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領著薩摩等人來到這間毫不起眼的小店門前,竟就莫名其妙地猶豫了起來,遲遲不敢進門。倒是薩摩等人二話不說便走了進去。畢竟這家店雖然簡陋得令人驚訝,但既來之則安之,薩摩等人也沒想過回頭。

一進門眾人才發現,這店不只店面很小,就連屋內也昏暗的很。牆邊一盞油燈燻得牆面一片灰漬。

眾人進門,驚醒了在桌邊打盹的老人。只見他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看向門口。這一看,乖乖不得了!八九個高大男子密密麻麻站滿了門口!這陣仗立刻驚得老人的睡蟲跑得一隻不剩。

老人慌慌張張地跳了起來,對著進門的薩摩等人結結巴巴地道:
「我……我…們……沒…沒錢…好…好…給…給你…你們了!」

敢情老人將薩摩等人當成強收保護費的地方惡霸了!這也難怪,先不說老人剛醒神,神智有些不清,光是從屋內往外看,看不清楚薩摩等人的樣貌,只看到那高大多數人類一等的高度和武者一向較為魁武的身材,當然會讓老人聯想到這處來。

薩摩等人本來還想主動開口與這名老人打招呼,沒想到老人劈頭就說了這樣的話,當場聽得眾人啼笑皆非。

「我們不是來要錢的。」班塔耶微笑地解釋。

老人這會也醒神了,就著昏暗的油燈光芒仔細看這群意外的訪客,這才發現這九個人個個豐神俊朗,目光中正,一看就不像地痞流氓。於是老人迷惑了……。

「那…你們……是……?」老人遲疑地問。他這家小店已經很久沒人光顧了,久到他根本不期待進門的會是客人。只有隔壁的大嬸偶爾會來買把菜刀、柴刀之類的,勉強算是幾個客人。而他們也就靠著賣菜刀、柴刀來度日。

「我們來買武器。」班塔耶乾脆地道。

老人聞言愣了,呆站在原處,滿臉狐疑。這些人明明都是些生面孔,怎會到他這家小店光顧?要知道他這家小店躲在巷弄裡,路不熟的想找都不見得找得到呢!要說有人領路嗎?全蘭普頓市的人都認為他的武器不祥,哪還會帶人來買呢?

老人一時想不清楚,倒是方才在門前猶豫的少年從眾人身後鑽了出來,努力地向老人解釋:
「爹…..爹…..爹……客…客人……,我…我…帶……他…他們…來……」原來這老人是少年的父親。

「他們是你帶來的?」老人驚訝地問。他當然知道這陣子兒子天天出門就是去兜售他們店裡庫存許久的武器。兒子以為他不知道,其實,他哪會不知道,只是一方面不想多管,一方面也存著一絲希望,期待他們姜家武防店可以重拾榮光。但是連續好幾天,兒子每天都是興高采烈出門,垂頭喪氣回家,他在一旁看也覺得一點希望都沒有了,沒想到今天當真讓他帶了人過來,而且一帶就是九個。

少年似乎深怕父親不相信,連忙用力地猛點頭,然後口沫橫飛地企圖將他如何將這些人帶來解釋清楚:
「我…我…在…廣…廣場……找…找人,很…很多…人……」

以少年的結巴程度,這一解釋恐怕就是一段不短的時間,薩摩等人於是趁著少年忙著解釋時,開始打量店裡的武器和防具。

仔細一看,眾人這才發現,雖然小店很不起眼,裡面也是暗暗髒髒的,但是所有的武器和防具卻都擦得晶亮,可見老闆非常用心在維護這些東西,並沒有因為乏人問津而任其廢棄。

就著昏黃的油燈光芒,排列整齊的刀劍閃著森森寒光。薩摩只覺得這些隱藏在半黑暗中的武器,比起他們之前看過任何一家的武器都要來得銳利。難道這就是方才那個王大叔稱它們為凶器的原因嗎?

薩摩等人正在仔細觀察間,另一頭少年的解釋也告一個段落,老人很快就趕到薩摩等人身邊,不確定地確認道:
「客倌買武器嗎?」

「是阿!你們的武器都在這裡嗎?」班塔耶看得出薩摩對這裡的武器情有獨鍾,所以老人一問,他不僅馬上給予確定的答案,還追問是否有更多武器。

老人愣了一會,這才點點頭:
「小店裡就這些……」

老人話還沒說完,原本看專心看著武器的薩摩卻猛地轉過頭來,炯炯目光直射向老人,驚得老人接下來的話硬生生吞了回去。原來,就在薩摩專注於刀劍所給予他的奇特感應時,老人一句簡短的話,竟在那一瞬間讓薩摩有種奇特的感應,他彷彿感應到老人心中的猶豫和不信任,然後他就忽然知道,老人選擇隱瞞…。

「摩耶?」一直跟在薩摩身邊的尼路見薩摩無端回頭盯視老人,忍不住納悶地問。

經薩摩這一看,老人總算看清楚了那個一直將目光放在武器架上,叫做摩耶的男子。男子有頭淡金色的頭髮,不紮不束地披垂在背後,身材高挑修長又不顯瘦削,樣帽英俊端正,正氣中挾著隱約神秘的味道,極為少見!尤其這男子還擁有一顆敏銳的直覺和一雙銳利的雙眼,更令人一見就忘不了。

薩摩看了老人一會,心裡雖然有九成認定老人剛才的回答有所保留,但卻沒有開口質問。因為他看得出來,老人雖然是個生意人,但卻保有質樸的性格,會有所隱瞞或許真有他的考量。想到這,薩摩收回了視線,似有若無地勾起唇角:
「沒事。」這句話是回答尼路的疑惑用的。

尼路當然不認為真如薩摩所說的沒事,但他也深知,薩摩不想講的話,他就是追問再多次也會是同樣一個答案,因此他也就沒再無謂地追問,兀自轉頭回去看著架上的武器。

「這些武器可以拿下來看嗎?」班塔耶盯著架上擦得晶亮的武器,頗感興趣地問。

老人沒有反應……。

班塔耶沒得到回應,不禁轉過頭來看著老人。沒想到老人只顧著呆瞪著薩摩,卻一點都沒注意到他的發問。班塔耶翻翻白眼,拉高聲音叫:
「我說…老人家!」

驟然提高的聲音立刻把失神的老人嚇了一跳。只見他渾身一震,然後猛地偏過頭來,臉上帶著驚魂未定的驚悸,吶吶地回應:
「啊?客倌?」

「我說,老人家,這些武器可不可以拿下來看?」班塔耶耐心地將話重說一次。

此話一出,老人頓時恍然,連忙疊聲招呼:
「當…當然可以!各位客倌請隨意…,請隨意!」

眾人一聽,也不客氣,紛紛拿起武器試了起來。

老人站在一旁,看著九個高大的年輕男子逐一拿下架上的武器試揮,只覺得他們拿著武器的動作顯得有些生澀,倒像對武器十分陌生似的。但看他們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度和風範,分明修為不俗,怎會對武器這般陌生?難道現在還有人練武不練武器的?

老人這大半生看透許許多多的達官貴人、販夫走卒,儘管身分平凡卻絕對擁有一顆透亮的心和一對銳利的雙眼。但是,任他看過各式各樣的人,此刻卻還是覺得看不透眼前這九個年紀輕輕,人生歷練應該不深的男子。要是從這些人顧盼間無意洩漏的氣質來看,他們應該有著不平凡的身分,但看他們謙遜的言行,言語間的寬容又沒有富豪或貴族的傲氣。若說他們見多識廣,世故練達,從他們拿著武器時眼神洩漏的新奇與興奮看來,又分明不是如此。老人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些人擁有以往他從來沒見過的眼神,精明銳利,透視人心。明亮有神的雙眼襯著卓越的相貌,讓他們每一個人都擁有一股無人能忽視的光芒,其中尤其以那位年輕的金髮男子為最。只看他一舉一動,不怒自威、氣勢天成,眼神過處,尖銳炙人,令人不自覺氣弱退縮,就連靜靜佇立都散發一股凜然無法逼視的氣質。這樣的人不論到哪都會成為焦點,彷彿天生就注定是展翅飛翔的人物,就算現在平凡,也不可能平凡太久!

或許,他們姜家武防店所等待的就是這種人!姜家武防店的武器之所以被眾人視為洪水猛獸,是因為擁有武器的人沒有掌握武器的能力,要是換成這些人,必定不會有這種問題!姜家卓越的武器理該配在卓越的人身上,如此一來,當有一天,這些人展翅高飛時,姜家武防店便將重擁榮耀。老人想到這裡,只覺心中思潮澎湃,激動得不能自己。

的確,薩摩經過風眼中的淬練、成年劫中的成熟,加上那段模里邦聯的歲月,本來就很冷靜深沉的他,更是叫人看不透摸不清。而隨著神力邪力不斷溶入薩摩的身體,薩摩與生俱來的王者風範更是多了銳利和霸氣。儘管老人見多識廣,面對這樣氣質迥異於一般人的薩摩,也不免覺得高不可攀了。

老人的觀察薩摩也知道,但他無意為此多生事端,因此只做不知,兀自打量著店裡的武器。的確,撇開這裡簡陋的環境不談,這裡的武器似乎真的比其他店的武器多了點什麼……,雖然他不具體清楚究竟多了什麼,但他卻第一次湧起想要購買的慾望。他不懂,這裡的武器分明非常好,為什麼卻這樣門可羅雀?反觀那些門面好的店面,裡頭卻不見得有這樣好的武器?!

薩摩瀏覽一會,視線終於停在一把刀刃特長特窄的長劍身上。長劍透著淡淡的藍光,劍身一道道迴路呈S狀排列。仔細一看,S迴路內側顯得比較暗,而外側就顯得亮了一些。長劍之下是一只樸素的劍柄,不同於淡淡藍光的劍身,劍柄顏色暗沉沉的,倒像是深藍色。劍炳上刻著一個個細小的花紋,順著劍身的S迴路蜿蜒而下。劍柄與劍刃一體成型,絲毫不見任何接痕。

薩摩注意這把劍的原因是它身上比其他刀劍來得細緻的紋路,但仔細一感受又覺得這些細緻的紋路就像一層封印,密密麻麻地小心裹著劍中的殺氣。表面上,它像是文人雅士身邊的裝飾物,但那深藏的殺機卻彷彿一出鞘,便是劍出斃命的結果。

這把劍像耐達依,殺機內斂!無害的外表下裹著的是無窮殺機。於是,薩摩伸出手,取下了這把劍。

一旁的老人見狀渾身一震,忍不住便將驚訝的目光直直投射在那位異常俊美的金髮男子臉上。那把劍已經很久沒人垂青了,久到他都快忘了它的存在。這把劍其實是把少見的寶劍,它的銳利絕對不只表面所呈現的,只是大多數人都因為它太過樸素而不願多看幾眼,反倒白白埋沒這把好劍。看來這劍今天是遇到識貨人了。

「耐達依。」薩摩輕叫,將手中的劍遞給了聞聲回頭的耐達依。

「試試看。」薩摩建議。

耐達依看了這把稍嫌秀氣的劍一眼,樸素的線條透著簡單的趣味,很對他的味。再伸手握住劍柄,更覺這劍握在手中有說不出的契合感。於是耐達依架勢一擺,便立刻揮舞起來。

劍法一開,劍氣四溢,殺伐之氣立出,才不過幾下功夫,耐達依就清楚感覺到這把劍的優越處。沒錯!這不僅是把好劍,還是把非常適合他的好劍,不論是輕重長短,還是整體份量比例都相當適合武功專走險路的他。比一般劍要來得長窄的劍身讓他刁鑽的劍路更顯難測了!

「好劍!好劍!」耐達依連連稱讚,一邊說,一邊還愛不釋手地摸著劍刃。這一近看,耐達依才發現劍刃上泛著淡淡的藍光,看起來別緻得很。

薩摩見耐達依這般滿意也忍不住輕笑:
「我想它適合你。」

聞言,其餘七人都不約而同地將目光看向薩摩。眼中帶著渴望。要知道薩摩會挑劍,早該讓薩摩為他們挑了。他們對武器的知識太貧乏了,大概要一把把反覆試驗才能試出來,這一試說不得又要花上一兩個時辰了。

其實薩摩也不懂武器,他只是對“殺伐”有感應。儘管薩摩之所以會注意到那把劍是因為它秀氣到不像武器的外表,但真正吸引薩摩伸手把它拿下來的卻是那把劍的內在特質。在這片滿是殺伐氣味的空間,唯有這把劍收斂了殺氣,這是薩摩注意看這把劍時才發現的。當然,這必須要像薩摩這樣對氣極端敏感的人才能察覺,平常人恐怕很難注意到這些微的差異。

見眾人投來期待的眼神,薩摩只好硬著頭皮,再度看向武器架上的武器。也許,藉著方才挑選那支劍的經驗,他可以再多挑幾支也未可知。只可惜,直到薩摩將架上武器仔細看完,都沒再發現適合的武器。並不是武器不好,而是沒有一把武器能讓他有像剛剛那把武器的感覺。那是一種個性!武器的個性!

薩摩遺憾地搖搖頭,正想收回目光時,地上一排重武器卻吸引了他的注意。

棍、棒、杵、錘……樣式不少,品質也不差,薩摩一把把看過,終於在一把武器身上停下目光。那是一把杵,黑沉沉地靜靜靠在牆邊。它看起來份量不重,杵身粗只一掌合握不到,黑沉沉的杵身十分光滑,一道道細細的紋路筆直地延伸,沒有任何扭曲。杵的頂端是一顆簡單拳頭大的圓球。

薩摩看了一會,終於伸腳一挑,鋼杵飛起。伸手接下,薩摩惦惦斤兩,總算滿意地揚起唇角。杵有些沉,但是給漢斯卻正好。想著,薩摩手掌滑過杵身,在感受森森的寒意透掌而入時,薩摩決定了這把杵的擁有者。

「漢斯!」薩摩輕叫,又將手中的黑杵丟了過去。

漢斯見大杵飛來,連忙拋下手中握著的雙錘,接住黑杵,迷惑地看著薩摩。

薩摩微笑,簡單解釋道:
「這杵適合你。」

漢斯一聽大喜,腿一跨,抓著長杵立刻就耍了起來。一開始倒還好,漢斯只是輕輕甩了幾趟,揮動幅度又不大,所以眾人還算可以忍受,但耍到後來,漢斯很明顯地得意忘形,越耍越是激動,杵影重重,風聲呼呼,儘管都不是以眾人為對象還是累得人人忙著閃避。畢竟漢斯的蠻力可說無人能敵,僅是幾下快速揮舞,還是鬧得這間簡陋的小店牆壁門板搖搖晃晃,像隨時都要塌了一樣。

正當眾人如何想著阻止漢斯越來越接近瘋狂的行徑時,漢斯卻猛地反手將杵往地上一頓,震得滿屋子搖搖晃晃。眾人被漢斯這種沒神經的行徑鬧得猛翻白眼,而身為房子擁有者的老人則是被漢斯這一輪耍弄驚得猛暴冷汗,待搖晃停止才如釋重負地呼了一口氣。

「老子要這隻!」漢斯對自己所造成的「效果」渾然不覺,還滿意地大聲宣告。

聞言,眾人倒覺好笑起來。

「放心!沒人會跟你搶。」班塔耶笑著揶揄。他們誰都不想拿這隻笨重的傢伙。

漢斯沒聽出班塔耶的絃外之音,還道眾人大方,不與自己搶,更是高興得呵呵笑:
「老子正愁那些玩意兒輕得像螞蟻玩的。這把就夠沉了。」說著又情不自禁地握著大杵甩了幾下。

眾人見漢斯喜不自勝的模樣,不禁莞爾。

「摩耶!還有嗎?」班塔耶略顯焦急地追問。雖然武器對他們並不重要,但是若有機會擁有一把好武器還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

薩摩回頭看了一眼武器架,搖搖頭,接著轉過頭看向一旁的老人,表情慎重地問:
「老丈,你們店裡真的沒有別的武器了嗎?」

老人一愣,低頭沉吟了起來。眾人見老人如此反應哪還不知道老人的確還有其他武器,只不知為何剛才不願拿出來就是了。

老人沉吟了好一會,終於抬起頭來,臉上浮現做下重大決定的沉重表情,轉頭對著一旁的小夥子道:
「虎兒,去把倉庫裡的箱子搬來吧。」

少年聞言大為驚訝,怔愣著猶豫起來。見老人似已下定決心,這才轉頭往內走去。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