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自己的願望即將實現,龐龐愉快地離開了陰暗的角落,一掃過去這段時間的陰霾,心情大好地逛起街來。龐龐本來就是個極為美麗的女人,這時滿臉笑容更是艷麗非凡,頓時吸引了諸多行人的目光。換做平常,龐龐也許會送給這些地位低賤的平民一個白眼,只不過現在心情極好,也就破天荒不與他們計較了。

順手在一個小販手中買了一個製作精巧的小玩偶,龐龐一邊走一邊把玩。不料背後突然被人一撞,龐龐不由自主往前蹚踉,手中的小玩偶也滑了出去,掉在地上。

龐龐火氣上升,顧不得撿,轉身回頭就是一陣嬌斥:
「喂!你瞎了眼!連路都不會走嗎?」

「對不起!姑娘,本王不是故意的。」溫和的男聲有禮地傳來,倒顯得破口大罵的龐龐有些失態了。

龐龐聞聲定睛一看。很自然地就將對方拿來跟薩摩比了起來。

人長的秀氣秀氣的,一派溫文儒雅的儒生樣。雖然比起薩摩還缺了威嚴、冷酷、俊美、邪魅、深沉等特質,更沒有薩摩那股天生王者的霸氣,但整體來說,也不失為人族中難得一見的美男子。英俊的男人和美麗的女人一樣,犯了錯總是比一般人容易取得他人的原諒和同情。所以龐龐雖然一開始很生氣,但後來看清男人的長相之後倒也不怎麼生氣了。當然美麗的女人總是有資格多生一點氣,所以龐龐儘管氣消了一點,還是鼓著香腮,嘟著小嘴,頗含怨懟地看著那個撞到她的男人。

「對阿,姑娘。我們王子真的是因為跟我們講話,沒注意到,所以才不小心冒犯您的。」一旁相貌端正的小廝語氣誠懇地說。

這時,龐龐注意到他們的用語。「王子」?這麼想著,龐龐已不自覺地問出聲來了:
「王子?你是哪裡的王子啊?不是自己封的吧?」龐龐以軟軟的語氣嬌蠻地挖苦著。

男子卻不在意,反倒瀟灑地笑笑:
「姑娘真幽默,當然不是了。本王是里爾公國的王子。」

一旁的小廝似乎擔心自己的主子遭到誤解,連忙搭腔:
「我們多羅王子雖然繼承順位是第三位,但是,他卻是所有王子裡面唯一正式封有官銜的。所以,人人都說我們王子肯定是里爾公國的下任皇帝了。這只要一查便知,自然不會有假。」

「別說了,烏奇。這事沒什麼好嚼舌的。」男人皺眉喝止小廝。

小廝見狀吐吐舌頭,沒敢再繼續說。

雖然小廝只說了這麼一點,但這一點已經足夠龐龐再仔細看男子一眼。就地位上來看,一個國家的王子自然是比一個族的王子要高上一點,只是她還是覺得薩摩比較特別。雖然她已經安排好一切,但要看到結果恐怕還需要一點時間,這段時間,自己不妨……。於是,龐龐美目流轉,開口嬌聲道:
「管你什麼王不王的,你把人家的娃娃弄掉了。」這話聽起來說是生氣不如說是撒嬌了。

男子聞言一愣,低頭一看,隨即發現掉在不遠處的小布偶。於是笑道:
「這是本王不對。本王幫你撿吧!」說完,當真彎身撿起了小布偶,遞給了龐龐。

就這態度來講,是比薩摩的冷冰冰好上那麼一點。只不過只這一點差異還不夠,於是龐龐撇撇嘴,跺腳道:
「不要!它髒了。」

其實小玩偶並沒有多髒,只不過沾上點灰塵罷了!龐龐這話擺明了是刁難。男子一聽,低垂的雙眼怒色一閃而過,快得讓人以為只是錯覺,因為他很快就笑著道:
「喔,沒問題,我幫妳把它拍乾淨。」

此話一出,男子身後的小廝連忙上前,開口阻止道:
「王子!讓小的來拍吧!這樣不合您的身分啊!」

男子聞言露出一抹寬容的笑容:
「沒關係!本來就是我不對。何況為美麗的姑娘服務何嘗不是件美事?」說著,男子拍拍沒沾什麼灰塵的小玩偶,接著又遞給了龐龐。龐龐這才喜滋滋地收下。

「您就是對人太好了!」小廝滴滴咕咕地埋怨。

男子沒理會小廝的埋怨,反倒對龐龐露出一抹無奈的笑容:
「別理他。這麼做可以嗎?若是不行,本王再幫你買一個吧!」

龐龐美目停駐在男子臉上一會,接著狀似無限嬌羞地低下頭,以著低軟的聲音道:
「不必了,這樣就可以了。」說著龐龐臉上露出嫵媚的笑容。

龐龐本就美麗,再配上這副嬌羞的模樣更是動人,男子臉上頓時浮現迷醉的神色。
「姑娘是伊闊利市人?本王是否有幸陪姑娘小遊伊闊利市呢?」男子有禮地邀請。

見情況一如自己所料,龐龐心裡大為高興,只是臉上還是為難了好一會,見到男人失望的表情,這才嬌笑地點頭答應:
「看你這麼誠懇…好吧!雖然我不是本地人,但是好玩的地方我還是知道的。」

男人一聽,喜不自勝,延手一禮,禮讓龐龐先行。此舉給足了龐龐面子,龐龐也不客氣,領前而去。男人輕輕一笑,隨即跟在龐龐斜後方安步而行,這樣俊男美女的組合頓時又羨煞了諸多路人。

與英俊男人相伴走在伊闊利市人聲鼎沸的街道,龐龐深深覺得自己逃婚的決定的確是對的,可不是?現在不只薩摩那邊已有安排,還遇見條件這麼好的男人,若是留在模里邦聯,不僅沒這機會,說不定還要老死獸人族呢!


茶棧中,琉璃注視著冉冉飄起的茶煙,心思仍然停留在設想與薩摩見面的情形。想著想著,突然一聲叫聲驚醒了她:
「姑娘。」

琉璃聞聲偏過頭,納悶地看著站在自己桌前的人。那是一個穿著粗布衣服的大漢,大臉上滿是落腮鬍幾乎蓋滿了半張臉。大漢這時正面看到琉璃,只覺天底下再無任何女人比這位少女更美麗了,一時之間,大漢只懂盯著琉璃的臉,怔怔地發呆,竟忘了說話。

琉璃見這大漢光看著自己,卻不說話,心下納悶,只得開口有禮地提醒:
「請問,有事嗎?」

大漢聞聲醒神,連忙卑微地彎下腰,帶著極度的誠懇道:
「您的船已經安排好了,請您移駕。」

此話一出,琉璃不解地輕輕皺眉:
「船?炤炎呢?」他不是說問好船之後要一起去辦手續的嗎?

大漢早有準備,聽琉璃這般詢問,立即語氣堅定地回答道:
「您說的是那位長的很英俊的先生嗎?他先去辦手續了。就是他交代小的來請您先上船的。他等一會會到船上找您。」

琉璃雖然不懂人心險惡,但也非無知。一聽大漢的回答與炤炎先前所說的不一樣,立刻不認同地搖搖頭道:
「不是說必須要所有離開的人都到場才可以辦手續嗎?」

大漢被琉璃問得微微一愣,但很快就反應過來,接著解釋道:
「喔,這個規定因為太麻煩,所以前陣子改了,先生也是因為臨時發現這一點所以才請小人先引您到船上。」

見大漢說得這麼肯定,說不定這規定當真是最近改的,只是炤炎隔了一段時間沒到伊闊利市來,所以才不知道,這也是有可能的。這麼一想,琉璃一時也弄不清真假,不由得遲疑起來。

大漢見琉璃猶豫,連忙又催促道:
「那位先生說,怕您路途太過勞累,所以才請小人引您到船上,早些歇息。先生手續一辦好就會立刻趕上。」

琉璃聽大漢說得不似有假,只得點點頭答應:
「那便走吧。」

大漢聞言大喜,連忙付清茶水錢,領著琉璃離開茶棧。


來到港邊,大漢領著琉璃來到一艘停在港口最角落的貨船。對著船上吆喝:
「船上的,放板子下來。有客人上船。」

聲音一落,馬上有人從船艙裡探出頭來。一見著大漢連忙小跑步前來,拉起艙板上的長木板往岸邊一架,一條往船上的通道就出現了。

大漢滿意地對著那人點點頭,接著轉過頭來對琉璃一笑,手一擺,恭敬地道:
「姑娘,請上船。先生等一會就來。」

琉璃輕輕點頭,心裡略顯忐忑地走上船。

一上船,方才那位出來放板子的男人立刻領著琉璃到房間去。她的房間不大,頂多不過六坪大小,如果以一般載客的標準來看,這間房間未免顯得太小了點。但琉璃並不知道一般的標準為何,只以為船家空間有限,不能為她一個人撥出過大的房間,因此也不以為異。

放好隨身行李,琉璃剛在房中坐定,很快就有人送了茶水點心過來。服務顯然很不錯。琉璃對著送點心進來的男子點頭表示感謝。

男子擺好點心,站了好一會,見琉璃沒有用點心的打算,才遲疑地道:
「姑娘不用嗎?」

「我不餓,謝謝。」琉璃輕輕一笑,有禮地婉拒。原來琉璃剛剛在茶棧喝了一些茶,還不渴,加上用餐時間也還沒到,點心自然也吃不下去。所以男子送來的點心琉璃才會連動也沒有動。

男子聞言雖然沒再說話,但還是兀自站在桌旁,一點都沒有離開的打算。琉璃本想好好思考一些事情,卻見男子還站在房中,不禁稍帶無奈地開口道:
「你可以走了。我餓的話就會吃的。」

男子聞言,又猶豫了一會,見琉璃態度堅定,這才悻悻然點頭離開。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琉璃開始納悶,為什麼炤炎去了那麼久呢?

琉璃等著等著,隨手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幾口他們送來的茶,味道還不錯。又吃了幾塊小點心,只覺得睡意越來越濃,不知不覺便趴在桌上睡著了,睡得很沉很沉。

直到睡著之前,琉璃還是絲毫都沒有想到,自從她不再是噬巫之後,她的睡眠時間不僅短了,而且很淺。不可能會在睡眠時間還沒到的現在感到疲勞想睡。


就在琉璃納悶著炤炎的行蹤時,炤炎卻在伊闊利市大街小巷地尋找失蹤的琉璃。但是任憑他找遍了大街小巷各式商店,卻仍然不見琉璃的蹤影。久尋不果之下,炤炎開始猜測琉璃是不是有了什麼意外。但是,以琉璃現在的能力,用硬的肯定難以得逞,所以若是有人帶走她也應該不是用強擄,最有可能是用騙的!

想到這裡,炤炎不禁開始責怪自己,不應該為了不讓米坦娜大人太過勞累而將她留在茶棧裡,讓有心人有機可趁!王就是因為米坦娜大人年紀還小,涉世未深,不明白人類世界的危險才讓他陪著米坦娜大人來的。沒想到自己還是把米坦娜大人看丟了!

人在茶棧丟的,剛才他在茶棧沒見到琉璃,一急之下便慌張地往外跑,倒忘了先問問茶棧老闆了。琉璃這樣的容貌,只要是看過一次就很難忘記,更何況琉璃還在茶棧裡待了一段時間,茶棧老闆應該還認得才是。果不其然,炤炎一問之下,老闆幾乎不怎麼回想便開口回答:
「我還記得是一個滿臉的是鬍子的大漢帶走那位姑娘的。」那麼漂亮的女孩要叫人不記住都難啊!

「帶走?」炤炎急忙追問。

「沒錯。我看那個男人跟那位姑娘很熱絡的樣子,還以為他們本來就認識呢!」老闆很肯定地道。

「那個男人你認得嗎?」炤炎見問出眉頭來,連忙繼續追問。

很可惜,老闆搖頭了:
「我不認識他。伊闊利市的人九成我都認識,這人大約是外地人。」

也就是說,線索到這裡又斷了!炤炎頓時大為氣餒。

茶棧老闆見炤炎這般煩惱,也陪著他一起煩惱。不一會,老闆突然興奮地道:
「有了!我們這店裡的都是熟客,有些人由白天坐到晚上,你問問他們,他們或許知道呢!」

如今也只有這個方法,於是,炤炎又在茶棧打聽了一會,在眾人七嘴八舌地提供線索下終於知道,帶走琉璃的是三天前靠岸的一艘貨船的總管。

炤炎依循線索追到港邊,一問之下卻發現,那艘船就在不久前剛駛離港口!

得到這樣的消息,炤炎簡直不知該如何是好。好不容易得知去向,擄人者卻又先一步離開。這船一入茫茫大海,他要怎麼找呢?

炤炎見情況已無法彌補,只好緊急聯絡伊闊利市的精靈人回中央大陸傳訊,然後又連忙趕到辦事處,查詢離港貨船的目的地。怎知不問還好,一問才知道,這艘船根本沒有做任何登記的動作就離港了。也就是說,辦事處根本沒有人知道這艘船的目的地。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疏漏呢?所有辦事處的人似乎都知情,但卻面露難色地不肯明言。

炤炎不得已之下只好到市首宅邸,求見市首。市首當然不是人人都可以見到面,炤炎是動用海因所給的證明書信才得以見到市首。

伊闊利市的市首叫特歐斯,年過半百,瘦削的臉透著一點嚴峻,細長的雙眼帶著點精明。半黑半白的頭髮和鬍鬚突顯老人的幹練。

簡略地說完事情發生的經過,炤炎略顯焦急地道:
「消息我已經交代傳到中央大陸去,我們族人不久就會到,但是,我們的消息不足,希望大人能提供我們一些線索。失蹤的人對我們精靈族很重要,不能有任何差錯的。」

事關精靈人族的王族,市首特歐斯自然知道要十分慎重地處理,只可惜如果這人所得到的消息不假,抓走這個重要人物的是那艘船,那麼…恐怕並不易處理啊!想到這裡,市首不禁表情凝重,語氣沉重地道:
「如果是那艘船,那麼可能就很難追了。因為,那艘船是人口販子的船,表面上是貨船,實際上是到各地拐帶人去賣的。本來今天我要帶人強制驅離他們,沒想到事情多了,順延一天。就這一天又出問題。」說完嘆了一口氣。

特歐斯的回答令炤炎不解,忍不住便追問道:
「為什麼是驅離?這樣的人不是應該抓起來嗎?」

特歐斯苦笑地搖搖頭,帶點慚愧:
「不瞞你說,他們能囂張那麼久,最大的原因就是三國權貴在支持他們。」

炤炎聞言大驚:
「支持?」人族在想什麼?這種人為什麼要支持?

特歐斯點點頭,無奈地解釋道:
「沒錯!因為這種沒本錢又多利的生意很賺錢。有些權貴暗中支持這種人,是想靠這種生意多賺一些錢來供他們花用,而有些權貴是對這方面有需求,利用支持這些人來讓他們的奴隸來源比較充裕。」

這番話當場讓炤炎聽得目瞪口呆。將己方利益建築在國家社會的犧牲上,人類還真是有點莫名其妙。

其實絕大多數的人類都不願意這些人口販子存在,但那些掌握的權力的貴族,卻不這麼想,這才是最讓人無奈的。身為伊闊利市市首,雖說獨立於三國而存在,但實際上還是仰賴三國生存的,所以,即便他再怎麼想將這些囂張不法的人繩之以法,最後都不得不屈服於三國給予的壓力。

「所以,他們來到伊闊利市根本不需要交代船上的人貨。因為,他們都擁有各國入境的旗幟。」特歐斯語帶苦澀地道。

特歐斯這麼說,等若宣告琉璃的行蹤無法掌握了。

「您的意思是,沒有人知道他們會到哪一個國家嗎?」炤炎有些心灰意冷地問。

特歐斯苦笑點頭:
「就實際情況來講…,是的!」

此話一出,炤炎渾身癱軟。該怎麼辦?他不僅把族妃弄丟了,最糟糕的是,竟然還丟在人口販子手中,行蹤不明,生死未卜。他該如何向族人交代?!

見到炤炎失魂落魄的模樣,特歐斯只得軟言安慰:
「那個被抓走的姑娘也是精靈人吧?如果她也有很高強的魔法,那些人或許不見得能任意支配她。如此一來,那位姑娘應該就沒有立即的危險。」

炤炎聞言,點點頭。的確,被騙是一時的,只要米坦娜大人得知被騙,要逃離應該也不是不可能。

特歐斯見炤炎表情放鬆了,連忙再分析道:
「更何況,要找他們也並非不可能。」

此話一出,炤炎振起精神,急忙追問道:
「怎麼說?您知道他們要去哪?」

特歐斯微微一笑,搖頭回答:
「我不知道他們要去哪,但是有幾個方法可以找到線索。」

希望燃起,炤炎連忙坐直身體,仔細聆聽。

「第一個,船必須靠港,所以鎖定各國的大港口一定抓得到他們。」特歐斯根據他的判斷說出第一個可能性。

炤炎連連點頭,這的確是個不錯方法。守株待兔,不怕那艘船不靠岸。

特歐斯接著伸出第二根手指:
「第二個,人必須賣掉,所以鎖定奴隸交易市場也找得到他們。」

炤炎再點頭,這的確很有道理。

特歐斯見炤炎雙眼發亮,又伸出第三根手指道:
「第三個,美麗的女人當然要賣好價錢。出得起好價錢的並不多。大概就是有錢人常去的交易市場,通常這些有錢人常去的都是位在大都市的大型奴隸市場。」

炤炎喔了一聲,恍然大悟。果然,人類搞出來的“制度”還是人類比較了解。針對奴隸販子的行為模式,的確是有不少可以掌握的地方。只可惜茫茫大海上注定是無法尋找了,只希望在海上不要發生什麼事才好。

「綜合起來,如果他們真的順利綁走了那位姑娘,有港口、還是大都市的奴隸市場就是他們會去的地方。最怕是,他們在被你們找到前暗中賣出那位姑娘,這樣,就算你們找到他們恐怕也於事無補了。」特歐斯總結分析。

暗中拍賣的確難以掌握,但不管他們要暗中拍賣還是公開拍賣,總是要先靠岸吧!這樣的話,只要預先安排族人在各港口盯哨,應該就跑不掉了吧?炤炎沉吟著。

特歐斯看炤炎表情凝重地思索,幾番猶豫之後還是決定不將另一個消息說出。他曾經得到消息表示,這幾年暗中交易的地點已經不限制在陸地上,反而有越來越多的奴隸拍賣地點選擇在海上,若是如此,要注意的就不只奴隸專船,還必須包括那些有錢人所私有的船隻。但海上的交易一事市首僅是耳聞,並沒有實際證據,所以猶豫了一會,還是決定不告訴炤炎了。

炤炎不知特歐斯心中的掙扎,暗自沙盤推演了一切情況後,便站起身跟這位和藹的市首特歐斯道辭:
「多謝市首提供消息,炤炎在這裡代表精靈人族致上我族無限的感激。若是成功找到人,必會再次登門道謝,現在容炤炎先行離開,先一步去做安排了。」

「希望你們能早日找到人。」特歐斯知道炤炎心中的焦急,所以並不挽留,僅是客套地說了這句話,便叫下人領炤炎離開。

琉璃突如其來的失蹤讓平靜的中央大陸動了起來,為了盡快找到琉璃,海因甚至通知圖甦協助尋找。圖甦知情之後,二話不說便答應協助,立刻通知各地龍人尋找琉璃。

誰都想不到,就連策劃此事的龐龐也料不到,琉璃此次失蹤竟會引出一股潛藏暗處的勢力,繼而牽引出重重殺機,幾乎讓琉璃和薩摩命喪黃泉。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