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耶帝國東大陸 蘭普頓魔武學院

話說薩摩利用與雙生的感應探知墨君和馬索沃的企圖,仔細思索不果之後,終於返回宿舍,接著找來尼路,將他所聽到的簡單說了一次。

說完之後,薩摩沉吟了一會才交代道:
「我猜測,他們雖然說了那麼多個要觀察的人,但是他們不過兩個人,不可能盯著全部,主要目標很可能還是在我身上。所以,這段日子,我們必須抱持距離,提高警覺,別讓他們輕易察覺我們的身分。」

「可是………。」尼路有些猶豫。他知道王子的意思是不想讓兩個有心觀察的人得到更多可茲參考的訊息才會這樣做。但是,既然知道他們的目標在王子,而且聽起來奴里諾達恩和烏坦‧凡匿都有問題,他們怎麼放心丟著王子一個人呢?

薩摩當然知道尼路的憂慮,但他卻在尼路開口前抬起手,阻止尼路的質疑:
「放心,我很清楚他們的斤兩。他們還不至於對我產生威脅。而且,我還要靠你們盯著烏坦‧凡匿和奴里諾達恩。如果,他們的目標也是我,那麼,你們在他們身邊可以幫我看著他們。要是有問題,才可以及早準備!」

這話也是道理,與其所有人集中面對兩個不知善惡的人,不如分開行動,牽制那些另有居心的人,好方便薩摩行動。想清這個環節,尼路只好勉為其難地點頭答應。他們的人多,分開反而比較佔優勢。只可惜他們太過顯眼,要當探子恐怕還得多加小心。

想到這裡,尼路心中一動,隨即開口建議道:
「那,梅里他們呢?他們對探聽消息很有一套,又不會惹人注意,要不要讓他們也幫忙?」

薩摩沉吟了一會,搖搖頭:
「不了。他們是很有天份,但是,能力還不夠,暗中盯著那些人恐怕很容易被發現。」

聞言,尼路默默點頭。沒錯,雖然梅里等人在探聽消息上很有一套,但武功不足,要想長時間跟監那些精明萬分的人,恐怕只有自洩行蹤的份。

「還是讓他們盯著人族那邊的活動吧!今年來了不少人,各國情勢也都不怎麼平靜,讓他們混在裡頭或許可以得到什麼意料之外的消息。」薩摩簡單說出對梅里的安排。

以梅里等人豐富的經驗,應該可以從錯綜複雜的人類關係裡面探聽到一些值得參考的消息。於是,尼路依著薩摩的吩咐。暫時分開行動。注意四個可疑人物的動向。


隔天,魔武部第一次上課。薩摩等人依照公佈的地點來到學院西北角,靠近大師林的小型練武場。十幾個人全都準時到達,在練武場四周或坐或站,等著師長到來。

薩摩吩咐小斑在樹下休息,自己則開始觀察四周的環境。這個練武場因為地近大師林,又隱蔽在林木間,顯得特別隱密。練武場的四周團團種著一棵棵枝葉繁茂,顏色翠綠的高大樹木,將這個練武場圍得相當緊密。四周巨木唯一的缺口開在東南角,它通往練武場密集的學院中段。

一路上,薩摩注意到大部分的學生都集中在中段的練武場和教室。只有他們必須一路走到學院後段的大師林附近,似乎是各組中地點最遠的一組。

尼路等人當然也發現到這點差異,因為好奇的耐達依最後還是耐不住開口問了:
「摩耶,你發現了沒有?我們的地點是不是太遠了一點?」

其餘眾人也聽到這個問題,所以全將視線投了過來。

薩摩沒有回答,僅是輕輕點頭表示同意。

「更奇怪的是,為什麼我們這一組人類這麼少呢?」班塔耶也丟出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早在他看到分組名單時就在了,因為魔武部的安排通常是將各族打散分配,達到切磋進步的效果。尤其以人族為中心的思考,更是希望一般成就較高的外族人能起到激勵其他人族的效果。所以其他各組都是人類參雜外族,只有他們這一組,人類竟然只有兩個!明明還有好幾組沒有分配到外族人,為什麼沒將他們打散呢?

薩摩眉梢輕揚,仍舊不語。倒是直腸子的漢斯想也沒想地,就拉大喉嚨嚷嚷著回答:
「有什麼奇怪的?一定是他們擔心人類被我們欺侮才這麼做的。」

此話一出,在場龍人全將不可思議的眼光投注在漢斯身上。

「學院應該不會顧慮這一點才對。因為,我們龍人從來不做這種事的。」寒說出眾龍人的心聲,在場龍人都紛紛點頭表示同意。沒錯!龍人是個驕傲的種族,其驕傲的程度僅次於龍族,他們不會也不屑做這種大欺小強欺弱的事。

聞言,漢斯也知道自己剛剛那番話說得魯莽,不由尷尬地搔搔頭:
「不是這個原因嗎?」

眾人翻翻白眼回應。

「這也沒什麼不好,反正跟人類一起學也不會比我們一起學的效果還要好。」皮喇對這種安排倒是不甚在乎。

的確,對學院裡少數的外族人而言,與人類同時學習雖不致完全沒有益處,但得益甚微卻也是真的。只是安排的好不好是一回事,合不合學院常理又是一回事。當這種不符學院常理的安排,配上特別偏遠的學習場地,一切就顯得有些蹊蹺了。

尼路轉頭看向一旁的奴里諾達恩,問道:
「奴里諾達恩,你說是什麼原因呢?」他還記得要探探奴里諾達恩的底呢!

奴里諾達恩聞言有點驚訝,顯然沒有料到尼路會突然開口問他。想了一下,奴里諾達恩才開口道:
「我也覺得學院這樣的安排好像太明顯了。至於原因,有可能是因為我們的資質跟人類比較不一樣,這樣安排比較方便吧。」

是有些道理!眾人微微點頭。

「但是,我們呢?如果是這樣,那我們的資質比其他組的人類高囉?」馬索沃愣愣地插嘴。

眾人聞聲回過頭去。是了!差點忘記還有馬索沃和墨君這兩個來自流亡之島的人類!他們也是人類,而且他們資質再高也理應沒有那位巴耶帝國的寒星公子高,為什麼會挑到他們呢?

一時之間,大家又靜了下來。好一會兒之後……突然!
「我知道了!」清脆的聲音傳來,那是龍人女─桃莉。

「知道什麼?」耐達依轉頭,直覺反問。

桃莉媚眼含笑道:
「這件事應該反過來想。」

眾人聞言愣了起來。反過來想?怎麼反過來?就在眾人一片迷惑眼神當中,倒是尼路猜到桃莉的想法:
「桃莉小姐說得可是因為他們兩人的緣故。」

桃莉聞言,笑得越發燦爛了:
「就你還有些見識!」

聞言,尼路笑笑不表示意見,反倒是班塔耶抗議起來:
「桃莉小姐,你這話可不公平。我也想到了!」

「那你剛剛怎麼不說?」桃莉不客氣地反問。

班塔耶愣了一愣,隨即反擊:
「誰知道這猜測對是不對?所以我當然不便立刻說出來啊!」

聞言,桃莉嫩臉倏地脹紅,氣勢洶洶地反問:
「你怎麼知道我猜的不對?」

「那你怎麼知道你猜的對?」班塔耶也興致盎然地反駁。

眾人見狀都不由得搖起頭來。這有什麼好爭的。

眼看兩人開始爭論起到底猜測對不對的問題。漢斯終於忍不住開口抗議:
「你他娘的繞什麼圈子!什麼對不對的?!別跟老子打啞謎?!」

漢斯此話一出,難得地得到眾人的迴響,敢情眾人都還沒弄清楚桃莉究竟猜到什麼。

桃莉發現原來眾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猜測,更是生氣地瞪了班塔耶一眼:
「都是你啦!你不是知道?你說啊!」

班塔耶怎麼會知道呢?他不過是跟桃莉抬個槓罷了,這會要他說他可說不出來。不過,班塔耶腦筋動得快,眼珠子一轉就想到應對策略。只聽他聳聳肩無奈地道:
「不知道對錯的事,我不說。」

此話一出,當場就氣得桃莉臉色發白,遲遲說不出話來。

尼路見情況僵持,連忙開口解圍:
「桃莉小姐猜測,或許是因為馬索沃和墨君來自流亡之島,為了避免和其他人類起衝突所以刻意這麼安排。」

桃莉聞言用力地點頭。來自流亡之島的人要是跟其他人族的人編在同一組肯定會出問題,如此一來把這兩個燙手山芋編在龍人和精靈人群當中反倒是最好的安排。這麼一想似乎更有道理了。

「你也這麼猜嗎?尼路?」破天荒的,奴里諾達恩竟然這樣反問。

尼路一呆,見眾人都看著自己,思索了一下,搖搖頭:
「我不知道,這是一個可能,但也許並沒有這麼單純。」

「摩耶,你說呢?」墨君突然轉過頭問薩摩。

薩摩微微一笑,看了墨君一眼。就這一眼,墨君幾乎以為他的意圖讓眼前這個俊美的精靈人識破了。

就在墨君心裡慌亂而其餘眾人一臉期盼中,薩摩極富磁性的聲音響起:
「我也覺得事情不單純。」一句極為簡短的回答。

這個回答墨君當然不滿意,於是緊接著又追問道:
「從哪裡看出不單純?」

墨君緊迫釘人的態度,薩摩也不在意,挑挑眉,雙眼掃了眾人一眼後便淡淡回答道:
「從我們這些人。」

聞言,眾人都疑惑了。

「我們這些人有什麼不對嗎?」魯道夫這時終於開口了。聲音很沙啞,倒跟他看起來一直昏沉沉的臉滿搭調的。

薩摩藏在護目鏡後面的金色雙眼銳利地掃過在場眾人。
「不要告訴我你們看不出來。」丟下這句話之後薩摩便斂目垂首,擺明了不再多言。

眾人聞言,不約而同陷入沉默,各自思索著。

薩摩心中非常清楚。他們這一組太過偏重外族,這便表示,相較於魔武部的其他組,他們這組的平均能力明顯太高。據他所知,學院當局雖然以潛質決定入校與否,但卻從不以潛質決定同一部的分組組別。由此可知,他們這一組的確是刻意挑出來的!但若再仔細思考,又會發現其中出現一個大漏洞。因為,若是學院當真以能力為標準,特地挑出他們這組的話,很明顯的,烏坦‧凡匿和巴耶帝國的皓星不應被漏掉。

他約略評估過,他們這群人除了桃莉外,潛質都相當接近。但是,桃莉卻跟眾人有一段落差,這一段落差引起薩摩的疑心。為什麼跳過了其他潛質高的人而插進了桃莉?烏坦‧凡匿呢?帝國西陸皓星公子呢?他估計,烏坦‧凡匿的潛質應該非常高,為什麼沒有入選?西陸皓星公子是所有人族裡潛質最高的,起碼比桃莉要高,為什麼也跳過了呢?這種不自然的跳躍選擇只有一種可能,那便是學院有某種非將這兩人排除不可的理由。

從這一點來思考,又會發現,這兩人唯一的共同點是…他們都是來自人族三國的人類!畢竟,不管烏坦‧凡匿真正的身分是什麼,現在他是里爾公國的人類!而西陸皓星公子是巴耶帝國的人類!若將這個標準套進現在在場的每一個人,便會發現,在場的,全數合格!

這樣的結果讓薩摩不得不覺得學院似乎有一些特別的打算。

就在眾人都在思索的同時,教師們也來了。


邱藏、佛曼紐、昶印、歐羅、畢曼與柴夏相偕到來。這陣容反倒讓薩摩等人大為迷惑,因為,分組名單中,他們這組的負責老師只有昶印和歐羅,怎麼這會卻來了六個人,而且這六人當中的三個甚至是測驗當天站在高台上的人物,也就是學院裡相當高階的人,怎會同時跑來這裡呢?

就在眾人迷惑之間,六人來到眾人面前,邱藏和佛曼紐首先對看一眼,接著,由邱藏率先開口:
「未來一年,或許沒意外的話,未來五年,你們都會在我們六個人手中。我、佛曼紐和昶印負責你們的魔武總教授,歐羅負責戰技教學,至於畢曼負責魔法輔助,柴夏負責武術輔助。不管你們之前的身分,也不管你們之前的背景,更不管你們來學院的目的。來到學院,只有一個字,那就是“學”。」說到這裡,邱藏銳利的眼掃過眾人,確定眾人都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之後,才又繼續道:
「既然你們選擇了蘭普頓魔武學院,本學院自然也不能讓你們失望。這段日子,我們會竭盡所能地傾囊相授。至於學得多少,那就看你們的造化了。到這裡有沒有問題?」

邱藏的話當然沒人有問題,有問題的是其他方面,例如,他們的老師為什麼與名單登記中不同?雖然眾人對學院的制度並不熟,但也知道,他們這組同時擁有三位學院重要人物來當老師,的確太過不尋常。再者,經過剛剛那一番討論,眾人也很想知道,究竟學院是不是就如眾人所猜測的,是刻意將他們挑選出來的?如果是,那麼,這麼做純粹是為了作育英才,還是另有打算呢?

儘管心中存疑,但他們當中絕大多數人說是聰明也好,說是心機較深也好,總之都不是衝動的人物。所以,雖然疑惑,卻都沒打算魯莽追問。當然,他們這些人當中顯然也有人不這麼想,這些人的其中之一就是一向率性而為的桃莉。

聽到邱藏開口問他們有沒有問題,桃莉從來就是藏不住心事的人,自然忍不住就將困惑她的疑問丟出來:
「呃……老師,我有一個問題,可不可以為我們解答。」桃莉直率地提出要求。

邱藏聞言,看了其他老師一眼,得到眾人眼神的允許後,才對著桃莉道:
「桃莉小姐,請問。如果可以,我們會盡量解答。」

桃莉點點頭,開口問:
「我們都有一個疑問,請問,學院是不是刻意將我們挑選出來的?」

這樣的問法真的是夠直接了!只見邱藏明顯一陣愕然,考慮了好一會兒,斟酌著要不要回答。但僅是這一個猶豫,眾人就知道答案了。他們的確是學院挑選出來的!

果不其然,邱藏最後嘆了一口氣,老實承認道:
「沒錯!學院的確有意特別訓練你們。」的確如院長所料的,這群人並不容易瞞騙啊!

儘管早已事先猜到,但是聽到邱藏親口承認,眾人還是不禁有些驚訝。就連發問的桃莉也愣了好一會,才怔怔地反問:
「為什麼?」

眾人雖然沒講話,但都睜著期待的眼神,看著邱藏。

邱藏見狀,似又猶豫了一會,才對著其餘五位老師使了一個眼色。五位老師也頗有默契,一收到邱藏的眼神馬上就分成五個方向散往四周查看。

這個行動立刻讓敏銳的眾人心中凜然。因為,六位師長光是回答一個問題便這麼慎重其事,就表示,挑選他們成為一組的理由並不單純,很可能還隱藏著極為重要的秘密。這個秘密究竟會是什麼呢?眾人都很好奇。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