出許多將官的學院中挑選人選嗎?」

這個猜測很合情理,這群人的神情都不由凝重起來。

「既然如此,那我們……?」金髮男子試探地問。

老大似乎也知道金髮男子的顧慮,所以不等他說完就搖頭道:
「我們一定要進學院,要不然,我們永遠只能當備受欺凌的平民。但是,我們也絕對不能成為那一百個人的一分子,我覺得,那絕對是有死無生!」

聽到這,薩摩不禁讚許地輕輕點頭。能夠根據這些有限的資訊,迅速衡量得失利弊,看來,這個老大也不失為一個頗有智謀的人。想到這裡,薩摩心中暗暗決定,有機會應該與他們結交一下。若能將之收歸己用,對往後掌握人族動靜應該很有幫助。

這群人談到這,似乎已有共識,沒再繼續這個話題。

「其他人有沒有什麼消息?」那位老大轉向其他人詢問。

薩摩聞言,不禁將目光落向尚未發表任何發現的那兩人身上。只聽黑髮男子首先報告道:
「我探聽到國內有幾個人物要小心。首先是三公主,聽說是那位已經在學院內的假公主的死對頭,知道假公主進了學院之後風靡全校,心裡不服,雖然年紀還沒滿十五歲,但卻很堅持要到學院去對付那個假公主,在高層壓力下,聽說已經確定進入了。還有一個是六皇子,因為已經年滿十五,所以跟他的哥哥們一樣,按例進入學院學習。另外,駐守三山軍區的西陸大將軍,他的第二個兒子也報名了。至於駐守神跡密林的東陸大將軍,他的千金聽說西陸將軍的兒子報名了,不甘示弱,好像也報名了。其他的,還有御史的大公子,但是他已經連續三年沒有錄取,今年大概也一樣。」

老大沉吟了一陣,照例叮嚀一番:
「那位假公主身分雖假,可是架子很大倒是不假,本事又不錯,以後要是碰到她記的要多加小心。至於三公主,雖然驕縱,但還算聽理,只要不犯著她,想必也不會有事。六皇子是王的最小兒子,很受寵愛,到了學院可能會和還留在學院的兩個哥哥起摩擦,我們要小心不要捲入。西陸大將軍的兒子很有才情,年紀輕輕但武藝在他父親的教導下已經不弱,這人軍人出身,沒什麼大官架子,還算可以結交。東陸大將軍的千金比較麻煩,她似乎很不服輸,進了學院恐怕又會鬧出什麼事端,注意離她遠些就是了。」

其他人隨即點頭表示知道。

假公主?薩摩等人聽到這稱呼,不禁想起那個在鑑院遇到的野蠻少女。巴耶帝國所有貴族當中,他們第一個認識的就是那個少女,不會這般巧,剛好就是她吧?這麼一想,反倒想不起她叫什麼名字來著了。

金髮男子待那位老大叮嚀結束,也接著說出自己的發現:
「我也探聽到專船上有幾個值得注意的人物。」說到這裡微微一頓,等那位老大點頭之後,才又接著道:
「第一個是里爾公國右相國的獨生子,他帶著他們首席預言師的獨生子也報名了。但是這人品行不良,本來錄取的機會不大,不過礙著兩國關係緊張,帝國可能會希望留下他當人質,所以,錄不錄取還在未定數。里爾公國有官階人物的子孫裡,今年只有這位不知死活的相國公子來,就連之前已經在學院的朱雀將軍獨生女和玄武將軍二公子都早已經被召回國,真不知道這個相國公子是怎麼跑出來的。」他們自然怎麼也想不到,這是里爾公國首席預言師鱉腳獨生子的預言所造成的結果。

首席預言師的獨生子?薩摩心中打了個突。會是那個老跟在一旁諂媚的少年嗎?難道他不是那坦家的人?如果是,她父親又怎能成為里爾公國的首席預言師?難道這其中還有眾人不知道的陰謀嗎?不過沒等薩摩想出頭緒,金髮男子的聲音又繼續響起:
「至於,約塔公國,聽說他們有名的雙子公主也報名了,但並沒有確實的證據。另外,約塔公國的內政大臣的千金也來了,更特別的是,他們國內東防將軍的大公子,南防將軍的二公子也都同時報名了,加上本來就在學院的北防和西防將軍的公子,約塔公國四將軍的公子全都到齊了。有消息指出,這四個將軍之子其實是來給巴耶帝國當人質,以換取協防約塔公國的條件。」

那位老大聽完同意地點點頭道:
「以現在的情勢,他們來這裡當人質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我們不要介入太多。」說到這裡,男子拿起杯子,啜了一口茶,又繼續道:
「算一算,各國的人物也差不多這些了!只要我們要小心點,避著他們,盡量不要和他們起衝突。記著,我們主要目的是為了學得一身好本領,好好學,以後總有我們翻身的日子,到時候,我們還要幫助村裡的人。」

眾人點點頭,平凡的臉上都浮現堅定的神色。

「但是……要是他們找我們麻煩怎麼辦?」眉上長痣的棕髮男子憂心地問。

那位老大聞言,表情沉重地嘆了一口氣:
「這只能看著辦了,總之行事盡量低調,避免和這些人正面衝突是最好的了。」以他們的身分,實在也只能這樣消極地避著那些人了。

這位老大提不出方法,倒是剛剛說話的金髮男子似乎有一些想法。只聽他接著支支吾吾地道:
「老大……我……有一點意見……」

他們的老大點點頭同意:
「說吧!」

金髮男子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下定決心接著道:
「我在探聽的時候,還得到一些其他的消息。聽說,今年其他種族報名的人數比往年多,也且素質也比往年高。我想,他們不是都比同年齡的我們還要強嗎?那我們是不是……可以……」

薩摩等人聽到這裡,不禁彼此交換一個有趣的眼神。

那位老大似乎也覺得可行,因此鼓勵地道:
「再繼續說下去!」

金髮男子精神一振,繼續分析道:
「聽說,光只有這艘船就有十七個其他族的人。其中六個是獸人族,兩個是精靈人族,剩下的九個都是龍人族。」

那位老大低頭沉吟了一下,評論道:
「雖然比往年多了不少,但並不算多。獸人族太過魯直好鬥,對我們沒有幫助,精靈人和龍人倒是可以,但是,他們向來很少管人族的事。」

金髮男子嚥了一口唾沫,略顯激動地道:
「很少管不表示不管吧!只要我們跟他交情一好,我想他們應該會願意幫我們。」

黑髮的男子似乎也很是意動,忍不住附和:
「的確,如果有他們幫忙,那些人就比較不會找我們麻煩。我們也可以平平安安學成,好去賺錢啊!」大部分人類貴族都不大願意與這些外族人發生衝突,畢竟不同種族,一但糾紛太大恐怕不好解決,更何況要是真發生衝突,動起手來,挨打的恐怕也會是人族的人。這麼推測下來,他們只要與這些外族人有一定交情,又不刻意得罪貴族,要平安渡過五年也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

老大不置一詞,只是靜靜聽著,但看得出來已經有些心動。

金髮男子為了堅定他們老大的信心,又接著道:
「雖然人不多,但是,我聽說,那九個龍人裡面有銀階的龍人。」

此話一出,那位老大立刻驚訝地反問:
「銀階龍人?幾個?」

薩摩這時則將目光轉向明斯克,一道細長的銀色龍麟就在左眼下。不用說,他們就是從這裡看出來的。

針對那位老大的問話,金髮男子的回應是搖搖頭:
「不知道,但是,就算只有一個也很厲害了。我們不是常常聽師傅說嗎?他說一個銀階龍人就可以抵上大部分的人族高手!而且,我還聽說,他們幾個龍人都在一起,可見都認識,既然如此,應該也不會差太多才是。」

老大點點頭,似乎同意他的說法了。因為,銀階龍人的能力在各族當中都是相當有名的,若不是數量實在太少,否則只要憑這些銀階龍人組成軍團,說不得便可橫行模里邦聯。這也是模里邦聯各族能維持平衡的一大原因,能力卓越的似乎都對應著出生率相對過低。

金髮男子見老大點頭,又繼續鼓吹道:
「我還聽說,兩個精靈人裡面有一個是直接從中央大陸來的!師傅也說了,精靈人真正的高手都在中央大陸啊!」

不過這一點,老大顯然就不怎麼同意了,只聽他皺眉道:
「這並不表示他就是高手!」

這時,尼路等人的目光很自然地看向薩摩,眼中帶著笑意,薩摩也不以為意地,輕笑著聳聳肩。那邊談話仍在繼續,薩摩等人被這群人對話的內容引起興趣,也決定與他們耗下去,乾脆便叫了第二次菜。

「但是高手的機會很大啊!就算不是高手,他們的魔法起碼也比我們好多了。」金髮男子衡量著。

這話有些道理,那位老大認真地沉吟起來,倒是眉上有痣的棕髮男子提出了另一個問題:
「就算我們決定這麼做,但是,我們怎麼認識他們呢?龍人和精靈人都很高傲,不怎麼理人類的。」

聞言,其他人表情也沉了下來。現在最難的是,如何讓這些龍人和精靈人接受人類,要是方法没想出來,搞不好連引起他們的注意也很難。

聽到這裡,眾人將目光落向薩摩,就連一臉茫然的塔巴也跟著將目光轉向薩摩。

薩摩知道尼路等人的意思是問自己要不要如這些人所願的,去“理理”他們。微一思索,薩摩揚起唇角,眼中閃著奇異的光芒,輕輕點頭道:
「這群人很有意思。」

尼路等人心中了然,曉得薩摩已經決定與這些人打交道。只是他們想不出來,薩摩為什麼要跟這些人打交道?這些人看來都不是太特別的人啊!殊不知薩摩感興趣的就是這個不特別。正是因為他們不特別,所以蒐集資訊的這個能力才顯得特別。看他們一副平頭老百姓的模樣,卻能將各國權貴的底細摸得這般清楚,專船靠岸還不到兩天就已經將船上特殊人物探得一清二處,這種本事是薩摩最欣賞的。聽他們的語氣和說話內容也不像別有居心的人,因此,薩摩決定,如果可以,這種人帶回龍人族應該不錯。這就是薩摩心裡的打算。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