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明斯克指著尼路他們,桃莉兩顆大眼睛立刻瞪得老大,直直地盯著尼路等人,滿臉的不可置信。這個酷男指著那些人,這是說他們都是銀階龍人嗎?不會吧…!銀階龍人有多到隨便都能看見一堆嗎?不只桃莉,就連魯道夫、墨君和馬索沃也都又驚又疑地看著尼路等人。

尼路見明斯克將難題踢到他們這邊,極為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我們地位並沒有比你高啊,明斯克。」尼路試圖掙扎,徒勞地撇開關係。明斯克不想命令王子,他也不想啊!

其餘六人當然也是同樣想法,因此尼路此話一出,耐達依等人馬上就跟著點頭附和,寒更是迫不及待地說出自己的底細:
「我們是後天的,不算!」說完,拉著滅,飛快閃到一邊去。

見寒和滅這兩個逃兵逃亡成功,班塔耶也急忙尋找理由好擺脫關係:
「是啊,是啊!我們最多和你一樣而已,所以也不能算!」

只不過,明斯克放過寒和滅,可不代表會放過這些理應跟他承擔同樣重責的尼路等人。只見他堅決地搖頭道:
「就是因為地位一樣,所以我不能當。」明斯克回答得很聰明,打定主意將尼路等人拖下水。

眾人聞言,都啞口無言。的確,他們的身分是等同的,這在重視階級身份的龍人族可是天大地大的事,因為這表示,除非有上級的命令,否則通常是誰也無法命令誰。

昶印等學院師長見尼路等人光是為了地位高低就能爭執這麼久,忍不住開始懊惱起來,為什麼龍人就這麼在意這種事呢?現在搞得連選個組長都忙得一榻糊塗。

「你們真的比他大嗎?你們是中階龍人?還是高階龍人?」藏不住問題的桃莉首先對著尼路等人疑惑地問。

此話一出,就連一向昏昏欲睡的魯道夫也睜開不大的雙眼,盯著尼路等人直看,更別說墨君和馬索沃了,他們兩人簡直是滿臉興致盎然地等著尼路等人回答。

尼路見狀大為愕然,無奈地看了眾人一眼,最後終於聳聳肩道:
「中階龍人。」說完率先拉開衣服,露出位在胸膛中央的龍麟。

其他四人見狀倒也自動,二話不說便各自拉開衣服,班塔耶則是攏高了頭髮,露出他們的銀色龍麟來。橫豎學院方面都知道這事了,也沒必要刻意隱瞞。

「啊!」桃莉失聲驚呼。這群人竟然都是銀階龍人?!那…那誰該領頭呢?桃莉一時也選不出來了。

昶印等人雖然早就知道尼路他們都是銀階龍人,但卻不知道龍人對這種階級之事竟會這般斤斤計較,連選個組長這點小事也要爭執這麼久。當然,若是別件事,尼路等人或許還不會這麼堅持階級的“本分”,畢竟,事急從權眾人還是知道的。眾人現在會這般堅持當然是因為誰也不想當上組長來命令他們龍人族的王子─薩摩!

就在眾人大眼瞪小眼,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時。皮喇卻開口了:
「我推薦摩耶。」反正大家都不能命令王子,那麼最好的方法就是乾脆讓王子當組長。

薩摩聞言眉一挑,竟也搖頭推拒:
「我承認沒那個本事。」

此話一出,尼路等人全都忍不住瞪大了眼。沒那個本事?王子在消遣他們嗎?

他們當然不知道,薩摩推辭並不是因為客氣或消遣眾人,而是他根本不想過度引人注目。他只想暗中注意奴里諾達恩和墨君等三人。只是,這個打算遇到龍人對身分階級的堅持注定是白搭了。

「摩耶,你可以的。」耐達依笑得開心地推薦。

尼路也點頭,聰明如他還說出一番道理來:
「是啊。反正我們誰也指揮不了誰,不如叫另一個人來當組長。」

此話一出,其餘龍人除了不知情的桃莉和魯道夫之外,全都異口同聲地附和這個決定。

桃莉聽到他們紛紛推薦薩摩,十分不解,只好轉頭尋求奧援:
「你們呢?」她問的是墨君、馬索沃和奴里諾達恩。

墨君和馬索沃本來就將目標鎖定薩摩,而奴里諾達恩似乎也想找機會接近薩摩,好解開他的疑惑,因此,奇異地,三個人竟然都毫無異議地同時贊成。

桃莉見眾人都同意,又看了薩摩一眼,只覺這人雖是精靈人,但看起來有模有樣,當組長應該也不壞,所以也就不再表示意見了。

看到薩摩被拱出線來,邱藏等人也很滿意。因為從哈頓‧索尼對他們的指示內容看來,的確是非常有意讓這個一身謎的精靈人摩耶負責這項關係重大的秘密任務。於是,昶印也不等眾人再多做討論,直接開口截道:
「那麼,組長的任務就交給摩耶了。」

聞言,眾人的眼光都不約而同地落向了輕皺著眉頭的摩耶。除了尼路等人之外,在其他人的眼中,這個俊美得不像話的精靈人摩耶,的確是一團謎。


解決了這項說難不難,卻讓這些龍人搞得異常複雜的問題之後。昶印這才正式開始今天的課程─魔武原理。

首先,昶印伸出食指:
「大家都知道,魔武指的就是魔法和武功。它的靈感最早來自龍族和龍人。」說著,昶印將視線投注在席地而坐的龍人們,繼續說著:
「龍人和龍族人天生就能容納魔力與真力於同一個系統迴圈中。所以,若論個人戰力,各族都不是龍人族或龍族的對手。不過,人類經過幾百年的嚐試雖然還無法成功融合魔法和武功,但是,卻起碼發展出兩者同修的方式。只可惜,人類礙於資質和有限的歲月,兩者同修卻不是人人都可做到。即便是資質夠了,短短百年的歲月也只能有一種登峰造極。我們的院長就是一例。雖然他是十大魔導師之一,但在武術上卻還是遲遲無法到達到大武練師的境地。」

昶印說到這,突然輕輕一笑,話鋒一轉,說起另一項發展:
「雖然人類至今沒有人達到魔武的頂峰,甚至,沒有人知道,像這樣魔武同修的方式究竟有沒有所謂的極限。但是,數百年來的戰鬥,魔武者卻不知不覺成為戰場上最精銳的士兵。因為,他們能遠攻,也能近戰,所以很快就凌駕在一般士兵之上,成為軍隊中最核心的部分。這樣的結果讓魔武者迅速得到各國掌權者的支持,很快便掌握各國的軍隊主力,連帶的也使魔武成為各國習武的主流。」

眾人理解地微微點頭。這並不難理解,畢竟,比起一般的士兵,兼具武術與魔法專長的士兵顯得有用多了。

昶印將視線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接著反問:
「只是,魔武的原理究竟是什麼呢?」

在場的眾人,除了墨君和馬索沃都不是人類,自然對人類口中的魔武不甚了解,所以一聽昶印這麼問,也都露出興致盎然的表情,直視著昶印。

昶印見狀,輕揚嘴角,簡單地解釋:
「其實說穿了一文不值,人類的魔武就是找出魔法和武功的根源,然後,分別鍛鍊。竅門只有一個,那就是勤!許多魔武者可以為了追求魔武而終生未婚,就是因為,魔武對人類來講,需要太多的心力和時間,這當中還需要全部心神的灌注。」

聽到這裡,眾人倒不禁同情起人類來了。人類的生命這般短暫,這麼短暫的時間裡,他們大半的時間竟然都在練武,這豈非有些浪費了?

耐達依耐不住疑惑,忍不住插嘴問道:
「為什麼這麼麻煩還要兩個都練,人類會不會太貪心了?」

昶印微微點頭,帶著苦笑地道:
「我想,貪心是有的。許多人對於力量有著盲目的追求,這個追求會讓他們永遠都不滿意自己只專精一種技能。卻忘了,大多數人一生只能專精一種技能,沒有人能兼顧所有的要求。不過,幸好有這樣的貪心,人類總算能有自保的能力。因為,比起各族,人類實在太脆弱了。這種脆弱是許多人無法允許、接受的。」

這倒是,人類不僅壽命遠遠短於其他各族,就連肉體也十分脆弱。就是號稱肉體防禦力差的精靈人都比人類要強,幸好人類有那種性格,否則這世界恐怕沒有人類插手的份。

見到眾人懂了,昶印這才繼續解釋:
「今天我們要談的是魔法。所謂的魔法,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看。」說到這裡,昶印頓了一頓,看了眾人一眼,突然要求道:
「你們現在都試試看聚出一個拳頭大的水球來。」說著,昶印率先伸出手來。不片刻,一顆亮藍色的水球出現在昶印的手心。與此同時,眾人身前也先後出現一個個水藍色的水球,藍光流轉,互相輝映,煞是美麗。

昶印待眾人身前都出現水球之後才又繼續道:
「你們看到了嗎?同樣大小的水球,卻有不一樣的聚集時間。這就是元素聚集的速度!也是魔法的重要內涵之一。」

這並不難懂,畢竟,魔法最令人詬病的就是需要太多時間醞釀攻擊,導致對戰失去先機。魔法攻擊,威力還在其次,首要的卻是要速度來搶得制敵優勢,所以,魔法的學習裡,元素聚集的速度也是一個重點。

昶印一邊讓掌中的水球持續滾動,一邊還不忘提醒道:
「當然,這種速度雖然有先天的差異,但還是可以用後天的努力來彌補。」

看到眾人先後點頭,昶印又繼續道:
「好,那麼接下來,現在你們將你們手中的水球丟出去,哪裡都可以。像這樣。」說著,昶印率先擲出掌中的水球。

水球飛快往眾人後方射去,然後一顆大樹倏地轟然倒地,緊接著又是一棵大樹倒地,直到第三棵可憐的樹也被打出一個凹洞之後,這顆昶印隨意丟去的水球才終於消失。

眾人見狀不約而同地跟著擲出手中的水球,倒是薩摩猶豫了一下才丟出。

原來,薩魔沒料到昶印會讓他們丟出水球,因此剛剛聚集元素時並沒有刻意控制聚集的元素密度。這會要他丟出去,他便開始擔心起這顆沒有控制完全的水球丟出去會發生“意外”。只是眾人都丟出手中的水球,他不丟也不行,於是,他悄悄挑了大師林的方向擲出水球。若是夠幸運的話,眾人不會發現他的水球究竟造成什麼破壞,再不濟,他這水球往大師林而去應該也不會造成太大的災害和騷動。

就這樣,十多顆水球往四方丟出。看起來煞是漂亮。可惜倒楣了四周的樹木,好端端的遭受無妄之災。只見有些水球打落了滿地樹葉,有些水球打缺了樹木的一半樹幹,有些水球卻硬是打折了粗大的樹幹。

昶印等人自從水球丟出去時就密切注意觀察每個人的結果。最差的果然是桃莉,她只打下了滿地的樹葉。接下來是馬索沃和墨君,他們一個打凹了大樹幹,一個洞穿了大樹幹。在接下來的幾個人結果都大同小異,大概就是打折了一整棵樹,只有尼路、耐達依、明斯克、奴里諾達恩等人的水球威力還波及到第二顆樹。

看到這樣的結果,說實在的,昶印暗自心驚。因為,他一直知道這群人成就很高,因此還特地在自己剛才施放的水球上面做了點小手腳,也就是,他在說出這個要求之前就開始在聚集水元素了。所以,昶印手上的水球看起來是隨意而就,事實上卻是刻意為之,當中威力自然不言可喻,也就是這樣才能夠製造出一顆能夠連續洞穿兩棵又半顆大樹的水球。

只不過,眼前這群人卻不一樣。他們僅是隨意聚集水元素竟然就能有這樣的成績。要是像他一樣刻意聚集,可以想見的,這些人恐怕絕大多數都能做到他所做出的結果。

相對於昶印只顧著驚訝眾人的表現,邱藏的視線卻在追逐薩摩的水球。邱藏從來到練武場開始就一直注意薩摩,所以當薩摩將水球投往東邊時,邱藏馬上就注意到,而且立刻撇開大多數人的“戰果”,專心注意薩摩的水球。

只見這顆小小的水球一丟出去就以驚人的速度前進,沿路上,一棵棵樹全被打缺了一個洞或一個角。奇怪的是,這樣的結果卻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音,就彷彿樹木一遇到這顆水球就自然融化一樣。邱藏知道,這是水球中的元素密度過高的緣故。所以看著水球消失在視線中,邱藏的心情只有震驚兩個字可以形容。

這種威力根本不像一個正常的少年應該擁有的。所有人族當中,大概只有大魔導師才有能力讓平凡的小水球有這麼大的殺傷力。而他相信,即便精靈族真的十分擅長控制魔法元素,也不可能在十幾歲就能達到這樣的程度。更何況,這水球的威力恐怕來不止於此,他已經看不到它了。

就在邱藏震驚於薩摩的表現,昶印驚訝於眾人的表現時,一道低沉的響聲遠遠傳來,帶著微微的震盪,很快就吸引了在場眾人的注意。

眾人不約而同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接著同時發出驚嘆的聲音。
「啊……!」

聞聲,薩摩懊惱地低下頭,不發一語。

首先映入眾人眼中的是一個個直線排列的缺口和缺洞,長長延伸到視線不及之處,形成一幅頗為壯觀的景象,叫眾人全都忍不住讚嘆起來。驚嘆之後,眾人又驀地回過神,轉頭回去數起剛剛水球丟出留下的痕跡。

一、二、三…………….十一、十二、十三!

學生有十四個人,卻只有十三個痕跡。這就表示還有一個人發出的水球不知所蹤。難道?這一串直線排列的壯觀圓洞就是那第十四個水球打出來的?如果是真的,那究竟是誰能發出這樣的水球?

在一片驚疑不定中,尼路等人了然地對視一眼。他們很清楚,在場十四個學生當中究竟是誰有這樣恐怖的魔法實力,那就是他們的王子─薩摩。

他們知道,問題恐怕是出在昶印規定“一個拳頭”大的水球上。因為,他們的王子不僅是龍人族的繼承人,更是精靈人族有史以來最傑出的儲君。精靈人聚集魔法元素本來就很快,更別說薩摩從小對魔法元素就有極高的感應力和媒介力。成為儲君之後,有了魂玉心石,薩摩聚集魔法元素的速度更是直比精靈族,而接下來的成年劫更大大提高了他的能力。這種種條件都表示,薩摩不僅聚集元素的速度驚人,就連聚集的元素規模也絕不是其他人所比得上。更恐怖的是,聚集這麼多的元素,薩摩一點都不吃力!這也就是為什麼薩摩施展大多數的魔法都不需要用到咒語的原因。就是這樣的能力,讓薩摩在同樣的時間內,所能聚集的水元素根本就是其他人的百倍以上。這麼多的水元素被要求在一個“拳頭”大的大小裡,對他人可能太難,但對薩摩卻像吃飯喝水一樣容易。但也就是因為太容易,所以薩摩不容易覺得有問題。只是,一丟出去那絕對是個大問題了!

的確,就像尼路等人所猜測的。就是因為薩摩太“無心”了,所以沒有注意到小小的水球中有著驚人的水元素,丟出去時,薩摩雖然想過自己沒有刻意控制水球的元素密度,但畢竟,他還沒對“正常”的能力有足夠的認識,加上,一切都那麼容易,自己也沒有特意聚集元素,因此,薩摩丟出去的水球的威力就大得出自己還有眾人的意料之外了。

面對這樣的情形,眾人你眼望我眼,接著同時看向昶印。
「老師,我可以去找聲音的來源嗎?」桃莉首先要求解開謎題。

昶印微微一愣,看向邱藏。

邱藏微微點頭,率先循著痕跡找了過去。他也想知道那個小水球的終點,還有,那個聲音到底是不是小水球弄出來的?如果是,那這威力也未面太過驚人了。

見到邱藏先走,昶印只得對著眾人揮揮手,快步跟了上去。

尼路等人並不急著追,他們等眾人都走了才跟在後面。同行的還有薩摩。

「是你嗎?摩耶?」耐達依好奇地問,帶著九分肯定。

薩摩沉默了一會才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輕輕點頭嘆道:
「好難。」

這是薩摩對這堂魔法課的評語。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