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過了多久,一陣輕輕的腳步聲驚醒了薩摩。懶得睜開眼睛,薩摩閉著眼,等著那人自己識趣走開。

「咦?」一聲驚呼,是個女的。

薩摩對人類的女性實在沒有多少好感,因此更是打定主意裝睡,不願理會。

姬娜一如往常來到蘭普頓花園練習魔法,沒想到走著走著竟然看到有人躺在樹下。令她在意的不是一個人躺在樹下,而是這個人躺在“這棵樹”下。這棵蘭普頓花園最大的樹是部裡那群人的“魔窟”,她/他們總是喜歡在這議論是非長短,順便說些噁心巴拉的話。要是她沒將這個人叫起來,等會那群妖怪到了,恐怕又有一陣好吵。吵是無所謂,就怕又多了一個無辜的人受害……。

「喂!你死了嗎?」姬娜猶豫了一會,終於還是出聲問。

沒有反應。

搔搔下巴,姬娜伸出腳,想要踢踢看這人有沒有反應。

「嗚───」

一聲低吼嚇了姬娜一跳,顧不得叫醒這人,便立刻將目光轉向聲音的來源。

一雙銀白色的眼睛首先映入眼簾。陽光下,銀白色魔獸慵懶微瞇的眼睛和優雅的體態襯著一旁閉目休息的金髮黑衣少年,竟透著一種奇怪的和諧感。魔獸銀白色的毛髮在陽光下閃著光滑的色澤,煞是耀眼。好漂亮的魔獸喔!姬娜在心裡讚嘆。

「喂!你是什麼魔獸啊?」姬娜蹲下來好奇地問,只不過話一問出口她便立刻呆掉了!瞧她真是昏頭了,魔獸怎麼會回答她嘛!

銀白色的魔獸果然沒理會她,反而撇過頭,懶洋洋地閉上眼睛,將頭又靠回草地上。

姬娜好奇地坐到地上,仔細觀察起這奇怪的一人一獸。

魔獸兀自懶洋洋地闔眼休息,銀白的毛髮微微飄動,帶出奇異的韻律感。至於靠在魔獸身上的人,一身全黑的裝扮與魔獸銀白的皮毛形成明顯的對比,透出矛盾的和諧感。

這麼凝神一看,姬娜不得不承認,這個睡得不醒人事的少年長得非常出色,可以說是她生平僅見。淡金色的長髮披在銀白魔獸的毛髮上,看起來很是美麗。金髮之下是一張線條完美的臉,俊秀中帶著陽剛的霸氣,斜飛的劍眉透露了不妥協的性格,高挺的鼻樑下是微抿的唇,優美的唇線卻奇異地帶著冷酷的味道。這人只不過是閉著眼睛睡覺,卻能讓人看得大大失神,要是真能看到那雙眼睛睜開,定是件更有趣的事了。

想到這裡,姬娜突然有些好奇這人閉上的眼睛究竟長什麼樣子。正這麼想著,姬娜就開始覺得這人眼睛上面的護目鏡有些礙眼。

跪起身,姬娜小心地看了這人一眼,這才小心地伸出手。

正打算摘下這人的護目鏡時,這人的眼睛卻猛然睜開了。冷冷的棕色眼睛中帶著冷酷的戾氣,看得姬娜驚呼一聲,往後一坐。

就在姬娜驚魂未定猛拍胸口時,這人卻坐了起來,不悅地看了她一眼,站起來,然後拍拍身上的草屑,轉過身走了。

姬娜一愣,見少年大歩踏出,連忙趕上去叫住他:
「喂!你明明醒了為什麼不睜開眼睛?你知不知道這樣會嚇死人的?!」

聞聲,金髮少年停步,回過頭,譏誚地揚起唇角,回了一句話:
「你知不知道打擾他人睡眠是一件很沒禮貌的事?」

言下之意就是,是她先打擾他的睡眠,他不理她有說不上什麼過分。這話立刻堵得姬娜啞口無言。

說完,金髮少年薩摩沒再理會姬娜,就帶著銀白色的魔獸離開,留下一臉愕然的姬娜。

好一會兒,姬娜才憤憤地跺跺腳道:
「哼!不識好人心!」

究竟是什麼好人心?金髮少年薩摩和他的銀白色魔獸已經走遠,來不及追問了。

原來,薩摩見這個人類女人沒有離開的打算,而且還將企圖放在自己的臉上,欣賞起來,心裡已經不高興了,後來,這人又伸手想揭下他的護目鏡,薩摩這才不耐煩地睜開雙眼,乾脆離開,另找地方去了。

薩摩離開那棵大樹之後,又尋了一個地方休息了好一陣,估計宿舍那群人應該已經散去時,薩摩這才帶著小斑離開蘭普頓花園。

橫豎不急著回去,薩摩一路緩行,這才發現方才猶自空盪盪的練武場和練習場,經過這會功夫,竟已有許多人在進行對打練習,甚至也有集體的魔法訓練。看來,蘭普頓魔武學院能夠盛名不墬,這種學習風氣恐怕是重要原因。由於新生還沒挑選完畢,因此薩摩現在也無法參與他們的訓練,不過,這也好,多些時間看看人族這個年紀該有的武功水準,省得之後表現的太異常,徒惹人注目。當然,這時的薩摩完全想不到,早在他挑選了那條特殊的“近路”開始,他的不平凡,就已經使他成為學院師長眼中最“特別”的人,如今再想掩飾可說是徒勞了!

一路上觀察學院學生練習情形,薩摩不禁在心中悄悄拿龍人族和精靈人族的武功魔法來與人類的比較,卻發現完全無法相比!因為,一路觀察下來,人類的武功徒具招式,有形無骨,繡花枕頭似的招式,破綻百出,實在不是龍人族和精靈人族的敵手。這跟薩摩心中的設想落差頗大,或許是自己接觸的都是龍人與精靈人魔武的精髓,與這些尋常的人族魔武不能相比,否則以這樣的魔武造詣,人族哪能與北方諸族相抗?!

薩摩一邊走一邊思索,卻在進入宿舍前停下腳步。不是他願意停下來的,事實上,若是這些人不要大剌剌地佔據整條路,他會很願意裝做沒看見這些人!這群人一共有十二個,其中五個人薩摩並不陌生,因為他們就是昨天攔路找麻煩那些人。其中那個領頭的長臉少年叫做安格斯,這是薩摩後來從歐爾口中得知的。這或許就叫冤家路窄吧!安格斯帶著同樣四個跟班,在人群中高談闊論,言談間神色激動,像在說什麼大事似的。

薩摩的接近似乎打擾了安格斯的高論,他先是皺著眉頭轉頭看來,然後立刻臉色刷白!聽安格斯說話的那群人本來一臉愛理不理,但見著安格斯乍變的臉色還是忍不住好奇地看了過來。

薩摩回以冷冷的眼神,默默等著這群人讓路。

薩摩冷淡的模樣在安格斯眼中成了高傲的表現,只見他刷白的臉很快就湧起紅潮,不用說,必是想起昨日的狼狽樣,惱羞成怒了!不過,安格斯還沒發作,眼角餘光便看到薩摩身邊的小斑,乍紅的臉又飛快發青,接著惶懼不安地退了一步,偏過頭對著一群人當中衣著相同,但布料顯然不同的少年道:
「四皇子,就是他!你看他帶著那頭危險的魔獸進來我們學院,不是居心不良是什麼?」

四皇子?難道是梅里在塔沙之柱所說的,還學院就讀的兩位皇子中的其中一個?薩摩心中一動,不由得悄悄留上了心。只見這個被人叫做四皇子的少年雖然面貌俊秀,卻帶點脂粉味,讓他整體看來多了分貴族的浮誇,卻少了點擔大事的穩重。雖然出身皇家,底子不錯,骨架身材亦甚高壯,可惜似乎酒色過度,神情動作間都有掩不住的虛浮。若沒意外的話,這應該是個與王位無緣的皇子。

薩摩打量著他們,而被叫做四皇子的人也同樣打量著眼前的一人一獸。看起來沒什麼特別嘛!那副文弱秀氣的模樣有什麼好怕的?說不定真正動手還經不起自己一個指頭呢!儘管長得英俊,但看那身寒酸的裝扮,大約又是個沒錢沒勢的人,根本不足為懼!四皇子迅速地評論,然後挑剔地搖搖頭道:
「安格斯!你想太多了!這種人就算對學院不利,也做不出什麼大事的!」

薩摩一聽到這番評論,不禁暗自冷冷一笑。若是這個四皇子只有這點識人的眼光,那就實在不值得自己多費心思了!於是薩摩也不反駁,輕輕頷首之後便舉步離開。

四皇子沒開口說要攔人,其他人自然也不阻攔,任薩摩從旁穿過。安格斯見狀本想攔上,可小斑才往前一站,安格斯立刻就發著抖驚叫一聲,連連退了好幾個大步。這副窩囊樣就連四皇子也看得皺眉。

薩摩沒說什麼,僅是不屑地揚起唇角,領著小斑緩步離開。直至走出一段距離了了,薩摩才聽見身後傳來安格斯申訴這頭魔獸有多可怕等等之類的話。


離開安格斯等人,薩摩不再耽擱,逕自往宿舍行去。只不過,才剛走近宿舍,薩摩便不禁皺起眉頭。原來,他本來估計已經散去的人群不僅沒有散去,還有越聚越多的傾向。遠遠看去,宿舍門口擠滿一堆人,黑鴉鴉一片,討論的聲浪更大到讓他遠遠便聽得到。見狀,薩摩早上被吵醒的不悅又再度甦醒,然後隨著離宿舍越近不斷累積,就在到達門口的那一剎那,當所有聚集的人群將視線聚焦到他身上時,他的怒氣也攀升到了最高點!

原來,最早在這裡聚集的人在看到薩摩離去之後,又等候了好一會。本來應該散去的眾人遇著了晚到的人,便將剛剛見到薩摩的情形議論開來!這一來,不僅最早聚集的人沒走,甚至還加上後到的人,人群自然越滾越大,對薩摩的議論也就越說越奇。有人說他長得普通一般,庸碌俗氣,有人說他貌比潘安,才與天高,更有人說他貌醜無比,卻愛嘩眾取寵。到最後,沒人搞得清楚到底什麼才是真的,眾人的好奇心被推到最高點,人群於是久久不散。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薩摩冷著臉,對著瞪著自己直看的人群質問。聲音不大,卻成功讓每個人都接收到他冰冷的語調。

沒有人回答,但那些明顯帶著濃厚好奇和評估的眼神早就回答了薩摩的疑問。如果可以,薩摩根本不想理會這些無聊人,但他知道,這種情形若是不妥善處理,往後就會不斷面臨這種狀況。略一思索,薩摩心中已有計較,隨即不言不語舉起右手…。

議論的聲浪在聽到薩摩的聲音之後就立刻平息,離門口遠一點的人還急著探頭探腦,急著想從人縫中看清他們在此聚集的目的。只不過他們還沒看清,就見那人舉起右手……?

眾人愣愣地看著,還沒來得及多作揣測,就見一蓬冰雨從天而降,嘩啦啦淋得眾人一身濕,冰冷尖銳的雨滴打得眾人滿頭滿臉、全身發疼!

「啊~~~~~~~~~~~~!!」尖叫聲此起彼落,一大群人擠來擠去,都想躲避冰雨的襲擊,可惜宿舍門口就這般大,人又擠得多,怎麼躲都躲不過!

就在眾人全身冷得發顫,痛得發抖時,冰雨停了!眾人驚魂未定地抬頭看去,所有人全都抱頭蹲在地上,只有一位冷峻異常的金髮少年毫髮未損地站在前方,臉帶寒霜地睇視眾人。不用說,他就是招來冰雨的人了!

為什麼?眾人的疑惑還沒想清,就見金髮少年慢慢張開口……
「滾!」

簡單一個字敲進眾人耳裡竟嚇得眾人渾身一跳,蹦地站起來,爭先恐後地往外竄!一時間又擠得許多人東倒西歪,唉叫連連。

人群散去了,但是薩摩緊皺的眉頭卻沒放鬆。
「小斑…,去把那兩個鬼鬼祟祟的人逮進來。」薩摩看著門口,淡淡地道。

小斑低叫一聲,興奮地跳出門外,不一會便揪出了一個捲髮圓臉的少年,不是歐爾是誰?只見他被小斑咬著手,一邊走一邊唉叫。

小斑將歐爾抓到薩摩前面,鬆開嘴,呼地轉過身,又待往外而去。

「不!不!不!…你別來,我自己出來!」小斑才剛轉過身,一個黑色短髮的男子便唉叫地走出,還雙手高舉作投降狀。正是和歐爾焦孟不離的戈登!

薩摩冷冷看著這兩人,心裡隱約覺得今天自己會受到這般騷擾,大概跟這兩人脫離不了關係。果不其然,戈登一走近就對著歐爾埋怨道:
「誰叫你要去到處宣傳?!看吧!連我都被你連累了!」

宣傳?!薩摩不悅地抿起嘴:
「你們到底想要做什麼?」是純粹無聊還是別有用心?

聞言,歐爾和戈登尷尬地對看一眼,終於乾笑著將事情始末說了出來。

原來,歐爾自從昨日親眼看到薩摩對付安格斯那些人之後,就突發奇想,想讓薩摩成為對抗那批貴族的領袖。在他想,那些貴族之所以囂張不外乎身分和本領。若論身分,他們這些平頭老百姓怎麼也比不上這些貴族。偏偏要論本領,他們更是拍馬也追不上。這一來,合該他們被吃得死死的,備受欺凌!現下薩摩出現,外族的身分可以讓貴族不敢為所欲為,本領方面又可以壓得住貴族的氣焰,要是讓薩摩成為他們這批落難者的領袖,他們也就不會老處於挨打的局面了。於是,歐爾異想天開,開始在各宿舍大肆宣傳,將薩摩說成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的大高手,目的就是要以薩摩來凝聚勢力,好對抗帝國貴族!歐爾這般算計倒是不錯,若今天換成別人,說不定還會很高興多了這麼多追隨者,誰曉得薩摩不僅無意牽扯進人族間的糾紛,還非常不喜歡被打擾,二話不說便趕走了那群“慕名而來”的人。這就讓歐爾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你們的糾紛與我無關。」薩摩冷漠地丟下一句話,便領著小搬走進宿舍。

此話一出,歐爾倒有些慌了,連忙追上去道:
「但是……要是任由他們欺侮,我們根本不可能完成五年學習啊!」

薩摩沒有停歩,逕自往自己的房間而去。歐爾見狀,一顆心直失望地往下沉。他好不容易找到可以壓制那些貴族的人啊……!自從里爾公國的貴族一一返國,學院內的勢力高度失衡,本來在兩方勢力夾縫中生存的他們,現在成了直接的箭靶,若非無力抵抗,他也不想求助外族人啊!

薩摩雖然沒有回頭,但是卻知道歐爾已停下腳步,只餘目光追隨自己。薩摩暗暗嘆了一口氣,終於在房門前停下腳步,轉過身看著歐爾……。

歐爾本來就一直看著薩摩,現在看到薩摩停歩轉身,心中那簇希望的火焰立刻熊熊燃起,滿懷期待地看著薩摩。

薩摩面無表情地看著歐爾好半晌,才開口淡淡地道:
「靠著別人的庇蔭,就算學了五年,又算什麼?」說完,薩摩轉過身開門進房,丟下聞言傻愣著的歐爾。

靠著別人的庇蔭,就算學了五年,又算什麼?……歐爾腦中反覆響起這句話。是啊…又算什麼呢?當初他決定到學院來,就是想成為一個不用事事仰人鼻息的人!但現在呢……?曾幾何時,他竟忘記了自己進入學院的初衷?

「…他說的沒錯…是我們錯了……」戈登走到歐爾背後,看著已經緊閉的房門,喃喃地道。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