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塔里沙港已經兩天了,薩摩此刻已經到達蒙瑙特市外。

兩天前,學院公佈了他們的考試方法。獨自一人靠自己的能力從塔里沙港到蘭普頓魔武學院。期限一個月。這個考試說難不難,說簡單倒也不容易。塔里沙港到蘭普頓魔武學院要是搭車,一個月綽綽有餘。要是以一般人步行的速度,最少也要一個半月。學院考試的規定是:步行!一個月步行到蘭普頓魔武學院。這只能算是最起碼的要求,因為只要有學武,最不濟的,日夜急趕也不見得到不了。可以說,這是學院最基本的淘選。因此,這要求一下,眾人都沒有異議,武功差一點的,為了掌握時間,更是立刻就出發了。

學院發下了地圖,在一個月內必須帶著地圖和徽章到學院報到,沒有在期限內到達的人就失去進入學院的資格。

由於學院規定單獨一人完成任務,所以本來一起行動的薩摩等人自然得分開。薩摩對此並不表示意見,尼路等人也勉為其難地接受了。寒和滅兩個則是萬分不願,只有蜜兒歡天喜地地出發。

兩隻小精靈本想跟著薩摩,卻讓薩摩拒絕了!對此,薩摩有兩個考量。首先,他還想多清靜清靜一會。其次,蜜兒毛毛燥燥,一個人行動恐怕不妥,兩隻小精靈雖然多話了一點,但也不失為兩個好幫手,跟蜜兒在一起也好有個照應。

眾人分開之後,薩摩首先攤開地圖,直接將塔里沙港到蘭普頓魔武學院連起來,畫了一條大直線。他打算抄近路,反正藝高人膽大,沒必要一定要跟著“路”走。於是等買齊了生活必需品之後,薩摩便出發了。只不過,他萬萬沒想到他這個乾脆的決定竟害慘了不少人。


一路上,薩摩既不入村也不宿店。在他的想法中,進村宿店只會徒增困擾,根本是不必要的停頓。雖然以他的腳程,時間絕對綽綽有餘,但是,他覺得學院的考驗絕不只是讓大家走走路而已。為了預留中間可能的事件時間,薩摩還是決定採取最近的距離。

不過,說也奇怪,薩摩明明已經走了三天,一路上遇山翻山,遇水繞路,途中除了森林、小村之外,沒出現什麼礙眼或可疑的東西。一切寧靜得過於奇怪了。難不成學院當真只是要測測眾人的腳程?這也未免太小題大作了!薩摩怎麼也想不到,學院的安排全都在必經的路上,他這種不照路線行走的方式,讓自己成為所有佈置裡的漏網之魚,學院人員來不及佈置,只好連忙派人追蹤,另做安排。也就是這一番曲折,才讓薩摩三天內一點事也沒有。

等薩摩來到曼魯上村時,已經是出發後的第五天了。他知道尼路等人還遠遠吊在他後面,要是他走快了,尼路等人也許還可以勉強跟上,但是寒和滅兩人大概就要落單。因此,為了不為難他們,他也就不特意趕路。只是,雖然薩摩並沒有特別加快腳步,但是不進村不落店的做法加上他本來就比常人快的腳程,還是使薩摩的進度明顯超越其他人。

至於尼路等人。出發前尼路想了一個好主意,讓六人拉開距離,卻又不致離得太遠。名義上是分開行動,實際上是前前後後排了六個人,人人都保持可以感覺到前一位和後一位位置的距離。憑著對同族的卓越靈覺,眾人拉開的距離著實不短。因此,尼路等人也不怕被被指為違反規定。畢竟,他們可是“看”不到彼此的。

另一方面,烏坦‧凡匿等人對於分開行動似乎也很能接受,毫無異議便各自分開行動。奴里諾達恩聽到可以獨自行動更是高興,忙不迭地道別了。而葳慕呢?他是精靈人,獨自行動並不是什麼難事。輕盈的身手和高超的靈覺足以自保。只有梅里等人比較謹慎,經過一番大會議之後才憂心忡忡地道別分手。

尼路等人知道薩摩的腳程,故而路上不敢多耽擱,所以在一群同時從塔里沙港出發的人當中,僅次與薩摩,排在第二位,寒和滅則是稍稍落後,居第三。奴里諾達恩看來也不是簡單的人物,他的速度也很快,沒有尼路和寒等人“追人”的壓力,竟也居於第四。接下來就是那個被薩摩懷疑與矮人族有關的烏坦‧凡匿緊接其後,只是差了奴里諾達恩還有好一段距離。精靈人族葳慕則是落在烏坦‧凡匿的後方,反正順其自然是精靈人的信條,他也不急著趕路。更後方的是經過冗長討論之後才分開的獸人們。經過一天無解的爭論下,他們慢了一天才出發。

不過人族當中顯然也有不凡的人物,來自神跡湖的東陸將軍公子領先眾“人”,堪堪與獸人們並行。接下來是來自約塔公國的東防和南防將軍的公子,一前一後緊追在後。而身為精靈人的蜜兒呢?她在蒙腦特市玩瘋了,遲了兩三天才出發,夾在人族當中悠悠閒閒地邊走邊玩,倒是愜意非常。

這種結果大致跟學院人員猜測的差不多,外族的人領在大前方,人族則鎮守大後方。只是,他們沒料到這些外族會走的那麼快,更沒料到今年有一些奇怪的傢伙不喜歡順著馬路走,對巴耶帝國環境的了解更幾近於零,選了一條不應該有人走的路,導致前面幾個人來不及攔截。


薩摩選擇的是直線路徑,忽視地圖上畫出的馬路。努力利用密法跟著薩摩的寒和滅根本沒挑路線,盡是追著薩摩後頭跑。至於尼路等人則是挑了地圖中最近的路線行走。奴里諾達恩顯然也是。可以說,對巴耶帝國不了解的人全都選了一條最近的路:經過曼魯上村,走拉普頓橋,順著東陸北道穿過東陸平原農業區,來到蘭普頓市,再跨過學院考驗林到達蘭普頓魔武學院。巧的是,挑選這條路線的清一色都是與帝國沒有關係的外族,就連在帝國內報名的龍人和獸人也不會選這一條路,因為,他們都知道這裡有一座過不去的橋─拉普頓橋。

五百年前,巴耶帝國國力開始轉盛,而當時叫做約塔帝國的約塔公國卻因為國內政局不穩,皇子爭奪王位,動亂頻仍,正是巴耶帝國擴展疆土的好時機。於是,當時的帝國皇帝要求一位曾經受過他救命之恩的矮人建造一座橋。這座橋不僅要在三天內完成,而且必須不讓約塔公國懷疑帝國的企圖。

這樣的要求分明就是強人所難。先不說運材料來需要多少時間,只說沒日沒夜的建造也不可能三天完成。但是矮人答應了!他只有一個聲明和兩個要求。

聲明是:假使他完全做到帝國的兩點要求,三天內完成一座橋,並不讓約塔公國懷疑,那麼他與帝國皇帝,甚至帝國本身之間將毫無虧欠。

要求是:矮人決不做平凡無奇的東西,建造過程中,帝國不能干涉他的工作。再者,這座橋是他償還恩情的證明,只要他在世一天,就不能拆除。

這些看起來沒有任何損失的聲明和要求,帝國皇帝乾脆地答應了。

三天之後,矮人順利完成了一座通往東大陸的橋,並且完全沒有引起約塔帝國的懷疑。只是這座橋,舉國上下,能通過的根本不超過十個人!雖然很難通過,但它畢竟還是橋!能讓人經過的橋!所以矮人完成了他的諾言。

帝國皇帝當然不滿,但是,矮人的確沒有騙他,這樣的橋,約塔公國完全沒有懷疑。因此,皇帝只能讓矮人離開,並許諾不拆除它,而事實上,連人都站不上三分鐘的橋,誰有辦法拆它呢?

皇帝沒辦法使用這座橋來攻打約塔帝國,因此,他放棄了陸路這條路線,改而從水路下手。終於,他發展出人族世界中最強的水軍,並以此切斷了約塔帝國兩塊大陸的聯絡。再經過十年苦戰,終於將東大陸取到手,成為世界上面積最大的國家。

帝國併吞東大陸之後,曾經想過在拉普頓橋這個地方另外架設一座大橋,畢竟這地方是東西兩塊大陸最窄之處。可惜限於對矮人的承諾,以及無人能拆除橋樑的窘境,最後這座橋還是就這樣架在兩座大陸之間。

所有帝國人以及對帝國有研究的人都知道,這座橋根本就是跨不過的。因此,他們都選擇了從蒙腦特市往南走,到達原本叫做曼魯下村的曼魯市,走聯陸大橋,到密直市,順著東陸南道,穿過東陸平原南端,到達蘭普頓市,再跨過學院考驗林到達蘭普頓魔武學院。

薩摩不知其中緣由,沒有刻意繞路的情形下,他終於來到這座號稱過不去的橋,拉普頓橋。見到這座橋的剎那,薩摩有片刻的呆愣。他所畫出的直線路徑上,要經過的就是這座橋。只是圖上明明說是橋,薩摩卻左看右看還是完全無法將它和認知中的橋畫上等號。只見眼前的海面上插著一根根不知道是什麼材料的細長柱子,一根根都只比海面高出五吋。柱子間的距離長達五公尺,直直地排列到對岸。最引人注目的不是這些柱子,而是柱子上空不斷起起落落的木樁。這些木樁一根根長僅半尺,每根木樁也相距半尺,它們全都在柱子上空一尺處上上下下的擺動。一根上來,一根就會下去,一根下去另一根就會上來。每當木樁到達最高點或最低點時會突然莫名其妙地翻轉一圈。

這是橋嗎?究竟是怎麼建成這座顛覆認知的橋的呢?薩摩在當中只感覺到微量的魔力波動,這些魔力存在於海洋面上,而不是木樁上。

這裡應該是整個帝國東西兩大陸最近的地方,為什麼會蓋上這種怪模怪樣的橋呢?薩摩實在不解。只是不解歸不解,橋,他還是要過的。

略一觀察,薩摩發現,只要不在最高及最低點時踩上木樁,那麼要通過似乎也不難,只不知真正踏上去後是否還會另有變化就是了。

薩摩並沒有猶豫太久,看準時機,一躍而起。右足首先踏上第一根木樁,輕點一下便借力前躍,左腳恰恰踏上另一根浮起的木樁,再度借力前躍。薩摩提著一口氣,兩足交錯借力,沒有絲毫停頓地往前踩去。每根木樁交錯的剎那只有三秒不到,薩摩卻都覷準這三秒的交錯,巧妙地踩上,並在木樁到達最低及最高點前踏上另一根木樁。說來容易,但是過程中不只要跟得上這短短的交錯時間,還要準確點上面積不大的木樁頂,這就不容易了。除了時間、距離不好拿捏之外,更大的困難還在橫越者的功力。這個海峽雖然短,但要全程提著一口氣,騰躍前進,若是氣脈不夠悠長,大概就只有落海吃水的份了。

薩摩身兼兩族之長,又經過神劍魔刀的焠練和成年劫的考驗,氣脈悠長自不待言。只見他一點一躍,很快就到達橋樑中線。只是沒想到此時竟從北方颳來一陣風,狹窄的峽口使風速大增,差點就將薩摩從橋上掀了下去。幸好薩摩把氣一沉,穩定身形,立刻驅動風元素,將自己又送回橋上。饒是如此,也將薩摩驚得冒冷汗。看來這橋真正危險的地方竟在海峽中線可能吹起的不定時強風。領略其中奧妙,薩摩突然腳步一點,凌空一個轉身,回頭騰躍而去。原來,他想起跟在他後面的尼路等人。以薩摩對尼路等人的了解,他知道他們決不會因為這座橋建得奇怪而改道。為了避免尼路等人太過大意,全被掀到海裡去,說不得得警告警告他們。

回到剛才出發的橋頭,薩摩往四周打量了一會,終於將目光盯注在橋邊一根粗大削半的木樁。木樁平滑那一面刻著四個字:拉普頓橋。薩摩沉吟了一會,還是舉指在橋名旁邊留下一段話:
「強風作祟,宜步步為營。」字字優雅灑脫,竟當真有幾分在風中搖曳的味道。

留下警告,薩摩返身又躍上木橋。一回生二回熟,知道橋上時有強風,薩摩乾脆便仔細觀察風元素的動靜,一路有驚無險地直達對岸。

經過剛剛那一番耽擱,當薩摩踩上另一塊土地時,已經是半小時後了。距離加上強風,薩摩不得不承認,這座橋雖然是舉世無雙,但是建造這座橋的人卻肯定是存心刁難。薩摩這一踩,總共踩了五百二十根木樁才順利過橋。帝國當中究竟有多少人能通過呢?薩摩大是懷疑。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