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班塔耶眾人再度分手前進之後,密直市市郊的院落,同樣的人再度聚會,只是地點換上了一間完全沒有窗戶的房間。

「昶印已經回來了。」三十多歲穿著文士長衫的男子道。

老人聞言,淡淡地問:
「有什麼收穫?」

三十多歲的男子猶豫了一會才道:
「他……看來有些……狼狽!」

老人頗感興趣地眼神發亮,馬上就追問:
「能讓昶印狼狽倒也不簡單,說說看。」

三十歲男子苦笑了一下:
「昶印沒說清楚,只說一定要把那傢伙收進學院來。」只是看他充滿鬥志的樣子,真不知他是欣賞那個學生,還是打算趁機報復。

五十歲的馬臉漢子聞言興致也來了,跟著追問:
「怎麼?打算公報私仇啊?」

三十歲男子搖搖頭,語帶保留地道:
「我不知道,希望昶印不會這樣做,也許只是因為那個人讓他也起了興趣。」

老人輕輕點頭,沉吟道:
「有興趣是應該的。今年來了太多的龍人,而且都是中階龍人。這些人自然多少有些奇怪的。」

聽到這裡,三十歲的棕髮男子精神也來了,跟著發言:
「說到奇怪,我這邊倒是得到一些奇怪的消息。」

老人微微一愕,連忙追問:
「什麼消息?」

三十歲男子調了一下坐姿,輕咳一聲道:
「昶印雖然狼狽,可起碼沒什麼傷。但是,軍方那邊就不一樣了,他們似乎損失了不少。」

「怎麼損失法?」老人追問。

「他們派出去的幾批人都沒有回轉,據說都死了。」男子道。

眾人聞言大驚,一般考試都會控制傷亡,不會以命來做賭注的,怎麼會……?

老人雖然沒有驚訝,但還是忍不住皺起眉頭。沒道理……危急時要是亮出學院考試的身分,應該不會鬧出死傷,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他們不知道的內情嗎?

「消息確實嗎?」老人謹慎地問。

「應該不會有錯!軍方派出不少人去查,現場留有大量血跡和野獸蹄痕。他們在懷疑若不是對手殺了他們,就是路上遇到魔獸出沒,沒來得及逃跑。」男子道。

這倒有可能,這批龍人和精靈人全都不清楚東大陸的禁地,挑了魔獸最常出沒的東陸北道走,軍方的人到這裡攔截,遇到魔獸的機會也不是沒有。

老人只是沉吟,卻沒有說話。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覷,都在擔心軍方出了這等事,不知道會不會因此找學院的麻煩。

三十歲的男子見狀,也知此事關係重大,於是又再補充道:
「根據已經到達東大陸的人數,除去昶印負責的一個,軍方在東大陸總共派了十批人,這十批人已經有九批確定失蹤,還有一批已經失去聯絡,還在確定,估計也是失蹤了。」

眾人大驚,十批人?!以軍方每批最少八個人來看,十批人就有八十個人了!相當於一個隊啊!當初他們還覺得軍方每批人最少八個人實在是小題大作,沒想到這麼浩大的隊伍也會這樣消失得莫名其妙。

老人臉色更加凝重了。
「詳細的地點知不知道?」

男子一愣,心虛地搖搖頭:
「不清楚,一批最大批的人消失在魔獸天堂裡,沒人敢追進去找。其他九批都陸陸續續消失在東路北道上,血跡蹄痕都很新。」

「難道,魔獸天堂裡的魔獸突然凶性大發了嗎?一天之內連續九起攻擊?!」馬臉男子疑惑地道。

眾人聞言都覺得既懷疑又憂心。這時,老人突然從懷中掏出皮卷,攤了開來。赫然就是前次攤在桌上的那張。光點密密麻麻的還是在西大陸的東南角推進,東大陸這邊,幾顆紅點還是在東陸北道上,只是位置明顯地比前次推進了一點。

老人瞪著皮卷出神,而其他人也將目光都放在皮卷上。

「人都還在,他們沒有遇到魔獸嗎?」五人中唯一的女性,一個約莫三十多歲穿著白色罩袍的女子喃喃道。

眾人也很疑惑,但是根據光點,他們並無法判定他們究竟是沒有遇到,還是魔獸們無法傷得了他們。

「魔獸天堂的魔獸雖然多,但還沒有出現那麼頻繁的。況且他們可不是尋常老百姓,怎麼可能連一個也逃不出來?」老人突然道。

眾人聞言恍然大悟。是了!這麼多人如果遇到魔獸,怎會連一個都逃不出來?

「難道跟這些龍人有關?」馬臉男子問。

老人不確定地搖搖頭:
「也許有,但還不肯定。肯定的是,這些中階龍人應該多少知道一點。」

聽到這裡,四十多歲的短髭男子憂慮地問:
「今年來這麼多中階龍人,是不是有什麼企圖?畢竟,龍人雖以低階龍人居大多數,中階龍人數量卻也不少,而且地位高了低階龍人許多,現在一次來了這麼多中階龍人,副院長怎麼看?」

聞言,其他人也認同地連連點頭。當他們看到名單時,發現今年來了十二位龍人,這麼多龍人已經讓他們覺得奇怪了,但更加令人側目的卻是,這些龍人當中竟有八個是中階龍人。

老人捻捻長髯,也肅容道:
「低階龍人分階最細,中階龍人雖然沒有那麼複雜,但是也有高下之別。我們最熟知的魔龍士就是以中階龍人為主體,但是,據說,各階龍人有先後天之別,而我們熟知的魔龍士也只是中階龍人中較底層的角色,同樣的中階龍人卻不一定有同樣的修為,這箇中差異不是我們能清楚明白的。就是因為這樣,我還無法肯定這些中階龍人是不是有特殊的背景。」

頓了一頓,老人看了眾人一眼,又道:
「不論他們是不是有特別的背景,我們只需留心注意,不要太早下定論。這事,院長也知道了。他的意思也是這樣。」

眾人點點頭表示了解。

老人將桌上的地圖捲了起來,收回懷中,才又再次叮嚀道:
「今天這件事,對於軍方的猜測,我們不能公開表示意見,也不要干涉他們的調查。我懷疑,這其中內情並不單純。」

眾人聞言都不禁嚴肅起來。

「歐羅,你再去探探,試著看看能不能取得那些失蹤的人的詳細資料。」老人對三十歲的棕髮男子吩咐道。

男子點點頭,而其他人則是神情各異地對看著。老人又沉吟了一會,突然站起身,跺了幾步,嘆氣:
「恐怕就像院長講的,亂世要到了…這世界恐怕也不能平靜太久了……」


魔獸天堂密林內,一群近百個人正在商議。

「要繼續等嗎?」女孩子的聲音。

仔細一看,竟就是當天抓著明斯克要他幫她的姑娘。除了這個姑娘之外,其他的大多是魁武的大漢,少數有一部份比較瘦高,但也顯得壯實。這些男子唯一的共同點就是,臉上都有刀疤,而且疤上還結著痂,可見是新傷。

「再等等吧!我們佈置的很好,應該不會被發現不對勁。我們還有一些兄弟還沒到齊,我們不能這樣放著他們不管!」一名刀疤大漢沉著聲音道。

這名刀疤大漢就是當天接受尼路建議留下暗記,決定逃亡的壯漢。這幾天,他們先在各重要路口留下暗記交代集合地點,並逐漸會合同伴,接著再往集合地點去時,又成功攔到一批正在密林邊與一名精靈人交手的同伴。大漢照著尼路交代的說了,精靈人就如同尼路所說的,二話不說放了他們。眾人這才進入密林,等待其他人會合,並輪流派出幾個人到林邊去注意狀況,隨時接應同伴。到今天除了被派往密林的副將等十五個人外,其餘先發的九批人都已經到齊。先發的同伴大多都是大隊長和中隊長級,只有少部分的隊長。而他們要等的就是後來派出的其餘幹部,包括一名中隊長、一名隊長和一批親己的隊員。他們被派往攔截獸人,普通的隊員遇到獸人,那是不可能成功的了。

「可是我們繼續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先別說對頭會不會派人來查,首先這裡是魔獸天堂耶!我們不能在此久留。我們另外選一個地方吧!」姑娘建議道。

刀疤大漢搖搖頭:
「就是因為是魔獸天堂,只有這裡我們才有一線生機。只要離開這裡,整個東大陸都在東陸大將軍的控制下,我們即便逃,也逃不遠的!」

姑娘聞言不吭了。只是無奈地嘆氣。

刀疤大漢繼續道:
「一但我們被抓到了,不用等到大將軍面前,他們那些人一定私下將我們處死,安下罪名,我們就注定蒙冤了。更別說,這件事經過他們的手,又會如何渲染牽連了。」

「反正我們不逃也是死,逃了,起碼在魔獸嘴下可以逃出個生天來也說不定。」另一名大漢也道。

「我們現在已經不是帝國的軍人了!我們只是一群無名無姓的人。我們要做的事,就是救回我們的同伴,然後去找副將!」另一名較瘦的大漢以稍顯尖銳的聲音道。

姑娘點點頭,突然輕笑道:
「等便等吧!大不了咱們就死一起了!」

眾大漢全都點頭,也笑了起來。他們都是光棍才會來參軍,死了沒人可憐,叛了也沒啥打緊。

就這樣,這些人在巴耶帝國最凶險的地方待了下來,等待同伴會合的期間幸好沒有大批魔獸攻擊的情形,所以還算能應付。他們還不曉得大部分的魔獸因為某種原因,最近都集中一處,因此沒讓他們遇上太凶的魔獸。


自從那天晚上魔獸大舉來攻之後,薩摩又走了兩天。一路上,還是有魔獸跟著,但是,不再像是之前一樣虎視眈眈,反而領在前頭,跟在後頭,護在兩邊,壓根就是來保護他的!就因為這樣,薩摩這幾天不僅沒有魔獸干擾,就連其他的野生動物也見不到。每天到了傍晚,就會有一頭魔獸叼著一隻野獸的屍體等在前方,等薩摩發現了,就把牠放下,微微點頭走了。薩摩知道,這是魔獸們為他準備的晚餐。難得的是,他們還知道每天準備不一樣的東西。

至於午餐呢?薩摩本來都是吃乾糧或採野果。不過魔獸們自從發現薩摩會在中午時尋找野果時,隔天,非常準時的,一到日正中午,就會有魔獸叼來滿是果實的樹枝,等在前方。不知道他們都是從哪裡採來的,這些果實既甜美,又好像別有功效。薩摩吃完不僅全身舒暢,還會覺得渾身是勁。幾日下來,身輕體健,受益不少。

晚上睡覺時,魔獸們會圍在十尺外,十尺內不容野獸或魔獸進入。

薩摩很想告訴他們其實不用這麼費心,不過,每當他找到一隻魔獸,跟牠說這番話時,魔獸都只是不解地偏頭。

這天中午,薩摩坐在樹枝上,吃著剛剛一條虎蟒帶來的水果。兩隻小精靈賴皮地攀住雙生的兩隻岔角,盪來盪去。小精靈沒什麼重量,雙生也沒什麼感覺,只是瞇著眼,懶洋洋地假寐。嘴裡一動一動地嚼著樹上的樹葉。並不是他喜歡吃樹葉,他只是在刷牙兼磨牙。

成年大劫後,雙生原本光裸的頭上逐漸長出了一對鹿般的岔角,閃著黑亮的光澤。當初看到圖甦的護駕龍神時,並沒有這對尖角。薩摩不清楚究竟這對岔角有什麼意義,只是看雙生好像也沒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也就算了。更何況,當初在地下宮殿所看到的龍是有岔角的,雙生突然長出角來也不算不合理。

「主人!牠們那些傢伙為什麼對你這麼好啊?」小白好奇地問。

薩摩搖搖頭,無所謂地道:
「不清楚!或許怕我吧!」

「為什麼怕你啊?」小黑問。

薩摩苦笑以對,不知道如何解釋。

「問問他們就知道了嘛!」小白建議。

「這樣也很好啊!隨時都有東西吃。」小黑樂天地道。

「你不擔心他們毒死主人啊?」小白道。

「主人那麼容易死嗎?」小黑不以為然。

聞言,小白不吭了,只是更加用力地盪著。

薩摩再度苦笑。他也很想問清楚啊!他不喜歡牠們跟前跟後的。只是,牠們像聾了一樣,說什麼都聽不懂。想到這裡,薩摩突然跳了起來,嚇得雙生一口樹葉差點吞進去,兩隻精靈也“撲”地從岔角上掉下來,跌坐在雙生的頭上。

完全沒有注意兩隻小精靈的咕噥聲,和雙生努力的咳嗽聲。薩摩想起了那天與群獸“會面”的情景。難道,他必須將神劍魔刀化成的角與翅膀露出才能和牠們溝通嗎?薩摩即想即行,立刻躍下地,褪去上衣,眼一閉,尖角和翅膀再度出現。

薩摩這會留上心,立刻敏銳地察覺到四周魔獸的騷動。看來與魔獸的溝通還是必須藉由神劍和魔刀才能順利進行。

果不其然,薩摩之前不管重複幾次命令都沒用,現在在這情況下,僅是輕輕一句:
「全都過來。」聲音並不算大,四周魔獸卻全都沒有猶豫地聚了過來,跟之前的反應簡直是天差地別。

薩摩無法辨別究竟魔獸是聽不懂自己之前的話,還是不接受那種狀態中所下的命令,但是,總算有反應就行了。

只見魔獸們全都停在薩摩四周一尺外。為首的幾隻發出高低不同的鳴聲。薩摩聽不懂,卻直覺知道他們在召喚其他魔獸。果然,才不過一會兒,遠一些的魔獸也都到了。各系魔獸分據一隅,安安靜靜,竟一點喧嘩聲也沒有。要是有人看見這副景象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眼前的魔獸各系各樣都有,毫不偏重,就連一些極少見的魔獸也有。這些魔獸平常若是碰頭一定是互相攻擊廝殺的份,今天竟然安安靜靜,極為和平地聚在一起,真可謂是世界奇觀了。

薩摩待魔獸數量累積得差不多之後,終於忍不住問出盤旋心中許久的疑惑:
「你們是不是只聽得懂我現在這樣所講的話?」

魔獸們不約而同地點頭,發出幾聲低鳴。

兩隻小精靈見一群傻不隆冬的魔獸竟聽得懂薩摩的話,忍不住也跟著起鬨起來。

「那你們聽得懂我講的話嗎?」從樹上跳下來的小白首先開腔問。

魔獸們對看一眼,迷惑地看著兩隻小精靈。

「牠們不懂。」沒有理由,薩摩就是知道牠們不懂。

「我呢?」雙生問,神情有點急切。

魔獸沒反應,看來也是不懂。雙生見狀,挫敗地咕噥幾聲。

「笨死了,果然是低等的生物!」小黑不屑地道。

此話一出,明明聽不懂的魔獸卻露出怒意,齜牙裂嘴地低吼著。

「耶?不是不懂嗎?」小白好奇的道。

「他們只感覺到情緒。」薩摩解釋道。不知道為什麼,當他這個樣子時,他就可以輕易理解魔獸的意思。

兩隻小精靈喔了一聲,雙生也應景地嗚了幾聲。

薩摩看著面前近百隻密密麻麻的魔獸,嘆了一口氣,終於把主要目的說了出來:
「今天叫你們是為了一件事。」

魔獸們全都抬起頭,很是專心凝聽的模樣。

「你們不需要一直跟著我,也不需要費心為我張羅食物,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薩摩客氣地道。

此話一出,魔獸群內部立刻起了一陣騷動,魔獸們交頭接耳,好一會兒才又靜下來,直直地看著薩摩。

薩摩在他們“討論”時,就已“感覺”到他們不願意了。於是一等討論結束,薩摩就立刻追問:
「你們不願意嗎?」

魔獸們對看一眼,又是一陣騷動,好一會兒才走出兩頭魔獸。正是當天的一狼一虎。

魔狼上前先嗚咽了幾聲,魔虎也跟著吼了幾聲。

「聽不懂!」兩隻小精靈同時皺著眉頭道。雙生也跟著嗚了幾聲,表示同意。

薩摩沒有理會兩隻小精靈,他聽懂了。牠們說這是牠們的責任,牠們很願意做這件事。問題是……他不願意阿!薩摩本想再開口拒絕,但群獸卻都用著堅定的眼神看著他。無奈之下,薩摩嘆了一口氣,只好妥協:
「你們要跟可以,但是,不需要那麼多。」

一狼一虎對看一眼,前爪耙耙泥地,好似在討論數量似的。接著,魔狼又發出幾聲高低不同的叫聲。

薩摩又聽懂了!牠說,這些已經很少了!只有首領才有參加的。牠們算了一下,這些魔獸只佔了全部魔獸的百分之一不到。

也就是說這座森林裡有萬隻以上的魔獸?!薩摩挑高眉,訝然道:
「你們都住在這附近嗎?」

魔獸們有些點頭,有些搖頭。魔狼則嗚了幾聲回答。遠一些有得到消息的,已經在趕來的途中,還有一些還沒得到消息,正待通知。剩下的不是住得偏僻,就是不喜歡牠們過去,牠們無法通知。

薩摩擺擺手,果斷地吩咐道:
「不需要通知了!我只是經過這裡,有你們在,我不會有什麼危險。至於那些住得遠的,也回去吧!你們的領地還要保護,首領離開太久不好。」

眾魔獸又是好一陣猶豫,像是極不願意離開的模樣。薩摩見狀只得板下臉來,語氣堅定地命令道:
「有什麼好猶豫的!事情就這麼決定!」

聞言,魔獸全安靜下來。好一會兒,幾頭魔獸才伏地一跪,退步離開。

待那些魔獸走後,薩摩環視一眼,魔獸還剩下約莫七十頭左右,還是很多。但想來也不大可能再少了,薩摩只得由著他們去。

「你們可以走了。」說著,擺擺手讓群獸離開。

魔獸們聞言,齊齊伏身一禮,轉身陸續離開。只不過,薩摩知道,牠們並沒有走遠,還在附近,但也實在無心再與牠們計較,隨即收起角和翅膀,領著一龍兩精靈繼續前行。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