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摩回到學院,才剛到宿舍外就聽到裡面傳來一陣陣笑聲。聲音中最明顯的是班塔耶和耐達依的聲音,其他則是一些陌生的聲音。

循聲而去,聲音的來源在宿舍前棟的一樓中央─宿舍的會客廳。到了這裡,談笑聲更清楚了,原來是班塔耶和耐達依正一搭一唱地描述在模里邦聯發生的趣事,惹得在場眾人笑聲連連。

薩摩聽著,揚起唇角,邁步踏進會客廳。一進會客廳,薩摩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班塔耶和耐達依眉飛色舞高談闊論的模樣。至於尼路等其他人,既不善言論又不喜當眾議論,所以僅是靜靜坐在一邊聽,聽到生動處,偶爾還會跟著笑。除了尼路等六個人外,四周還圍著將近二十位龍人,這些龍人和耐達依等人之間突兀地坐著四位龍人,其中兩個是寒和滅,其餘兩個卻是薩摩沒見過的生面孔。其中一位在裸露的手臂上可以看到約莫巴掌大的銀色龍麟。若沒意外,這兩個龍人應該就是先前尼路等人說的,認識尼路等人而且先一步被派到學院來就讀的銀階龍人。這群龍人的外圍錯落坐著六位精靈人,他們隔著一段距離,遠遠地看著班塔耶等人。

這棟宿舍絕大多數以龍人為主,精靈人略少。只是雖然是在學院,龍人族的倫理還是跟人族倫理大不相同。在人族,先入學者通常較為年長,地位自然較高。但是,龍人卻不如此。龍人的地位高低是以龍麟來判斷的。也就是說,族中八歲的銀階龍人身分絕對高於八十歲的低階龍人。就算是龍人族中的官員,面對官階較低但階等較高的下屬時,說話也要特別小心。

以會客廳裡的龍人為例,尼路等人自然是當中階等最高的,因此,才會演變成以他們為中心的聚集方式。另外兩個先眾人一步被圖甦派來的龍人階等次之,所以居第二圈。最後就是廣大的低階龍人,他們就坐在最外圈。階級分明,不需特意安排,龍人就是有這樣的默契。

明天就是正式上課的日子,宿舍裡的人今天都陸陸續續回來,宿舍裡的人數暴增,之前沒什麼人的會客廳這會才出現這種盛況。以班塔耶和耐達依人來瘋的性格,這短短半天時間大概也足夠他們跟大多數宿舍成員混熟,否則要讓這麼多不喜歡湊熱鬧的龍人和精靈人聚在這裡還真是件不簡單的事。

薩摩才剛走進會客廳,眼尖的耐達依立刻就發現了。只聽他揚聲招呼:
「摩耶!」

眾人聞聲回過頭來,便見一名身材修長,丰姿英挺的金髮男子正從門外走進來,身後跟著一頭銀白色的巨大魔獸。男子走得悠然閒適,魔獸則是走得傲然威武,一人一獸組成一幅完美到令人屏息的畫。一時之間,談笑的眾人忘記了說話,只顧著怔怔地看著。喧鬧的會客廳頓時靜得落針可聞。見眾人焦點都在自己身上,薩摩也不在意,依舊自在地緩步前行。

耐達依當然知道眾人會安靜下來是因為薩摩獨特的氣質太過引人注目,只是這麼安靜的環境他卻不習慣,因此率先打莫沉默,揚聲對眾人介紹道:
「這是我們的精靈人兄弟,摩耶!」

薩摩一聽這樣的介紹就知道這些人並不知道他的身分。於是,他也不動聲色,適切地對著眾人輕輕點頭示意。

經耐達依這一番打擾,眾人總算回過神來,反射性地對薩摩點頭回禮,又目送薩摩以著一貫悠然的步伐走到一旁。看著他倚牆而坐,閉目假寐,還是遲遲收不回視線。因為,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味道這麼特別的精靈人。一般精靈人大多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清靈模樣,像這樣俊美得不類凡人,又帶著詭魅氣質的精靈人別說少見,根本就是生平僅見,更何況他還帶著精靈人族沒有的危險冷肅,不僅龍人覺得奇怪,就連其餘精靈人也忍不住好奇地頻頻張望。只是,龍人和精靈人都不是愛探人隱私的種族,因此,眾人雖有疑惑,還是放在心裡,沒說出來。

薩摩當然知道自己引人注目的原因,但他卻不想也無法交代清楚。因為,現在就算他收斂全身的氣息都隱藏不住獨特的氣質,更別說他根本不能在學院中此地無銀三百兩地刻意收斂所有氣息。

見眾人遲遲收不回視線,耐達依開朗地笑著解釋:
「摩耶就是這個個性,你們別計較。」

耐達依這解釋其實有些多餘,因為所有人都知道精靈人是個淡薄的種族,所以薩摩這樣的反應他們根本不意外。沒見其他精靈人也是坐得遠遠的?這一方面是因為精靈人天性不喜歡湊熱鬧,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精靈人知道,龍人圈子的階級分明,除非身分特殊,要不然,非龍人貿然介入是很不得體的。因此,儘管精靈人與龍人私交再好,一但兩個以上的龍人聚在一起了,這些精靈人就會自動退開。

儘管耐達依這番解釋太多餘,但眾人經這一打岔也總算定下心神,不再出神地盯著薩摩了。

感覺到視線離開,薩摩又睜開眼睛,仔細往四周逡尋,這才發現,在場六個精靈人當中並沒有葳慕和蜜兒。想來又不知野到哪裡去了。

搜尋不果,薩摩再度收回視線,這才發現方才僅是偶爾轉過頭來看他的其他精靈人,這會見龍人們收回視線,反倒大剌剌地盯著薩摩看。眼神雖然透著好奇,但更多的還是疑惑。他們都是早就離開中央大陸的精靈人,雖然知道族中已有新任儲君誕生,但對於他們新任的儲君卻並不清楚。因此,他們當中並沒有任何人認識薩摩,加上他們不愛探小道,所以也不知道薩摩來自中央大陸。他們注意薩摩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精靈人中擁有這樣絕佳的相貌太少了。儘管所有人都知道精靈人是天生美貌的種族,但是相貌與能力成正比也是眾所皆知的事。薩摩這般出眾的容貌自然讓人聯想到超卓的能力,如此一來怎麼能不引起其他精靈人的關注呢?

迎著眾精靈人的視線,薩摩突然微微一笑,再度閉上眼睛,靠著牆壁休息。小斑不等薩摩吩咐,也跟著趴在旁邊,瞪著兩顆銀色的眼珠監視般地看著所有人。

薩摩並不累,會閉目休息是因為他發現了兩個刻意隱藏的氣息。

那兩個人在窗外,薩摩一進門時就發現他們,他會選擇靠牆的位置便是因為方便他專心探查那兩人的身分。儘管如此,他並不想揭發這兩人的鬼祟行為,因為,這並不像他如今這個身分應有的能力。

仔細感受這兩個人散出來的能量,薩摩發現他們既不是精靈人也不是龍人,從他們帶點熟悉的氣息判斷,他們十之八九是那兩個自稱來自流亡之島的人。

薩摩不認為他們只是單純好奇龍人們的談話,因為,班塔耶眾人現在說的都是稍微打聽就知道的事。包括學院的部門分成三類,訓練的內容如何,有何利弊,再不然就是他們現在談得最高興的,教師的人格特質和奇怪嗜好,其他龍人則告訴班塔耶,學院裡有哪些怪里怪氣的人物,和值得注意的對象。說班塔耶等人是在探聽消息,倒不如說,他們是在藉由這樣的談話熟悉這些龍人。

若是要聽這樣的談話內容,這兩人大可以大搖大擺出來聽,像現在這樣偷偷摸摸地躲在一邊,擺明了就是另有目的。難道,他們想知道的是他們一出現眾人就會隱藏的事嗎?如果是這樣,這兩個流亡之島的人會破例離開庇護他們的流亡之島難道就是為了這件事嗎?想到這裡,薩摩只覺迷團重重,忍不住閉著眼睛苦思起來。

「其實,院長是真的睡著了!他常常這樣做,幾乎每次都是站著站著就睡著了。」一個陌生的聲音傳來。

「真的?當時我還猜著他是不是沒話說了呢。」耐達依帶著驚訝回答。

看來他們正在討論測驗當天院長說話說到一半完全沒聲響的事。

「我們以前也都這麼想,後來我們聽到執行長在埋怨,他說“院長真是的,老是站著睡,幸好下面的學生夠遠,要不然讓他們聽到他的打呼聲,什麼大魔導師的威風,全都沒了!”」陌生的聲音帶著笑意回答。

「對阿!對阿!我們都說,要不是他的氣息完全沒亂,我們怎麼會被他唬過去呢!」另一個陌生的聲音也連忙附和。

薩摩聽到這句話,自然也不禁莞爾。他當然知道,這位院長也許平時常常這樣睡覺,但是測驗當天卻肯定沒有,因為他是真真實實感覺到院長的「注視」。那種強大而充滿挑釁意味的氣息儘管是刻意為之,也差點令薩摩克制不住想分庭抗禮的慾望。

薩摩想到這裡,腦中突然靈光一閃!對了!氣息!他總覺得這兩個人有股似曾相識的味道,沒錯!他想起來了!是氣息!他們身上帶著微量的氣息,這種氣息和那兩股伴隨他長大的能量之一有些相似!那便是當初由神劍主導的力量!

想到這裡,薩摩猛地睜開眼睛。難道……這兩個人竟跟神劍有關?還是說流亡之島的存在跟神劍有關?亦或者,再延伸而出,這兩個人甚至整個流亡之島的人都跟神族有關?!只是,神族已經消失那麼久了,有可能再度出現嗎?再者,這兩人的能力雖強,卻還是沒有超越人類的界線。如果是傳說中無所不能的神族,那麼,這兩人的能力也未免太弱了點。

若真與神族有關,那這兩人到人族來的目的……實在就很令人玩味了!難不成,就如同過去各族極力尋找神劍魔刀一般,他們也是來尋找神劍魔刀的?若是如此,為什麼過去不找,卻選擇在人族兩大強國情勢緊張的時候來找?有什麼特別的考量嗎?還是,他們是因為知道神劍魔刀已經出世,所以才出來找?若是如此,那他們對神劍魔刀的行蹤又掌握多少?!來蘭普頓魔武學院是因為偶然?還是已經掌握了確實證據?

難道,他們就這麼肯定擁有神劍或魔刀的人就在學院裡頭嗎?還是,學院只是他們尋找神劍魔刀的第一站?薩摩垂下眼,仔細推敲這個猜測。

如果是這樣,那麼流亡之島會是什麼地方?那裡面又藏著什麼樣的秘密?明明平凡的人類,為什麼離開流亡之島後會帶著那樣奇特的氣息?薩摩突然覺得,擺在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謎團,而他必須解開這個謎團!

又猜了一陣,薩摩暗暗皺眉。不行!證據太少。這些都是他的推測,究竟對不對,他自己都不敢確定。於是,薩摩開始想如何在不引起他們警覺的前提下來調查他們。正在思考間,窗後的兩人突然有了行動。

或許是查不到可疑的人,這兩個人小心地從窗後輕手輕腳地退開,直退了好幾步,才一前一後加快腳步離開。

感應到兩人的氣息逐漸遠離,薩摩心中一動。

他們這次窺探完畢應該會找一個地方討論結果,若要探明他們的目的,沒有比這個更好的時機了。

想到這裡,薩摩心中已有計較。只見薩摩腳邊陰暗處出現一條指粗的黑色小蛇,無聲無息地從薩摩腳邊滑出,迅速攀過窗戶滑行而去。小蛇離開後,薩摩隨後也站起身,在尼路等人疑惑的目光下,離開了會客廳。

原來,剛才那兩人離開時,薩摩突然想到一個不會引起他們警覺的查探方法,那便是用雙生來取代他的眼睛和耳朵。只要讓雙生盯著這兩個人,靠著他與雙生間的感應,不僅可以牢牢掌握這兩人的行蹤,更可以近距離監聽他們的談話內容。

離開會客廳,薩摩刻意避開人跡,鎖定雙生的位置迂迴前進。跟在薩摩身後的小斑似乎也察覺到薩摩慎重的情緒,本來就很輕巧的腳步更是刻意放輕,走起路來幾乎已經到了無聲無息的地步。就這樣,靠著薩摩超人的靈覺,一人一獸一路上不僅沒有遇上任何人,就連腳印蹄痕也沒留下半個。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