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大漢大眼瞪小眼,他們不是學院的人,怎麼知道什麼規定呢?他們只知道,上頭吩咐每個人都必須帶回受試者的隨身物品,表示確實執行了任務。現在,物品沒帶回去,倒是帶了全身傷回去,不知道又要受什麼樣的懲罰了。他們都是中隊長級的人物,領頭的更是大隊長,會被派出都是因為軍隊內部權力角力的關係,這次失敗不打緊,若在敵手的有心陷害造謠下,他們這些人回去肯定是死路一條了。要不然,明明就知道領前的那些少數龍人和精靈人的能力是同年齡的人類所無法企及,為什麼還將他們派來?上頭把這邊的工作交代給他們,美其名是重託,實際上是想等著他們失敗,不然不會只對他們設下必須取得對手隨身物品的限制。因為,所有軍方的人都知道,今年來了許多的中階龍人,這種龍人連他們的副將都沒有信心穩贏,更何況是他們呢?

他們大隊裡,隊長、副隊長都被叫去攔後面的獸人,而他們這些中隊長、大隊長則被派到前面攔龍人和精靈人,他們的副將甚至被派去追深入魔獸天堂的精靈人。臨行前,他就知道他大概是沒命回來了。而他們這些人就算有命回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命活下去了。他們這個大隊經過這一次考試之後,恐怕重要的人全都會人頭落地。

眾人越想越心驚,對視一眼之後,心中都有一個大膽的決定。只見帶頭的大漢突然舉刀往臉上一畫,留下一道深可見谷的刀痕。正當尼路還在驚愕時,其餘大漢竟也跟著舉刀往臉上畫。

「你們?……」尼路驚愕不解。

為首的大漢完全不理會臉頰涔涔流出的鮮血,對著尼路誠懇地道:
「龍人兄弟,我們知道龍人是個講義氣的種族。老實告訴你了!打我們被派來攔你時,我們就沒想過能活著回去。」

尼路驚訝地看著七名大漢,見他們臉上都有悲憤,不由得同情起他們來。
「繼續說吧!我幫得上你們嗎?」

「西陸大將軍駐紮在神跡森林,我們是前鋒營側樞大隊的幹部,因為我們大隊的副將不支持聯合富商逼村民進神跡森林冒險,所以倍受其他副將排擠。這次,軍方參與學院的考試,其他大隊的人被派去攔其他人,而我們大隊卻全都被派去攔龍人、精靈人、還有獸人。他們的用意很明顯,就是想要除掉我們!」大漢激憤地說著。

尼路挑挑眉,想起梅里他們的遭遇,頓覺這群軍人的言詞頗有可信度。

大漢繼續說道:
「這次,我們失敗了不打緊,只是回去肯定是死路一條了。死在戰場上我們甘願,但是死在陰謀下,我們說什麼都不願意!」此話一出,其餘六個人也跟著大力點頭。

聽到這裡,尼路稍微有點理解為什麼剛剛他們見一個個倒下都沒有退卻的打算,原來是有這一層緣故在。

「現在,我們毀了自己的臉,就是打算不回去了!從今以後,我們不再是帝國的軍人!我們不要再屈服在他們的陰謀下了!」

大漢說得慷慨激昂,尼路卻突然踢起腳邊的大刀碎片,右手一接一擲。草叢後方立刻響起一聲悶吭。

大漢聞聲臉色大變,正想撲過去,尼路卻舉起手阻止他:
「不用去了!他已經死了。」

大漢一怔,尼路又解釋道:
「他已經在那裡很久了,我不知道他的企圖。剛剛你說到不再是帝國軍人時,那人想走,我才料到他是來監視你們的。」

眾大漢恍然大悟。看來軍隊的確有心除掉他們這些人,否則不會派人跟蹤他們!想到這一點,眾大漢更覺自己所做的決定非常正確。

為首大漢深深向尼路一鞠躬:
「多謝龍人兄弟的幫忙!你救了我們其他的同伴。」因為這消息一但傳到軍中,不僅是他們有事,就連其他的隊員也有事。

尼路搖搖頭,將話題拉回來:
「不用這麼客氣。還是說說你們的打算吧!」

大漢聞言隨即肅容道:
「我們打算隱姓埋名,所以,希望龍人兄弟能對外宣稱已經殺死我們了。」

尼路一呆,猶豫地道:
「不過學院並不允許殺人,我還要請你們幫我處理剛剛那人的屍體,怎還可以說你們被我所殺呢?更何況,人死了總有屍體吧!」

大漢點點頭道:
「這點龍人兄弟不用擔心,我們不是學院的人,沒有這層顧慮。而且,這裡剛好是在魔獸天堂的外圍,人在這裡死了,沒屍骨也是正常的。等會兒,我們會把這裡佈置的更凌亂,我們看過許多魔獸的殺人現場,知道要如何處理。」

聞言,尼路總算放心,頷首答允:
「那便好!既然如此,你們要不要到前後面去看看,你們的其他同伴說不定已經和我的同伴交手了。我料想那些人大概也是失敗的份,你們可要趁著他們還沒回去,去攔著他們?」

眾大漢對視一眼,顯然頗為意動,只是既然知道軍隊派人跟蹤,他們實在沒信心瞞過這些暗中監視的人。

尼路知道他們的顧慮,於是主動道:
「放心,我走前面,一路上幫你們除掉礙眼的人吧!」

沒有被監視的顧慮之後,眾大漢自然是忙不迭點頭答應。

看了眾大漢臉上身上的傷一眼,尼路拿出懷中的小布包,帶著歉意道:
「我不會魔法治療,所以幫不了你們。這些是我們的傷藥,你們帶著也好。」

大漢稍一猶豫,還是在尼路堅持之下,收了下來。尼路微微一笑,也不多做停留,揮揮手,舉步走了。

「等等!龍人兄弟……」大漢突然揚聲叫。

尼路回過身疑惑地看著大漢。

大漢猶豫一下道:
「請問……你認不認識進入魔獸天堂的精靈人?」

尼路想了一下。此行只有三個精靈人,一個是葳慕,一個是蜜兒,一個就是王子了。葳慕動作不快,應該還在他們之後;蜜兒愛玩,他們離開蒙瑙特市的時候,她還在蒙腦特市玩得昏天黑地,應該也在後頭。那剩下唯一可能鑽進魔獸天堂的精靈人就是他們王子了。難怪他們找不到他,原來竟是鑽進魔獸天堂了。不過他倒是不擔心王子那身本領有什麼魔獸奈何得了他。

尼路看了大漢一眼,點點頭表示認識:
「我們坐同一艘船,自然是認識的了。」語意保留。畢竟這些人還是人類,尼路不想增加身份曝露的風險。

大漢聞言大喜,急忙問道:
「我們副將追了上去,那位精靈人兄弟會不會……?」

尼路聳眉,輕笑著道:
「你們的副將要是遇到他,只要不惹惱他,那麼我敢肯定他絕對是全天下最安全的,不過,要是沒遇見他,久了恐怕會被魔獸生吞活剝。」

大漢聞言,雖然不解為何尼路會這麼肯定遇到這位精靈人就可以安然無恙,但總算有些希望。只不過再一細想,大漢又擔心起來了。魔獸天堂這般大,先不說他們副將能不能遇見那位精靈人,光是密集的魔獸數量恐怕就能累死他。要是…他們副將在遇到那個精靈人之前就……!

尼路見大漢滿臉憂色,自然知道大漢的顧慮,忍不住也嘆了一口氣:
「所以,只能看他的運氣了。要是夠幸運或許死不了。」

眾大漢聞言,更是憂心忡忡地對看,都不知該如何是好。

見他們這般擔心,尼路只得建議道:
「你們先別擔心他了。你們乾脆先想想要不要先救你們其他的夥伴。」

眾人聞言,也振作起精神。是啊!他們先要擔心的是那些注定被犧牲的同伴們啊!只是,怎麼救呢?

「你們有沒有自己的聯絡方法?」尼路問。

眾大漢一愣,隨即點點頭。

「那你們就用這種方法聯絡同伴會合,一起離開。」尼路建議。

眾大漢興奮地點點頭,這的確是最好的方法。

尼路偏頭想了一下,又建議道:
「要是你遇到你的同伴已經跟其他人打起來時,你便告訴他們,說是尼路要他們手下留情,只要是龍人和精靈人應該都會賣這份情。至於獸人,我就無法保證了。如果你們能先遇到牡玆、牙、司猗、飛天還有庫娃的話,照你們剛剛講的,他們應該會支持你們,有了他們支持,其他獸人就沒有問題了。」

眾大漢聞言,都不禁感激地看著尼路。他們實在無法相信,這些毫無干係的外族人竟願意這樣幫助自己。似乎比起他們的人類同胞,這些外族人更有情味多了。

尼路不想與他們客套,僅是輕輕一笑,回過頭走了。


就在尼路與大漢們討論時,後面的班塔耶也遇到攔路打劫的盜匪。

「先說好!我身上一點你要的東西也沒有。」班塔耶故做無奈地道。

看來都只有二十多歲的九個盜匪驚訝地對看一眼,接著一個像是首領的瘦高大漢,擺起刀大聲宣告:
「強劫!」

班塔耶聳聳肩攤攤手:
「我知道啊!可是我身上絕對沒有你們要,而我不要的東西!」

九個大漢又對看一眼,很不習慣這麼冷靜的受害者。

「把所有值錢的東西拿出來!」瘦高大漢猶豫了一會,還是堅持再叫一次。

班塔耶翻翻白眼:
「你是聾了還是有病啊!跟你說了,沒有你要的東西。」

九個大漢面面相覷,都不知道如何接下去。班塔耶也不急,仔細觀察起九個大漢來了。他雖然沒有尼路的聰明,但是他很精明。他看得出來,這九個大漢雖然惡狠狠的,但似乎並沒有亡命之徒應有的戾氣,看起來實在不像是攔路打劫的強盜。

班塔耶才剛觀察結束,九個大漢似乎也商議好要怎麼接下去了。只見瘦高的大漢站了出來,亮出大刀:
「把包袱丟過來!」

班塔耶看了自己的包袱一眼,不在意地道:
「裡面除了傷藥就是衣服,沒有錢。」錢他都縫在衣服裡。

大漢一滯,隨即又挺起胸膛道:
「叫你丟過來就丟過來,囉唆個什麼勁!」

班塔耶聳聳肩,拿下自己的包袱,晃了幾晃,突然又像想起什麼似的,沒有丟過去。
「我丟過去你們就會走嗎?」班塔耶好奇地問。

眾大漢一呆,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這不就對了嗎?」班塔耶攤攤手,表示遺憾。

瘦高大漢經過一番猶豫,終於想起盜賊的主要動力─錢,於是保證道:
「錢拿出來就讓你走!」

聞言,班塔耶張大了嘴,故做驚訝:
「要包袱,要命都行!就是不能要錢!我這人很糟,每一毛錢我都要計較。要不然,我們打個商量。」

大漢一愣,不知不覺地順著班塔耶的話尾問:
「什麼商量?」

班塔耶露出燦爛的笑容道:
「一個銅錢換人命一條!你們有九個人,九個人的命賣給我,就有九個銅錢了。我就大方一點,給你十個銅幣好了。你說這樣如何?」

眾大漢頓時啞然,班塔耶卻又繼續道:
「這個交易其實滿公道的。你們要錢,我要命,各取所需,各得其所,最是美滿不過了。更何況,我還奉送了一個銅幣,這可是我生平第一遭,你們也算賺了。要知道我生平不做虧本生意的,今天瞧你們強劫過活太辛苦,乾脆命賣給我,你們也有錢了,而且之後再也不需要打劫了,這不是挺好的嗎?」

班塔耶連珠炮地說著,眾大漢也從驚訝到不可思議。這人是龍人嗎?不是聽說龍人最是敦厚老實,說一是一,說二是二,最討厭討價還價,怎麼,他們弄錯人了嗎?眼前這個分明就是奸商一個嘛!一個銅錢買一條命還說公道哩!

「如何?答不答應?」班塔耶對他們懷疑的眼光視若無睹,繼續打著商量。

這一問,眾大漢突然從呆愣中回過神來。瘦高大漢立刻對其他人使了一個臉色,呼嘯一聲:
「不答應!不交錢就交命!」語畢,九個大漢全湧了上來,聲勢頗為浩大。

班塔耶唉唉叫了幾聲:
「不答應啊!這可就不好了!我在買命很快的。而且我實在覺得這生意很不錯的,我很想做。你們要不要再考慮一下啊?」班塔耶一邊閃躲一邊還批哩啪啦地說。

「不答應!」瘦高大漢也被班塔耶這麼一連串的話弄得心頭火起,大刀一舉,就劈了過去。

「這樣啊!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啦!一個銅錢一條命喔!」班塔耶遺憾地道。

話落,雙手往懷中一探。

「住手!」一聲焦急的大喝傳來。

班塔耶驚訝地往後一退,眾大漢也聞聲停手,往聲音來處看去。只見不遠處奔來一群大漢,領頭的漢子一邊跑一邊還舉著手,看來剛剛喊停的就是這人了。

「大隊長?」瘦高男子驚訝地叫。原來這些人不是別人,正是剛剛與尼路交手的大漢們,他們才往前走沒多久就遇到被尼路通知的另一批同伴。於是,他們就相偕回頭尋人,疾馳了一段路,就發現這邊已經動起手來了。

叫停的大漢快步走到班塔耶身前,恭敬地道:
「這位是龍人兄弟吧!前路的尼路兄弟代為轉告請手下留情。」

班塔耶和那九個盜匪同時一呆。

「大隊長?」瘦高大漢驚道。大漢舉手一擺,阻止瘦高大漢的質疑。

「尼路說的?」班塔耶驚訝地問。

大漢點點頭。

班塔耶將疑惑的目光看向眾大漢,喃喃地道:
「尼路在搞什麼鬼啊?」

大漢一聽,開口就想解釋。這次換班塔耶舉手了。他阻止了大漢的發言,不在意地接著道:
「這事我自己問他,我先問問你們,那邊樹下的傢伙也是你們的人嗎?」

眾大漢一驚,不約而同地將目光看向斜前方的大樹。大漢突然想起剛剛死在尼路手中的人,連忙搖搖頭,臉上有著恐慌:
「不是!」

正想派人圍過去,那邊樹下立刻竄出一個人,回頭狂奔。班塔耶見狀聳聳眉,手一揮,一道幾不可見閃光迅速掠過,劃出一道弧線又飛了回來。幾個大漢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見發足狂奔的人突然全身一頓,往前撲了三尺便跌落在地。

眾大漢一愣,接著便不約而同地直覺回過頭,看著班塔耶。

班塔耶手上拿著一枚銅幣,上下丟擲著:
「一個銅錢買一條命,這生意總算做成了。不過考慮到他可能用不到了,所以還是我幫他花吧!」

此話一出,眾大漢這才知道那個人是眼前這個一毛不拔的傢伙殺的。只是那一閃而過的光芒呢?難不成竟是這傢伙手上的銅錢嗎?想到此,眾大漢突然不自覺地打了個寒戰。莫非……這人剛剛講一個銅錢買一條命,就是這樣買法?

被叫做大隊長的大漢不知方才那番對話,只道這名龍人又像剛剛那個龍人一樣,出手幫他們解決一個麻煩,不由得感激萬分地道謝:
「多謝龍人兄弟的幫忙。」

班塔耶不在意地輕笑,將銅錢又小心翼翼收進懷裡:
「是我自己愛做生意,沒你們的事。更何況,我知道尼路願意幫你們肯定有很重要的原因。」

大漢聞言一愣。這人竟然為了那位尼路兄弟的一句話,就毫不猶豫地相信他們這群陌生人。這人若非太容易相信別人,便是他們同伴之間的信賴程度已經到了出乎本能的程度。

班塔耶沒有探究大漢驚訝的眼神,繼續問道:
「你們還要繼續到後頭阻止我們那些同伴嗎?」

大漢點點頭。他打算能救多少同伴算多少。

班塔耶思索了一會,終於聳聳肩:
「好吧!好人做到底!我幫你們回頭攔,你們去躲著好了。別出面。我瞧剛剛死的那人應該是你們的對頭!」

大漢聞言,連忙稱謝。有了班塔耶的幫忙,他們就不用沿路擔心會被人發現行藏,還可以從容佈置現場了。

就這樣,班塔耶回頭會合了皮喇、漢斯、寒和滅,又在關鍵時刻攔住了奴里諾達恩,一路上自然少不了除掉那些隱匿在一邊的人。班塔耶告知眾人緣由之後,眾人才又分手繼續前進。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