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會,五位師長回轉,紛紛對邱藏搖搖頭。

邱藏見狀表情一鬆,顯然放心了許多。然後接著回過頭,慎重地對著眾人道:
「這件事是極大的機密,而且與帝國高層息息相關。如果你無意參與,現在可以離開。我們會另外安排你的組別,你還是可以在學院接受五年教育,今天這件事就當沒提過。但是,如果你答應了,那麼請你務必守密,否則學院為了整體考量,也許就不得不做一些自保措施。」言下之意是要眾人做一個選擇了。

此話一出,眾人哪還不知道事情的確不單純?因此也沒人敢嘻笑,當真認真考慮起來。

尼路等人來這裡的目的只是跟著薩摩,而薩摩只是為了解開身上能量之謎。牽涉帝國高層的事,按理說,他們最好不要介入。但眾人都以薩摩馬首是瞻,因此,尼路等人雖知最好不要介入,但還是要等薩摩先表態再說。只可惜,薩摩不只沒有早早表態,反倒兀自低著頭沉思。

原來,直覺告訴薩摩,這件事情絕不單純。但是,他該介入嗎?如果不介入,為什麼他又覺得此事關係重大,自己絕對無法長久自外於這事件呢?

另一邊,墨君和馬索沃也低聲討論了好一會。接著出乎薩摩意料之外地第一個表態。

「我願意參與。」墨君和馬索沃同時開口答應。

薩摩聞言,忍不住將深思的眼神投在兩人身上。來自流亡之島,與神族似乎頗有關係的兩人,為什麼願意撇開尋找他們的聖劍,反倒主動介入人族高層事務呢?薩摩很納悶。

這兩個人一表態,在巴耶帝國生活許久的魯道夫也睜開昏昏欲睡的雙眼,點頭答應。

桃莉為人直爽,想了好一會,先是開口問:
「如果我參加了,是不是也要瞞著師兄?」她說的是與她同來報名,目前被編在別組的兩位龍人。

邱藏毫不猶豫地點點頭,嚴肅地回答:
「沒錯。因為,這件事關係重大,只要消息走漏,學院就會陷入空前的危機中。」邱藏這話無異挑明學院目前已經處在某種危險邊緣的狀態中。

桃莉聞言微微一驚,想了好一會,終於勉為其難地點點頭:
「好吧!如果我不幫你們也沒人幫得了你們了。所以,我就答應吧!」聽到這自大到顯得有些天真的答應理由,邱藏真不知該如何回應,只好微微點頭表示了解。

如此一來,除了薩摩等人之外,只剩下奴里諾達恩尚未表態了。

薩摩知道奴里諾達恩和墨君等人微妙的敵對關係,所以自從方才墨君和馬索沃表態之後便一直注意奴里諾達恩。這一注意才發現,奴里諾達恩從頭到尾都一直將視線固定在墨君和馬索沃身上,並在聽到他們兩個同意幫助之後開始神色變換不定起來。從這點看來,或許,就如同墨君注意到奴里諾達恩一樣,奴里諾達恩也注意到墨君兩人不是普通的人族。所以才會有這麼微妙的相處模式。

被墨君說魔氣濃厚的奴里諾達恩到人族來當然另有目的,只是這個目的會不會跟他這麼注意墨君等人有關?薩摩不禁思考了起來。

邱藏在桃莉同意之後,接著將目光轉向還沒表態的薩摩和奴里諾達恩等人。

見邱藏視線掃來,奴里諾達恩沒再猶豫,立刻用低沉的聲音答應道:
「我答應。」

這下只剩薩摩這些人還沒表態了。薩摩知道,當初學院多收一百人是礙於帝國的壓力,由此可知,學院雖然號稱獨立於所有政治力之外,但終究還是擺脫不了帝國的影響。所以若要說有任何力量會使學院這般謹慎,定與帝國脫不了關係。只是帝國究竟有何行動,為何會讓學院這般緊張呢?薩摩很想知道答案。再者,墨君和奴里諾達恩等人都已先後表示要參與這個計畫,自己若想探知更多消息,當然就得趁此機會多多接近他們。想到這裡,薩摩決定參加。因為,他想查清楚墨君等人口中的神王和聖劍究竟是什麼?奴里諾達恩分明是龍族又為什麼會在龍族鎖族的時刻離開龍族之森?他相信,這當中一定有許多不為人知的重大內幕。

綜合這種種原因,薩摩終於在邱藏期待的眼光中點頭了:
「我也答應。」

薩摩這一答應讓尼路等人一陣錯愕,差點忍不住驚叫起來。他們想不通薩摩為何要深入這件明顯與帝國內部高度相關的事裡,以他們這種曖昧的身分介入此事,一但有朝一日身分曝光,可以預料的,絕對會有一場無謂的爭端。只是,既然薩摩已經答應了,他們這群跟班不跟也不行,於是,尼路等人對看一眼之後,還是跟著答應了。

邱藏見眾人都答應參加,滿意地揚揚嘴角,接著又壓低聲音肅容道:
「不瞞你們說,學院目前已經到了存亡時刻。有明確消息指出,帝國高層醞釀將學院收歸國有。這種結果我們當然不樂見,但是,因為一些原因,我們這些老師現在正處於受監視的狀態,動彈不得,消息來源相當有限。也就是說,帝國當局動作頻頻,但我們卻無法完全掌握。這種情況對學院太過不利,在帝國軍隊動員頻頻的情況下,學院又不知道帝國的打算,學院最後會恐怕會淪為帝國的一顆棋子,失去中立的地位。」

「所以,就要靠我們囉!」桃莉直截了當地道。

邱藏聞言有點尷尬地乾咳幾聲:
「沒錯,帝國不會注意到學生。因為,他們不認為學生有能力避過他們的注意。本來的確是這樣的,因為學院二年級以上的優秀學生都在帝國的監視之下,剩下的都是些能力雖好,但卻沒有好到足以擔此重任的人。幸好現在有了你們!帝國絕對想不到,我們會將這個重任交給一年級新進的新生,更加想不到,新生當中就有許多足以擔負這項任務的人。你們有一個很好的優勢,那就是,他們目前不知道你們的存在,而學院為了自保,也將會在你們的成績上面做一點小小的手腳,好讓他們不會注意你們。」說到最後,邱藏臉上不禁現出得色。他已經等不及要看看那些自大的傢伙栽跟斗的樣子了。

邱藏說得輕鬆,眾人聽得沉重。瞞過帝國耳目?天曉得帝國用什麼方法監視,他們該怎麼瞞呢?更何況帝國派出的人有多少?他們總共也才十幾個人,哪有通天本事可以躲過監視?

「你們的意思是要我們去監視帝國嗎?這樣的話,只有我們會不會太少了。」馬索沃納悶地問。他可不是害怕,只不過不想白費工夫罷了。

「不會。」邱藏很肯定地回答:「這種工作最忌洩密,所以人多反而不好,因為一但洩漏消息,我們不僅得不到帝國接下來動作的消息,還有可能讓帝國加緊腳步接收學院。」

這倒是道理,眾人理解地點點頭。

「既然怕洩密,那麼學院的其他老師可靠嗎?」尼路沉吟了一會終於忍不住問。要是最不可靠的是學院老師,那麼儘管他們能力再高,消息洩漏也是遲早的事。

邱藏聞言,倒是頗有自信地笑了起來:
「有問題的教師都在我們控制之下,問題在於學生。帝國要求學院收下的學生很多,我們不好拒絕。這群學生恐怕才是問題所在。所以,我們才會要求你們,除了你們這幾個人,不讓其他人知道。對外也要宣稱你們的老師只有昶印和歐羅,我們的介入一概不能提起。」

眾人聞言,隨即露出了然的神色。看來學院也花了不少心思在處理這件事。大概就是因為帝國遲遲無法完全掌握學院大多數的消息,所以才會不敢貿然行動。

邱藏看著眼前學院寄予厚望的眾人。他知道,龍人和精靈人重承諾,一但答應守密,便不會輕易洩漏,他比較擔心的是,這些人當中有幾個看來明顯有些魯直,像是那個紅髮的大塊頭,要是被人套話,難保不會洩密。幸好他的同伴似乎都很穩重,也許可以照看著他。

「那我們什麼時候要出發?」耐達依聽出興趣,迫不及待地問。

邱藏與其他五位老師對視一眼,最後將視線停留在佛曼紐身上。佛曼紐知道邱藏的意思是要自己解釋這個問題,於是只得站上前,語帶憂慮地道:
「我們必須先確定你們不僅有足夠的自保能力,還具備對帝國充足的認識。因為我們並不想讓你們犧牲。而且,你們是來學習的,讓你們幫忙出自我們的私心,學院不能讓你們因此沒有學到應該有課程內容。所以,我們暫時仍然在學院訓練,只是,無可避免的,我們有很多額外課程來加強這個任務所需要的能力,所以,將來的日子你們會比一般魔武部新生來得辛苦。」

眾人明白事情的重要性,加上加強訓練對眾人也無壞處,所以這點聲明倒是沒人反對。畢竟,學院的確有為他們著想,並非一昧地要求他們配合。於是,上課的第一天,薩摩等人就在這樣嚴肅的討論中結束。


第二天,當眾人再度來到這個練武場時,昶印等六個人已先一步到達,只見他們坐在練武場一角,低聲討論,臉上表情有些期待也有些憂慮。

見到眾人來齊,六人對視一眼便同時站起身。待眾人在練武場站定,昶印才走上前。

今天由昶印負責教授課程。他們已經決定好,負責魔武總教授的三個人採輪流的方式,一天一個主講。其他兩人從旁協助。昶印目光逐一掃過眾人,宣布道:
「我們今天要上的是魔武原理。」

說到這裡,昶印頓了一頓才又接著道:
「但是,在上課之前,我們必須先選出組長。組長的責任很大,因為,我們的各種訓練過程中,當出現任何老師無法掌握狀況時,組長必須即時整合眾人應變,並確保不會有任何對小組不利的狀況出現。」

眾人聽到這裡都不約而同想起他們的特殊任務。想來,這個組長應該還有一個特別的責任,那就是,確保所有人確實保密!

昶印繼續解釋:
「我們對組長的要求就是,他要有足夠的能力和威信讓你們服從。所以,他必須是你們認可的對象。」

先後看過每一個人,昶印簡單詢問:
「有沒有適合的人選想提出來?」

眾人你眼望我眼,眼前十四個人當中,佔多數的是龍人,光是他們就佔了十個。來自流亡之島的墨君和馬索沃雖然很想掌握任務的機密,但是,以人類的身分要想管理這些龍人,恐怕問題重重。

奴里諾達恩也不想佔高位,或者說,他並不想引起他人注意。因為,他的獸人身分非常脆弱,只要當眾一動手,眼尖的人都可以發現他的武功路子並不屬於獸人。可偏偏他沒有龍麟、也沒有矮人的身高,更沒有精靈人的魔法優勢,所以,他除了獸人,沒有其他的選擇。因此,一聽到要選組長,他首先便將視線投到薩摩和那群龍人身上。只要不是那兩個來自流亡之島的人當組長,一切都好辦。這是他唯一的堅持。

十個龍人看到在場的“非龍人”都將視線投注在他們身上,不由得面面相覷起來。魯道夫和桃莉首先將視線放在明斯克臉上那道長長的銀色龍麟。按照龍人族的倫理規則,有高階龍人龍人在場,低階龍人就沒有掌大位的份。畢竟,他們不敢也不能逾越階級命令他。

很顯然的,魯道夫和桃莉都認為眾龍人當中以明斯克階級最高,理該出來當領導者。卻不知,在場的銀階龍人並不只明斯克,還有尼路他們五人,就連寒和滅也都是後天的銀階龍人。

見魯道夫和桃莉不說話,盡盯著明斯克看,墨君、馬索沃和奴里諾達恩也跟著將視線放在明斯克身上。看那態勢,似乎是等著明斯克開口回答,偏生明斯克一張嘴就像蚌殼似的,任憑他們怎麼用眼神暗示他,他不說話就是不說話。

尼路等人見狀不由得笑了起來。明斯克這個人要真當了組長,那肯定會把人悶出病來,到時肯定有趣得緊。

昶印見眾人眼光都指向這個冰冷寡言的少年身上,只得開口徵詢意見:
「明斯克,你的意見呢?」

這會便由不得明斯克不說話,只見他板著臉,很篤定地搖頭:
「我推薦摩耶。」他不能命令王子。這是他的想法。

尼路等人露出一個了然的表情。

桃莉聞言,老大不高興。雖然摩耶這人似乎也很不錯啦,但是,怎麼比得上他們的貴族階級呢?讓龍人貴族聽一個精靈人的命令似乎太沒面子了。於是,桃莉直言抗議:
「怎麼可以?你是身分最高的,應該由你來領導我們。」要是她也是銀階龍人,她早就跳出來當組長了!

「我不是。」明斯克冷冷反駁。

聞言,桃莉固然一呆,尼路等人也明顯一愣。明斯克不會忘了薩摩的龍人身分是秘密吧?

「這裡誰地位比你還高?」桃莉滿臉不相信地問。

明斯克毫不猶豫,舉起手,直接指了過去。
「他們。」目標正是尼路等人。

尼路等人見明斯克手舉起來還不禁一陣緊張,沒想到他卻是指向他們,尼路等人一直又是放心,又是苦惱。放心的是,明斯克總算沒將薩摩的身分給掀出來;苦惱的是,明斯克不願意指揮薩摩,他們難道願意?!這可不是給他們找難題嗎?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