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摩才往前不到五十尺遠,便看到渾身金毛的斑夏達伏在地上,全身抖顫,形狀痛苦。只見牠前爪不停用力地耙挖著地面,似想藉此宣洩痛苦。從四周一個個深坑看來,這樣的狀況已然持續好一陣子了。

四周的元素不知為什麼,不斷逼進斑夏達的身體,從那種逼進的速度看來,這些元素應該就是斑夏達痛苦的來源了。只是斑夏達似乎也急著想要吸收這些元素,不僅沒有逃避,還讓象牙般的獨角不停一閃一閃地散發光芒,吸引元素。

「你怎麼了?」薩摩既焦急又迷惑地問。

聞聲,斑夏達抬起頭,銀白的眼睛露出恐懼。

薩摩見狀不由吃了一驚。之前斑夏達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和神態都顯示,牠從來就不是恐懼退縮的那一方,為什麼現在卻露出這樣的神色?難道是因為牠現在是最脆弱的狀態嗎?薩摩想著,便試探地向前一步,果然見斑夏達立刻掙扎地往後退。

薩摩一怔,嘆了一口氣,安撫道:
「別擔心,我不會傷害你。我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幫你。」

斑夏達不安地看著薩摩,雙眼隱約閃動著懷疑的光芒。

薩摩放鬆全身,雙手攤開,表示毫無敵意,這才又靠近一步。斑夏達見狀,全身一顫,但卻沒再退,看來是選擇相信薩摩了。

薩摩欣慰地微微一笑,走近牠,蹲了下來,這才發現斑夏達全身都在發著抖,金色的毛髮一根根像是通電一般,以高速頻率抖顫著。在斑夏達的身邊,薩摩深切體會到元素集中到什麼程度,元素的流動竟然已經給人一種濃稠液體的感覺,也難怪身為元素集中中心的斑夏達會這般痛苦了。只是,為什麼牠明明這麼痛苦,卻好像還是很堅持要將元素吸進體內?有什麼原因嗎?

薩摩思考了一下,問:
「你需要這些元素?」

斑夏達遲疑地看著薩摩,接著輕輕地點點頭,低吼了幾聲。

薩摩約略猜出斑夏達有非吸收元素不可的理由,但這樣的吸收方式弄不好會落到爆體而亡啊!

「你的身體吸收元素的速度有限,你應該慢慢來。」薩摩擔憂地建議。

斑夏達聞言卻焦急地猛搖頭,連連低吼,像是在解釋什麼似的。薩摩雖然聽不懂,但卻直覺這理由對斑夏達一定很重要。於是,心中一動,再度釋放出角與翅膀。面對其他魔獸,薩摩都必須在這種狀態下才能完整溝通,估計要想完整了解斑夏達的意思也不例外,所以薩摩再度釋放角與翅膀,目的就是想知道斑夏達非這樣做不可的理由。

「你為什麼急著要吸收這些元素?」薩摩追問。

斑夏達沒有回答,反倒驚恐地看著薩摩的新樣子,開始掙扎著往後退了!

「放心,我不會傷害你!」薩摩見狀無奈地道。

斑夏達聞言又狐疑地看著薩摩好一會,見薩摩沒有進一歩行動,這才漸漸平靜下來,開始斷斷續續低吼起來。

原來,斑夏達一出生是沒有性別的,一但成熟到某一個程度,就必須轉性,至於轉什麼性就看當天吸收元素的狀況。

斑夏達要轉性必須挑隱密的地方,趁著月圓的那幾日,旭日初昇的那一刻。因為這個時候才有大量沒有性質的原始元素聚集,斑夏達必須趁這個時候大量吸收元素才能蛻變成功。一但失敗了,並不是下個月再來的問題,而是整體修為將大打折扣的問題。

這頭斑夏達正好到了轉性的時候,因此才挑了這裡打算蛻變。這時的斑夏達排外性更明顯,因為,蛻變時的斑夏達對於攻擊沒有自衛能力,所以必須確保牠們轉性時不會受到攻擊。這就是斑夏達非要把薩摩趕走的原因。

薩摩知道嚴重性之後,稍一思考,隨即盤腿坐下,閉上眼睛。既然斑夏達吸收元素的速率有限,又必須趁著這短暫的時間吸收這些元素,那麼就由他幫牠吸收吧。

吸收純元素似乎比吸收有屬性的元素要容易得多。才一靜下心,能量便以薩摩從未經歷過的速度快速集中。薩摩頓時感覺全身充滿了元素。說以奇怪,這些元素一進入身體,隨即在那股他無法控制的能量中引發騷動,蠢動的力量似乎急著想吸收這批元素。薩摩不知其故,只得小心地護住這些元素,將雙手按上斑夏達的身體,強制逼入。

斑夏達嗚嗚地低鳴著,身體的顫抖更劇烈了。薩摩知道他很痛苦,但是為了要及時將這些元素都讓牠吸收,強逼是最快的了。

只見,光點迅速往薩摩聚合,薩摩的身體逐漸散出強光,將森林照得通亮。光芒從薩摩的身體延伸到斑夏達全身。許是薩摩吸收元素的速度比斑夏達快得多,因為後來,薩摩身上的光芒已經完全掩蓋了斑夏達所散出的光。

薩摩閉著眼睛持續地將元素吸收進來,再逼進斑夏達的身體。不知不覺,薩摩竟沉浸在元素當中,渾然忘我,一點都沒發現流向斑夏達的元素越來越少,甚至到最後完全逼不進去。他只是持續地吸收四周的元素,完全沒有察覺那股他無法控制的能量正大大活躍,迅速吸收著這批美食。

對照已經渾然忘我的薩摩,全身元素飽和的斑夏達這時正全身發光地伏在地上抖動,身上的光芒越來越強,越來越多樣,最後慢慢掩蓋了牠的身形。

一時之間,只見兩個發光體,對應著東方天際的旭日,亮燦燦地閃耀著。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陽光慢慢揭開森林的面紗時,斑夏達終於斂盡光芒,掙扎地站了起來。只見牠全身毛髮豎直,對天高吼。強大的能量瞬間散了開去。逼得四周大片林木高速抖顫。接著,斑夏達全身開始劇烈顫抖,竟就這麼硬生生長高長壯!牠的金色毛髮更有如奇蹟般,從根部開始,刷地變成了銀白!銀白色的毛皮在初昇的陽光下異常耀眼。銀白色的毛髮,銀白色的眼睛,加上象牙白的獨角半透明地閃著銀光,斑夏達瞬間變得高大而威風。

這時的薩摩完全沒有察覺斑夏達的蛻變,兀自沉浸在體內的變化中。不知不覺地,四周聚合的光點少了。薩摩發出的白光也漸漸少了。只有一旁一直注意牠們主人的兩隻精靈和一條龍,發現了薩摩背後三對翅膀中一白一黑兩對翅膀竟然變長變大,幾乎要和那對金翅膀同大了。

斑夏達抖抖全身銀白色的毛髮,回過身,看著還在忘我狀態的薩摩,銀白色的眼睛透出感激和溫柔。牠溫馴地走到薩摩身邊,趴了下來,尖角神奇地逐漸縮了下去。沒了獨角,斑夏達看起來就像一頭溫馴卻長的特別的銀白色大豹。


薩摩再次醒來時,已是日正當中,籠罩在中午艷陽下的森林洋溢著濃濃的綠意。長長呼了一口氣,薩摩有種全身舒暢,思緒異常清晰的感覺。睜開雙眼,薩摩首先看到的是雙生的大頭和兩隻小精靈興奮的表情。

一時間,薩摩有短暫的迷惑。
「怎麼了?」薩摩疑惑地問,卻馬上嚇了一跳。因為,他只是輕輕說話,沒想到傳到自己耳中卻異常大聲,倒像自己在自己耳邊說話一樣。

「主人醒了!」小白興奮地道。

「廢話!」小黑冷道。

「可是眼睛好亮!」小白埋怨地說。

小黑點點頭,雙生也低吼一聲認同。

薩摩聞言一呆,右手不禁摸上眼睛。很亮?!難不成他的眼睛會發光?!薩摩往四周看了一眼,逐漸想起昨夜的事情。

他是在替斑夏達吸收元素,怎麼自己卻睡著了?!想到這裡,薩摩倏地低頭一看…。沒有?!沒有看見斑夏達!難道牠離開了嗎?才這麼想著,一頭銀白色的魔獸無聲無息地從薩摩背後踱了出來,抬頭看著自己,銀白色的眼睛洋溢歡快的情緒。

薩摩本想追問牠從哪裡來,卻突然發現銀白魔獸那雙引人側目的銀白色眼睛。

銀白色的眼睛?!薩摩仔細看著眼前已經站起身的魔獸。沒有象牙白的獨角,沒有金色的毛髮,身材也顯得高大許多。這些特徵都讓薩摩覺得陌生,但是,惟獨那雙銀白色的眼睛告訴他,牠就是昨天的斑夏達!

「你是……昨天……」薩摩不知從何問起。

眼前的銀白色魔獸還沒回答,這邊的小精靈倒是吱吱喳喳地討論起來。

「白色的就是金色的!牠們是一樣的!」小白解釋道。

「不一樣!長得不一樣!」小黑反駁。

「一樣!都是同一個!」小白不甘示弱,堅持道。

「牠是金色的,後來被主人變白了!」小黑這麼說,試圖讓另一隻精靈了解牠的意思。

「所以我說白色的就是金色的吧!你聾啦!」小白不耐煩地道。

小黑瞪起眼,也很堅持:
「你才聾了!明明就不一樣!被主人變成不一樣了!」

小白見小黑硬是要跟牠爭,氣得就想破口大罵:
「你這白────」

豈料,話都還沒罵出,薩摩早已不耐煩地舉起食指,輕輕一點,小白的反駁立刻被塞在嘴邊。只急得小白臉紅脖子粗。

見到對頭有話不能說,小黑樂得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活───」

同樣的結果,小黑的嘲笑消失在喉嚨裡。

兩隻精靈最後只能瞪著眼,用眼神吵架。而雙生呢?為了避免遭受同樣的後果,只是張著大大的龍眼睛,一動也不趕動。因為兩隻小精靈被禁“言”的地點就在牠的頭上!

銀白色的魔獸被兩隻小精靈熱鬧的對話吸引了注意力,這時才回過神來,對著薩摩低鳴了幾聲。

薩摩聽懂了,果然,這頭銀白色的巨大魔獸就是昨天的斑夏達。只不過,昨天是還沒有性分化之前,而今天則是性分化之後。牠現在已經是一頭成熟的雄性斑夏達了!只有雄性的斑夏達才會有一身銀白的毛髮。

牠很感謝薩摩,因為,族中很少有像牠一樣在兩百歲以前就完成性分化的。而且,因為有薩摩的幫助,牠的性分化不僅成功,還因為薩摩將大量元素強灌到牠的體內,也讓他蛻變成為族中僅見的雄性斑夏達完成體。

薩摩對這樣的成果也很是驚訝。原來,真正成熟的斑夏達是長這樣的啊。那麼當初留下對斑夏達的描述也不見得正確,他們遇到的其實只是斑夏達的幼體而已。

「你的角呢?」薩摩好奇地問。

聞言,斑夏達抖抖身上的銀白色鬃毛,顯得有些沾沾自喜。接著,一隻銀白色透亮的獨角逐漸從斑夏達的頭上鑽出。

斑夏達低吼幾聲。牠說,這是牠成為完成體的證明,只有完成體才會有這麼美麗而有威力的角。

「太好了!」薩摩笑道。

斑夏達似乎也很高興,頂著美麗的獨角走了幾步,果然是頗有架勢。

薩摩又跟斑夏達聊了一會才站起身,看看天色。
「你已經好了!那麼我也該走了。」薩摩摸摸斑夏達高及自己腰部的頭。

斑夏達聞言,睜著銀白色的眼睛看著薩摩,眼裡閃動著複雜的情緒。看來這頭斑夏達因為跟薩摩“相談甚歡”,又相處了將近一日夜,竟是有些捨不得薩摩離開了。

薩摩看出斑夏達的不捨,忍不住輕笑,拍拍斑夏達的長鬃毛:
「我畢竟還是要到人族去的!你現在是魔獸裡的王啦!好好管理這些傢伙。嗯?」

斑夏達沒有反應,反而偏起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薩摩又看了斑夏達一眼,終於收起翅膀和尖角。領著雙生和兩隻小精靈走了。

斑夏達銀白色的眼睛一直跟隨著薩摩的步伐,冰冷的銀白中盡是濃濃的崇慕與不捨。

薩摩走了一段,突然若有所覺地回過頭。原來,銀白色的魔獸還遠遠地跟在薩摩身後。

薩摩一愣,稍一思索便對著斑夏達招招手。銀白色的魔獸猶豫地緩緩上前。

「你………」薩摩突然輕輕皺眉,想了一下:
「我叫你小斑好不好?」

原來薩摩正對怎麼稱呼斑夏達而傷腦筋哩!不過,他為牠取名時顯然沒有想到人家已經百多歲了!

銀白色的斑夏達微微一愣,便無異議地輕輕點頭。

「你想送我嗎?」薩摩接著問。

小斑用銀白色的眼睛看著薩摩,偏著頭,好一會兒才搖搖頭。

薩摩見狀,挑挑眉,忍不住便猜測起來……,難道……?
「你要跟著我?」薩摩疑惑地問。

對非常缺乏安全感的魔獸而言,要他們遠離森林是相當難的。薩摩就是知道這一點,要不然,他實在喜歡這頭美麗聰明的魔獸,若非考慮魔獸離開森林恐怕會適應不良的話,薩摩恐怕是會帶牠一起走的。

小斑看著薩摩好半响才輕輕點頭。

「我要去的地方並不在森林裡。」薩摩再次提醒牠。

不過,小斑決定之後,似乎堅定多了,這次絲毫沒有猶豫就肯定地點頭。

「你不怕我賣了你?」薩摩微笑問。

小斑偏著頭看著薩摩,疑惑的表情似乎在問,你會嗎?

薩摩攤攤手,老實承認:
「好吧!我不會!」

小斑銀白的眼睛露出笑意,這讓薩摩有點尷尬。
「你不怕人類會殺你?」薩摩帶點報復意味地恐嚇。

小斑聞言,高高昂起頭,滿是不屑地從喉嚨哼了一聲。看來,牠是不把那些人類看在眼裡了。

薩摩苦笑。斑夏達的確有高傲的本錢。來到魔獸天堂這麼久,斑夏達可說是最有靈性的魔獸了!這麼聰明的魔獸,加上那身本領,等閒幾十個人都奈何不了牠。

看著已經跟傳說中描述不同的小斑,心裡衡量著帶牠同行的可行性。除了留下記載的那個獸人之外,世上似乎沒有人看過斑夏達。或許…,他可以用“寵物”兩個字矇騙過關也說不定,雖然這頭寵物顯然太大了……。

薩摩想了一會,終於還是抵不住帶著這頭特別魔獸同行的誘惑,點點頭道:
「那麼,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同伴了!」

小斑聞言,高興地在原地繞了兩圈,似乎也很期待跟薩摩一起行動。從此,薩摩的身邊,多了小斑。誰都想不到,這個小小的改變竟牢牢緊扣著薩摩的人生。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