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前進,薩摩越覺得氣氛不對。四周十分安靜,就是因為太安靜,靜到連一般的蟲鳴都沒聽到才讓他覺得奇怪。

銀色的月光照進林中,漆黑的林隙透著神秘。兩隻精靈原本還在打瞌睡,現在也不知不覺睜開了眼睛,兩對眼睛骨碌碌地轉動警戒著。雙生龍眼睛還是瞪得大大的。

突然,薩摩腳步一頓,視線停在正前方。

月光下,一頭渾身金黃毛髮燦亮、體形狀碩如虎,體態卻如豹般優雅輕巧的魔獸逐漸接近。冰冷的銀白色眼睛投出警戒的泠光。

沒有任何聲音,但薩摩卻知道前方就是那頭讓所有魔獸卻步的魔獸。薩摩在心中讚嘆這頭既野性又美麗的魔獸,最後,將目光投向魔獸頭上象牙色尖銳的長角。

這就是斑夏達嗎?他第一次見到如此美麗又如此冷酷的魔獸,完美得不可思議。不知怎的,薩摩很喜歡牠!尤其喜歡牠那股睥睨蒼生的神態。

斑夏達在三尺外停了下來,冰冷的銀白色眼睛掃過雙生和兩隻小精靈,最後將目光落向薩摩。眼神有短暫的迷惑,隨即又恢復平靜。那雙銀白色的眼睛乍看之下很冷漠,但仔細一看,卻覺得其中彷彿流動著許多感情,叫人忍不住想多看幾眼。

薩摩的金眸就這樣和那雙冰冷的白色眼珠對視。突然,薩摩的意識一陣迷糊。

搖搖頭,薩摩馬上回過神來,這才警覺到,斑夏達擁有日狼的死亡凝視!醒悟此點,薩摩立刻警戒地看向斑夏達。

斑夏達似乎也有點驚訝薩摩竟沒有被牠的攻擊所影響。但只是短短一愣,完全沒有徵兆地,斑夏達以豹般敏捷的速度撲了上來。

薩摩一驚,身軀一扭,險險地彎身閃過。毫無預兆的攻擊,加上飛快的速度,錯非薩摩,換成其他人,恐怕一招就要傷在斑夏達爪下,中毒而亡。

斑夏達的攻擊相當緊密,才一落地,沒有任何停頓,便輕盈地後腳一蹬,又撲了上來。前腳的利爪像是出鞘的利刃,在月光下閃著寒光,帶起一蓬銀光掃來。

薩摩見狀不退反進,待得近身時,斑夏達和薩摩竟不約而同地一個旋身,看來一人一獸所打的主意倒是相同,都想避開鋒銳,由側方攻擊。

就這般巧,這一同時旋身,一人一獸頓時對換位置,小心地對視著。

薩摩輕輕一笑。就這一笑,斑夏達又行動了。

不過,這次斑夏達並沒有撲上來,反而飛快地躍到薩摩的背後,接著又換到右邊、左邊、前面…,不斷地快速更換位置,看來是想秤秤薩摩的斤兩。

薩摩並沒有隨著斑夏達的動作而改變方向,他原地站著,仔細感覺斑夏達的位置。

斑夏達試探不果,最後在薩摩左後方停住,銀白色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瞪著薩摩。牠不懂,為什麼牠的死亡凝視竟然對這個人類無效!以往,不管是人類還是魔獸,都是在一開始就死在這一招上,就連日狼也要敗在牠的眼睛下。再者這個人類太不尋常,沒有以前牠遇到的人緊張的情緒,他太冷靜。這讓牠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薩摩輕輕轉過身,面對斑夏達。
「我只是想要借過,不想傷害你。」

不愧是號稱魔獸首領的斑夏達,牠似乎聽懂了。只可惜牠卻搖搖頭,銀白色的眼珠透著堅持。

薩摩嘆了一口氣:
「可是我非過不可……」

斑夏達沒再讓眼前的人類繼續說下去,低吼一聲,四腳一蹬,又攻了上來。

薩摩似乎料到了,所以並不顯得吃驚。只見他雙手微微一張,一道黃色的光壁隨即從掌心擴張開來。

斑夏達反應很快,原本主攻的利爪突然點上光牆,藉著這一點,突然改變方向,頭一低,象牙色的獨角往薩摩側腹刺來。

薩摩眉一挑,想起他那隻怪模怪樣的黑角,不知道是不是也有這種功能。想歸想,薩摩的反應還是很快,只見他右腳一點,往左閃去,同時右手一記手刀下劈。

“鏗!”一聲響亮的金鐵交擊聲。

斑夏達和薩摩同時退開。斑夏達原地踏著前腳,帶著鬃毛的頭拼命地甩動。看來,牠的角被薩摩一記手刀劈中,正痛著哩!薩摩也不比斑夏達好多少,他輕輕甩著右手,想讓發麻的感覺早點退去。

「那隻角好像很好用!」小白評論。

「可惜竟然也會痛。」小黑惋惜。

「我也想打……」雙生埋怨。

一旁的一龍兩精靈因為收到主人的命令,不准插手,因此只能在旁邊動嘴。

就這一會兒,場中又有變。原來,斑夏達見近身攻擊討不了好,竟打算用魔法攻擊!只見一個個光點逐漸往斑夏達的獨角聚合。象牙白的獨角也漸漸變紅。

薩摩見到這奇景,不由的對斑夏達的獨角感興趣起來了。
「真有趣……」薩摩喃喃道,眼中精光閃閃。

薩摩嘴巴說著,暗地裡還是驅動魔力,打算好好和斑夏達玩一場。

通紅的獨角彷彿是斑夏達與自然界能量的橋樑,隨著光點一顆顆被吸進獨角,斑夏達也顯得越來越威武。驀地!
「吼───」斑夏達張嘴大吼,一記偌大的高密度火球應聲而出。

薩摩早在獨角變色的同時就已經大略猜想到斑夏達的攻擊極有可能是火系的攻擊,因此,早有準備。就在斑夏達的火球出現的同時,薩摩掌上也出現一顆紅光流竄的火球,迅疾飛擲而出。簡單的火球術,夾雜著木系的攻擊,小小的火球竟在薩摩手中變得跟斑夏達攻出的火球不相上下。

兩顆火球快速接近。突然,斑夏達的火球竟然一偏!

「咦?」薩摩吃了一驚,第一次看見被丟出的火球還會轉彎的。看來,斑夏達會讓人聞名喪膽並非沒有道理,光是這種可以隨心所欲的魔法攻擊,就可以讓大多數人吃不消。

沒時間再讚嘆,薩摩連忙飛退爭取時間。太過突然的狀況讓他來不及施出應變魔法。雙臂交叉,薩摩已經準備硬擋了。

眨眼間,巨大的火球已出現眼前。兩隻小精靈的尖叫聲傳來,就連雙生也發出大吼。只是更令薩摩意外的卻是,正當他主動迎上火球時,體內的不明能量卻波動了起來。一顆小小的黑色光球倏地出現在薩摩交叉的手臂前!

薩摩一愕,正怔愣著,就見巨大的火球直直往小黑球而去。

就在這時,斑夏達驀地發出一聲厲嘯。薩摩偏頭看去,竟見斑夏達全身緊繃,雙眼射出恐懼的光芒。

就在薩摩滿心不解時,巨大的火球與小黑球接觸了。不,說接觸並不恰當,因為那顆火球根本就像是遇到磁石的鐵,直直被小黑球吸了過去。巨大的火球一點一滴消失在小黑球裡,竟是被吸收了!

隨著身旁的熱浪消失無蹤,薩摩也陷入迷惑震驚中。小黑球從哪來?為什麼像是有生命一樣主動吸收那顆火球?薩摩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呆愣愣地盯著還在眼前漂浮的小黑球。

「主人!把它收回去阿!大補啊!」小黑興奮地嚷嚷。

薩摩更迷糊了。他完全不知道這球打哪來,要怎麼收?懷疑地看了小黑一眼,見小黑臉上滿是焦急的神色,只好嚐試地用手抓了過去。

說也奇怪,薩摩手掌才一張,黑色小光球就像是受到吸引一般,立刻射入薩摩的手掌。一陣麻癢的感覺沿著手臂往上傳,到了頸後主掌魔力的神經中樞突然散往四肢百骸。暖洋洋的感覺瞬間傳遍每一個角落。薩摩情不自禁地伸了一個懶腰,覺得全身舒暢極了。接著突然打了一個飽嗝。

「吃進去啦!」小黑樂道。

「那個是什麼?」小白皺眉問。

「不知道!」小黑倒也乾脆。

「不知道?!不知道你還要主人吃?」小白尖叫。

「直覺阿!」小黑攤攤雙手。牠只是覺得這頭魔獸的魔法跟其他人或魔獸不同,並沒有夾雜自己的魔力,而是非常純淨的來自大氣中的純元素。牠直覺地認為這些元素應該很好吃的。

牠們這邊搞不清楚,薩摩也是滿頭霧水。薩摩有點驚訝,那顆黑色小光球究竟是什麼,為什麼能吸收魔法攻擊,還可以讓他吸收?!

其實說穿了一文不值,那顆小黑球根本就是薩摩在緊急之際,體內那股強大力量出於自衛產生的。一來,斑夏達魔法攻擊用的是純元素(註),本就是這股強大力量的最愛,加上薩摩不及應變,強大力量感應到危機,立刻弄出了這顆以吞噬力量為主的小黑球,這才陰錯陽差解了薩摩的危機。

言歸正傳,話說薩摩迷惑之中,又將目光重新落向斑夏達。斑夏達因為料到火球會來攻擊,因此早就往旁邊閃了。不過,他卻不知道薩摩簡單的火球術絕對是不簡單的。火球落在身旁的衝擊和威力比牠想像的還要強大。斑夏達一個措手不及,倒是鬧了個灰頭土臉。不過,這些衝擊還算不了什麼,最讓斑夏達招架不住的卻是薩摩將牠的火球“吃”下去了!當牠發現薩摩身前出現了那顆小黑球時,牠就知道情況不妙,因為,那顆小黑球一出現,本來一直在牠獨角控制下的火球立刻就失去控制,直直往小黑球撲去,任他如何努力往回拉都沒用!

原來,斑夏達的魔法攻擊是用獨角當引,將魔力聚合之後再發出。之所以令人難以招架是因為,魔法攻擊發出之後,斑夏達還可以用獨角還遙控它。所以斑夏達的魔法攻擊在攻擊之後通常並不會完全消失,反而會回到獨角裡,準備下一波的攻擊。這次,牠發出的攻擊薩摩半點不剩地“吃”了進去,導致現在牠的獨角裡空空如也。若換成平常,再聚一次元素也不成問題,但此刻卻正值斑夏達的重要關鍵期,實在不能再動用一次魔力了。

薩摩看著稍顯萎頓的斑夏達,輕笑:
「乾脆你就讓我過去吧!」

斑夏達先是抬頭看著夜空中即將西沉的一輪圓月,還是堅持地搖搖頭。時間快到了,牠一定要趕走這個人類。

薩摩實在搞不清楚斑夏達在想什麼。明明牠就拿他沒法了,為什麼還要堅持不讓他通過呢?那倒好,他就跟牠耗吧!反正他時間多得是,就不信斑夏達可以堅持到什麼時候。想著,薩摩跳上枝枒,靠了上去,打了一個大大的喝欠。

「既然你不走,那我也不走了。時間不早了,我要休息,你忙你的去吧!」說完眼睛閉上,靜了下來,竟像是睡著了。

雙生和兩隻小精靈見狀,也跟著薩摩窩上枝頭,休息去了。

斑夏達銀白色的眼睛看著樹幹上躺得安穩的一人一龍兩精靈,似乎很是苦惱、焦急。只見牠在原地繞了幾圈,眼睛不時不安地看向已經西沉的明月。終於,斑夏達輕輕巧巧地跳上樹,站在樹枝旁看著似乎已經睡熟的人類,銀白色的眼睛流動著猶疑的光芒。遲疑地站了好一陣子,衡量了好半晌,斑夏達還是覺得眼前這個牠生平第一次遇到的勁敵應該不可能在敵人面前睡得這般熟,加上,這人其實也對他沒有惡意,明明可以殺了牠卻沒有動手。最後,斑夏達又跳下樹,在原地不安地踏腳,直待月亮的螢光逐漸消失在天際才不安地緩緩往林中前進。

不過,牠實在料錯了!薩摩是真的睡著了。不知怎的,薩摩眼睛一閉上,暖洋洋的感覺便再次出現,薩摩隨即陷入許久不曾有過的深沉睡眠。當他再度醒來時是被四周大量聚集的不安元素和陣陣的低吼聲所吵醒。

睜開眼睛,此時旭日初昇,除了東方的一片魚肚白之外,森林中還顯得有些昏暗。

兩隻小精靈首先察覺主人已經醒了的訊息,接著雙生也在兩隻小精靈不客氣的大踹之下醒了。

薩摩直覺地看向林中深處,那是吼聲的來源,也是不安元素的核心。

難道是斑夏達?沒有猶豫,薩摩立即跳下樹,雙足一點便往林中竄去。一龍兩精靈見狀自然是追去了。

註:純元素─指沒有屬性的元素,是元素的原始體。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