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天堂另一個角落,有一行人特別顯眼。他們全都穿著緊身的長褲長衫,頭髮高高束起,腰間掛著一柄大刀,腳下踩著一雙高筒厚皮靴。似乎經過長途跋涉,或是激烈打鬥,每個人都顯得有些狼狽,身上更是滿佈大大小小不同形狀的傷口,衣服也沒幾件完整。這一群十五個人不是別人,就是被派進魔獸天堂攔截薩摩的人。他們進入魔獸天堂已經三天了,一路上,魔獸的騷擾頻頻,一行人多少都掛了彩,幸好沒什麼大礙。

「副將,我們要再進去嗎?這幾天魔獸攻擊越來越多,殺都殺不完,趕也趕不掉。如果我們再進去一定是死路一條的。」一名約莫二十多歲的金髮大漢微跛著腳道。

領在前面的中年大漢,聞言停步,回過頭來:
「這是任務!」簡單一句話卻說得有些苦澀。看來他便是副將了!只見他長相豪勇中帶點斯文,講話更是不急不徐,確有幾分領頭的氣度。

「什麼任務!明明就是叫我們送死嘛!誰都知道進了魔獸天堂根本不可能活了,為什麼卻要我們也進來!」一個滿臉落腮鬍的大漢不平地嚷。

「對方是精靈人,進魔獸天堂也不一定會死。」領頭的大漢淡淡道。

「先不說對方會不會死,就精靈人在森林中的能力,我們根本追不上!」先前說話的跛腳金髮大漢立刻出言反駁。

「就算追上了有什麼用,我們有力氣跟他打嗎?」另一名瘦小的黑髮男子沮喪地道。

眾人聞言都不說話了。他們現在早已經將帶來的乾糧吃完了,連飲用水也已告罄。今天開始,他們就要靠著殺死的魔獸肉來維生了。更嚴重的是,身邊的傷藥也已經用了七七八八,要是再遇上幾批魔獸的攻擊,傷藥用完了,他們就隨時有可能因為小傷無法治療而死……。

「我們回去吧!就說我們失敗了。」瘦小的黑髮男子道。

「不可以!我們是軍人,怎麼可以還沒對戰就認輸?!」另一名棕色短髮的男子怒道。他的臉上有種不健康的蒼白,只有眾人才知道,他的傷是眾人中最重的。因為他虔誠地遵守好軍人應該身先士卒的信條,每一次對戰都跑在最前面,一但跑遠了,同伴無法接應,受傷就多了。最嚴重的傷勢在昨天遇見魔豹時被一記衝擊砲擊中胸腹處,受了內傷,他們身上的傷藥只能只皮肉傷,對這種傷,實在無能為力。眾人都知道,這樣的傷再不治療,用不了幾天就會死的。

先前說話的金髮大漢,嘆了一口氣,無奈地道:
「我們一開始就輸了,輸給了他們的陰謀陷害。」

此話一出,眾人心情都沉重起來。被稱做副將的大漢更是緊鎖著眉頭猛嘆氣。

「我們還能回去嗎?」又一名大漢悶聲問。

眾人對視一眼,卻同樣無言。他們都隱約知道答案,可是,誰都不願說出口。這名大漢似乎也知道答案,見眾人不答,僅是嘆口氣,也沒追問。

沉默在這群人當中蔓延了好半晌,瘦小的黑髮男子又開口喃喃地道:
「我們隊裡的其他人不知道怎麼樣了。」

聽了這句話,眾人心中的不安又累加了一分。是阿!他們被派到這裡,進也不是退也不是,那麼其他人呢?聽說他們面對的是龍人和獸人,成功的機會似乎也太渺茫了!

「那些狗娘養的!我們乾脆回去殺他們一通,再去向大將軍請罪!」落腮鬍大漢憤憤不平地叫道。

「恐怕還來不及見到他們,我們就會被抓起來了。他們肯定是有安排的。」金髮大漢篤定地道。

「只要我們一天是軍人,我們就拿他們沒辦法!他們盡有千百條理由入我們的罪!」副將同樣無奈。

「他媽的,說得好聽,說什麼保家衛國!要去肅清流匪。搞到最後,軍隊像強盜!咱們不想跟他們一起去搶人反倒錯了!」又一名大漢怒道。

副將搖搖頭,又嘆了一口氣。他們當初都是憑著心中一股熱氣參軍的,進了軍隊,這才知道一切都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樣。雖然如此,自己還是堅持下來,因為,沒有這樣的地位,他們能為人民做的事實在太渺小了。所以,他打算,好好利用這樣的地位,多幫一些人。事實上,他們也真的幫了不少人。在神跡森林外,他們私自放了不少村民,也暗中通知村民避難。可惜,他們只能做到這裡,因為他們現在連怎麼保命都成了難題。

「既然我們當軍人拿他們沒法!那我們就不要當軍人了!」黑髮男子賭氣地道。

聞言,眾人全都靜了下來,拿眼看著男子。沉默了好一會,落腮鬍首先開腔附和:
「我贊成!他奶奶的,我受他們這些崽子的鳥氣已經太久了!」

又一陣沉默,其他人似乎也醒過神來,接著陸續附和。最後就連棕色短髮的男子也開口贊成。

這男子是所有成員當中最堅持軍人天職的人,他會贊成顯然讓他們的副將很是驚訝:
「伍德?」

被叫做伍德的棕色短髮男子笑了一笑,說道:
「我心裡是軍人,我要當對得起自己的軍人!」

副將心中微動,但卻沒有馬上答應,反而看了眾人一眼,反問:
「我們不當軍人,能去哪裡?」

金髮跛腳男子分析道:
「回去是肯定不能回去了。唯一安全的反而是這座森林。但是,依我們的狀況,卻又不能久留。」

此話一出,眾人又沉默起來。這個問題的確很大。他們若想脫離軍隊,一定要先確保不被軍隊通緝,如此一來,這個魔獸天堂當然是最好的選擇,但這個魔獸遍布的地方,他們也無法久留。只不過,除了這裡又有哪裡安全呢?


薩摩又走了兩天,已經是離開塔里沙港的第十一天了。有魔獸們護航,一路上安靜得很,薩摩估算,以這樣的速度,大約再三天不到的路程就可以到達蘭普頓魔武學院。

這天薩摩邊走邊和雙生對話,順便糾正雙生怪怪的腔調。四周魔獸卻傳來騷動。自從幾次與魔獸們用那樣奇特的方式溝通之後,薩摩慢慢發現他對魔獸的感應能力變強了。幾乎牠們的一舉一動,他都可以迅速察覺。

薩摩自然而然地停下腳步,看向騷動的來源。

一頭魔猿和一頭魔狼走了過來,停在一尺之外,眼睛詢問似地看著薩摩。見狀,多次與這些魔獸打交道的薩摩自然知道摩獸們肯定有事要問他,於是也沒多做遲疑,褪去上衣,將尖銳的尖角和巨大的翅膀伸展出來。

「什麼事?」薩摩詢問兩頭魔獸。

魔猿低聲嗚鳴了幾聲,魔狼也跟著嚎叫附和。原來,魔猿昨日在自己的領土內發現了一群人類。他們全都病厭厭地躺在地上,不能動彈。牠的猿崽子們正想好好享受這群送上來的美食時,這頭“開過會”的魔猿首領想起了牠們的主人也長的跟他們差不多,牠想或許是主人的同族,因此擋住了崽子們的企圖,跟附近的魔狼首領商量一下,帶來這些人給主人看。

薩摩不知道自己何時成了牠們的主人,但他不想為了這件事跟這群頭腦簡單的魔獸爭論,因此也沒追問,只吩咐道:
「把他們帶過來吧!」

魔猿應聲發出一聲如尖叫般的高音,想來是在通知其他魔獸將人帶上來。

當然,薩摩很清楚這些人絕對不是他的族人,因為,沒有任何一位精靈人或龍人會在森林中把自己搞成病厭厭的樣子。只不過,他還是好奇這群人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深入這片森林。更何況他已從魔獸口中得知,這片森林根本沒有任何魔獸以外的生物出沒,就連魔獸們的行動也都小心翼翼,生怕越界闖入其他魔獸的地盤,召來大禍。這些人不懼此中凶險,竟然敢大肆深入,讓薩摩不由得有些好奇了。

不久,一群魔猿戰戰兢兢地走了過來,在離薩摩足有兩尺之外的距離停了下來。每隻魔猿都一手一個,攬著兩個人,看來都已經昏了。

見魔猿停得那般遠,薩摩忍不住眉頭輕皺道:
「過來一點。」

群猿一愣,但也不敢有異議,立刻上前。不過這些魔猿看來都太過畏懼薩摩,只靠近了一尺就不肯再往前了。薩摩無奈,只好自己上前。沒想到,他一靠近,群猿全都打起擺子,發起抖來。

見狀,薩摩只得停步,無奈地道:
「放下他們,都退後吧!」

群猿聞言如獲大赦,馬上就放下手中的人,退回兩尺之外。看來兩尺是牠們最能接受的範圍了。

薩摩從群猿身上收回視線,仔細看著地上躺著的人。數了一下,十五個人。這些人有同樣的特徵,就是在打扮裝束上都是勁裝束髮,一派人類武者的裝扮。而且同樣陌生的臉孔都有一身的傷,氣息很微弱。像這種狀態,用不著魔猿吃,只要再拖一天就會嗚呼哀哉。

明明是人類,為什麼會進到這片森林?看他們的樣子,明明就是同一路,成群結隊而來是為了什麼?純粹誤闖?抑或是另有目的?

薩摩稍一猶豫,還是抵不住好奇,終於雙手一張。隨著薩摩雙手張開,白光也立刻呈點狀一顆顆浮現,然後慢慢聚合,才一眨眼功夫,光球便形成了。就在這時,薩摩將光球往前一拋,白色光球在十五人上空瞬間破裂,白光散出,罩向地上的人,一點一點滲入地上十五人的身體裡,好不炫麗。好一會兒,白光散盡,四周才又恢復原本的亮度。這時仔細一看才發現,地上十五人身上的傷口竟已在這短短時間內瘉合得沒有痕跡了。

薩摩滿意地微微一笑,立刻又隨手一招…,水花忽現,“嘩”地灑在十五人臉上。這一潑,地上的人身軀一震,終於清醒,呻吟著睜開眼睛。

薩摩靜靜地看著他們,默默將身上的翅膀和尖角收起來,還召回了雙生和兩隻小精靈。他可不想這些人剛醒又立刻被自己的怪模怪樣嚇昏。

首先清醒的是一位粗獷中帶點斯文的中年漢子。

他睜開朦朧的眼睛,首先看到是一位高貴、英挺、俊美,帶著奇異蠱惑力的少年。怔怔地看著那張俊美無儔的臉好半晌,漢子才迷茫地坐起身。

「你………?」大漢疑惑地看著眼前的少年,不確定究竟是醒著還是仍在夢中。

這時,其餘眾人也陸續醒了,同樣在看見薩摩時有了短暫的失神。

突然,低低的吼聲引起他們的注意。十五個大漢直覺地往四周一看,這一看立刻就大吃一驚。原來,他們的四周竟圍了一群魔猿。大漢們這才想起失去意識前,他們看到的就是一群等著要吃他們的魔猿。難道…,他們是被這群魔猿帶到牠們的大本營嗎?那麼,眼前這個少年呢?是敵?是友?

薩摩看出他們的不安,馬上開口安撫道:
「別擔心,他們不會傷害你們。」

標準的人族語言?!大漢們驚疑不定地看了薩摩一眼,又看看周圍的魔猿,這才發現群猿雖然瞪著大大的眼睛看著他們,但是並沒有撲上來的意圖。眾大漢衡量了好一會,這才謹慎地陸續站起來。只不過他們一站起來就驚訝地發現,他們身上的傷竟然全都好了!難道,他們是被救了嗎?

最先醒來的大漢首先開口詢問:
「是你治好我們的嗎?」

薩摩輕輕點頭表示回答。他注意到這名大漢說話時,其餘漢子全都安安靜靜,看來這名大漢應該就是這群人的首領。

眾大漢見薩摩點頭,忍不住既驚又疑地對看。遇到那批魔猿時,他們真的以為,他們就要這樣死在森林裡,沒想到一覺醒來,不僅獲救,就連身上的輕重傷勢都已被人治好!這種落差讓他們又是驚訝,又是懷疑。莫非,他們仍在夢中?

薩摩沒讓他們有太多時間感動,隨即開口問道:
「你們要不要說說為什麼會到這座森林裡來?」魔獸們曾表示,這座森林是人族最害怕的地方,除了他誤打誤撞進來之外,已經有將近百年沒有人類如此深入這座森林了,當然,薩摩也不算是人類就是了。

薩摩這句話問得很客氣,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卻有一種讓人無法違抗的感覺,為首的大漢幾乎沒有猶豫便說出了原因。

原來,這一群人就是被派來攔截薩摩的那十五個人,決定脫離軍人身份的他們沒有地方可去,只好決定走一步算一步,祈禱這座森林並不像傳說中那麼可怕。於是,他們又走了兩天。這兩天,魔獸攻擊的頻率多到數不清。他們根本沒有時間吃飯,更別說去找水和食物了。眾人竭盡全力打退一批來攻的長嘴魔獸之後,不知道蹣跚地走了多久才不支倒地。昏迷前,看到的是一群咧著嘴的魔猿。

聽完大漢的描述之後,薩摩感興趣的挑挑眉問:
「軍方?」他當然知道他們要攔的就是自己,只是很好奇為何是軍方而不是學院來攔。

大漢點點頭。

見大漢表情不像說謊,加上這群人完全依賴這人發言的情況,若非長期上下關係嚴格的軍隊,也沒辦法這般規矩。那麼,軍方為什麼介入學院的招生?難道跟梅里等人說的,軍方要求學院多收百名學生這件事有關嗎?

「為什麼是軍方出來攔人?學院的人呢?」薩摩試探地問。

大漢搖搖頭,苦笑道:
「不知道。我們只接到上級的命令,其餘一概不知。」

這倒是,軍方的內幕一向都是機密,這群人雖是執行人,卻未必能得知內幕。薩摩思索了一會,突然離題問:
「你叫什麼名字?」

「苗玉龍。」大漢直覺回答。

這名字倒是不錯,薩摩輕輕點頭:
「好!苗玉龍,你們要找的是誰?」

叫做苗玉龍的大漢不覺有異,誠實地回答:
「聽說是一個精靈人……」

薩摩輕笑:
「就是我……」

此話一出,苗玉龍一時間怔住,就連其他的大漢也呆若木雞。

「這……」苗玉龍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們要打嗎?」薩摩不在意地問。

眾大漢聞言全都不約而同地猛搖頭。

「我不打救命恩人!」落腮鬍大漢首先表明立場,其他人立刻接著連連點頭。

苗玉龍見手下率先表態,不由有些尷尬地道:
「其實,早在幾天前我們就已經決定不執行這項任務了。」

「喔?」薩摩有點好奇,席地坐了下來,揮揮手也讓他們坐下,意思是要聽下去了。

群猿這時也識趣地離開,退到遠處。

「你們既然是軍人沒道理會半路放棄任務。」薩摩開始問出他的疑問。

苗玉龍尷尬地笑一笑,一整容,終於將事情的始末娓娓道來。薩摩一邊聽臉色也跟著沉重起來。看來,神跡森林的事情是真的,梅里他們的遭遇也非常普遍地發生在其他地方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