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耐達依偏離大道,讓明斯克失去感應時,另一波考驗也正式開始。

明斯克一邊走一邊思索耐達依偏離路線的原因。想著想著,突然見到前路穿出一名嬌弱的小姑娘。還沒意會小姑娘為何出現在這裊無人煙的地方,就見六個流里流氣的男子接著出現,攔住了小姑娘。他們似乎在爭論什麼,突然就在大道上拉拉扯扯起來。

明斯克心中暗暗納悶,但還是速度不減,不一會便來到這些人的面前。

「救命啊!你們要做什麼?」小姑娘花容失色地喊。

「不做什麼,不就要你陪咱們樂一下,弄得爺們滿意,自然就放你走。」其中一個大漢戲謔地道。

其他大漢聞言立刻哄然大笑。

明斯克心裡打了一個突,本想停下來看看狀況,但略一思索,終於還是沒做停留,便走了過去。

小姑娘好不容易遇到行人經過,哪願意輕易放棄求救的機會?所以一見明斯克視若無睹地擦身而過,反倒是叫得更大聲了。

「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啊!」小姑娘哀求地看著明斯克的背影哭叫著。

大漢見小姑娘哀求的模樣,似乎大是高興,立即囂張地大笑:
「有我胡七在這邊,誰敢救你?!」

眾大漢笑得更響了。小姑娘見救星越走越遠,忍不住開始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哭了起來。

「喂!那位先生,請你救救我吧!」英雄不來救,美人只好親自開口請他來救了。

聞言,明斯克輪廓分明的俊臉驀地沉了下來,輕輕皺眉之後才接著轉過頭,冷冷地覷著眼前哭得梨花帶雨的小姑娘好一會兒才道:
「你自己能應付,幹嘛要人救?」說完,回過頭,毫不猶豫地走了!

此話一出,頓時將在場七個男女說得面面相覷,就這樣呆愣愣地目送著明斯克離去。

原來,早在明斯克遠遠看到這些人在拉拉扯扯時,便覺這些人出現在這阡陌縱橫的田野裡很不搭調。待走近一看,那位小姑娘又不像尋常村姑農婦。六個男人全都一副高壯身材和一身糾結肌肉,若說是地痞無賴,那麼這裡的無賴品質也太好了一些。這模樣讓明斯克一看就起了疑竇,加上來到跟前,聽小姑娘哀求的聲音,雖然可憐兮兮,卻沒有絲毫顫抖,顯然並非真的懼怕。再留意六位大漢,又發現他們雖然嘴裡說得難聽,眼中卻沒有淫邪之色。兩相對照,哪還不知道這只是一齣無聊的鬧劇?本想不予理會,一走了之。不料他們竟主動叫住他,這才會讓明斯克潑了這一桶冷水。

儘管這番話已經透漏明斯克可能察覺考驗人員意圖的事實,但考驗沒有達成的七人並不打算就此放棄。見明斯克走遠了,七個人立刻湊在一起,商議起來。


約莫過了十分鐘。明斯克背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明斯克還沒回頭,背後便傳來嬌滴滴的叫喚聲。

「喂!等等我!」

一聽這聲音,明斯克更是完全沒停步的打算,故做不聞地逕自前行。

一番好趕,背後的人終於追上了明斯克。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剛剛那位受騷擾的小姑娘。只聽她一來到明斯克身邊,劈頭就問:
「你做什麼不理我?」

「我為什麼要理你?」明斯克冷漠地反問。

這一下又將小姑娘問得啞口無言。明斯克自然不會等小姑娘想到答案,便繞過她繼續往前走。

不一會,小姑娘醒過神來,連忙又追上來。這次她直接拉著明斯克的手臂要求道:
「我需要你的幫忙。」

明斯克停下腳步,沉默不語,只將墨黑的瞳眸盯注在小姑娘臉上。

小姑娘被看得有些心慌,忍不住開口問:
「你不問我嗎?」

明斯克收回冷漠的視線,還是沒有說話。

這會,小姑娘也急了,乾脆不管明斯克答不答應,直接說出她的目的:
「我剛剛擺脫他們那群人,可是,他們找人追來了。我一個人打不過他們,拜託你幫幫我,我找不到人幫我了!」

明斯克又看了姑娘一眼,本打算袖手不管,卻聽見不遠處傳來稍嫌整齊得過份的腳步聲,看來應該就是姑娘口中的幫手了。明斯克聽著,忍不住就想起那個行蹤不明的耐達依。如果他在,以他那種性格一定會巴不得越多人來找碴越好吧!卻不知他究竟跑哪兒去了?!想到這裡,明斯克突然將這兩件事連結起來。

莫不是耐達依也遇到像他這種情形,才被引離開自己的感應範圍?

明斯克越想越有道理,終於改變袖手不理的決定。他想,要是他想知道耐達依的下落,說不定便要從這些人身上下手。

後面的人越追越近,身邊的姑娘也已經察覺,滿臉慌急地追問:
「你幫不幫我啊?!」

明斯克依舊沒有回答。姑娘氣得跺跺腳,卻不肯離開。

後面那群人果然追來了,這次是十五個人,每個人手上都拿著一柄刀,像是有備而來的模樣。其中六個就是剛剛見到的那六個,臉上帶著或多或少的傷口,這倒是剛剛沒有的。難道他看岔了?這些人的確只是地痞流氓?明斯克不禁有些迷惑。

十五個人一到就團團將兩人圍住。

「你們到底想怎麼樣?」姑娘叱道。

「想怎麼樣你還不知道嗎?」為首的大漢叫道。

其他大漢立刻很配合地哄笑起來。

「告訴你們,我可是有幫手了!」姑娘不甘示弱地道。

「憑這一個幫手,哼,我看你還是乖乖跟咱們走吧!」大漢上下打量了明斯克一會,輕蔑地道。

姑娘氣著銀牙緊咬,正想撲出去打時,身邊風聲突起,回頭一看才發現本來冷冷站在旁邊的男子已經不見了。還沒意會過來就聽陣陣哀嚎聲傳來。姑娘連忙又轉回頭來。原來那位沉默的男子這會兒已經撲進人群中,一掌一個,都沒浪費。

不過,才交手一會,明斯克就肯定這群人不是普通的混混,因為他們的拳腳都有些基礎。雖然使的都是一般通俗的招式,但招式間的配合卻頗有水準,絕非一般市井無賴所能達到。明斯克出其不意打昏了幾個,其他人全都聯合起來,擎著武器,前後配合打了上來。

大漢們本就巴不得馬上動手,這時見點子迎上來,自然不會客氣,大刀毫不猶豫地劈去。一時刀光閃爍,到有幾分廝殺的慘烈感。眾大漢刀法有些類似,都是走大開大闔的路子。不同於街頭混混的章法凌亂的混戰,這群大漢出手有序,先後角度都有拿捏。看得出來是正規出身的。就人類而言,這樣的成就也算是相當不錯了。幸虧一開始明斯克出其不意,打昏了幾個,否則十五個人一起圍上,想要解決大約還要多花費一番功夫。如今,明斯克在人群中穿梭,利用高超的身法倒也讓他們無法傷他分毫。

一個騰身,明斯克首先踢飛了兩個人,接著,右手一削,切金掌削斷了右方來者的武器。

大漢一怔,他是覷準明斯克踢開他的兩位同伴的瞬間,打算利用空中變招不易的特點,將他傷於刀下。怎麼刀還沒及身,明斯克卻像背後長了眼睛似地,右手一掌劈來,竟然將他的刀打斷了?!

當大漢還在怔愣時,明斯克已經左手補上,勁力一發,這人一聲悶吭,隨即飛了出去,倒在地上沒有起來。

這邊人才剛打飛,左方一人早已看準明斯克發掌動作較大不易回防的破綻,立即一刀劈向明斯克的腰際,這一刀落實了,還不是馬上一刀兩段。漢子正等看明斯克倒地,沒想到明斯克順著掌勢,向右一跨,就這一跨,刀尖便堪堪從明斯克衣角掃過。大漢大驚失色,趕緊變招防守,同時吆喝著同伴支援。幾個大漢連忙大刀遞上,打算攔在前頭讓同伴全身而退。只是,晚了!明斯克沒讓他有再攻擊的機會,也沒讓其他大漢來得及援助,左手迅速一個反抽,讓漢子一個矮身險險躲了過去,右腳一個旋踢,這人立時變成滾地葫蘆。右手一爪隨即又抓出,抓中了另一名漢子握刀的手,“喀髂”一聲,漢子手骨已斷,發出一聲慘嚎,明斯克右手又翻,手背打上漢子側頸,漢子的哀嚎立時中斷。同時,左腳一記直踢,踢中另一個漢子的肚腹,漢子嘔出一口鮮血,倒了下來。這下就連援助的漢子也倒了。

正當其餘人都以為明斯克要採用近身戰時,明斯克突然一躍,跳出戰團中心,來到外圍,覷準一個反應太慢的漢子,右掌一記旋風掌印上漢子後背,漢子連叫都來不及,就旋飛著飛出去,倒在地上,不動了。

這下,場上只剩下三個敵人,奇怪的是,這三人一點也沒有退卻的意思,反而更加狠戾地攻了上來。這三人或許極為擅長合擊,因此,兩人一左一右牽制,一人打上盤,一個就打下盤,剩下的一人則偷破綻攻擊。

明斯克跟他們纏鬥了幾招,心中不耐,不再留手,一掌翻出,正好迎上左方的刀,左邊的漢子臉上浮現喜色,只是,喜色才沒出現多久,就驚訝地發現,砍下去的刀,全成了一堆鐵灰。大驚之下,一個飛退。

他這一退,圍攻之勢立時瓦解,其餘兩人臉上立刻浮現焦急的神色。雖然這人才剛退便立刻驚覺失策,連忙補進,可惜卻已經晚了。明斯克很快就趁著這一個空檔,一個反手奪走了右邊漢子的大刀,翻了一轉,刀背“鏗”地敲中漢子的後腦,漢子應聲昏倒。接著,大刀一甩,橫劈而去,另一位漢子閃身不及,胸腹開膛一刀,本該肚破腸流,但是,漢子顯然穿了什麼鎧甲之類的,只聽的“鏘”的金屬交擊聲,漢子被震退,刀上的勁力震得他受了內傷,血絲溢出。

明斯克一呆,更加確定這並不是什麼小混混,沒有小混混身上穿鎧甲的。

但是,沒有時間讓明斯克發呆,第一個退開的人已經回過神來,沒有刀,只好蹲下身拿起地上躺平同伴的刀,橫刀就上。

明斯克一刀迎去,“喀”的一聲,漢子的刀又斷了!

同樣的刀交鋒,斷掉的一方功力遠遜於另一方,這是武者的常識。因此,漢子見刀又斷,只得又退。但是,這次明斯克沒讓他走脫,一躍而上,飛踢漢子胸膛。漢子大驚,顧不得好不好看,就地一滾,滾開了去,明斯克急追而上,一刀劈下,這次明斯克對準的是脖子,不怕會再打到盔甲。眼看就要砍下這個棘手傢伙頭顱,亮光一閃而過,明斯克一個側身,大刀失去準頭,從漢子臉邊擦過。原來負傷的漢子,緊急從懷中掏出飛刀,射了出去。

明斯克側身用左手攔截飛刀,反手一揮,飛刀以著比來時更快的速度飛馳回去。一刀命中漢子發出暗器的右手。漢子中這小小一枚飛刀,卻像中了千石巨弓所射出的勁箭,應聲倒飛三丈,倒臥地上。

明斯克回頭又要為剛剛刀下逃生的漢子補上一刀時,這才發現,刀從漢子臉邊擦過時,漢子就這樣硬生生被嚇昏了。

丟下刀,明斯克緩步踱向那位被飛刀對穿右手的大漢,蹲下身問:
「你們是什麼人?」

這個漢子是十五個人當中唯一的清醒者,本以為明斯克上前是為了給他最後一擊,沒想到卻是問他們的身分,聞言不由得微微一愣,好半晌才在明斯克專注的盯視下吶吶地道:
「我們是負責測驗你們的人。」

測試他們?明斯克從漢子的話裡聽出了一些端倪。儘管漢子的語氣聽起來有些苦澀,但明斯克卻完全沒有理會的意思,又立刻接著追問道:
「你們有其他人負責測試我的同伴?」

漢子萎頓地點點頭。他們十五個人都撂不倒這個龍人,其他同伴的結果大約也是可想而知。

「方法都一樣?」明斯克又問。

漢子搖搖頭回答:
「不一樣。每一組會自己決定用什麼方法測試。」

聽漢子這麼說,明斯克差不多可以肯定耐達依應該是被引離自己的感應範圍。大概又是耐達依好奇心作祟,才會被輕易引開吧!幸好以剛剛動手的經驗,耐達依就算被引走也不會有什麼危險。明斯克這個猜測八九不離十,耐達依的確是因為好奇心作祟才會被引開的沒錯,但不同的是,引開他的並不是這些大漢的同伴。

既已猜到耐達依失去蹤跡的原因,明斯克也不再追問,在大漢自怨自艾中,手刀一劈,立刻將漢子打昏。接著站起身,將十五個人用他們的腰帶,一個個捆在一起,拉成一串,拖到樹林邊,一人一棵,十五個人分別綁在十五棵樹上。為了不讓他們太早轉醒去呼朋引伴追上來找麻煩,明斯克還在十五個人腦袋上補上一記。

捆人完畢,明斯克拍拍手,在一旁小姑娘目瞪口呆中大剌剌地邁步離開。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