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想問清楚細節,遠處卻傳來「嘎!嘎!」的魔梟怒叫聲。從聲音中,薩摩聽得出魔梟焦急和憤怒的情緒。薩摩暗暗納悶,再仔細一聽,這才發現那聲音分明就是一整群魔梟一起發出來的。難道,魔梟這種凶惡的魔獸竟會遇到什麼棘手的敵人嗎?

只是這森林的魔獸各有領域,而且很有默契地互不侵犯,雖然偶爾會有爭鬥,卻也能控制傷亡。所以薩摩從進到這片森林以來,感受到的都是一派寧靜,像這樣一整群魔梟的高叫聲,卻是第一遭聽到,這才讓薩摩忍不住注意起來。

眾大漢見他們的救命恩人本來要講話卻突然出神了,都覺得莫名其妙。原來他們根本沒聽到遠方傳來的魔梟叫聲。

薩摩顧不得會不會嚇到他們,跳起身,飛躍離開。眾大漢一呆,就想跟上,這才發現四周圍滿魔獸,根本離不開。

薩摩一離開大漢們的視線,心中一動,角和翅膀再度出現,先是叮嚀魔獸們看緊那群大漢,接著便仔細聆聽。這一聽,魔梟的叫聲更加清楚了,原來牠們都在叫著“圍住他們”,“把這些人類打死”這類的話。

薩摩輕輕皺皺眉,不解地問:
「魔梟怎麼了?」

其餘魔獸迷惑地搖搖頭,牠們並沒有察覺任何不對勁。薩摩見狀心下納悶,怎麼?他們都沒聽見魔梟的聲音嗎?原來,薩摩能聽到魔獸們也聽不到的聲音不僅是因為他的修為比群獸高,更因為剛剛他才脫離“怪物”狀態,耳目異常靈敏,這才聽到聲音。實際上,魔梟的位置離這裡可有四、五十公里遠了。

會是誰闖入魔梟的領域呢?鐵定不是尼路他們,難道會是這群人的夥伴嗎?薩摩忍不住將是線投向身後。但是苗玉龍也說了,與他同隊的人都被派往攔阻龍人、精靈人和獸人,怎還有餘力前來尋找?抑或是…軍方認為苗玉龍不足以完成任務,另派人來尋?苦思不果之下,薩摩決定前去看看。沒想到這個想法才剛出現,薩摩就立刻驚訝地發現自己已經懸在半空中了。

原來,背後的翅膀在他一個焦急下,擺動起來,竟就這樣讓他“飛”了起來!

無暇研究為什麼最近這些“工具”這麼聽使喚,薩摩擺動翅膀,往聲音來處飛去。

這些翅膀似乎很不一樣,薩摩輕輕擺動就可以到達自己平常疾馳的速度。薩摩心中大喜,忍不住將翅膀擺動的速度提高到最大。霎時,兩側景物飛快後退,薩摩只覺得一股飛揚的快感襲上心頭,一時之間竟不由沉醉其中。薩摩擺動的翅膀在空中畫出一道金色的能量軌跡,快得肉眼無法捕捉,彷彿一只美麗光鳥,划過天際。

四、五十公里的距離眨眼即到。薩摩沉醉在純粹的飛翔中,若非聽到魔梟粗嘎的叫聲,還真忘了此行的目的。饒是如此,薩摩還是多飛了好一段路,只得折返。這會,薩摩不敢再放力疾飛,見魔梟已在前方,便連忙飛下地。他不擔心魔獸,不過要是真的有人類在那裡,讓他們看見他現在的模樣還是不妥的。

雙腳才踩到地,薩摩突然一個搖晃,頭部也一陣陣抽痛,血氣大為翻騰,好似全身能量將要大造反似的。薩摩連忙平心靜氣,仔細調息,好一會兒才終於穩定下來。薩摩噓了一口氣,直覺自己逃過了一次大劫,只不知為什麼僅一個飛行,竟會讓全身這般不舒服。看來自己身上還有許多未解的謎題,可惜眼下卻不是研究的時候。

其實,薩摩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情形是因為,三對翅膀的使用牽涉到他體內那股奇特的力量,雖然薩摩現在仍然無法掌握這股力量,但這次無心當中驅動翅膀卻陰錯陽差地引動了一部分的力量。偏生薩摩一般使用的並非這股力量,而是自己從小修練而來的真氣和魔力。神力和妖力還沒合併之前,兩力先牽制,薩摩可自由使用自己的真氣和魔力,但如今,兩力結合,反成了這股強大位知的力量與自己修練而來的真氣、魔力對峙的局勢。若是薩摩一直不能使用那股強大的力量也就罷了,偏偏這次卻引動了它,蠢蠢欲動的能量立刻與薩摩的真氣魔力起了衝突。幸好薩摩飛翔所引動的能量僅是強大力量的一小部分,飛行距離又短,否則甦醒的強大力量和薩摩體內活潑旺盛的真氣魔力一衝突,後果實在難以逆料。

言歸正傳,話說盤旋在森林上空的魔梟一察覺了薩摩的存在,便立刻停止攻擊,盡在空中盤旋,嘎嘎亂叫。

薩摩聽出牠們在問:「怎麼辦?」

「過來!」薩摩輕輕道。他的意思是讓牠們的首領過來,但是,他不確定牠們聽懂了沒有。不過,那群魔梟也的確只飛來了一頭,薩摩只好假設牠們聽得懂。

薩摩等魔梟在空中盤旋一圈,飛到自己身前才開口問:
「怎麼回事?」

魔梟聽薩摩一問,立刻激動地嘎嘎叫了起來。原來,牠們前幾日就已經注意到一群人類靠近牠們的領域,但是這些人當時都還停留在森林邊緣,所以,牠們也沒去找他們麻煩,可昨天,這群人不知怎的全往森林裡跑,今天進了魔梟們的領域,魔梟這才跟他們打起來。

薩摩不確定這一批人究竟是不是苗玉龍的同伴,因此,他吩咐道:
「等一下我去確認他們的身分。如果他們跟我一起走了,那就表示他們是我的朋友。要是我自己走了,他們要如何處理就交給你們。」

魔梟嘎嘎幾聲表示同意。薩摩擺手讓牠離開,這才收下翅膀和尖角步了出去。

魔梟歸隊,叫了幾聲,一大群將近二十頭的魔梟馬上散去。林中眾人正在驚疑不定,薩摩已經來到面前。

難怪會讓魔梟這般驚慌,原來這批人還真不少,密密麻麻地擠滿了林木空隙。大約不少於兩百人。這群人也是有趣,穿著差不多也就算了,臉上還同時都有一個疤。

薩摩仔細打量這些人,而這些人也驚疑不定地看著眼前俊美無儔的少年。

「你們為什麼這麼多人到森林裡來。你們不知道越多人越容易引起魔獸們的敵意嗎?」薩摩道,語氣很平淡,恍然不覺自己此刻的表現就好似這片森林的主人似的。

薩摩詢問聲一落,眾人立刻開始議論起來,好一會兒才走出了兩個大漢,和一個女人。

「我是亞里斯,請問兄弟是……?」其中一個大漢謹慎地道。

「摩耶!」薩摩也很乾脆地回答。

大漢輕咳一聲,表情誠懇地解釋道:
「我們知道這麼多人進來不恰當,但是,我們也是不得已的……」

薩摩只聽了一半就沒繼續聽下去了,因為他的注意力已經被大漢胸前的項鍊吸引去了。那是一條素線串著一枚銅幣。銅幣內緣有兩個缺角。薩摩是識得它的,因為那是一毛不拔班塔耶的象徵,任何錢經過他的手,絕對要做記號,表示誰都拿不走。

「那條項鍊?」薩摩好奇地問。

大漢一愣,低頭一看,隨即恍然道:
「這是一位龍人兄弟送給我的,他聽說我們要到森林裡,就說要是遇到那個進森林的精靈人,可以拿這個當信物,免得被誤殺了!」說到這裡,或許連他也覺得好笑,因此笑了起來。

薩摩也輕笑,不在意地問:
「那個龍人兄弟倒有趣,他叫什麼名字?」

大概是因為薩摩長得太不容易令人起戒心,因此,漢子並沒有猶豫就說出答案:
「那兄弟叫班塔耶。」

薩摩“喔”了一聲,並沒有驚訝。他有些猜到怎麼一回事了。這批人大約就是苗玉龍口中的屬下,也在被派出時決定叛變。這其中大概得到尼路他們的幫助,所以逃到森林裡來。可巧的竟讓他碰上了。

「你們是苗玉龍的手下?」薩摩直接問。

眾大漢聞言大驚,臉上立即浮上警戒之色。

「你是……?」亞里斯謹慎地試探。

薩摩不以為意,只聳聳肩輕鬆道:
「我是班塔耶口中會誤殺你們的精靈人。」

大漢聞言鬆了一口氣,立刻又激動起來:
「你遇見我們副將了?」

眾大漢期盼地看著薩摩,同樣的刀疤臉上都浮現興奮的神色。

薩摩見這些大漢反應坦率,不由輕笑道:
「沒錯!我來領你們去見他。」

「多謝!我們正擔心見不到副將……」亞里斯激動地道謝。

薩摩擺擺手不與亞里斯客套,轉身領著眾大漢往回走。直到這時,徘徊在空中的魔梟才真正散去。

薩摩領著眾人走了好一陣,突然覺得速度實在太慢。靈機一動,薩摩向眾人告罪一聲,離開眾人視線到另一個角落去。

尖角和翅膀再度出現。

「都過來。」薩摩輕聲道。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他起碼知道,當他是這種狀態時,只要他確知四周有哪些魔獸,不論多小聲,牠們都可以聽到。

果不期然,薩摩話聲剛落,魔獸便開始迅速集合。看來這裡是魔豹的領域,因此來的清一色都是魔豹。

「你們有沒有兩百個同伴?」

魔豹首領前爪耙了幾下,吼了幾聲。還缺了五十頭,不過可以向另一群借。

薩摩微微點頭,立刻指示魔豹迅速湊足。只一會,魔獸就已經到齊,著實讓薩摩對牠們的效率激賞了好一會。

當薩摩再度出現在眾人面前時,身後領的就是魔獸大軍。

「你們坐牠們吧!你們走得太慢了。」薩摩這麼說。

眾人面面相覷,但見薩摩驅使這些魔豹彷彿自己養的寵物似的,只得戰戰兢兢地坐上凶狠的魔豹背上。只一會,他們就不得不承認,魔豹的速度的確比他們快很多。大約花了半個時辰,他們竟然趕到了原本需要半天路程的地方。

那裡,苗玉龍正為薩摩遲遲未歸感到憂心,但是四周魔獸沒有退去的跡象,他也只好焦急的坐在原地等候。突然四周魔獸一陣騷動,眾人正在驚疑不定,就見薩摩領著一批魔豹來到。魔豹背上都坐著一個人,人人臉上都有一個疤。

苗玉龍等人頓時愕然。

「副將!」為首的刀疤大漢跳了下來,激動地撲上前,跪了下來。

接著其他大漢也都撲下來,跪在地上。

苗玉龍聽到熟悉的聲音,高大的身軀猛地一震。仔細一看!眼前這不都是他心中最掛念的屬下嗎?
「亞里斯!你們……」苗玉龍激動哽咽。他真不敢相信,他對叛變最放心不下的屬下竟然就在眼前!

苗玉龍蹲下身:
「你們……你們都沒事……太好了……太好了……」苗玉龍雙手顫抖,激動得不能自己。

薩摩見他們見面這般感動也很是安慰,揮手讓魔獸們離開,薩摩開口輕聲道:
「你們要是沒地方去,就留在這裡吧!這裡的魔獸不會傷害你們。」

苗玉龍人聞言都驚訝地抬起頭,看著這個身上滿是神秘的少年。這人明明是精靈人,卻能任意驅使魔獸,在這危機四伏的森林從容行動。自己這群人不僅緊急時為他所救,更因為他的幫助而得以和親如手足的屬下相聚。想到自己進來森林本是為了找他麻煩,這會卻被他這樣幫忙,心中感覺之複雜自不待言。

薩摩對他們複雜的眼神不以為意,微笑著繼續道:
「只不過,你們人多,最好想些法子,別跟魔獸們爭食物。」

苗玉龍從感動中回過神,立刻屈膝宣示:
「閣下的大恩大德,苗玉龍今生償還不盡。從今以後,我苗玉龍只聽閣下差遣!」

此話一出,倒換薩摩呆了。

其餘大漢聽他們的副將這般說,想起若沒有他領著眾人找到副將,恐怕他們都要死在魔梟爪下。因此,也不約而同地屈膝跪下,嚷著要跟隨薩摩。

薩摩苦笑,他哪有幫什麼忙,還不是魔獸們的“好意”加上誤打誤撞。
「我只是因緣際會,說不上什麼大恩大德。」薩摩謙稱。

苗玉龍聞言,還道薩摩不願意接受他們,更是神色堅定地看著薩摩:
「我苗玉龍本該死在魔獸天堂,現在能活著見我這些情同手足的兄弟都是你的恩賜,從今以後,我們隱姓埋名,就算被查覺身分也絕不會連累你,請你一定要接受我們。」

其他大漢聞言也嚷嚷著要薩摩接受他們。看那激動的模樣,好似只要薩摩開口說不,他們就會立刻自決在他眼前似的。

薩摩無奈,只好先緩下他們:
「你們要跟便跟吧!不過,我並不方便帶著你們,而你們暫時也不適合出現。所以,你們還是先在這裡住下來吧!」

眾人聞言,也覺得很是道理,因此沒有再多做堅持。

隔天,薩摩與魔獸們溝通,挪出一片地方讓這群人住了下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衝突,薩摩也為他們架了結界,只准他們出入,不准魔獸進入。一切就緒之後,薩摩這才繼續前行。誰也想不到,薩摩這一個決定竟讓一股力量在沒人查覺的情況下,開始萌芽,成為薩摩手中的一只暗棋。


離開那群人之後,薩摩又走了一天。預計最多再一天路程就可到達蘭普頓魔武學院。

入夜了,月光透過枝枒,投射在林中,灑下一道道銀白的光柱。薩摩悠閒地漫步在銀白的森林中,感受夜晚靜謐的氣氛。他剛剛用過群獸送來的晚餐,精神很好,因此才比平常多走了一段路。此刻,他正一邊走一邊抬頭看著夜空確認方向。

突然,一陣不安的感覺傳來。不是來自他的心中,而是來自四周的魔獸。薩摩回過神來,這才發現,一向安靜跟隨他的魔獸們這會兒全都不安地低吼著。

雙生瞪著大大的龍眼睛,牠也感覺到魔獸不穩的情緒,正不解地轉著眼珠子。兩隻小精靈還是坐在雙生的頭上,不過卻是有一下沒一下地打著瞌睡。

薩摩心中一動,翅膀與尖角隨即出現。如今他已經不需要刻意專心就可以讓這些怪東西出現了。

「怎麼了?」薩摩低聲問。

一頭魔狼從樹叢陰影中走出,在薩摩前方一尺多停步。帶著焦急、恐懼的叫了幾聲。

薩摩聞聲一愣。他聽懂了,但就是因為懂了才會忍不住怔愣起來。魔狼說,前方有一頭危險的魔獸,牠的領域就在前面,牠們不敢前進……。究竟是什麼樣的魔獸竟會讓這麼大批的魔獸都不敢靠近?薩摩有些好奇。

魔狼又低叫幾聲,意思在建議他繞道而行。

薩摩挑挑眉,好奇地問:
「什麼樣子的魔獸?」

魔狼猶豫了一下,又低低叫了起來,這次聲音壓得特別低。

牠們從來不敢靠近牠,所以不知道牠的樣子。

薩摩更好奇了,什麼魔獸這麼神秘?據他所知,最神秘的魔獸莫過於斑夏達了。難道竟會讓他碰見了?想到這個可能性,薩摩竟忍不住雀躍起來。

「你們都別跟,我去看看。」薩摩當機立斷。

魔狼聞言嗚嗚抗議。牠並不是阻止薩摩前去,而是不願意被留在這裡。薩摩搖搖頭,堅持不讓牠們跟。命令群獸留下後,薩摩帶著雙生和兩隻小精靈繼續前進。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